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18章 上个纪元的大道祖源 - 天骄战纪

第2418章 上个纪元的大道祖源

“死!” 一片荒芜天地间,伴随一道暴喝,一只金灿灿的遮天大手拍下,一尊君王级血灵魇魔,被直接拍成碎片。 行牧天袖袍一挥,就将一股煞源之力和本命珠收起。 他紫袍玉带,长发披散,瞳孔泛着晦涩金芒,浑身蒸腾着一股无形的霸气。 “才只是第四颗本命珠,太慢了。” 行牧天沉吟,“若不尽早进入亡灵魂域,怕是根本无法收集到品相绝佳的‘帝道祖源’。” 亡灵魂域,一座枯寂黑暗的道冢世界。 传闻,那一片天地中埋葬着上个纪元的大道祖源碎片,若能炼化,足以让任何帝境的修为产生极大蜕变。 只是,大道祖源的数量有限,尤其是一些品相绝佳的大道祖源,更是极其之稀少。 而进入亡灵魂域的时间,只有短短一个月时间。 这也就意味着,在古魇战域耽误的时间越久,就越可能会落于人后,到那时,即便进入亡灵魂域,帝道祖源怕是早被抢光了…… “必须得抓紧时间了!” 行牧天眸子中闪过冷厉之色。 他修为已臻至绝巅帝境八重层次,这一次也是打算在大千战域中,实现自我突破。 若能踏足绝巅帝境九重…… 大千战域纵然再凶险,他也可无惧! …… 另一个方向上。 星璇绝帝带着一行人飞快挪移。 她身负黑色甲胄、黑色战矛、黑色面纱、浑身都弥漫在黑色雾霭中,行动时,肃杀之气席卷乾坤,凌厉慑人。 “快,全力搜集本命珠,无论如何,必须在三天内离开古魇战场。” 她声音清冷如冰,进行催促。 追随其身边的一众帝境人物皆不敢怠慢。 …… 除了行牧天一行人、璇星绝巅一行人之外,在这古魇战场中,以狂儒帝、宁道致等等为首的不同势力,皆在全力以赴地搜集本命珠。 对他们而言,这最为外围的古魇战场,根本没什么太大威胁,也没有什么值得逗留的价值。 反倒是那亡灵魂域,则有着令他们心动的“大道祖源”! 古魇战场分作了八个部分。 像林寻他们这些从地坤界门进入的区域,名唤地坤疆域,只是古魇战场的一部分。 在其他七个疆域中,同样有着来自不同宙宇位面的强者,在各自所进入的疆域中行动。 目的都一样,猎杀君王级血灵魇魔,收取本命珠! 并且,这七大疆域中,不乏耀眼无比的绝巅帝境存在,甚至一些人的底蕴,比之行牧天、狂儒帝、宁道致这些人,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一切,每个人都心知肚明,也都清楚,在抵达亡魂魂域后,从八大界门一起进入的修道者之间,注定将会因为争夺“大道祖源”而爆发流血冲突。 而唯有抢先抵达亡灵魂域的强者,才能抢占先机! …… “什么本命珠,我根本不需要,我只要那灵玄子死!” 血色世界中,文少恒神色间充斥淡漠杀机。 他带着一众帝境,在进入古魇战域后,第一时间就展开了搜寻行动,目的不是为了收集本命珠,而是为了击杀林寻。 可直至此时,也不曾碰到对方,这让文少恒心中不免有些阴郁。 “少主,古魇战场浩瀚之极,如此搜寻下去,怕是很难将此人揪出来。” 老态龙钟的老妪开口,神色森然,“以老身之见,不如我们立刻前往亡灵魂域,那地方只有一方小世界般大小,只要此人出现,搜寻起来无疑要容易许多。” “可若他不出现呢?”文少恒皱眉。 “那就证明,要么此人已丧命在古魇战场,要么此人心存畏惧,有意避开我们,无论是哪种结果,对我们有利无害。” 老妪道,“更何况,我们此行还另有目的,根本不值得将时间和精力浪费在这种人身上。” 文少恒沉默片刻,挥手道:“好,就按你所言行动。” 老妪顿时笑起来。 而一直跟随在文少恒身边的弥无涯和烟雨柔对视一眼,心中皆不免一阵沉重。 他们当然知道,灵玄子就是林寻,但无论是那种身份,现在只要一旦被文少恒发现,怕都将凶多吉少! 没有人比他们更清楚,这位来自不朽帝族文家的“御恒剑帝”,底蕴是何等恐怖。 “只希望,林寻千万不要被文少恒碰到了……”不约而同地,两人心中浮现出同样的念头。 …… 林寻自始至终都没有躲避。 因为他并不知道,文少恒一行人之前一直在全力搜寻他。 只能说,这古魇战场太大了,让得林寻一直不曾和文少恒等人碰面。 