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七章 套路套话 - 天骄战纪

第二百三十七章 套路套话

目送林寻离开,风婆婆忽然想起什么,转身朝翠茗轩大厅走去。 果然,还不等靠近大厅,风婆婆就听到一些交谈声,所议论的赫然是该如何对付林寻,为那被废掉修为的黄剑雄报仇。 风婆婆心中一阵气恼,冷着脸走进了大厅,顿时就让大厅中的议论声沉寂下去。 许多人都敏锐发现,风婆婆似乎情绪并不好,这让他们心中一颤,不清楚刚才风婆婆带林寻离开之后,又发生了什么事。 风婆婆没有理会这些目光,直接道:“如今林寻对小姐有大用处,谁若敢让他丢了性命,可别怪老身不留情面了。” 声音淡漠,威胁味道十足。 这让那些门阀子弟皆都皱眉,颇为不甘。 而温明秀、齐云霄、袁术等一众烟霞城豪门子弟则心中一震,他们本以为,林寻废掉黄剑雄的气海,已等于彻底开罪了这些门阀子弟,必将大祸临头。 可却根本没想到,才转眼功夫,风婆婆竟主动站出来,帮林寻揽下了此事! 这也太不可思议,林寻究竟有什么重要作用,竟让风婆婆如此表态? “风婆婆,黄七少的修为可是被那家伙亲手废了,难道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一名门阀子弟沉声开口。 风婆婆冷冷道:“起码在林寻帮小姐解决掉事情之前,这件事只能如此。” 这句话就耐人寻味了,让不少人都隐约品咂出一些不同的味道。 也就在此时,小剑君谢玉堂终于开口,道:“风婆婆,是否只要保证此子不死,就可以了?” 一句话,将在场所有目光都看向了风婆婆。 风婆婆沉默片刻,道:“玉堂,你跟老身来一趟。” 说着,她已转身离开。 见风婆婆三番两次离开,却唯独不见翠茗轩真正的主人出现,有人已忍不住问道:“风婆婆,嫣儿小姐她今天……” 风婆婆一怔,这才意识到什么,随口道:“哦,你们都散了吧,今天小姐身有要事,你们改天再来也好。” 顿时,许多人都不禁失望,他们此来可都是拜访柳清嫣的,如今苦等许久,却得到这样一个结果,令他们也颇为郁闷。 “妈的,都是林寻这小子害的!” 有人抱怨,顿时引起了不少人的愤怒。 “不错,若不是这小子太过狂妄,害的黄七少修为被废,哪可能发生这么多事情?” “想来嫣儿小姐也很无奈,若非如此,依照她的性情,哪可能把我们干晾在这里不管?” “先等着吧,看看风婆婆究竟会和谢公子说些什么,但不管如何,我是断无法如此轻易就绕过林寻那小子的!” 大厅中议论纷纷,许多人提起林寻的名字都是一副咬牙切齿的模样。 而温明秀他们则听得一阵胆战心惊,他们可不想再卷入这一场恩怨中了,是故没有再耽搁就匆匆告辞离开。 只是今日发生的事情,让得他们都意识到,有必要跟宗族中的长辈说一声了,林寻的来历很不简单,如今又和这些门阀子弟结怨,他们必须得跟宗族长辈商议一番,然后对这件事表明属于自己的态度。 究竟是该站在门阀子弟那边,还是站在林寻这边,亦或者选择中立? 这种态度很关键,若不表明出来,万一再发生像今日这样的事情,注定会两边不讨好,两边都得罪,这种后果可不是他们能够承受的。 …… 林寻没有直接返回家,而是来到灵纹师公社,跟楚风说了一声,事情已解决,让楚风不必再担忧。 楚风的确在担心,或者说从林寻和风婆婆一起离开时,他的心情一直紧绷着,此刻看见林寻安然归来,顿时长松了口气,笑道:“快说说,那老太婆究竟找你何事?” 林寻想了想,说道:“只是修复一件独特的乐器,恰好我可以办到这一步,于是就答应了下来。” 楚风诧异:“乐器?那风婆婆的小姐莫非是一位艺修?” 林寻赞叹道:“老哥你果然心思玲珑,一句话就让你猜出了大概。” 楚风愈发好奇了:“究竟是谁?” 林寻随口道:“你应该也听说过,就是那个名传帝国的艺修柳清嫣。” 楚风浑身一震,面露一抹罕见的亢奋激动之色:“居然是柳清嫣小姐,老天!她居然提前来烟霞城了!我可是她的忠实拥趸,当年她在紫禁城演奏的一曲‘水龙吟·剑歌行’,可让老哥我彻底被震撼住,人生第一次知道,世上竟有这般美妙若天籁的歌喉。” 说到这,楚风目光灼热地看着林寻:“老弟,你真的见到柳清嫣了?她……她都对你说了一些什么?” 