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49章 凿开一条血路 - 天骄战纪

第2349章 凿开一条血路

那一座道坛 林寻皱眉,搜寻那帝境怨灵的记忆。 顿时间,他脑海中就浮现出一座恢弘、巨大、广袤之极的道坛,足以万丈范围,呈九宫之格局。 道坛由神秘的神料浇筑,上边染着鲜红的血渍,无数岁月过去,也不曾褪色,猩红刺眼。 黑雾滚滚,许多恐怖的帝境怨灵,正从四面八方围攻道坛,有披着残碎甲胄的火焰巨人,有躯体庞大如漂浮陆地的鲲鹏骨骸,有腰挎战剑,浑身魔气缭绕的尸体,有 景象骇人。 而在那道坛上,有着两道身影。 一个是盘膝坐在黑色骷髅之上的身影,身披残破的血色袈裟,手握断裂斑驳的白骨念珠,像一尊佛陀,却显得诡异森然无比。 在他那光洁的头顶,烙印着一朵绽放的黑色莲花,宛如有生命般,弥漫出惊世般的妖异光泽! 他眼眸闭合,岿然不动,血色袈裟残破,宛如已经圆寂,可却给人一种恐怖如地狱主宰的威势。 另一个则是一道若隐若现的倩影,弥漫出一股令天地万物都颤粟的恐怖气息 她明显是个女人,身姿绰约,若隐若现,浑身被茫茫灰色雾霭笼罩,涌动着一股晦涩而无形的力量,让人无法窥伺其容颜。 她像一尊屹立天地间的主宰,有一种足可以毁灭万物,俯瞰世间的气息,太过恐怖和诡异。 “是他们!” 这一刹,林寻也浑身一震,认出了来了,那赫然是他当年曾经见过的盲僧和雾女! 可惜,林寻此刻所见的,仅仅是那帝境怨灵记忆中的画面,才不过短短片刻,再无法窥伺到其他东西。 可这个发现,则让林寻判断出许多东西。 第一,在这灵气复苏的葬道海冢中,那些帝境怨灵为了脱困,正在全力围攻那一座道坛。 第二,盲僧和雾女应该是古荒域大能者所遗留的意志魂灵,坐镇道坛之上,是防止这些来自八域的恐怖家伙逃出去。 第三,眼下的葬道海冢内,局势已经岌岌可危! 想到这,林寻毫不犹豫展开了行动。 他已经得到了那帝境怨灵记忆中的许多东西,自然清楚,一旦让那道坛被破坏,后果是何等严重。 路上林寻飞快将自己得到的消息一一告之阿胡他们,没多久,阿胡他们也都色变,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 “公子,还记得当年为了躲避追杀,我带着你躲避到这葬道海冢的事情么?”阿胡忽然道。 “记得。”林寻哪会忘了,当年正是那位“雾女”出手,将那一众敌人击溃。 “那些前辈,皆是太古时期的大能者,拥有通天盖地之威,在十方道战中,曾在此灭杀不知多少八域外敌。” 阿胡说道,“公子,若千万不能让那些前辈所遗留的神魂意志也就此消散了” 林寻黑眸微眯,道:“我必全力以赴。” 当即,他将阿胡、老蛤、阿鲁他们皆收入无终塔内,孤身一人,朝葬道海冢深处冲去。 这片诡异的海域中,有着诸多可怖的帝境怨灵,阿胡他们也已帮不上什么忙。 最直接的办法,便是由他一人全力出击! 雾霭重重,寂静无声,偌大海域中,林寻身影犹如一道迅疾的流光,速度惊世骇俗。 “杀!” “杀!” “阻止一切外敌进入!” 没多久,猛地一阵刺耳的大喝响彻。 就见极远处区域,无数怨灵汇聚成的大军,将那片天地封锁,到处都是,密密麻麻。 当林寻的身影甫一出现,那怨灵大军就犹如接受到进攻的命令,朝林寻杀来。 他们身影被灰色的煞气笼罩,带着杀机,可怕无比,此刻全部出动,简直如铺天盖地般,单单那是威势,都堪称恐怖滔天。 林寻看也不看,袖袍一挥。 无数太玄剑气呼啸而出,一化二,二化四不断变化,不断变多,没多久,就化作一片剑气汪洋,汹涌覆盖而去。 轰隆! 成百上千的怨灵,顿时如若纸糊般,爆碎在剑气汪洋中,别说反应,连抵抗和挣扎都没有。 直接被碾压! 只是,那怨灵大军竟是宛如无穷似的,密密麻麻,且根本不知道什么叫畏惧,刚杀了一批,就又有一批冲来。 林寻可不打算耽搁时间,他身影挪移,犹如疾风烈火,撕裂虚空,冲入怨灵大军中。 仅仅几个呼吸间。 