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5章 秘境界钥 - 天骄战纪

第2345章 秘境界钥

之前,在大部分人看来,曾化身“道尊大人”的灵玄子,在最后极尽释放,吞吐出的一剑,已堪称世间绝艳,无可匹敌。 纵然林寻再强,也应该挡不住,哪怕不陨落,至少身受重伤。 便是几位帝境,心中也大多如此揣测。 灵玄子最后那一剑太强了,足以劈斩一切敌,足以让任何帝境都感到无助和绝望,何况是林寻? 可现在…… 那一剑却被挡住了! 遥遥望着那残破天地间,凭虚而立的耀眼身影,所有人都呆滞在那,心神失守。 穷尽灵玄子一身道行的一剑,也能被正面挡住。 那这世间,还有谁能是林寻之对手? 这五场论道之前,没有人认为,林寻能够获胜,那是源于他们对“道尊大人”的绝对自信和崇拜。 可现在,五场论道已经结束,结果则是,道尊大人屡战屡败,满盘皆输! 这让人甚至难以接受。 梦怜卿脑海空白,失魂落魄。 很多年前,她和林寻是同辈,争锋角逐于此。 很多年后的今日,她和林寻已形同陌路! 一个是帝境巨擘,掌通天彻地之力,威压天宇,无可匹敌。 一个……却只能宛如地上蝼蚁般仰望。 砰! 一道爆鸣声响彻,打破天地间的寂静。 就见林寻掌间,那一抹纤细剔透的剑气爆碎为光雨,扑簌簌从指缝中飘洒。 远处,灵玄子怔怔,清秀的脸庞明灭不定。 他衣衫残碎,披头散发,脸颊苍白异常,之前那一剑,烙印着他一身的精气神,也蕴积着他的大道、意志和心志。 而随着这一剑碎裂,他这无数年来所坚守的执着、他的骄傲,他的意志……都仿似也随之被打碎。 一种前所未有的惘然涌上心头,让灵玄子呆在那,久久无法回神。 于大道之争中落败,这等打击,太沉重! 林寻深呼吸一口气,唇角也是淌出一缕鲜血,刺眼之极。 虽最终挡住这一剑,可也让他负伤! 这也让得他再次看向灵玄子时,眼神也带着异样。 无可否认,这位四师兄真的很可怕,同境大道之争中,放眼诸天上下,谁还能办到这一步? 没有! 林寻敢肯定,星空古道上,都已找不到一个可堪一决的同辈。 “我……竟然……败了……” 许久,灵玄子才开口,神色落幕,怅然若失。 他目光呆呆地望着远处,喃喃道:“我出生时,就拥有慧根,能辨人言,能识万物,能洞察万物中蕴含的大道玄微……” “我父母只是寻常商贩,哪会想到生个儿子,却竟像个怪物般,在出生的当晚,就将我抛到了城外荒野中……” “那时,大雪满山,寒风刺骨,我虽拥有慧根,却毕竟只是一个刚出生的婴孩啊……” 他发出长叹,眼神泛起追忆之色。 林寻静静听着。 他已看出,灵玄子遭受到的打击太大。 “后要冻死的时候,一个老妖怪出现了,他将我带走,每日以各种灵药来抚养我……” 说到这,他抬眼看了林寻一眼,“小师弟,你是否觉得,我用老妖怪三字来称呼自己的救命恩人,显得很薄情寡义?” 林寻皱眉,不等开口,灵玄子眼神中就流露出刻骨的恨意,低声道: “可后来,在我诞生于世白天之时,那老妖怪将我浸泡在了一座药鼎中……也是那时我才知道,那老杂碎视我为‘药引’,欲将我炼成一炉丹药……” 林寻心中一震,黑眸涌动,终于明白了。 “可惜,这老杂碎根本不知道,早在被他收养的那些天,我已经将他所收集的修炼典籍全都了然于心,连他所求索的大道,都被我彻底洞察,然后,趁他不注意时,我偷偷从药鼎中逃走了……” 灵玄子嘶声大笑起来,“一个才百天的婴孩啊,从小被父母视作怪物抛弃,好不容易得救,却又遇到一个视我为‘药引’的老杂碎!” 他笑容收敛,平静道:“从那天起,我就躲藏在一座荒野山洞中,餐霞饮露,专心修炼。” “三年后,我找到了那老杂碎,将他和他的徒子徒孙全部杀死,然后一把火烧了他的道观。” “然后,我又去找当年生下我的父母。” 听到这,林寻心中一紧。 却见灵玄子长叹道:“谁曾想,当我找到他们时,却竟早在一年前的时候,被城中的纨绔子弟打死了……据说是因为我那娘亲生得太美貌,被那纨绔子弟盯上,欲要将她强暴,可却被她咬断了舌头,以至于被活活给打死了,连我那父亲也受到牵累,被灭门了……” 他眼神写满怅然和不甘,以及一种恨意,“小师弟你知道吗,当时我简直要疯了,我只想亲自去问一问,为何要将我抛弃荒野,为何他们身为父母,却能如此狠心,可偏偏地……他们却死了!” “死了啊!” 