林寻怔住,他实在无法想象,身为烟霞城灵纹师公社的大管事,身为一名高阶灵纹师,楚风居然会因为一个柳清嫣变成这种花痴模样…… 那柳清嫣难道真有这么大魅力? 林寻心中暗自嘀咕,嘴上却说道:“也没什么,只谈了一些修复乐器的事情。” 楚风非但没失望,反而羡慕地看着林寻,道:“老弟,你可知道这种机会有多难得,这世上可不是谁都能够像你一样,能够得到柳清嫣小姐的亲自招待的,妈的,真羡慕你这幸运的家伙。” 林寻一阵无奈,道:“若没别的事,我就先走了。” 楚风连忙道:“别,还有一件事,那个……老弟你能不能找个机会也让老哥我去拜访一下柳清嫣小姐?” 林寻顿时翻了个白眼,扭头就走,他都没看出来,楚风这种人居然会对一个艺修如此痴迷。 林寻可不知道,楚风还算正常的,整个帝国中不乏一些更有来头的大人物,对柳清嫣也是推崇无比,甚至不少人还为了见柳清嫣一面,干出过不少荒唐疯狂的事情。 所以说,林寻以为楚风不正常,在楚风眼中,亲眼拜见了柳清嫣还如此不当一回事的林寻才叫不正常。 …… 当林寻返回家之后,第一件事就是找到雪金,拎出一缸烧魂酒,递了过去:“今天可多谢了。” 雪金诧异道:“你小子发神经了?” 林寻笑眯眯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今天一直藏在暗中,把翠茗轩中的一切都看了个一清二楚对不对?” 雪金嘿然道:“这可是你说的,我可不承认干过如此上不得台面的事情。不过话说回来,你这小子倒是有良心,还知道给我捎回来一缸酒。” 说着,已举起酒缸痛快喝了起来。 林寻想起今日发生在翠茗轩大厅中的事情,皱眉道:“老金,你说我废掉了一个门阀子弟的修为,这件事会引起多严重的后果?” 雪金鄙夷地看了林寻一眼,道:“做都做了,现在却开始担心后悔了?” 林寻笑道:“若不是知道你在,我肯定不会这么做,起码会先忍耐下去,当一当缩头乌龟,等以后再找他们算账。” 雪金讶然道:“当时那小子可用刺神血弩干了你一下,你真受得了?我还以为凭你的性格,没能杀了他,肯定会后悔呢。” 林寻笑眯眯道:“老金,你可总算承认当时你也在场了,不过你说错了,我原本就没打算杀了这黄剑雄,废掉他的修为可比杀了他更痛苦。” 雪金眼皮一跳:“你小子可真够狠的,若谢玉堂当时不顾一切杀了你怎么办?” 林寻反问:“你会看着他眼睁睁杀了我?” 雪金顿时没好气瞪了林寻一眼,道:“你这是在玩火,等你通过省试考核,老子的任务可就等于完成了,到那时,你还能指望谁来救你?” 林寻淡然道:“此一时彼一时,我分得清楚,就如我刚才所说,你今天若不在,哪怕就是受到再大的羞辱,我也会忍住,不会拿自己的小命开玩笑。” 雪金见此,登时不再多言,心中实则已感慨万千,林寻的确和其他年轻人不一样,懂得利用一切可利用的力量,也懂得审时度势,仿佛对他而言,只要能活着,无耻也好,卑鄙也好,什么事情他都干得出来。 他以后若成长起来,只怕谁也无法确定他究竟会变成一个什么样的人。 但毋庸置疑,无论是谁想杀死林寻,只怕都不是那么容易的。 接下来,两人又聊起了修复古律灵埙的事情,当得知林寻为了出口气,硬是敲诈了风婆婆一笔巨额财富,对方还只能捏鼻子认了时,雪金再忍不住狂笑起来。 “这老婆娘,居然也有今天,哈哈哈……痛快,实在痛快!” 雪金笑得眼泪都快流下来。 林寻笑眯眯看着雪金,突然道:“你认得风婆婆?” 雪金一愣,顿时收敛笑声,知道想不承认就不行了,叹息道:“你小子的套路挺深啊,从一开始交谈就你在套我的话,莫非真当我不知道?” 不等林寻解释,他就自顾自说道:“风婆婆?哼,认识她的人都叫她‘疯婆子’,这老婆娘可是一个厉害角色,关于她的来历你不必知道,你只要知道,起码若是她要对你动手,我肯定会选择袖手旁观,没办法,被这老婆娘纠缠住,简直跟倒了八辈子霉没什么区别……” 越听,林寻心中就越不踏实,隐隐升起一抹不好的预感,自己今天可把风婆婆得罪惨了,若按雪金所言,岂不是…… 林寻狠狠摇了摇头,不敢再想下去,心中自我安慰,像风婆婆这种高人,应该不会跟自己一个小辈太过计较…… ps:感谢兄弟陈东6638,david求多更、富贵三宝等兄弟姐妹的打赏和月票支持。目前555票,距离600不远了!第三更晚11点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