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3章 文家 - 天骄战纪

第2413章 文家

禁道天幕内。 诡异和不详的灾祸化作洪流,像飓风般席卷其中,那恐怖的气息,可以轻易撕碎任何帝境人物。 引渡道坛横移其中,释放出晦涩的不朽力量,才将这等力量一一化解抵消,只是速度变得缓慢起来。 林寻仰头观望。 禁道天幕,被视作宇宙位面中的禁区,即便是不朽层次的人物,轻易也不敢涉足其中。 当真正置身其中,林寻才深刻体会到禁道天幕的可怕,即便有引渡道坛的力量庇护,可只远远看着,就让人心惊肉跳。 伫足在引渡道坛上的其他人,也都在观望,神色各异。 “诸位。” 忽然,一名须发灰白的帝祖境老者开口,将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去。 他微笑道:“老朽有个提议,既然我等有缘一起进入地坤界门,不如结为联盟如何?据老夫所知,以往岁月中,每一批前往大千战域的同道中人,都是这么做的。” 此话一出,不少人眸子变得明亮起来。 大千战域中,凶险莫测,杀机四伏,那一条通往永恒真界的路上,埋葬不知多少帝骨尸骸。 若能结伴而行,自然胜过各自行动。 但也有人神色冷淡,无动于衷。 像方玄真一行人,长袍负剑男子一行人,以及其他一些绝巅人物,都对此视若无睹。 甚至有人冷笑:“大千战域中,为了争渡,彼此自相残杀的事情可不在少数,结盟又如何?终究是人心不齐,相互提防,彼此戒备,一旦遇到棘手事情,必会分崩离析,和乌合之众也没什么区别。” 此话一出,倒是得到不少人认同。 他们这些人,来自不同宙宇世界,每一个皆有着通天盖地的威能,在各自世界中,俨然是如若巨擘主宰般的存在。 而越是他们这种历经世事浮沉,手握滔天之力的角色,彼此之间,越不可能会齐心协力的一起行动。 “结盟倒是可以,但也只限于一些小事上,若真遇到生死攸关,或者棘手无比的事情,能帮则帮便是。” 忽然,宁道致轻笑出声,这位来自洞庭玄界的绝巅大帝,仪态潇洒,举止从容。 他一开口,倒是令得不少人心动。 最初提出建议的帝祖境老者顿时笑道:“道友所言极是,这样吧,愿意结盟一起行动的,就表明态度便可。” 当即,在场大多数不曾踏足绝巅层次的帝境人物,纷纷都答应结盟之事。 并且,俨然是要以这老者和宁道致马首是瞻。 这也是一种趋利避害,抱团取暖的举动,那些帝境人物都清楚,结盟之事,对他们这等存在而言,只会有利,谈不上多大害处。 渐渐地,随着表态愿意结盟的帝境人物越来越多,在场局势也变得有些微妙了。 结盟之人俨然成了一个大阵营。 而那些不结盟的人,则各成一个小群体。 如方玄真、长袍负剑男子、行牧天、狂儒帝、璇星绝帝等等绝巅人物身边,皆跟随着一批帝境人物,各自形成了一股又一股势力。 唯独林寻和那来自大雷音界小雷音寺的僧人蕴流,一直独自一人立在一侧,显得有些另类。 “蕴流道友,不如也和我等一起行动?” 宁道致笑着发出邀请。 他这等绝巅人物,自然清楚,若能将蕴流拉入阵营中,足以让这个联盟的实力提升一大截。 蕴流身影枯瘦,一袭僧袍,脚踏芒鞋,犹如一块磐石似的,此时想了想,摇头道:“贫僧一个人独自行走习惯了。” 这就等于是拒绝了。 这让许多结盟之人不免有些失望。 宁道致却并不气馁,笑了笑道:“不管如何,什么时候若道友有兴趣加入进来,我等随时欢迎。” 紧跟着,他将目光看向林寻:“道友,你是否愿意加入我等?” 林寻摇头:“抱歉,我也独来独往惯了。” 宁道致笑了笑,看不出其内心情绪,道:“无妨,无妨。” 这时候,忽然有人冷哼了一声,道:“多少年了,星空古道那等破落地方,好不容易走出你这样一位绝巅大帝,却要一意孤行,若是在大千战域遭遇什么不测,可就不免让人惋惜了。” 林寻抬眼望去,见说话的是参与结盟的一个帝祖境人物,面孔看似宛如青年,实则明显是一个老怪物。 他对于林寻拒绝宁道致,似乎颇有些不悦。 事实上,其他人神色间或多或少也有这种不悦的情绪。 这让林寻不禁有些奇怪,蕴流拒绝时,这些家伙仅仅只是失望,根本不敢流露任何不愉。 