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37章 师兄弟之间的论道! - 天骄战纪

第2337章 师兄弟之间的论道!

大道之争! 灵玄子这番话,显得无比睥睨,甚至是张狂。 当年,他仅仅只是一名弟子的身份,却敢叫嚣着是因为自己和师尊的大道起了争执。 何其嚣张! 仅凭此话,就让林寻断定,被镇压的这无数年中,灵玄子根本不可能有什么忏悔之心,也断不可能洗心革面。 林寻声音冷冽:“灵玄子,我只问你,二师兄的大道传承,是否是你泄露给释天帝的?” 灵玄子笑起来,道:“小师弟,你是带着偏见来的,对于以往之事,你怕是一无所知,你就不问问,是谁将洛云释这老东西重伤的?” 林寻皱眉,洛云释,想来就是释天帝的真名,真说起来,他的确并不知道释天帝是如何负伤的。 见此,灵玄子长叹道:“小师弟,初次见面,我希望你放下心中成见,孰是孰非,孰对孰错,可千万莫要因为偏见,而蒙蔽了自己的心境。” 林寻黑眸涌动,道:“你觉得,我是来跟你讲对错,分黑白的?” “但起码,你对以前的事情,所知甚少。” 灵玄子道,“并且我相信,你心中定然也有许多疑惑,即便是想杀了我,也大可不必急于一时。” 林寻道:“你想如何?” 灵玄子淡然一笑,蓦地发出宏大的道音: “今日,我灵玄子要和师弟论道于此,无论胜负,就让尔等开一开眼,看一看究竟谁的大道,更胜一筹。” 一字一句,犹如大道伦音,响彻天地四野。 “什么!?” 全场错愕,似难以置信,旋即皆亢奋激动起来。 在他们心中,道尊大人犹如无上主宰,只能仰望和敬畏。 而在之前,林寻已通过展露手段,证明了自己那恐怖无边的战力,再加上是道尊大人亲口承认的“小师弟”,这让众人皆意识到,若能亲眼观摩到这样这一场堪称旷世的论道,绝对称作是天大的福气和造化! 至于能够收获什么好处,早已被人们忽略。 开什么玩笑,这等史无前例的旷世之决,能够亲眼去见证,就已是世间修道者无法奢望的福分。 那些帝境人物都一阵心潮澎湃,充满了期待。 梦怜卿、严隽等人都不禁怔住,心神飘忽,道尊大人既这般说,岂不是等于认为,林寻已拥有和他论道的资格!? 一想到数十年不见,林寻竟已在道行上臻至这等地步,他们简直都有做梦的恍惚之感。 “论道?” 与此同时,林寻不禁挑眉。 “不错,我早从洛云释口中得知,你身怀逆天之天赋,被视作方寸山传人中那‘遁去的一’,连师尊等待了万古岁月,也才等来你这样一个传人,这已足已证明,在师尊眼中,小师弟你的大道,才是他最希望见到的大道。” 顿了顿,灵玄子说道,“而我,则并不这么认为,当年因为大道之争的事情,让我被镇压至此无数年,而如今,若能够在论道中将你击败,则足以证明一件事。” “那就是,当年的师尊……错了!而我灵玄子所求之道,才是真正的无上至高之道 !” 说到最后,他言辞间尽显睥睨、自信和一种绝对的自负。 这是他的心声。 无数年了,纵然被镇压,可他从不认为,自己所求之道是错的,更不认为自己心生魔障,走上歧途! 一切,无非是大道之争罢了! 早晚有一天,他会亲自去找到师尊,以自身之大道,证明给师尊看,让他亲自承认,自己当年的看法何等之错谬! 而现在,他首先要征服的,是这位“天衍四九,遁去其一”的小师弟。 全场死寂。 灵玄子说完这番话,袖袍一挥,那方寸遗迹附近区域中所有的修道者,无论修为高低,皆被挪移到了极远处。 空旷的天地间,只剩下伫足在山前的林寻,以及盘坐在九天之上的灵玄子! 师兄弟二人对峙于此。 天地压抑。 …… 与此同时。 距离方寸遗迹极远处的一座神秘峡谷中。 一袭金袍的老蛤激动地手舞足蹈:“是大哥,一定是大哥来救咱们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娘咧,终于要从这鸟不拉屎的地方离开了吗?”阿鲁也大叫起来,咧嘴笑得不停。 “的确是主人!” 小银双手环抱胸前,笑容灿烂。 在他肩膀上,裂天魔蝶翅膀翩跹,欢快飞舞。 “你们不要高兴太早,这一段时间以来,那自称‘道尊大人’的家伙,已经通过阐述大道,证明了他的道行是何等恐怖滔天,哪怕如今的林寻已成帝,可想要赢得这一场论道……怕不是那般容易……” 唯独阿胡,星眸中带着一丝担忧。 