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八章 炼器行动 - 天骄战纪

第二百三十八章 炼器行动

雪金戏谑似的看着林寻,一副小子你自求多福的模样,看得林寻心中又是一阵毛。 还好,接下来雪金谈起正事,道:“若是有疯婆子帮你出头,废掉一个黄剑雄也算不上什么大事,在那些门阀势力中,最不缺的就是后辈子弟,等以后你就明白,作为门阀子弟,其实也不好过,为了争权夺利,往往闹得兄弟想杀,姐妹成仇,龌龊阴暗的事情数不胜数。” 顿了顿,他继续道:“像这个黄剑雄,在宗族中排行第七,且并非直系子弟,即便就是杀了他,只要有人出面帮你出头,足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林寻点了点头,他倒也听说过,越是势力庞大的世家门阀,内部竞争就越残酷,为了夺取更多资源,宗族子弟之间相互残杀的事情并不少见。 “不过,话虽如此说,你还是当心一些为好,对那些门阀子弟而言,你的身份太不够看,而你却废掉了他们一个同伴,这口气可不是能够轻易化解的。” 雪金又提醒了一句。 林寻冷笑道:“什么叫身份不够看,无非是这些家伙为了维护他们所谓的尊严和面子罢了,他们若真敢不依不饶,那我也不介意再多杀一些人!” 雪金哦了一声,不置可否。 实则他内心深处,还是很欣赏林寻这种狠劲的,管你什么门阀子弟,惹急了照杀不误! “当然。”林寻话锋一转,“在我修复古律灵埙之前,风婆婆自然不会眼睁睁看着我被他们所杀,这就足够了。” 雪金嘿嘿笑道:“那我倒是好奇了,你究竟什么时候能够修复这古律灵埙?” 林寻笑眯眯道:“这可就说不准了。” 雪金再忍不住大笑起来,挑起大拇指道:“厉害,把那个疯婆子的保护当枪使,连我也不得不佩服你的胆魄。” 林寻一脸不解道:“我有吗?” 雪金不耐烦道:“别装蒜了,难道还真以为我不知道你这小子心中怎么想的?我都怀疑在省试考核之前,你都修复不好这古律灵埙了!” 林寻笑吟吟起身,朝自己房间走去,道:“这可是你说的,我可从没有承认过。” 雪金冷哼:“就你小子那点心思,撅一撅屁股,老子就知道你想拉什么屎。” “粗俗!” 林寻翻了个白眼,砰的一声关上自己的门。 …… 与此同时,翠茗轩,那一座清幽小院中,响起一串若天籁般的笑声,悦耳空灵。 柳清嫣笑得肩膀颤抖,眼睛都弯成一对月牙,道:“没想到……没想到这位林寻公子,居然这么奸诈,我还是头一次见到婆婆您气成这样,哈哈,太有趣了。” 柳清嫣的确没想到,林寻居然如此狡诈,把风婆婆坑得都不得不捏鼻子认了,这可太新奇了。 以往柳清嫣所接触的年轻一代子弟,要么风度翩翩,要么从容优雅,要么谦逊有礼,无不是人中龙凤,天骄般的存在。 唯独此次所见的林寻,看似清俊温煦,人畜无害的一个人,谁曾想却如此奸猾,能够让风婆婆都吃了一个闷亏,这可不是一般人能够办到的。 但很快,当察觉到风婆婆脸色有些难堪,柳清嫣顿时就止住笑声,暗暗吐了吐舌头,道:“婆婆,让您受委屈了。” 风婆婆道:“老身倒是不委屈,不过这小子敢算计到老身头上,让不给他一点教训,只怕会更不老实。” 柳清嫣忍不住又笑了,调侃道:“对,就得给他一点苦头吃,竟敢惹婆婆您生气,可实在太坏了。” 风婆婆瞪了柳清嫣一眼,道:“老身可不是开玩笑,小姐你可要当心,这小兔崽子奸猾的很,依老身看来,若不给他一个苦头吃,他可不会就这么老实地把古律灵埙修复好。” 柳清嫣一怔:“您不是都已答应给他报酬了么?” 风婆婆叹了口气,道:“小姐,您可看错这小兔崽子了,依老身看来,他肯定会帮您修好这古律灵埙,只不过时间可能会有些长。” 柳清嫣愈疑惑了:“这是为何?” 风婆婆冷笑道:“很简单,这小子也担心废除了黄剑雄的修为之后,有人会找他麻烦,而只要他没修复好古律灵埙,老身自然不会让他丢了性命,以那小子的奸诈程度,必然会利用这一点,让老身充当他的保护·伞,所以小姐你觉得,他会很快就修复古律灵埙吗?” 柳清嫣哑然,道:“这也是林寻公子自保的手段,毕竟他又和那些门阀子弟不一样,想要不被找麻烦,也只能采用这种办法了。” 