可轮到自己时,却一个个都这般模样,从这其中的差别也可看出,他们在对待自己时,并不像对待蕴流那般敬重。 “是因为自己来自星空古道,并且名声不像蕴流那般显赫?”林寻隐约感觉,应当就是如此。 略一思忖,他一指方玄真,对那宛如青年似的帝祖说道: “抵达大千战域后,我和这位方玄真道友极可能要变成仇人,若诸位不怕引火上身,我倒是乐意与诸位结盟。” 众人皆是一呆,旋即脸色微变。 那之前挖苦讥讽林寻的帝祖也闭嘴,神色颇有些不自然。 他们可没人敢小觑方玄真的力量! 即便是宁道致,都不禁怔了怔,默不作声。 而方玄真此时不禁挑眉,眸子淡然地看着林寻,“是否成仇敌,只在你一念之间,如今还不曾抵达大千战域,你还有改变主意的机会。” 此话一出,等于坐实了林寻刚才的话,让得那结盟在一起的一众帝境的脸色愈发不自然了。 林寻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 “你来自星空古道?” 蓦地,那长袍负剑男子开口了,一对眸如若刺目的闪电,慑人无比,声音低沉中,透着迫人的威严。 林寻不着痕迹地看了一眼弥无涯、烟雨柔,这才说道:“不错。” 长袍负剑男子道:“我听说星空古道上出了一个绝巅大帝,名唤林道渊,可是你?” “少主,不是他。那林道渊我见过,性情霸道张扬,强势骄狂,和这位道友完全不是一个人。” 不等林寻开口,烟雨柔已低声道。 啪! 长袍负剑男子身边,一个风烛残年似的老妪,抬手抽了烟雨柔一巴掌,冷声喝斥: “少主说话时,焉有你这小贱人插嘴的余地?再不知礼数,小心我废了你!” 烟雨柔那绝美白皙的脸庞上,浮现出红肿掌印,唇角淌血,头发都蓬乱起来。 可见这一巴掌的力道之大。 这让林寻黑眸眯了眯,他猜不透烟雨柔为何要这么做,说起来当年时候,彼此之间还曾敌对过。 却见烟雨柔低头垂眸,浑身颤抖,诚惶诚恐道:“婆婆息怒,我以后再不敢了。” “哼,没教养的东西!若不是少主爱惜你的天资和根骨,老身早将你杀了!”老妪森然道。 这一幕,让附近众人都不禁凛然。 在他们眼中,烟雨柔可是一尊帝境三重的存在,并且容貌、风姿、神韵皆极其出众。 可仅仅是长袍负剑男子身边的一名老妪,都敢像训斥奴才般对待她! “怎么,你连自己是谁都不敢承认?” 长袍负剑男子仿佛根本没在意这些小事,目光只盯着林寻,带着一种咄咄逼人的味道。 林寻笑起来,只是却毫无情绪波动,“你算什么东西,也敢这般跟我说话?” 之前,烟雨柔明显是为了帮自己,却因为一句话,就被抽打了一记耳光,丢尽颜面,受尽羞辱。 这让林寻心中也愠怒不已,自然不会再客气。 哗! 而他此话一出,全场躁动,皆不禁哗然,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哈,有意思,你竟连来自不朽帝族文家,位列文家‘五绝帝’之一的‘御风剑帝’文少恒都不知道,有意思,太有意思了。” 本就敌视林寻的方玄真第一个笑起来,带着浓浓的讥嘲。 他身边众人也笑起来。 文家! 文少恒! 林寻一下子意识到,为何这长袍负剑男子出现时,运元帝祖也显得那般热忱了。 原来,对方是来自永恒真界的不朽帝族文家! 文、横、彭、贺。 这四大不朽帝族,亘古以来就轮流掌控地坤界门外的引渡城,其底蕴自然非寻常可比。 也怪不得,像方玄真、蕴流、宁道致等人在第一眼见到文少恒时,会露出凝重忌惮之色了。 而此时,场中躁动,众人惊诧,无疑是认为,林寻那一句话,等于是一下子得罪了文少恒! 果然,就见文少恒脸色微微一沉,眸子中寒芒涌动。 “找死!” 那老妪更是护主心切,第一个站出来,神色冰冷地盯着林寻,“现在,你最好跪下向我家少主道歉,否则,大千战域就是你的埋骨之地!” 一句话,令场中变得死寂,压抑之极。 谁都清楚,文家之人敢这般说,就敢这般做! 却见林寻神色自若,看着那脸色阴沉的老妪,淡然道: “老东西,你该庆幸现在是在道禁天幕之下,否则,就凭这句话,你已经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