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3章 镇压离苍 - 天骄战纪

第2323章 镇压离苍

林寻拱手道:“承让了。手机端” 星武帝眼神复杂,看了林寻半响,说道:“古荒域有你林道渊,万古之幸事。” 说罢,她转身而去,一袭猩红甲胄,格外醒目。 林寻继续前行,自始至终,大黄如一个看客,亦步亦趋地跟随在林寻身后。 暗,一众老怪物静默,只是内心却无法平静。 属于绝巅大帝的力量,完全颠覆了他们对帝道力量的认知,尤其是随着星武帝认输,让得他们都意识到,在这遗弃星域,想要阻拦这样一个年轻人…… 很难! 一些老怪物自认不如星武帝的,皆熄灭了出手的打算,这和去自取其辱都没什么区别。 也有一些老怪物建议一起出手,但却遭到了强烈反对。 林寻虽不曾加入古荒战盟,可毕竟是来自古荒域,并非是外人。 并且,他们也都了解金乌大帝和林寻之间的恩怨,只能算是私仇,若非同出一阵营,他们甚至都懒得掺合进来。 一刻钟后。 林寻来到这片遗弃星域最深处,这完全是一片荒芜混乱的星空,无数陨石化作乱流,像怒海狂涛般翻滚。 可怕的虚空断层飞溅出时空光带,闪烁着足以令帝祖都胆寒的恐怖光泽。 而在这一片陨石群深处,浮沉着三个残碎凋零的世界位面。 一座燃烧滔天的金色火焰,犹如一方熔浆国度。 一座寂静清冷,万物枯竭,透着压抑人心的破败气息,宛如一座化作废墟的世界。 最后一座,则是一个被无数黑色锁链捆缚的世界,层层叠叠的锁链闪烁着毁灭般的法则波动。 “金乌老怪被镇压在那一片熔浆世界,但你想要去见他,得先过了本座这一关。” 那一道缥缈平淡的声音响起,见那一座寂静清冷的荒芜世界,一道身影从大地尘埃起身。 他须发潦草,但模样却宛如青年,模样普通,浑身下也毫无气息波动。 可当看到此人,大黄眼瞳骤然一缩,露出一抹凝重之色,传音提醒道: “这家伙恐怕是那离苍帝祖,气息内蕴,隔绝天地,已臻至祖境的圆满极尽地步。” 林寻黑眸微眯,不动声色。 见那一道身影起身后,伸手拍了拍满身的灰尘,轻轻一踏虚空。 倏尔间,已来到星空之。 给人的感觉,不是他在进行挪移,而是那片世界在拥簇着他前行,显得很不可思议。 这青年,自然是离苍帝祖,也是古荒战盟如今的领袖人物。 他眼神淡然,浑身毫无气息波动,像个世俗凡人般,可落入林寻和大黄眼,离苍帝祖宛如这片星空的主宰,他的气息,他的力量,早已融入这片星空的每一寸区域! “当年金蝉临走时,将金乌老怪一掌镇压于此,百年之内,无法脱困,如今距离百年之期,并未结束。” 离苍帝祖开口,“依本座之见,你不妨等金乌老怪脱困时,再和他了断这一场私人恩怨。” 林寻想了想,只说了四个字:“时不待我。” 他真的很忙。 这次前往昆仑墟,若不是在路遇到这遗弃星域,他只怕都不会想着主动去找金乌老怪。 “你才修炼多久,却敢说出‘时不待我’四字。” 离苍帝祖笑了一声,道,“更何况,据本座所知,若不是你砍了金乌一脉的扶桑神树,金乌老怪焉可能会视你为眼钉?年轻人,做事可不能太咄咄逼人了。” 林寻皱眉,“我和那老家伙的恩怨,可不是因为扶桑神树而起,道友不了解情况,还是不要妄下定论的好。” 暗关注这一幕的老怪物们皆倒吸凉气,浑没想到,连面对离苍帝祖,这林道渊还敢如此强势。 却见离苍帝祖唇角的笑容敛去,扫视了林寻一眼,又看了看大黄,道:“啸战帝,你是来替此子撑头的?” 大黄咧嘴笑起来:“撑头谈不,只不过本座认为,人家的私人恩怨,如你我这般的外人,最好别掺合了,免得惹出一身骚。” 离苍帝祖哦了一声,又将目光看向林寻,“无论是谁,古荒战盟的规矩不能改,年轻人,你以后有着无量前程,若一味执泥于仇恨,反倒于你的修行不利,本座可不想为难你,也希望你不要为难本座。” 言辞并无咄咄逼人的姿态,可那种高高在的口吻,以及教训后辈的架势,却显露无疑。 这也让林寻心有些不耐,淡然道:“若真打算和古荒战盟为敌,这一路行来,林某何须谦让和保留?道友,林某也希望,你最好莫要再拿什么大道理来压我。” 道友二字,被林寻咬得极重。 