第2320章 住手! - 天骄战纪

第2320章 住手!

浮萍会随着惊涛骇浪起伏,甚至会被淹没。 但林寻不是浮萍。 他笔直前行,四面八方人潮汹涌,众生之力如怒浪狂袭,却连他的衣襟也无法沾染。 这终究是由众生之力虚幻之界。 而远处那坐镇诸天的地藏帝君,也终究没有真正的塑成功德金身,注定也不可能从寂灭中重活。 否则,何须用如此虚幻之界,来对付他林寻? 徒增笑料罢了。 诸天周虚之中,巍峨高大的地藏帝君似已经意识到不对劲,他发出一声长叹,探出一只手臂,朝林寻拍来。 轰! 那手臂简直就像横陈虚空的天柱,一只大手拍来,日月星辰都显得无比渺小。 远远一望,犹如上苍之手,降临人间。 林寻脚步不曾停下,一道雪亮的刀光于虚空中凝聚,倏尔间已化作万丈之长,逆天斩出。 我心如刀,可斩日月鬼神! 转瞬间而已,那大手就被刀光斩落,化作虚幻的光雨消散一空。 “你杀了本座,这亿万众生可都将因你而亡!”那宏大的声音暴喝,诸天震颤,振聋发聩。 却见林寻抬头,神色间的讥嘲之色愈发浓郁:“假作真时真亦假,不曾活过来,你拿什么和林某斗?” 嗡! 他心念一动,身影冲霄而起。 这是由众生愿力所化的虚幻世界,自当以自身大道愿力与之对抗。 而林寻所立的大道愿力,当年甚至触发了诡异无比的恐怖大劫! 就见—— 这片黑暗诸天世界中,骤然间大放光明,林寻的身影就在这一片光明之中,产生不可思议的变化。 吾道得证时, 永恒为冕,冠我之首。 不朽为衣,着我之身。 造化为靴,履我之足。 我心,即天心。 我道,即大道。 …… 当年所立之宏愿,犹如融入生命中的烙印,于此刻化作犹如实质般的力量,从林寻身上显现。 天地一片光明,黑暗犹如被驱散,而林寻的身影则化作了一道最耀眼的光。 屹立诸天之上,身影伟岸,日月星辰拱卫,万道垂落,亿万万不朽神辉缭绕! 诸天众生,无不为之震颤,停下手中动作。 而在极远处,那巍峨坐镇诸天的地藏帝君犹如活见鬼般,失声大叫:“这是何等大道愿力?怎会……怎会……” 却见林寻根本就不理会他,俯瞰众生,道:“我辈生灵,上不跪天,下不跪地,不惧妖魔,不惧神佛,头断了,无非一死,膝盖碎了,这辈子可就站不起来了。” 字字如大道伦音,响彻诸天,令那众生无不身躯颤栗,尤其是那些修道者,眼神中浮现出挣扎恍惚之色。 地藏帝君察觉到不妙,暴喝道:“本座庇护尔等至今,我意即天意,若敢背叛,则为天下所弃,永世沉沦!” 声震诸天,令得那亿万万众生躯体震颤。 林寻淡然道:“他们之中,绝大多数皈依地藏门下,可非心甘情愿,只要他们产生抵触,这众生愿力……不攻自破,而你地藏帝君还拿什么驾驭众生?谈什么从万古寂灭中重活?” 说着,林寻躯体一展,抬手间,大道之光贯冲诸天上下,笼罩在那芸芸众生身上。 “有我林道渊在,给你们一个再做决断的机会,若非心甘情愿皈依地藏之门,现在就进入此瓶中!” 大道愿力轰鸣,凝聚为无量瓶的形状,悬浮诸天之中。 “谁敢!?” 地藏帝君彻底陷入暴怒。 可那芸芸众生中,却有无数修道者的身影掠起,毫不犹豫冲入到那无量瓶中。 有人带头,其他人都陆续跟上,一时间就见那亿万万众生就如长江大河般,朝无量瓶蜂拥而去。 “本座杀了你们!” 地藏帝君嘶吼,三头六臂挥舞,或捏印,或出拳,或拍掌,对着那芸芸众生轰杀过去,“林道渊,这都是你逼的,他们都是因你而死!” 就见林寻探手一挥。 轰! 无尽道光涌起,化作剑鼎之状,于转瞬间,就将地藏帝君那六条臂膀齐齐斩落。 紧跟着,地藏帝君的身影都呈现出溃散之势,犹如土崩瓦解般。 林寻静静看着。 正如曦所说,众生愿力就是一条邪路,成败皆被这等力量所枷锁。 随着那被地藏帝君掌控的众生愿力不断流失,涌入那无量瓶中,地藏帝君注定也将因此而彻底灭亡,更别说从万古的寂灭中活过来了。 “林!道!渊!” 地藏帝君那撑开诸天的巍峨身影,最终烟消云散,濒临消亡之际,只发出一道透着无比恨意和不甘的大吼。 就如来自万古前的诅咒,每一个字都透着滔天之恨。 林寻心中自始自终波澜不惊。 轰! 眼前这黑暗世界,也崩塌湮灭了。 林寻视野一变,心神和意识重归躯壳,视野中依旧是地藏界。 