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5章 战斗烙印 - 天骄战纪

第2435章 战斗烙印

修改一个小错误。 前边更新中的冥将,应该是冥王。 —— 一道、十道、五十道…… 血色雷霆无声无息地出现,越来越多,有的粗大如夭矫蟒龙,有的纤细若剑锋,皆没有产生任何声音和气息。 显得极其诡异。 林寻顿时毛骨悚然,第一时间朝远处逃去。 砰砰砰!! 防御周身的无渊剑鼎,如被天神手中的巨锤一次次狠狠砸中,产生剧烈的轰鸣。 林寻被震得都差点咳血,脸色都变了,根本不敢任何迟疑,运转全部力量狂奔。 远远望去,就见密匝匝的血色雷霆像嗅到血腥的鲨鱼群,疯狂追着林寻轰击,无渊剑鼎上,不断迸溅出耀眼刺目的雷芒电弧。 片刻后。 黑色雾霭中掠出的血色雷霆终于消失。 林寻脸色都有些微微苍白了,眼神透着凝色,大有劫后余生之感。 那血色雷霆的力量,委实太诡秘和可怕了! “这便是六司阴雷之一的修罗血雷,若被其笼罩和围困,九境祖也得遭殃。” 青雀眼神带着古怪之色,“不过,据我所知,在以往无数岁月中,修罗血雷才不过出现了数次,万千年都不见得有人能碰到,谁曾想,却偏偏被你给碰到了……” “这么说,我的运气还算很不错了?”林寻挑眉。 青雀嗤地笑起来:“恐怕也只你这般倒霉的家伙会这般想了。” 林寻也笑起来:“起码,别人可没有机会见识到什么是修罗血雷,于我而言,也算不虚此行了。” “那你是否想见识一下畜生真雷?”青雀不无恶意道。 林寻脸色一黑,果断摇头。 接下来,他继续前行了差不多七里之地后,终于见到了青雀口中所说的那一块残碑。 黑雾翻滚,黄泉路一侧,三尺高的残碑斜插,通体漆黑如墨,其上尽是岁月斑驳的痕迹。 碑面中央,依稀可见两个由奇异铭文篆刻的“阎罗”两字。 林寻道:“那一片神秘禁区就在此残碑一侧深处?” 青雀点头,道:“你真打算去走一遭?” “试一试也无妨,见机不妙,大不了我立刻就逃便是了。” 林寻黑眸闪动。 眼下,他身上最强大的底牌就是禁逝神通,可若非生死攸关的时候,他是断不会动用的。 万一被人察觉到,必会引发不可预测的大祸。 毕竟,这禁逝神通源自大渊吞穹天赋,而在永恒真界中,知道此天赋的人可不再少数! 一旦被人看到后泄露出去,洛家怕是第一时间就会找上来。 而他身上其他底牌虽强大,可却几乎没有能够威胁到一道之祖的杀手锏。 这让林寻心中也不免有着一种危机感。 他敢肯定,在这大千战域中,必然会有一道之祖这等恐怖存在出现! 故而,若是能够搜集到一些“寂灭秩序之火”,那就相当于拥有了足以震慑一道之祖的底牌! 这才是让林寻打算前往试探一番的原因。 “那你可要小心一些。”青雀的声音也变得严肃起来,大千战域中有很多神秘禁区。 而眼下这个神秘禁区,自古至今可极少有人敢前往! 林寻点了点头,将周身道行运转到巅峰状态,而后又将无渊剑鼎祭出,这才朝阎罗残碑一侧行去。 这里的天地完全被黑雾弥漫,寂静无声,连风声都静止。 哪怕林寻以天眼通查探,也仅仅只能看到千丈范围的景象。 随着他渐渐深入,一股说不出的压抑和悸动之感也是涌上全身,让得他肌体都紧绷起来。 就仿似那黑魆魆的雾霭深处,藏着足以致命的大凶之物般。 林寻神色也是一点点变得凝重,一步步迈进,根本不敢肆意疾驰。 暗淡的紫色太阳悄悄淹没于云层之中。 不知何时,一轮猩红的血月悄然悬挂在了那黑雾弥漫的苍穹之下,弥散出妖异的血光。 林寻抬眼看了那猩红血月一眼,心中莫名地一阵发寒。 忽然间—— 嗖嗖嗖…… 那漆黑的苍穹上,突然涌现一个个黑点,汇聚在血月之下,密密麻麻,几个呼吸之间,已聚拢了不下上千之数。 仔细看去,那赫然是一只只躯体由黑色雾霭凝聚,面容惨白,双眸赤红的厉鬼! 而在中央,则悬浮着一个巨大的血色骷髅头。 那个骷髅晶莹雪白,大如山丘,牙齿锋利如一根根倒竖的长戈,而在那一对眼睛的位置,燃烧着两团碧油油的鬼火,火焰冲霄,将虚空都染成一片惨绿的火光。 