这一段时间以来,她和老蛤、阿鲁他们虽无法走出峡谷,但却能够听到外界传来的声音。 当那位道尊大人第一次开始阐述大道时,他们也都第一时间就聆听到,时至如今,连他们也都大感获益匪浅,常有拨云见日,醍醐灌顶之感,对那“道尊大人”也是心生敬仰。 可随着林寻出现,他们这才猛地察觉到,这“道尊大人”虽是林寻的师兄,却明显是敌对般的关系! 可惜,这片峡谷充斥晦涩的大道禁制,根本让他们无法将声音传出去,只能在心中暗自焦急。 “大哥既然敢来,必是有十足把握,阿胡你不必太担心。”老蛤神采飞扬,充满自信。 “虽然鸟爷有时候挺看不惯这小子的,但不得不承认,这小子从不打无把握之仗,这一次,肯定也不例外。” 大黑鸟从远处踱步而来,依旧背着一口大黑锅,显得贼兮兮的,天然有一股猥琐的神韵。 阿胡刚要说什么,外界已产生动静,顿时,她和老蛤、阿鲁、小银、大黑鸟齐齐屏息凝神,静心聆听。 …… “打败我,便可以证明师尊错了?” 方寸遗迹前,林寻嗤笑,这灵玄子……分明就是偏执成狂,心存莫大怨念! 他也懒得再多说,直接道:“灵玄子,你要如何论道?” “师弟是迫不及待了吗?” 灵玄子笑起来,云淡风轻,“很简单, 既是大道之争,自当以自身道行对抗,师兄也不欺负你,就从下五境开始,延着长生劫境、圣境、准帝境一一进行切磋,直至绝巅帝境,总计五个大境。” “也就是五场论道。” “只要你能赢一次,我便回答你一个问题。” “若最终五场论道,我都输了,那就任凭小师弟你处置。” 说到这,灵玄子眸子涌起滔天般的神焰,睥睨若神,“若最终你输了,师兄也不会为难你,只要将你一身传承留下一份便可。” 规则并不复杂。 五场论道,注定可以分出最终的胜负。 远处无数修道者闻言,都不禁心颤,道尊大人提出这般独特的论道方式,分明就是想在大道之上的不同境界中,将那林寻一一镇压,以此来彰显自己的道途,是无可争议的更胜一筹! 林寻听完,道:“要我留下传承?” 他的确没想到,灵玄子会提出这样的要求。 “放心,师兄可不是贪图你的传承。” 灵玄子淡然道,“而是要等他日见到师尊时,以此来证明,他所等待万古的那一朵莲……也不过如此!” 林寻意识到,归根究底,灵玄子心中对师尊充斥着偏执的怨念,是被镇压无数岁月也都无法化解的怨气! 林寻想了想,道:“你确定要这么做?” 众人都是一阵错愕,在他们看来,林寻这语气,仿似生怕道尊大人反悔一样,未免也太狂! 要知道,这论道的规则,本就是道尊大人提出的,哪可能害怕? “确定。” 灵玄子神色平淡,有着一种绝对的从容。 “不反悔?”林寻似犹不相信。 灵玄子不禁笑了,隔空指了指林寻,“小师弟,方寸山传人,从没有一个反复无常的卑鄙小人,而我灵玄子在方寸山,论及胸襟、气魄、胆识……怕是没有几个能比得过我,就是师尊、大师兄他指摘。” 遥想当年,年仅十九岁的他在绝巅成帝的前夕,曾当着师尊方寸之主的面说过,今日起,我之大道将青出于蓝而胜于蓝! 那时候,整个方寸山,谁有这般底蕴和胆魄,面对师尊说出这般话? 他灵玄子敢! 敢为人之不敢,并非狂妄,而是有着绝对底蕴! 仲秋虽自负骄傲,可当年的他……哪比得了自己? 可如今,这位除此谋面的小师弟,却怀疑自己会在论道中反悔…… 这让灵玄子感到可笑之余,又不禁有些悲愤,眼神深沉,“看得出来,这些年里,那些师兄师弟们,断不可能说过我灵玄子的好话。” 却见林寻淡然道:“这次是你误会了,那些师兄师姐……根本就懒得提起有关你的一个字。若不是这次二师兄跟我说起,我哪可能知道,所谓的四师兄,原来竟是个叛徒。” 灵玄子怔了怔,低头沉默。 再抬起头时,神色间已尽是一片平静,从容而随意,道:“小师弟,你心中对我的偏见已根深蒂固,无可改变。但我相信,等你在论道中败了,就会为刚才说出的这些话感到愧疚的。”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http:///txt/44/44315/ 。_手机版阅读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