只是那高耸如云的黑色佛龛,在此刻产生龟裂和崩塌,被供奉在黑色佛龛中的无面佛神像,也裂开如蛛网般的缝隙,伴随着阵阵轰鸣,倾塌在大地之上。 烟尘弥漫,犹如潮水般的众生愿力在天地间滚荡,太过庞大了,那是无数年来,被地藏界所积累,属于亿万万众生之信仰。 只不过,随着地藏帝君的神像崩坏消亡之后,这庞大无比的众生愿力已经成了无主之物。 嗡! 林寻祭出剑鼎,顿时间,漫天众生愿力如潮水般涌入其中。 “等林某灭了这地藏界,竟让你们解脱……”林寻眼神澄澈。 对天下任何修道者而言,这等众生之力绝对是梦寐以求般的宝物,足以让帝境大佬垂涎。 可林寻自修行至今,根本就没打算借助众生之力修炼,自然不会太在意。 当林寻将剑鼎收起时,忽然一阵恐怖无边的轰鸣响彻。 他霍然转身。 就见极远处,宛如九不像般的藏蛰神兽,被曦以战矛贯穿那庞大的躯体,轰然炸开。 而曦的身影则被震得倒飞出去,身影踉跄,在虚空中剧烈摇晃,竟似有跌落的迹象。 林寻心中发紧,第一时间横移过去,探手揽住了曦那纤柔窈窕的腰肢,抱在怀中。 曦的娇躯骤然紧绷,本能地挥手要打,可当看清是林寻时,那晶莹白皙的柔荑在距离林寻脸庞一寸之地停顿下来。 “放开!”曦罕见地羞恼起来。 以往的她清冷如雪,绰约缥缈,犹如天上仙子,周身交织如梦幻般的光雨,让人根本看不清她容颜。 即便如此,依旧美得令人生不出一丝亵渎之心。 可现在,她竟少见地流露出羞恼的情绪,林寻自少年时起到如今,也都是第一次见到,不禁怔了怔。 但他顾不得这些,道:“前辈别动,你这次伤的可有些严重。” 曦胸前衣襟染血,肩膀处有着一道血淋淋的爪痕,深可见骨,诡异的是,那伤口附近滋生着一缕缕犹如秩序似的禁忌力量,正在不断侵蚀曦那如羊脂美玉般娇嫩的雪白肌体。 这仅仅只是皮外伤。 林寻注意到,曦的气息都呈现出紊乱的迹象,明显遭受了极严重的内伤。 这让他瞳孔微眯,这才意识到那九不像凶兽的力量,远比自己所想象的更为可怕! 被林寻的目光专注地查探自己的躯体伤势,让曦浑身如爬了蚂蚁似的,一阵不自在。 人生第一次,她被一个男人如此抱在怀中,哪怕是关心自己伤势,可这种异样的感觉,却让曦一时竟无法适应。 她刚要挣扎,林寻已经抱着她径直飘然落地,神色认真道:“前辈,我先帮你处理伤口。” “我……” 曦刚要拒绝,就听哧啦一声,林寻已经将她肩膀处的衣襟撕裂,一截莹白柔润若美玉似的香肩就裸露出来,精致的锁骨线条曼妙,映衬得肩膀上那血淋淋的兽爪伤痕愈发惹眼了。 曦内心羞愤,若不是受伤太重,气力衰竭,她都恨不得拎着这被自己从少年时就看着长大的小家伙吊打一顿。 可当看到林寻那认真、甚至紧张的神色时,曦一时却有些不忍心了,心中暗道,他也是关心自己伤势,并无唐突冒犯之心,情有可原…… 而就在曦心绪飘忽之际,林寻已开始为她清理伤口,动作轻柔,小心翼翼。 “前辈,这禁忌秩序力量浸染伤口,只能靠你自己来化解了。”说着,林寻将清理过的伤口进行包扎。 曦含含糊糊地嗯了一声。 可下一刻, 她星眸骤然瞪大,喝斥道:“住手!” 却见林寻一副要将她胸前那染血的衣襟都清理一下的架势,让曦浑身都紧绷起来,犹如炸毛似的。 林寻一怔,讪讪收手,连忙解释道:“我差点忘了,前辈您……” 不等说完,曦就贝齿紧咬,唇中吐出一个两个字:“闪开!” 林寻一阵苦笑,他刚才是真的太过关心,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什么男女之别,才会这般做的,万万没有什么占便宜的心思。 可很显然,曦已经误会了,并且似乎很生气。 林寻很明智地转身,朝远处走去,“那前辈您先自己疗伤,我去查探一下战场,这毕竟是地藏界,万一有什么……” 一边说着,一边渐行渐远。 目送林寻消失视野中,曦这才冷哼,收回目光,这小子……难道从没把自己前不久的警告放在心上? —— ps:突发状况,今天一更,明天补。

上一篇   第2319章 地藏帝君

下一篇   第2321章 遗弃星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