风婆婆顿时警惕起来:“小姐,您怎么开始替这混账小子着想起来了,你们可才刚见过一次面,难道就……” 柳清嫣俏脸一红,嗔道:“婆婆,这是人之常情,哪有你想的那么复杂。” 风婆婆哦了一声,道:“那我就放心了。” 柳清嫣好奇道:“婆婆,您打算如何让林寻公子吃苦头?” 风婆婆眼眸中顿时泛起一抹得意,道:“小姐你就静候佳音,七天后,自有人会给那小子一个教训,若他能扛过去,那老身也不介意被他利用一次,若是抗不过去,就得老实地先把小姐的古律灵埙修好了!” 柳清嫣担忧道:“婆婆,您可不能让林寻公子太难堪,若彻底伤了他颜面,总归是不好的。” 风婆婆唇角扯动了一下,道:“小姐放心,起码不会让他丢了小命!” …… 坐在自己房间中,林寻收敛了笑容,眼眸中尽是沉思之色。 今天生的事情太多,只是仔细捋一捋的话,无非就是三件事,一是废掉黄剑雄之后,可能会给自己带来的影响,二就是帮柳清嫣修复古律灵埙。 至于第三…… 不经意地,林寻手指又摸了摸自己的咽喉,想起了小剑君谢玉堂,想起了他那抵在自己咽喉前的一剑。 “小小蝼蚁,若太不自量力,必会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 这句话,就是谢玉堂的告诫,充斥着一种高高在上的漠视,那是一种骨子里释放出的不屑。 独自沉默许久,林寻深吸一口气,黑眸中已恢复平静,喃喃道:“终有一天,我会让你也尝尝这种滋味的……” 啾啾~~ 这时候,掌心一阵波动,啾啾清脆叫着冲了出来,圆润的身躯不断在林寻身前打滚。 林寻心中一动,道:“啾啾你来的正好,咱们开始干活了。” 说着,他将早已准备好的灵材、灵墨都一一拿出,井然有序地罗列在身前。 如今身上的事情越来越多,林寻不得不抓紧时间,尽快给自己炼制一把趁手的战刀。 而拥有碎星金火的啾啾,就将在这次炼器中挥至关重要的作用! 说着,林寻已拿出一座炉鼎,带着啾啾走出房间。 这炉鼎是一种品相一流的熔炉,名“九炼熔炉”,专门为熔炼战刀的材质所准备。 哗啦啦~~ 林寻将早已准备好的灵材悉数倾倒进九炼熔炉内,然后一拍啾啾的小屁股,道:“来,把这些玩意都给我熔炼了。” 啾啾一脸惘然,听不懂林寻在说什么。 林寻只能用手比划着,解释指点了半天,这才让啾啾明白过来,小家伙一脸兴奋,张嘴朝九炼熔炉中喷了一团金灿灿的灵火,火焰中隐约有一颗颗若星辰似的光泽流转,煞是美丽。 这就是碎星金火,一种位列天级的罕见异火! 轰隆~ 刹那间,九炼熔炉猛地一震,运转起来,炉鼎内分布着繁密的灵纹图阵,此刻亮起一片片璀璨光晕,将早已被倾倒炉鼎内的灵材完全笼罩。 “干得漂亮!” 林寻赞赏了啾啾一句,让小家伙高兴坏了,张嘴又连续朝熔炉内喷了几口碎星金火,顿时一道金色火柱从炉鼎中蒸腾而起,让得附近空气如同燃烧蒸,产生滚滚白雾,堪称是烁火流金。 林寻吓了一跳,连忙制止啾啾,道:“慢慢来,不要着急,火候不必太高,但温度一定要保持住,就像现在一样……” 絮絮叨叨说了一大通,也不管啾啾能不能听懂。 雪金早已被惊动,凑了过来,见此不禁讶然道:“你这就打算开始炼制战刀了?” 林寻点了点头,旋即想起什么,道:“老金,帮个忙,看着啾啾喷火,一定不能把这一炉灵材给炼废了。” 雪金愕然:“我哪懂这些玩意?” 林寻随口道:“这是在熔炼铸造战刀所需的材质,很简单,你就盯着熔炉,不让它爆炸就行。” 说罢,已转身匆匆进屋,他需要准备灵墨,等战刀的胚子炼好之后,就立刻在其上篆刻灵纹图阵! 雪金怔了怔,突然现,此刻的林寻就宛如变成了另外一个人,眉宇间就有一种说不出的专注、威严之色,仿似在这灵纹一道上,他就是掌控一切的主宰,睥睨自信。 “原来这小子还有这样一面……” 雪金心中一动,对林寻以后帮自己炼制灵纹战装的事情,平添了许多信心。 —— ps:月票差2o多票没有破6oo,今晚虽没有4更了,但明天不管月票多少,肯定会继续3更,再次感谢大家的打赏和投票,码字就需要这样的激励和动力,希望大家保持这种投票热情,让金鱼码字加更也能一直如此持续下去,明天见!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