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一章 突来邀战 - 天骄战纪

第二百四十一章 突来邀战

这刀吟,宛如拥有生命般,透着一种然灵性,太过不寻常。 雪金、风婆婆、楚风皆都拥有极其丰富的阅历,一瞬就判断出,这是有灵宝问世了! 呜呜~~ 这片天穹中,忽然涌现朵朵彩霞,大放光明,映现出一柄战刀的虚幻影子。 三人的目光皆都情不自禁被吸引过去,神色震撼。 但仅仅一刹那,这一幅天生异象就消失不见,仿佛刚才的一切从没有生过一样。 只是雪金、风婆婆、楚风他们三人的心绪却是颇不平静。 “传闻中,有一种灵器臻至完美地步时,能够获得上苍赐福,产生出一缕臻至的灵性,被称作灵宝,这些年中,我倒也曾数次见过这等宝贝,只是却没想到,今天有缘亲眼目睹一件灵宝诞生!” 雪金粗犷的脸颊上尽是感慨,他看似表情轻松,心中实则已掀起惊涛巨浪。 若他没有猜错,这件聚天之气运而诞生的灵宝,便是出自林寻之手笔,而谁又能够想象,林寻才仅仅只是一个十四岁的灵纹师? 谁又能想象,这件灵宝的诞生,才只耗费了三天时间? 若被帝国神工院中那些深谙灵纹一道的老家伙知道这一切,只怕非羞死不可吧? “这就是寻大师的手段吗?果然出神入化,乎想象,仅凭能够炼制出一件灵宝这一点,已经让老身心悦诚服。” 风婆婆神色复杂,有震惊,有感慨,她之前都根本不曾听说过寻大师的名字,潜意识里并没有多看重对方。 也是在林寻表露出,寻大师能够修复古律灵埙,才让风婆婆产生了一丝兴趣,不过更多的还是狐疑,不确定这寻大师是否真的能够办到这一步。 可当此时亲眼目睹一件灵宝诞生,风婆婆也彻底折服,心中原本的狐疑全部消除。 “能够炼制出灵宝,已证明寻大师拥有了能够炼制灵纹战装的手段,若有机会,一定要亲自拜访一下这位神秘的高人。” 风婆婆喟叹。 雪金心中一震,同样也想起来,在帝国中一直有一个传闻,说一位灵纹师只要能够炼制出灵宝,就等于拥有了探索和炼制灵纹战装的资格! 若真如此,岂不是说,依照林寻如今的灵纹造诣,也同样达到了这等地步? 无论是雪金,还是风婆婆,皆都没有注意到,楚风此刻神色呆滞,一副瞠目结舌的模样。 他可是最清楚所谓的“寻大师”根本就是一个幌子,真正炼器的是林寻! 只是他却万万没想到,林寻居然……居然已经能够炼制出灵宝了! 这也太过骇人听闻,十多岁的灵纹师,却能够办到这一步,纵观古今岁月,遍看帝国内外,又能找出几个来? 就在他们三人心中皆都波澜起伏的时候,庭院大门被推开,林寻走了出来。 看见他,雪金和楚风顿时都从纷乱思绪中清醒,只是神色却是变得微微有些怪异,宛如重新认识林寻一样。 而风婆婆看到林寻,却似乎失去了兴师问罪的心思,只是很奇怪的现,此刻林寻脸色苍白,脚步虚浮,整个人呈现出一种萎靡不振的气息,显得很反常。 “原来是风婆婆大驾光临,晚辈有失远迎。” 林寻拱手笑道,声音也变得有些沙哑和虚弱。 风婆婆皱眉冷哼道:“小家伙,刚才又不是你在炼器,装什么可怜,难道你还以为老身还真会亲手收拾你一顿不成?” 雪金和楚风也现了林寻的异状,心中原本还有些担心,听到风婆婆的话之后,两人神色登时又变得怪异起来。 “好了,老身也懒得和你计较,不过有一件事却是你必须得答应的。” 风婆婆沉吟道。 林寻一怔:“不知前辈所说何事?” 风婆婆冷冷道:“自然是黄剑雄的事情,他的修为可是被你废了,你以为这件事很好解决?” 旁边的雪金皱眉道:“疯婆娘,有话直说就好。” 风婆婆瞥了雪金一眼,这才对林寻说道:“很简单,过些天那些门阀子弟中会派出一个人,和你战斗一场,以此来解决这一场恩怨,若是你赢了,他们无话可说,但若是输了,可就要付出一些代价了。” “战斗决恩怨?” 雪金嘿然嗤笑道,“这么多年过去,这些门阀子弟还玩这一套老掉牙的把戏,一点长进都没有。” 楚风却担忧道:“对方既然敢提出这种要求,必然会派出最厉害的一个人,如此一来,林寻哪可能会是对手?” 风婆婆冷冷道:“你觉得有老身出面,会让这一场战斗不公平吗?” 