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5章 雷煞灵环 - 天骄战纪

第2415章 雷煞灵环

林寻刚想到这。 嗤! 附近虚空中,骤然掠出一道血色身影,如若闪电似的,暴杀而来,那等速度,快得不可思议。 林寻发出冷哼,周身轰鸣,无尽道光凝聚为一口大渊,那血色身影刚冲过来,就如撞入蛛网中的虫子,身影停滞,被大渊镇压。 它发出一道震耳欲聋的尖叫,轰的一声,化作血色煞气,试图逃窜。 可随着林寻运转大渊,轰鸣声中,滚滚血色煞气被不断磨灭,眨眼间就消失不见。 嗤!嗤!嗤! 不等林寻反应,附近虚空中,竟一下子掠出一道又一道血色身影,从不同方向朝林寻杀来。 气息之凶横暴戾,已堪比帝境存在。 如遭这等变故,林寻身影屹立不动,周身大渊则呈吞天噬地之势,骤然朝十方扩散。 一阵密集沉闷的爆鸣中,那血色身影一个接着一个被恐怖无边的吞噬力量碾碎、磨灭于虚无中。 让林寻怔然的是,杀死这些“血灵魇魔”后,却竟什么东西也没有掉落…… 青雀一直立在林寻肩头,见此嗤笑道:“这等毫无灵智的凶物,皆是诡异的煞气所凝聚,可根本没什么价值。” 顿了顿,它继续道:“若你能碰到血灵魇魔中的君王,倒是可以将其炼化为一股‘煞源之力’,无论是淬炼体魄,还是磨炼本命帝兵,皆有着不可思议的妙用。” “煞源之力?” 林寻若有所思。 “不错,你可以把这种力量当做一种奇异的磨石,对修行和炼宝皆有好处。”青雀给予指点。 林寻点了点头,问道,“该如何离开这古魇战场,前往永恒真界?” 青雀道:“这才只是大千战域最边缘地带的一个战场,也就是通往永恒真界的起点,在这一条路上,起码有上千个战场,近百个神秘禁区,以及大大小小四十九座‘不朽天关’。” “你现在要考虑的,可不是如何抵达永恒真界,而是该如何在这条路上活下来。” 林寻怔了一下,半响才说道:“那你告诉我,该如何从这古魇战场杀出去?” 青雀不假思索道:“击杀十头君王级血灵魇魔,收集其本命珠,便可凝聚为一道雷煞灵环。” 说着,它望向天穹,道,“持着雷煞灵环,便可抵抗那天穹上覆盖的血煞罡雷,从而跳出此界,抵达‘亡灵魂域’。渡过亡灵魂域……” 林寻顿住打断:“等抵达亡灵魂域后,再说下一步的路线也不迟。” 说着,林寻拿出一块玉符,静心感应。 片刻后,他目光倏尔望向正东方,同样持着一道玉符的方玄真,应当就在那个方向上。 “走。” 林寻展开行动。 一路上,天穹雷霆汹涌,煞气翻滚,时不时会突然窜出一些血灵魇魔,对林寻进行偷袭。 但都被林寻毫不客气灭杀。 这种凶物虽无比难缠,难以感应到它们的潜伏之地,可只要显现出踪迹,对林寻而言,就再无威胁可言。 半刻钟后。 茫茫血色天地间,林寻忽然顿足。 几乎同时,在其脚下的大地表面,猛地炸开,尘土飞扬中,一只血淋淋的大手探出,朝林寻狠狠抓去。 那大手缠绕着诡异刺眼的血色煞气,将虚空都撕碎,释放出的气息,恐怖之极。 林寻身影一闪,险之又险地避开,挪移到数百丈之外。 就见那地面之下,冲出一道足有百丈高的血色身影,亿万煞气如若瀑布似的从其身上垂落。 当其出现,天穹覆盖的血煞罡雷如遭受牵引,倾泻而下,将其身影沐浴在狂暴的闪电中。 一下子,这百丈血色身影气息节节攀升! “吼!” 他发出咆哮,犹如惊雷轰震九天,天崩地陷,虚空紊乱,那等凶威,都已堪比帝境五重存在。 当然,对林寻而言,这点能耐根本就不够看。 可要想一想,这古魇战场才只是大千战域最外围的一片区域,就生存着如此强横的凶物,让人都不敢想象,随着深入大千战域,又将遭遇多恐怖的凶险了。 “好兆头,这可是君王级的血灵魇魔,已具备一定的智慧。” 青雀立在林寻的肩膀,脆声开口,“对你而言,这等角色自是不够看,可想要搜集十颗本命珠,怕是得耗费一些时间了,若是运气差的话,三年五载怕都搜集不全。” 林寻随口道:“自己搜集不到,大不了去抢别人的。” 青雀一怔。 也而就在此时,林寻悍然出击。 轰! 大道轰涌,日月无光。 