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24章 陈年宿怨今日报 - 天骄战纪

第2324章 陈年宿怨今日报

爬起身体,离苍帝祖神色铁青地盯着林寻和大黄,胸腔起伏,一身气息若蓄势待发的火山。 许久之后,他长吐一口浊气,周身濒临爆发的气势消散,重新恢复那平淡如水般的神韵。 这让暗中那些老怪物彻底轻松了,离苍帝祖并未因遭受奇耻大辱而暴怒失控。 这就是极好的。 “若要留下你们两个,本座早已动用它的力量。” 离苍帝祖指着远处,那被无数黑色锁链捆缚的世界位面,“但……归根究底,你们并非古荒战盟的敌人,这一次……本座认栽便是。” 林寻和大黄对视一眼,拱手道:“多谢道友成全。” 离苍帝祖冷哼:“林道渊,本座很想知道,若单打独斗,你觉得有几成把握获胜?” 暗中许多目光也都看向了林寻。 之前离苍帝祖落败那一幕,显得极其诡异和蹊跷。 可若仔细分析,所有人都认定,若无啸战帝帮忙,仅凭林寻一人的力量,断不可能办到这一步。 林寻想了想,认真说道:“或许打不过,但保全己身还是能办到的。” 离苍帝祖是祖境圆满地步存在,一身道行雄浑无比,远不是一般的祖境可比。 若纯粹以战力对抗,林寻注定不可能是对手。 他唯一的优势,便是掌控禁逝神通,能够争取到一瞬的先机。 但即便动用禁逝,以他的力量,或许能伤到对方,而想要杀死对方,绝对是希望渺茫。 至于剑鼎中的秩序凰炎,仅仅可以用来对抗秩序力量,呈现出一种被动的防御威能,想要被林寻主动掌控和操纵,却极其之难。 当然,若是换做是涅槃自在天的秩序力量,那就完全不一样了,起码涅槃自在天,是完全能够被他掌控和御用的。 而秩序凰炎,是融入剑鼎的力量,当其力量被剑鼎彻底汲取和炼化后,才能够被林寻所掌控。 两者,有着本质的区别。 正是基于对自身道行的判断,林寻才会在刚才的战斗中,第一时间动用禁逝神通,让大黄来出手,方才能够在第一时间镇压离苍帝祖。 “或许打不过,但却可以保全己身……” 听到林寻的答案,那暗中的老怪物们都是一阵眼晕,这样的答案已经堪称是惊世骇俗了。 毕竟,归根到底,这林道渊终究只是帝境四重修为! “绝巅二字,果然非我辈能够揣度。”而离苍帝祖听到这样的答复后,眼神不免泛起一丝复杂。 一个修道不过百余年的年轻人,可却已拥有压盖古今巨头的惊艳潜能,让那些活了不知多少岁月的老家伙都只能自惭形秽! “那片世界封印着什么?”大黄忽然问道,那被无数黑色锁链枷锁的世界,显得无比的神秘和慑人。 “那是古荒战盟的根基,从太古最初时的第一代古荒战盟强者开始,在前往星空彼岸之前,就会将己身的一股意志力量留下来,封印于那片‘道火世界’。” 离苍帝祖眼神透着一抹骄傲,“大道不熄,薪火永传,正是凭借这封印于此的诸多意志力量,才让我古荒战盟能够长久地栖居于此,无惧那禁忌秩序力量的侵犯!” 林寻和大黄这才明白,为何离苍帝祖最初时候,曾言亘古至今的岁月中,强大如无名帝尊,也无法攻破此地了。 原来,竟是因为那“道火世界”! 同样,若是离苍帝祖一开始就动用道火世界中封印的诸多意志力量,他和大黄怕是根本没有机会闯到此地。 想明白了这些,两者对离苍帝祖的感观也改变了不少。 “以往那些年中,金蝉、飞岚、陈临空、白帝、赵元极夫妇都曾提到过你林道渊的名字,更何况,如今你已经闯过本座这一关,本座自然也不会再为难你们。” 离苍帝祖说着,转身而去,“金乌老怪就被镇压在那一片熔浆世界中,剩下的,就由你们来双方自己来解决吧。” 话音落下时,他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走。” 林寻没有耽搁,和大黄一起,横渡那一片陨石群飞舞的虚空,飘然进入那熔浆喷发,火海蒸腾的世界中。 很快,林寻的目光就锁定在一座火焰汹涌的大山上。 那里有着一道封印的气息弥漫。 唰! 他横移虚空,瞬间而至,仔细打量那一道封印,不禁讶然。 那封印的力量,赫然是由秩序法则所化! 这是否意味着,那被师尊方寸之主赞叹“道比天高”的金蝉,很久以前,就能掌控和御用秩序力量了? 