雪金心中一动:“这么说,战斗的对手实力,必然也是在人罡境中了?” 风婆婆点头:“这是自然,否则若让谢玉堂出手,这小子只怕接不下一招就一败涂地了。” 说着,她目光看向林寻:“这个建议是老身提出的,也是解决恩怨最简单的方式,你觉得如何?” 林寻耸肩道:“我还有不答应的余地吗?” 风婆婆断然摇头:“没有!” 林寻无奈嘀咕道:“我早料到会是这样。” 风婆婆这一刻却显得很坦诚,冷笑看着林寻:“看在你师尊寻大师面子上,老身懒得和你一个晚辈计较,不过像你这种奸猾可恶的小家伙,也该吃一些教训和苦头,知道什么叫天外有天,人外有人。” 林寻笑眯眯道:“前辈教训的对,那不知什么时候开始这一场战斗?话先说好,近一段时间晚辈可没空。” 风婆婆也一副早知道你会如此说的模样,道:“四天后,谢玉堂会代替老身把修复古律灵埙的灵材和报酬送来,到时候,他会告诉你这一场战斗的时间和地点。” 林寻眼眸深处闪过一抹冷色:“这件事谢玉堂也插手了?” 风婆婆露出一抹意味深长的笑容,道:“他们都来自门阀势力,你觉得他会袖手旁观吗?” 林寻顿时默然,半响才说道:“好,我答应,不过四天后,让谢玉堂去灵纹师公社找我,这地方是我师傅隐居的地方,不能被外人打扰。” 风婆婆一怔,点头道:“这是自然。” 没再逗留,风婆婆转身而去。 目送她离开,雪金明显轻松不少,道:“这疯婆娘这次居然这么好说话,着实让我意外。” 楚风顿时笑着看向林寻,道:“很简单,还不是因为咱们寻大师炼制出了一件灵宝,一下子就震慑住这老太婆了,让得她也不敢再造次。” 雪金冷冷瞥了楚风一眼:“说话可要小心一些,这婆娘起疯来,想杀你的话,天王老子都拦不住。” 楚风顿时浑身一哆嗦,神色讪讪。 林寻见此,不禁笑了:“我倒是感觉,这位风婆婆还算讲道理,我最忌惮的就是碰到不讲道理的人。” “少废话,赶紧让我去看看你炼制出的那件战刀!” 雪金已忍耐许久,这一刻再忍不住内心的好奇,火急火燎说道。 “我……能不能也观摩一下这件旷世灵宝?” 楚风一脸希冀地看着林寻。 “都来吧。” 林寻扭头走进庭院。 …… 片刻后,一柄长二尺七寸,宽四指,通体漆黑的战刀呈现在林寻掌中。 雪金眉头一皱,这炼制成功的灵宝,似乎和最初的战刀胚子没什么区别。 只是当他是这拿在手中时,战刀猛地一阵颤抖,似乎在抗拒,漆黑的刀身浮现出一抹可怖的凶芒。 嗤! 雪金指尖一痛,立刻运转修为,掌指力,这才将战刀拿在手中,那感觉,就好像握着一柄有灵魂的宝物,让他明显感觉到,这柄战刀在抗拒自己。 仅仅这一点,就让雪金眼眸一亮,脱口赞叹:“好宝贝!居然如此灵性,不愧是获得上苍一缕气运的灵宝!” 灵器和灵宝,两者一字之差,灵性却天壤之别! 旁边的楚风看得也一阵眼热,上前欲要亲自感受到一下,谁曾想,不等他手指靠近,就见战刀骤然一声清吟,刀锋喷薄出一缕锋利无匹的凶芒,哧啦一声,就在楚风指尖撕裂一道伤口。 若不是他闪避及时,差点就被切断手指! 楚风心中颤抖,又是尴尬又是震撼,道:“这宝贝,简直就是一件绝世凶兵,旷世罕见!” 林寻也是第一次如此真切的感受到此刀的灵性,见此不禁心中一动,随手在虚空一抓。 就听锵的一声,漆黑的战刀化作一抹闪电,冲进了林寻掌指间,宛如主动投怀送抱般,看得雪金和楚风都睁大眼睛。 瞬息,林寻就感到,掌中的战刀宛如成为自己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和自己血肉相连,产生出完全契合的共鸣感。 仿佛它的喜怒哀乐,都可以被自己感受到,而自己的一切心意,也可以被它悉数感知。 林寻还是头一次体会这种感觉,心中也不禁泛起一抹异样,他没有动用修为,抖动手腕,刀锋随意一划。 哧啦一声,空气如布帛般,出撕裂般的尖啸,同时,一缕几欲择人而噬的凶光,在战刀表面一闪即逝。 好刀! 雪金和楚风齐齐眼睛一亮,羡慕眼热不已。 —— ps:三更送上!感谢富贵三宝兄弟的打赏捧场~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