随着林寻袖袍挥动,一道剑气破空而出,横亘天宇而下。 那具备一定灵智的魇魔君王明显察觉到危险,刚要闪避,就被浩瀚若汪洋般的剑气淹没。 砰砰砰! 它那百丈高的血色身影一截截炸开,化作漫天的血色雾霭,被彻底抹灭在剑气洪流中。 唰! 林寻横移虚空,探手一抓,一股纯净的血色煞源和一颗拳头大小的黑色珠子就被抓摄过来。 “煞源之力”很奇特,呈现出狂暴、霸烈的气息,林寻尝试将其吞入体内。 瞬间,就如一轮大日在体内炸开,狂暴的煞气冲入四肢百骸,血肉躯壳之中,让得林寻全身都有一种被千刀万剐,烈火焚烧的刺痛感。 须知,他的本命帝躯早已堪比神异的神兵利刃,强大无匹,一滴血所蕴含的力量,都能碾碎一般的帝境人物。 可此时,却竟有被刺痛撕裂般的感觉。 半响后,这一股煞源之力才被林寻的体魄力量一一炼化。 他静心体会,的确发现,自己的体魄力量如同被洗涤和磨炼了一遍,比以往强大了一丝,哪怕极其细微,可也是效果显著。 “还算不错。” 林寻已经意识到,正如青雀所言,这煞源之力就如一种奇特的磨石,可以淬体,也可以淬炼宝物,谈不上多不可思议,但也算是一种外界难得一见的宝物了。 而后,林寻又将魇魔君王的“本命珠”拿在手中打量。 此珠内涌动着汹涌的雷罡煞气,隐隐约约间,和那天穹之上覆盖的血煞罡雷产生着一种奇妙的呼应。 除此,就没什么特别的了。 林寻将此珠收起,继续前行。 接下来的路上,却再没遇到君王级的血灵魇魔,反倒是那些寻常的血灵魇魔犹如苍蝇似的,时不时地窜出来,让林寻杀得都有些腻歪。 两个时辰后。 “嗯?” 林寻忽然注意到,玉符中产生的感应,竟突兀地消失不见了。 这只有一种可能,方玄真毁掉了自己所赠的那枚玉符! “难道这家伙已察觉到不妙,不敢第一时间前来和自己较量了?” 林寻皱眉,“不对,这家伙兴师动众,率领一众帝境,本身又是绝巅帝境七重修为,还不曾真正战斗,应当不至于就这么快退缩才对……” “难道,是这家伙遭遇了什么意外?” 思忖半响,林寻摇了摇头。 这种事,根本无法做出一个具体的推断。 接下来,他依旧朝着正东方向行去。 青雀所说并不错,地坤疆域虽只是古魇战场的一部分,可却极其之广袤。 从进入此地到现在,已经过去四五个时辰,可一路上却竟是没有遇到任何人。 一时找不到方玄真,林寻将重心放在了寻觅君王级血灵魇魔上,可遗憾的是,这等级别的凶物,简直是千中无一,想要找到就和撞运气没什么区别。 但林寻并不着急。 这才是进入大千战域的第一天而已。 直至半天后。 极远处的血色天地间,浮现出一座座荒芜的沙丘,天地阴沉,雷鸣不断,汹涌的煞气肆虐,将那片地方映衬得犹如一方鬼域。 “嗯?” 林寻瞳孔中闪过一抹异色,那一座座沙丘附近,看似和其他地方没什么区别。 可在他的目光中,那片天地间,覆盖着一种无形的禁制力量,完全就没有泄露出一点气息。 若不是他在道纹上的造诣早臻至空前绝后的地步,也都差点看走眼。 悄然间,林寻运转“天眼通”,那极远处的天地顿时像变了一个模样,一重重玄奥晦涩的阵图,像层层叠叠的大网般,将那片区域覆盖。 仅仅一眼,林寻就判断出,此阵若运转开,其威能或许无法和道殒天殇媲美,可若是帝祖境不小心困在其中,虽不至于遭难,可一时半刻也无法脱困! “是谁在此布下如此一座大阵?” 当林寻心中刚闪过这个念头,就见极远处的地方,忽然显现出一道身影,当看到林寻时,不禁吃惊道:“灵玄子!” 林寻眸光如电,一下子就认出,那一道身影是跟随在方玄真身边的一名帝境人物。 只是,不等林寻反应,那一道身影就转身而去,一副仓惶逃窜的模样。 林寻挑眉,而后露出一抹讥嘲般的冷笑,径直追了上去。 与此同时。 那一片沙丘堆积之地的后方,有一缕缕晦涩的光影流转,将方玄真等一行人的身影和气息完全遮蔽其中,就宛如透明般,无法被察觉到。 在方玄真手中,握着一个浑圆的黑色铜鉴,铜鉴中恰好映现出,林寻朝这边掠来的景象。

下一篇   第2415章 谁无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