离苍帝祖禁不住笑起来,“你称本座为道友?” 反过来说是,你这样的年轻人,也配与我为同辈? 却见林寻一点也不恼,反倒认真思索了一番,道:“这个称呼的确有些不妥当,严格而言,你不曾踏足绝巅帝境,自然和林某不是一路人,之前你那一番指手画脚的言辞,也可以收回去了,毕竟,我的大道,这诸天下,岂是随随便便谁都能评说?” 一番话,让大黄都不禁乐了,绝巅帝境!这完全有理有据,打脸于无形啊! 谁不知道,林寻乃是十万年来第一个绝巅成帝的存在? 他的大道,这世谁有资格点评? 离苍帝祖的脸色微微阴沉了不少,明显这一番话也刺激到了他的内心,可偏偏地,他也根本不可能去反驳。 绝巅! 寥寥两字,可其的意义之重,岂是谁都懂的? 他眸子盯着林寻凝视片刻,道,“只呈口舌之快,终究是徒劳。” “那手底下见真章。” 林寻不假思索道。 在真龙界,他又不是没杀过帝祖! 离苍帝祖长叹了一声,仪态竟似有些怅然,“也罢,本座今日出手,让你道渊帝清醒一番,省得以为成为绝巅大帝,可以无视天下人了。” 轰! 他探手一抓,漫天星斗震颤,绚烂的道光如山崩海啸般涌起,化作一座五指牢笼,笼罩林寻。 给人的感觉,仿佛这片星空都被他御用于掌,置身星空的无论是谁,都将被镇压囚禁! 却见林寻笑了笑:“早该如此了,何须那般废话,大黄!” “干他!” 早已蓄势以待的大黄嗷呜一声,破空冲了过去。 “即便加你啸战帝……也是徒劳……” 离苍帝祖淡然一笑,心念转动,五指牢笼扩散出亿万道光,俨然一副要将林寻和大黄一起镇压的架势。 轰! 大黄探出爪子,狠狠挥动,破开那五指牢笼,继续冲杀,显得凶猛无匹。 “若你家主人在,或许本座还会忌惮三分,可凭你和这小子……不免是螳臂挡车了。” 却见离苍帝祖云淡风轻地笑了笑,袖袍翻飞,五指倏尔探出。 可在此时,一片白茫茫的神辉从林寻身前释放而出,刺得离苍帝祖眼睛都有些睁不开。 也在这一瞬,大黄的狗爪子狠狠拍下。 砰! 一声闷响。 离苍帝祖一个趔趄,身影啪叽摔在地,他脑袋发懵,眼前直冒金星。 什么情况!? 刹那间,却像翻了天,让强大如他这等帝祖境圆满存在,都有猝不及防的懵逼之感。 离苍帝祖刚要起身,被大黄一爪子按在背心,一爪子钳制住脖颈,犹如逮住一只老兔子似的,趾高气昂,大叫道:“老东西,装啊,你继续装!” 离苍帝祖羞愤,气得差点咳血,刹那间而已,他居然被一只狗镇压在那,这绝对是他修行至今所遭遇到最大的耻辱! 而在暗,但凡关注到这一幕的老怪物,无不瞠目结舌,打破脑袋也根本想不到,这大战才刚爆发,离苍帝祖被镇压了! 若不是亲眼所见,他们都怀疑是在做梦。 “没想到,你堂堂啸战帝,竟也干起偷袭的勾当!”离苍帝祖咬牙,眼瞳闪烁着骇人的光,神色铁青的可怕。 砰! 大黄抬起狗爪子,狠狠抽了一个离苍帝祖的后脑勺,“你身为帝祖,却去欺负一个帝境四重的年轻人,不觉得害臊?呸!老不要脸的东西!” 离苍帝祖眼睛都红了,快要疯狂,嘶声道:“啸战帝,你真要和我古荒战盟结仇?” 之前的他,云淡风轻,高高在,犹如主宰,无论是面对大黄,还是面对林寻,皆一派老前辈指点江山的姿态。 可现在,却是披头散发,被镇压于虚空,趴在那,被大黄踩着躯体,狼狈丢脸之极。 “少扯淡,你这老家伙坏得很,打不过开始拿古荒战盟的大旗威胁,丢不丢人?”大黄喝斥。 “你……”离苍帝祖气得七窍生烟,话都说不出来了。 “大黄,放了他。”便在此时,林寻开口了。 “放了?”大黄犹豫,“万一这老东西……” “他已经败了,更何况,我们的确不是来和古荒战盟结仇的,否则,何须这般废话,直接杀了便是。”林寻随口道。 大黄点了点头,转身离开。 暗关注这一切的老怪物们也都是长松一口气。 若林寻真的和离苍帝祖撕破脸,同为古荒战盟的一员,他们注定不可能眼睁睁看下去。 只是,离苍帝祖遭受如此大辱,会甘心吗? 所有的目光都是齐齐看了过去。 —— ps:补更送! 本书来自 本书来自:..///35/350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