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0章 九境祖 - 天骄战纪

第2420章 九境祖

轰! 瞬间,羽衣少年就陷入重重包围中,四面八方,皆被完全封锁,没多久,便被轰得咳血连连。 他披头散发,神色骇然,穷尽一身道行出击,却也根本无法脱困,反倒被压迫相形见绌,险象环生。 “什么情况?这他妈是绝巅六重帝境能够拥有的力量?”羽衣少年惊怒,只觉眼前所遭遇的一切,都要颠覆认知。 “不好!” 远处,须发雪白的老者也脸色一变,第一时间出手,朝这边杀来。 嗡! 他祭出一尊古朴斑驳的黑玉宫灯,在虚空中滴溜溜一转,就掠出一挂神虹似的火焰洪流,瑰丽缤纷,耀眼炽盛,威力也是奇大无比,烧得虚空扭曲焚化,万物成烬。 纵然是一般的帝境人物,被那等火焰洪流稍稍被碰触一下,也会灰飞烟灭。 林寻本尊转身,黑眸幽邃,以无渊剑鼎抵挡。 哐当!! 无渊剑鼎和宫灯碰撞,道光火雨不断冲击,迸溅出漫天的力量洪流,席卷十方。 “好强!” 白发老者瞳孔收缩,袖袍翻飞,一掌朝林寻拍去,这一击,简直如神山横移,有碾压乾坤之势。 那澎湃无匹的祖境威能,贯冲九天十地。 林寻纵身上前,挥拳杀伐,一身精气神沸腾如燃,让得林寻的气势也变得张扬睥睨之极,宛如一尊乱世洪炉似的,搅乱十方风云。 轰隆~~ 转眼间,两者已激烈搏杀数十次,打得这片天地陷入狂暴混乱中,到处是崩坏、毁灭般的迹象。 白发老者脸色已是铁青阴沉之极,瞳孔中的惊色根本掩饰不住。 他根本无法想象,一个绝巅六重的大帝,怎可能跨越三个层次,和自己这等祖境抗衡。 最不妙的是,随着战斗持续,白发老者也开始感受到扑面而至的压力,隐隐有被压制的迹象! “难道此子是从永恒真界走出的逆天怪胎?否则为何以前根本就不知道他的存在?” 白发老者越战越是心寒。 原本,他和羽衣少年见到林寻形单影只,又仅仅只是帝境六重绝巅修为,就好比看到了一只任凭宰割的小绵羊,故而才毫不犹豫选择了出手。 哪曾想,这完全就是一只披着羊皮的狼! 而林寻则愈战愈勇,愈战愈强,内心斗志如燃如沸,只觉痛快无比。 从破境踏入无法无天之境以来,他也不是没有杀死过祖境人物,可大多时候,是凭借五大道体一起出动,或者禁逝神通的威能辅助。 像击杀金焱帝祖,以及击杀方玄真身边的帝祖,就是如此。 而此战,还是林寻第一次以本尊之力,在正面硬撼中,不借助禁逝神通,不借助五大道体的力量,去压制一尊帝祖! 虽然,对方依旧不是真正的一道之祖,可能够取得这等战绩,已经令林寻颇为振奋。 “救我——!” 蓦地,远处响起一道凄厉的大叫。 白发老者浑身都是一哆嗦,抬眼一看,心神都凉了。 羽衣少年这等帝祖境存在,竟是被围殴至死! 连逃避都没有机会,躯体被砸爆,元神被轰碎,死状之凄惨,让白发老者也受到莫大刺激。 眼见五大道体朝这边围拢而来,白发老者再不敢迟疑,猛地咬破舌尖,发出一声竭斯底里的嘶吼。 “咄!”一片血光从其身上爆绽释放,隐约间,犹如又无数神祗的身影在血光中杀出。 这一瞬,林寻毫不迟疑,猛地闪身挪移,远远退避。 轰!! 恐怖的血光冲击而至,砸在挡在林寻身前的无渊剑鼎上,爆绽出无边的力量,让无渊剑鼎都剧烈摇晃,林寻更是被震得一个踉跄,差点被掀飞出去。 当烟尘弥散。 场中已没有了那白发老者的身影,天地间一片破碎凋零的毁灭景象,触目惊心。 林寻轻吐一口浊气,不禁露出一丝苦笑。 是自己低估了祖境吗? 倒也不是。 原因就在于,连他也没想到,白发老者拼死般的一击,威能竟会如此可怕。 若不是他躲避及时,以无渊剑鼎抵挡,怕也会遭到重创。 “下次再见到这种老怪物,一定不能给他们拼命的机会,当以五大道体一起出击,速战速决,一击必杀……” 这一战,令林寻产生警惕之余,也大有收获。 起码,他已经测验出,正面硬撼的情况下,仅凭本尊的战力,已经足以击杀一尊帝祖。 当然,是一般的帝祖。 若遇到一道之祖,他也只能避其锋芒。 远处,五大道体收拾了场中的战利品后,就返回林寻本尊体内。 