蔓延若潮水般覆盖海域之上的怨灵大军中,就硬生生被凿开一条笔直的裂缝,不断蔓延,不断延伸 裂缝两侧,尽是不断爆碎的怨灵! 无论拥有多强大的力量,但凡阻挡在前,皆被林寻一路凿穿。 势如破竹! “快!有外敌来犯!” 眼见林寻就要冲出防线,一道冰冷的暴喝响彻,话音还未落下。 一道遮天阴影投射而下,恐怖冰冷的暴戾杀机犹如风暴般,倏尔间锁定林寻。 林寻抬头一看。 天穹上,一头骨鸟的身影浮现,双翼展开,足有千丈范围,灰褐色的骨骸上,燃烧着汹汹的黑色火焰,那弥散出的威势,起码可以和帝境三重的存在媲美。 轰! 骨鸟双翼拍动,无尽透着死气的黑色火焰从席卷而下,将虚空烧得熔化,海水沸腾蒸发,雾霭翻滚。 “死。”林寻唇中轻吐一个字。 可怖的音波化作大道风暴,猛地席卷冲向九天,那黑色火焰还不曾靠近,就被风暴碾碎熄灭。 紧跟着,一道凄厉无比的哀鸣响彻,就见那散发着帝境威势的骨鸟,直接被音波撕裂躯体,化作漫天的粉末! 这等一幕,惊动了远处海域中许多恐怖意念的注意。 “这片天下,怎会有这等人物?” “似乎是一个年轻的绝巅大帝!” “快阻止他!哪怕无法将其杀死,也决不能允许他靠近道坛!” “快!” 这些意念交流刚结束,就见极远处的黑色雾霭中,骤然涌出一道又一道恐怖的气息,直冲天穹,搅乱风云。 这片浩瀚广袤的海域,都彻底轰鸣翻滚,卷起万重巨浪。 轰隆轰隆 沉闷惊天的轰鸣声中,就见一道又一道弥散着帝境气息的怨灵强者,撕裂虚空而来。 身影皆残破不堪,有的甚至只剩下碎裂的尸骸,模样也是千奇百怪,形形色色,可无论是谁,皆拥有着帝境气息,浑身缠绕着诡异恐怖的死亡气息。 远远地,林寻眉头皱起。 无可置疑,自己已经快要靠近那一座道坛所在的区域,才会引来如此大的动静。 像此时,仅仅出动的帝境怨灵数目,就达到了数十个! “杀!” 惊天动地的暴喝响彻,虚空紊乱。 那数十个形态不一的帝境怨灵,呈围拢之势朝林寻杀来,气势可怖,煞气滔天。 “还真是不知死活啊” 林寻深吸一口气,黑眸中冷芒一闪。 嗡! 剑鼎倏尔涌现而出,泼洒亿万神辉道光,刹那间,竟是将这片黑雾缭绕的海域照亮,刺目无边。 林寻周身道音轰鸣,遍体发光,气势一下子攀升到极尽巅峰状态,峻拔的身影隐然有气吞八荒,威慑诸天之势。 他身影一晃,五大道体呼啸而出,各持着帝兵,和林寻并肩而立,每一个皆散发出遮天盖地的至高威势。 犹如一群神祇临世! “杀!” 没有迟疑,林寻本尊率先冲出,剑鼎轰鸣,冲霄而起。 冲到最前方的,是一个足有十多丈高的尸骸,血肉早已腐朽,掌握一杆白骨战矛,气息冰冷暴戾,慑人之极。 不过,当剑鼎冲起时,砰的一声,这十多丈搞的尸骸,直接被镇碎,化作狂暴的黑色煞气洪流溃散。 竟是不堪一击! 而随着道剑从剑鼎中掠出,于虚空中一斩,一道万丈长的剑光拖拽着煌煌炽盛的光芒,将天宇撕裂,将虚空斩成两半,那等滔天剑威,让不知多少帝境怨灵骇然失色。 轰! 剑光落下,当场便有三个帝境怨灵被碾碎,躯体在茫茫剑光中湮灭,消散一空,那海面被劈开一道巨大的沟壑,蔓延到极远处。 一剑分海! 此地剑威,惊天动地。 可对那些帝境怨灵而言,似并无震慑为了阻止林寻,他们早已不顾生死,毫不犹豫再度冲向林寻。 “起!”“咄!”“临!”“斩!”“去!” 便在此时,五大道体一起出动,一个比一个威势可怖,各自施展出至高般的天赋力量,催动帝兵,将那些个帝境怨灵的攻势一一抵消和化解。 而趁此机会,林寻本尊径直朝前挪移,凌厉迅疾。 沿途,还有帝境怨灵冲出,试图阻止林寻,皆被林寻以剑鼎摧枯拉朽般镇杀。 几乎是没有遭受到任何阻挡。 事实上,这些帝境怨灵,终究是遗落万古的意志神魂所化,虽拥有智慧,却断无法和真正的同境界大帝相比。 并且,他们的战力,最多也仅仅堪比帝境七重而已,对林寻而言,完全就是毫无威慑可言,全力出击之下,杀之如杀鸡宰狗! 就见 天海翻覆,黑雾重重。 敌人前赴后继。 林寻一路所向披靡。 一骑绝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