随着这些年修行,让得林寻对秩序力量的认知也是愈发深刻。 像涅槃自在天的秩序力量,真龙、仙凰两界的秩序力量,由曦掌握的沉沦之劫所化的秩序力量,甚至是那覆盖星空诸天之上的禁忌秩序力量,皆可称作是“世界本源秩序”,只不过属性不同,威能也不尽相同。 而这种“秩序”之力,强大如帝祖境存在,能够掌控的也堪称是寥寥无几。 这让林寻不禁生出一个大胆的想法,突破帝祖境的关键,会否就和掌控某种秩序力量有关? 旋即,林寻摇了摇头,不再多想。 他如今才帝境四重修为而已,还远远无法碰触到祖境的门槛,更遑论去了解祖境之上的奥秘了。 “你打算怎么做?”旁边的大黄问道。 林寻黑眸闪动,“当然是先破开这一道封印,将被镇压的金乌老怪放出来。” 说着,无渊剑鼎轰鸣而出,泼洒亿万道光,无渊道剑缠绕着一层紫色的秩序凰炎,斩了下去。 对付秩序封印,自然得同样动用秩序力量。 轰! 惊天动地的轰鸣声响起,就见那熔浆迸发的火山上,金蝉所留的封印力量猛地一阵剧烈动荡翻滚。 紧跟着,就产生砰砰砰的爆鸣之音,封印之力于此刻产生如蛛网般的龟裂痕迹。 “哈哈哈,封印破了!金蝉,你不是说要镇压本座一百年吗?可如今才过多少年,你这封印就破了?” 一道冰冷而暴戾的狂笑声响彻。 轰! 一道身影从那火山之下冲出。 这一瞬,就宛如一轮大日冲霄而起,光芒万丈,耀眼夺目,显现出无比狂暴肆意的威能。 他一身金袍,呼吸之间,金色的火焰光雨喷薄,直似要焚化诸天,他一对眸子就宛如一对烈日,炽盛璀璨,仿似要择人而噬。 金乌大帝! 古荒战盟元老级存在,一位铁血冷酷,杀伐无算的绝世枭雄! “帝境八重巅峰。” 大黄飞快传音,神色明显轻松起来,显然,这无数年来,这老金乌一直滞留在祖境的门槛前,不得而入。 林寻不动神色地点了点头。 “是你们一起发力,破了金蝉的封印?” 狂笑声渐渐收敛,金乌大帝的眸子扫向林寻和大黄,不禁有些意外,这样一人一狗,竟能破掉金蝉的封印? 林寻道:“不破了封印,焉能见识到你金乌老怪的风采。” 金乌大帝总感觉有些不对劲,但还是点头道:“不管你们是为何而来,又为何要这么做,这等恩情,本座记住了,他日,本座自会予以报答!” 林寻道:“何必等到他日,现在报答就可以。” 金乌大帝皱眉,愈发感觉有问题,道,“年轻人,你想要什么报答,不妨说来听听。” “你的项上人头。”林寻笑起来。 金乌大帝瞳孔收缩,脸色变得冰冷慑人,“就知道有问题!” 而后,他发出长啸,声震星空:“哪个道友能跟本座说一说,这一人一狗是怎么回事?” 无人应答。 从离苍帝祖认栽那一刻起,古荒战盟的所有人就已意识到,这一场私人恩怨,已掺合不得。 没有得到回应,让金乌大帝心中猛地一跳,愈发意识到不对劲,眸子冷飕飕盯着林寻,道,“你们究竟是谁?” 大黄嗤地笑出来:“连他都不认识,你当年还叫嚣着要去找他报仇?你逗大家玩呢?” 神色间尽是嘲笑。 可金乌大帝并未着恼,他似想起什么,瞳孔睁大,“你是那个毁了我族落日汤谷,偷走我族扶桑神树的林寻!?” 林寻淡然道:“落日汤谷的确是被我毁掉,但扶桑神树可不是偷的,而是我的战利品。” “果然是你这小杂碎!” 金乌大帝怒目,他万没想到,自己还没去寻仇,对方竟主动找上门来了。 这显得很不可思议,可偏偏就这般发生了。 “不对。” 原本暴怒的金乌大帝,忽然皱眉,眼神闪烁,“据本座所知,数十年前,林寻那小杂碎可还不曾成帝,而你已经是帝境四重修为,怎可能会是他?” 林寻和大黄都不禁笑起来,很显然,被镇压的这些年中,金乌大帝对外界发生的事情,完全就是一无所知。 “废话少说,只要你说出天缺是如何死的,林某可以让你死的有尊严一些。” 林寻眼神泛起冷冽之色。 无谛灵弓的器灵勿缺,曾被镇压落日汤谷无数年,遭受过不知多少的折磨、羞辱、拷打。 而将勿缺镇压的,就是这金乌大帝! 这个仇,自当由他林寻来报。

上一篇   第2323章 镇压离苍

下一篇   第2325章 绝对暴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