他牙齿都快咬碎,清秀的脸上满是狰狞,浑身都弥散出暴戾无比的气息。 林寻黑眸微眯,“然后呢?” 灵玄子沉默片刻,满身的戾气一扫而空,变得平静而自若,笑容灿烂道: “我在那座城中独自隐忍了三年,也就是六岁的时候,一个人去了那个纨绔子弟的宗族,我把他们全都杀光了,无论男女老少,没有放过一个,鲜血流的到处都是……” “可我犹自不解恨,凭什么?凭什么我灵玄子刚一诞生,就遭受如此多厄难?” “然后,从那时开始,但凡只要遇到对我不好的人,我就将他们杀死!绝对不会给他们再活着的机会!” 说到这,他目光看向林寻,道,“小师弟,你觉得我当年做的对不对?” 不等林寻回答,他就笑着摇头:“你不必说了,我也不想听,无论对错,我灵玄子只知道,他们……都该杀!” “这就是你的心魔。”林寻沉默片刻,说道。 灵玄子一怔,忍不住大笑起来:“当年,师尊也是这般说的,可惜啊,你和师尊都根本不知道,被父母抛弃,被救命恩人视作药引,那滋味……那滋味是何等的不好受……” 他深吸一口气,眼神平静道,“这若是心魔,纵然是镇压万古,将我杀了,我也不会改变。” 林寻道:“你输了。” 灵玄子愣住,似根本没想到,在这等时候 ,林寻竟根本就不在意他那些过往,只在乎这一场论道的胜负! 这让他胸腔都一阵发闷,堵得差点一口气提不上来,禁不住道:“小师弟,你就只在乎……这些?” 林寻冷然道:“怎么,你还打算博取我的同情,让我放你一马?” 灵玄子深呼吸一口气,道:“我说了,我输了,自会任凭你来处置,若是反悔,我大可不必将自身境界压制到帝境四重,在那等情况下,你真举得自己能赢?” 说到最后,他自嘲道:“我只是想好好地说说话而已,这世上可堪与语者……真的已经不多了……” 就见林寻神色不动,道:“即便你不压制境界,也必输无疑,我也不妨告诉你,在我进入此地的时候,早已布置一座足以镇杀帝祖的大阵。” 灵玄子神色一滞,眼神都变得复杂起来,感慨道:“没想到,实在没想到,为了对付师兄我,小师弟你竟如此煞费苦心。” 林寻道:“没办法,四师兄你才情超凡,号称万古一绝,想要打败你,不准备一些后手,我也不敢妄言就能将你降服。” 灵玄子哂笑:“这是在夸我?” 林寻道:“你也可以这么认为。” 灵玄子沉默许久,道:“你打算如何处置我?杀了?亦或者是废了?” 林寻抬手一抛,无终塔浮现而出,“自己进去,等见到师尊时,由师尊来处置。” 灵玄子神色阴晴不定,罕见地怒了:“又要镇压我?” 他气息暴戾,眼睛都充血,气势可怖,“小师弟,你就真不担心我反悔?” 气氛,在这一刻骤然压抑紧绷起来。 林寻淡然如旧,平静道:“我是在给你一条活路,否则,按照二师兄的命令,你只有死路可选。” 灵玄子死死盯着林寻,许久,长声一叹,将一个神秘的斜月三星玉佩隔空递给了林寻。 “这是掌控方寸秘境进出的‘界钥’,既然小师弟你来了,此物当由你来保管。” 说罢。 他转身,走向无终塔。 神色间,只剩下说不出的落寞和怆然。 林寻打量了那“界钥”一眼,忽然道,“且慢。” 灵玄子止步,一脸的无奈,道:“我都已任凭你来处置,不曾反悔,小师弟,你还想怎样?” “我再问你一次,为何要泄露二师兄的传承?”林寻问。 灵玄子一怔,这才意识到,林寻从一开始都没有相信过自己的话,心中顿时涌起说不出的悲凉滋味。 “身为方寸传人,我最后再告诉你一次,我灵玄子再十恶不赦,也断不屑于在同门之间撒谎!” 声音斩钉截铁。 说罢,他径直走向无终塔,身影倏尔化作一道流光。 “四师兄,若之前有所得罪,我跟你道歉。” 眼见灵玄子的身影就要消失,林寻的声音忽然响起,“若你真把我当师弟,从今日起,就在无终塔内好好修行,等以后见到师尊、二师兄他们时,我会为你求情。” 闻言,灵玄子一言不发,身影径直消失在那无终塔内。 没有人注意到,在听了林寻的话后,他的唇角泛起一抹若有若无的弧度。 似是笑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手机版阅读网址: http:///txt/44/44315/ 。_手机版阅读网址:

上一篇   第2344章 口衔天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