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29章 幽冥地府奈何桥 - 天骄战纪

第2429章 幽冥地府奈何桥

在进入大千战域之前,青雀就曾说过, 在这一条不归血来路上,起码有上千个战场,近百个神秘禁区,以及大大小小四十九座不朽天关! 而神秘禁区,则被描述为最危险的大恐怖之地。 这让林寻都不禁凛然,不清楚青雀所说的那“森罗冥土”中,所谓的神秘禁区又该何等可怕。 “若是时机可以,我倒是乐意试探一番。”林寻略一思忖道。 青雀道:“闯过森罗冥土,差不多需要花费两个月时间,之后便可抵达第一座不朽天关,那地方又被叫做不朽帝城……现在说这些还早,等你抵达后,自然就明白了。” 林寻点了点头,沿着那残骸甬道,朝星空深处行去。 这甬道上分布着一股奇异的挪移力量,行走其上,令人凭生一种穿梭时空,遨游宙虚的感觉。 仅仅盏茶时间。 哗啦~~ 一阵空间涟漪翻滚,林寻眼前一花,就来到了一片陌生的天地。 铅灰色的天空上,挂着一轮紫色太阳,光泽暗淡,晕染得天地一片昏暗之色。 风在呼啸,呜呜咽咽如泣如诉,阴冷而森寒。空气中流动着各种阴冷的气流,给人以压抑无比的感觉。 而林寻此时所处的位置,则位于一条河流之畔,再往前边就是一片稀疏的密林,树木皆光秃秃的,漆黑枯萎,散发出一缕缕黑色的烟雾。 青雀忽然道:“古老传闻中,在上个纪元,世间万灵死亡后,就会魂入幽冥地府,走黄泉路,过忘川奈何桥,饮孟婆汤,而后进入地府六道司,依据生前善恶而投胎转世。” “并且在幽冥之中,还有诸多神秘而可怖的地方,像鬼门关、十八层地狱、罪孽血河等等。” “执掌幽冥地府的大人物,更是可怕,拥有着诡秘莫测的无上神通,精通命魂之道,掌控宿命之力,按照我们这一纪元的说法,能够拥有这等道行的存在,起码已经窥伺到命运之道的一些奥秘了。” 林寻眸光微眯。 他听青雀说过,上个纪元被称作“仙武纪元”,而当下的纪元则被叫做灵武纪元。 只是,他也仅仅只知道一个概念,关于上个纪元是怎样一番景象,又是历经了怎样的变故,才导致了最终的覆灭,他完全就是一无所知。 或许也只有抵达永恒真界,才能有更多的机会去了解到何谓纪元更迭中的诸般秘辛。 当然,若能将修为臻至窥视永恒妙谛,领悟命运法则的地步,同样可以伫足在万道之上,俯仰大世更迭,洞察岁月流转之妙,从而体会到纪元兴替的奥秘。 “这森罗冥土中,只有一条生路,名唤‘黄泉血路’,看到那天穹之下的一轮紫色大日了吗?” 青雀说着,目光望向极远处,“那紫色大日永恒独照,黄泉血路就在那大日独照之下。” 林寻抬眼看了看,便决定行动。 森罗冥土很大,景象诡异,天地山河,皆缭绕着一缕缕阴冷压抑的气息,宛如真正的阴间似的。 行走其中,一不小心,就可能迷失,再也找不到来路。 帝境之下的人物,根本不敢在这里乱闯。 不过,林寻有青雀指引道路,倒也不怕闯入歧途。 嗖! 身影一闪,林寻若一抹流虹,朝前掠去,路途上频频转换方向,穿过一片又一片诡异莫测之地,七绕八转,宛如陷入一个大型迷宫般。 足足半个时辰后。 突然,林寻视野中出现一座石拱桥,横亘在虚空中,延伸向灰濛濛的雾霭深处。 此桥铺着斑驳青石,两侧护以雕花护栏,桥下云雾缭绕,犹如波涛在翻滚。 阵阵污浊血腥的气息,从那石桥下的云雾深处弥散出来,透着腐蚀腥臭的气息,隐约间,仿似还有鬼哭狼嚎般的声音传出,令人不寒而栗。 见到这一幕,林寻也禁不住暗自凛然,这座石拱桥以及四周的景象,处处透着诡异和不详。 “传闻,这是仙武纪元阴间地府中的奈何桥,桥下流淌着忘川水,其中,还有一座血池,名唤血河池。” 青雀低声传音,“但凡堕入阴间地府的亡灵,在经过奈何桥后,皆会被抹除生前记忆,而后被拘囿到地府阴司,重入轮回。” “若生前作恶太多,踏上奈何桥,就会坠入那血河池中,永生永世沉沦其中,遭受无尽痛苦。” “据说,这奈何桥东西两侧,原本还有一座黄泉宫和一座通往十八层炼狱的幽冥台,可这也仅仅只是传说,是真是假,无人敢判定。” “毕竟,这些都是上个纪元的一些传闻,早已无法考究。” 