这巨大的血色骷髅头甫一出现在苍穹下,上千的血袍厉鬼纷纷叩首,朝其膜拜,口中皆都发出一阵晦涩而尖利的“桀桀”叫声,激荡天地,骇人之极。 众鬼祭月! 林寻神色空前凝重起来,这诡异阴森的一幕,让他甚至有掉头就走的冲动。 “众鬼祭月……这可是大凶之兆啊……” 青雀传音,也透着一股悚然的味道。 传闻中,在上个纪元的幽冥地府中,当“众鬼祭月”出现时,往往意味着一尊鬼皇就要诞生! 这是一种极端恐怖的大凶,当鬼皇出现,也就意味着幽冥界中又将发生浩大的灾难。 这就像一种征兆一样,自古以来就流传于幽冥界中,素有“鬼皇现,灾厄生”的说法。 砰!砰!砰! 那苍穹上,那上千头厉鬼身上,涌现出一道道碧绿鬼火,自我焚烧,整个身躯都纷纷溃散,化作一缕缕充沛的幽冥之力,朝那中央的巨大骷髅头嘴中涌去。 那种感觉,就好像在献祭,以自己的力量,献祭给那一尊骷髅头! 而与此同时,那苍穹上的血色月亮中,也是涌出一道粗大的血色光柱,直接灌入那巨大骷髅之中。 仅仅一瞬间。 整个天地,都在汹涌着澎湃如惊涛般的血色幽冥之力,而那力量的中心,就是那一个骷髅头。 它在吞吸这一股力量,正在产生一种惊人的蜕变! “快走!”青雀飞快提醒,似意识到不对劲。 林寻也点了点头。 也就在此时—— 那黑色雾霭深处,倏尔间掠出一部灿灿发光的黑白玉册,倏尔间,就朝那巨大的血色骷髅头掠去。 哗啦~ 玉册释放出黑白两种神光,如梦似幻,神异莫测。 见此,那血色骷髅头就发出狰狞的阴冷声音:“秦广王,纪元即将覆灭,地府终将不存,为何还要阻我?” 轰! 一片血光从骷髅嘴里喷出,和那黑白神光碰撞在一起,产生惊天动地的轰鸣。 那黑白玉册也嗡的一声,溃散为光雨,消弭不见。 无声无息地,黑雾深处,涌现出一道虚幻般的模糊身影,极其伟岸,带着帝冕,身披黑袍。 当林寻看过去,只觉那身影的目光仿似能倒映乾坤万象,浮沉日月星辰,容纳周虚诸天,衍化莫测神机! 仅仅一眼,林寻神魂都产生一股窒息般的压抑。 但那一道伟岸身影出现后,似并未察觉到林寻,他只盯着那血色骷髅头,漠然道:“纵纪元覆灭,也不容你一个凶物扰乱幽冥秩序。” 血色骷髅头狞笑:“就凭你?” 下一刻。 那附近黑色雾霭中,陆续浮现出一道又一道身影,或相貌清奇,或面容儒雅,或威猛慑人,或恬淡从容,样貌虽不同,但气势无疑不强悍到极致! 那血色骷髅头似被惊到,嘶声道:“宋帝王、楚江王、卞城王、泰山王……好啊,为了阻我蜕变,你们十殿阎罗竟一起出动了!” 它似乎有些疯狂了,咆哮道:“可你们想过没有,这个纪元已走到尽头,已经将覆灭,你们纵然能阻我,也必死于纪元覆灭中!” 那声音,响彻天地,震得十方云崩,雾霭剧烈翻滚。 林寻都只觉眼前脑袋嗡嗡作响,难过得差点咳血。 而回答那血色骷髅头的,是来自十殿阎罗的联袂出手。 就见—— 十道伟岸身影,各立一方,或持道书玉册、或持宝剑、或持旗幡、或持铜炉、或持昏黄大印…… “镇!”“定!”“缚!”“困!”“临!”“戮!”…… 一道又一道神音轰鸣,仿似天神下达旨意,震天动地。 轰隆~ 诸般恐怖的大道宝光,将那片天地覆盖,映现出无穷恐怖异象,有炼狱血海、六道镇魂、忘川苦海、彼岸沉沦…… 一时间,林寻眼前都一阵刺痛,心神颤栗,像被天地摒弃,再也看不到,听不见。 也不知过了多久。 林寻渐渐从那种空白的状态中回过神来,视野也是渐渐恢复清晰。 可当看向场中时,却怔然发现,黑雾弥漫,天地寂静,苍穹中也没有那一轮猩红的血月。 仿佛刚才所发生的一幕幕,就宛如是幻觉般。 “战斗烙印……” 林寻顿时意识到,刚才所见的景象,并非是幻觉,而是真真正正发生在上个纪元的一场惊天战斗。 而自己所见到的,就是这一场战斗所留下的烙印碎片! 一想到这,林寻内心愈发不平静了。 时隔无尽岁月,上个纪元早已覆灭,可在这神秘禁区中,却让自己无意间窥伺到了一场堪称恐怖的无上战斗! 虽然仅仅只是一个片段,可从中也能够看出,当年坐镇这地府阴间的十殿阎罗,何等强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