一路搜寻下去。 足足一天时间后,才让林寻堪堪收集到四颗本命珠,连林寻都感觉有些乏味和枯燥了。 搜寻路上,林寻不禁问:“青雀那亡灵魂域,比之古魇战场如何?” “对你而言,自然谈不上多凶险,不过,传闻那片世界埋葬了上个纪元的大道祖源,这可是任何帝境都梦寐以求的机缘,将其炼化,能够极大提升自身修为。” 青雀道,“可僧多肉少,为了争夺大道祖源,这无数岁月中,但凡进入亡灵魂域的强者之间,频频会发生流血冲突。” 林寻禁不住道:“上个纪元的大道祖源?” “不错,上个纪元又被称作‘仙武纪元’,那已经是极其古老的事情了,连我也说不清楚,上个纪元距离如今已过去多少岁月。” “但可以确定的是,正因仙武纪元的覆灭,才有了当今纪元世界的兴盛,哦对了,按照永恒真界的纪元历法记载,我们所在的纪元,被称作是‘灵武纪元’。延存至今,已经有一百九十万年有余。” 灵武纪元! 一百九十万年! 林寻心中微惊,盘算了一下,十万年前是星空古道的上古时期,二十万年前,是星空古道的太古时期。 三十万年前是星空古道太古最初时期…… 如此推算,和永恒真界延存的时间相比,星空古道从古至今所历经的岁月,明显差了不止一筹。 而在灵武纪元之前,还有仙武纪元…… 这种时间上的跨度,让林寻心神都是一阵恍惚,情不自禁地,想起了磨剑石主人曾发出的大笑声: “问道于剑,争渡于轮回,行走于纪元更迭中,寻寻觅觅……” 林寻忽然感到浑身一阵发僵。 行走于纪元更迭中! 难道那磨剑石的主人,并非是这个纪元的? 青雀发出感慨:“传闻中,当臻至窥伺到永恒的妙谛,领悟命运的法则,就能伫足万道之上,俯仰大世更迭,洞察岁月流转之妙,从而体会到纪元兴替的秘密。” “只可惜,永恒真界虽名为永恒,可臻至窥伺到永恒之妙谛的,也只有那传闻中的永恒神族……” 林寻怔了怔,刚要说什么。 哗啦~ 附近虚空中,倏尔一阵翻滚,涌现出两道身影,一前一后,将林寻夹在了中间。 相隔只千丈之地。 这两人,一个犹如风华正茂的少年,披着羽衣,面庞俊美孤峭,掌握一杆雪白拂尘。 一个白发苍苍,肌肤则如婴孩般光洁,眉目慈和,仙风道骨。 两者身上皆弥漫着属于祖境的气息,甫一出现,身上释放出的威势,就将这片天地笼罩,压迫得空气凝滞,虚空紊乱。 林寻挑眉,道:“两位这是要做什么?” 这两人模样很陌生,明显不是和他一样,从地坤界门中进入的那一批帝境人物。 这让林寻第一时间断定,这两人应当是从其他界门来到古魇战场。 “帝境六重绝巅大帝,了不起。”眉目慈祥的白发老者笑眯眯赞叹了一句。 羽衣俊美少年则神色冷厉,直言道:“修行不易,想要在大千战域中活得更久一些,更是不易,我二人不愿伤你性命,只要你交出手中的本命珠,我二人立刻就走。” “原来是打劫来了。”林寻顿时恍然。 羽衣少年和白发老者皆怔了怔,林寻这种轻松自若的反应,明显有些反常。 这让他们不仅怀疑,这个绝巅六重的帝境年轻人身上,怕是有所依仗。 白发老者神色温和,道:“小友,本命珠可以慢慢收集,可若命没了,可就再无复生的可能,我二人可不想看着你这样的年轻人,仅仅因为一些本命珠,就埋骨于此,故而……” 不等说完,林寻已发出一声长笑:“少扯淡,打劫还这般假惺惺,徒惹人耻笑,来来来,我倒要看看,今日是谁打劫谁!” 轰! 他率先冲向那羽衣少年,无渊剑鼎掠出,裹挟亿万道光,轰隆隆碾压虚空镇压而去。 “找死!” 羽衣少年冷眸如剑,一阵锵锵轰鸣声中,一口雪亮耀眼的飞刀撕裂长空,斩杀而出。 飞刀之上,祖境气息若山崩海啸,惊天动地。 铛! 无渊剑鼎被挡住,和飞刀碰撞迸溅出滚滚道光洪流,令这片大地骤然塌陷,烟尘弥漫。 一击之下,没能震退林寻的剑鼎,让羽衣少年不禁有些惊讶。 可下一刻,他脸色就变了。 就见林寻身影一闪,五大道体猛地冲出,犹如天神临世般,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朝羽衣少年暴杀而去。 —— PS:童鞋们别慌,月底左右还有爆更!

下一篇   第2416章 谁无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