听完,林寻不免震撼。 幽冥地府、奈何忘川、黄泉炼狱、血河亡魂! 这一切,听起来都那般匪夷所思,若是真的存在于上个纪元,又该是怎样一番景象? 就见青雀说道:“踏上奈何桥,便等若真正踏上了黄泉路,这一路上可就将遇到诸般凶险,你可要准备好了。” 林寻点了点头,随手将无渊剑鼎祭出,这才踏上了那一条贯空而起的石拱桥。 行走其上,脚下青石弥漫着岁月斑驳的气息,桥下烟雾蒸腾,散发着独特的幽冥气息,幽冷彻骨,迥异于常。 以林寻神识,都无法看穿这桥下的雾霭深处是什么景象,反倒是在进行查探时,令得他神识感到无比的阴冷和压抑。 嗯? 林寻忽然注意到,奈何桥两侧的护栏上,雕琢着许许多多模糊的云纹图案,这些图案极其怪异,有燃烧的血腥花朵铺满陆地,有浑浊的黄泉水奔流不息…… 有篆刻着奇异铭文的各种森严建筑,被标注着“六道司”“幽冥殿”“十大阎罗”“往生池”…… 有百鬼出现,有一幅幅炼狱之景…… 那一幕幕画面和云纹虽然早已模糊,可在这阴暗的天地间,却犹自透发出一种震撼人心的神韵。 林寻缓步前行,不断观看,心中也是越来越吃惊。 这些所描摹的,莫非就是上个纪元的阴间地府世界? 嗡~ 忽地,无渊剑鼎产生奇异波动,被孕养其中的涅槃秩序,在此刻竟是悄然化作一幅莲花图案,浮现而出,流转出亿万瑰丽的霞光。 林寻瞳孔一眯。 不等他反应,就见涅槃秩序所化的莲花图案释放出一片秩序道光,轻轻扫在奈何桥两侧的护栏上。 林寻顿时就看到,那护栏上篆刻的各种有关幽冥阴间、地府世界的景象,被一幅幅临摹在了莲花图案中。 “嗯?你这秩序力量怎会……”青雀似被惊到,“这该不会是在汲取此地的幽冥本源之力吧?” 它显得很不淡定,罕见的失态。 林寻立刻意识到,以青雀的见识,怕也是第一次碰到这种事情。 同时,他也不禁好奇,涅槃秩序为何会主动临摹这些景象? 这其中难道藏着有关幽冥地府的奥秘不成? “你可曾听说过,这世上有哪种品阶的秩序力量能够办到这一步?”一边观察,林寻一边问道。 青雀不假思索道:“我只敢确认一点,这断不可能是地阶秩序能够产生的妙用,至于天阶秩序……就不好说了……” 看得出来,青雀内心也是惊疑不定,充满疑惑。 “万古沉沦劫,独开一朵莲……能够被师尊方寸之主等待万古岁月涅槃自在天秩序,怎可能寻常了……” 林寻心中暗道,“看来,我以前还是小觑了涅槃秩序,它的奥秘远不止我想象的那般简单。” 其实林寻也清楚,以他如今的道行,也仅仅只能掌控涅槃秩序和秩序凰炎,而根本无法了解到其中的无上妙谛。 这就叫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 而这世上能够去参悟和掌控秩序力量本质奥妙的,可都是修为超脱于祖境之上的存在! 林寻深呼吸一口气,继续前行。 就见随着他在奈何桥上越走越远,涅槃秩序所化的莲花图案,也是不断地在临摹两侧护栏上的各种景象和图案。 那感觉就好像,涅槃秩序视这些景象为一种力量,正在不断地炼化为己用,在补充和完善属于它自身。 这让林寻愈发震惊。 而这一路上,青雀也是惊得眼睛发直,话都说不出来。 它博闻强识,来自不朽帝族元氏,见过不知多少稀奇古怪,匪夷所思的事情。 可它也是第一次见到,秩序力量竟还能产生这等神奇妙用的,并且还是主动为之,宛如有灵性般。 足足盏茶时间后。 嗡的一声波动,涅槃秩序所化的莲花图案,化作一道灰濛濛的光,重归无渊剑鼎内。 也是这时,林寻才猛地注意到,自己已经来到了这奈何桥的对岸,这或许才是涅槃秩序回归剑鼎的原因。 “还真是够神秘的……”林寻感慨,修行至今,他还是第一次见识到涅槃秩序产生这般异变,完全出乎了他的意料。 旁边的青雀早已按捺不住内心的疑惑和好奇,催促到:“汲取和炼化了这么多有关阴间地府的烙印图案,快看看你那本命帝兵是否有什么变化。” 林寻心中一动,将神识探入无渊剑鼎中。

上一篇   第2428章 炼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