战利品很丰厚,但并无特别的宝贝,都是一些宙虚源晶、神料、神材、丹药、帝宝等杂七杂八的宝物。 “我一直好奇你的师承来历,能否跟我说说?”青雀忽然问道。 这一路上,青雀亲眼目睹了林寻一场又一场战斗,见识过林寻施展禁逝神通杀敌,见识过他那五大道体的恐怖之处,也见识过无渊剑鼎的神秘和强大。 按照青雀的认知,搁在不朽帝族元氏宗族,都找不出几个能够和林寻媲美的绝巅大帝。 起码在六重帝境中,无人可比! 当然,青雀早知道林寻极其不简单,否则它的主人元青珩那等绝代人物,也不可能在正面对敌中,棋差一筹,不敌林寻。 可青雀心中依旧有许多疑惑,并且这些疑惑已经憋在内心很久。 “等时机到了,我自会跟你讲。”林寻随口道。 青雀那灵动的眸子翻了个大大的白眼,“你不说我也能猜出一二,虽然很久以前,洛家那位通天之主就离奇消失不见,可他那大渊吞穹的力量,在永恒真界那些不朽帝族中,可极其有名。” 话没有说透,可林寻已清楚,青雀已经识破了一些真相。 “你还看出了什么?”林寻问。 青雀眸子转动,道:“我只是很疑惑,你分明不是洛家后裔,却为何能够掌握洛家的天赋力量?” 林寻瞥了青雀一眼,不答反问:“大渊吞穹的力量很容易辨认?” 青雀想了想,道:“那也得分人,通天之主消失了太久,即便是在永恒真界,也只有一些和通天之主同一时代的老人,或许才能辨认出这等天赋力量。” 旋即,青雀就笑起来:“原来,你是担心被识破身上的天赋,放心吧,别说在这大千战域,就是在当今永恒真界,能够识破的也只是少数。” “可你却能识破。”林寻眼神幽邃,“看来,你的来历远不像一只宠物那般简单啊。” 青雀似恼羞成怒,瞪大眼睛:“谁跟你说我是宠物的?若不是小姐担心你受到惊吓,不让我暴露身份,否则,非吓死你不可!” 林寻笑起来,心中已清楚,青雀的话或许有夸大的成分,可它断不可能是一只寻常的青雀那般简单了。 “怎么不说话了?莫非是怕了?放心,我对揭穿你的身份一点兴趣都没有,若不是小姐让我为你指路,我都懒得搭理你。”青雀又恢复了那一副骄傲的模样。 林寻笑了笑,不以为然。 来历再不简单,眼下也终究是一只鸟而已,跟它计较作甚? 眼见林寻不说话,青雀却犹自不解气似的,道:“你也别得意,之前被你所杀的帝祖,在永恒真界中,被称作‘九境祖’,祖者,极也,也就是说,没有掌握一条完整大道的他们,毕生将止步于帝境九重。” “唯一道之祖,方可参不朽。一道之祖和九境祖,可是天壤之别!” 却见林寻丝毫不恼,反倒若有所思般点头:“原来如此,你说不说,我还真不不知还有九境祖的说法,多谢赐教。” 青雀怔了怔,满腔的不平之气像被硬生生压下去,不禁恶狠狠瞪了林寻一眼,就冷哼着收回目光,用鸟喙梳理毛羽,一副我懒得再跟你计较的姿态。 林寻笑了笑,心怀舒畅地朝远处那血色茫茫的天地间行去。 两名帝祖,一个被击杀,一个仓惶而逃,但还是让林寻收获颇大,得到了三颗君王级魇魔的本命珠。 加起来,他手中已经有五颗本命珠! “怪不得那俩老家伙选择打劫,猎杀君王级魇魔只能碰运气,极难找寻到,远不如抢劫来得更快。” 路上,林寻也不免开始考虑打劫的事情,“就是不知道那文少恒一行人在哪里,否则,倒是可以宰掉这头肥羊,身为不朽帝族的后裔,这厮身上的油水肯定丰厚无比……” 除此,林寻心中也一直有疑惑,为何弥无涯、烟雨柔会追随在了文少恒身边。 这太反常。 “青雀,你可知道那文少恒为何要进入大千战域?他明明是来自永恒真界,即便是返回,也大可不必选择走这条不归血路吧?” 林寻不禁问道。 “为了历练。” 青雀道,“大千世界的强者,将大千战域视作是通往永恒真界的唯一路径,而在永恒真界的大势力眼中,大千战域则是一个绝佳的历练战场。” “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各个不朽帝族就会派遣出宗族子弟,进入大千战域磨炼,视凶险为磨刀石,视大千战域的强者为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