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四章 黑狱之链 - 天骄战纪

第二百四十四章 黑狱之链

黄剑尘是谁? 别人或许不知道,但柳清嫣却很清楚此人底细,在去年的时候,她曾受邀请,参加了一场属于紫禁城门阀子弟的宴席。 宴席上皆都是门阀子弟中的翘楚人物,其中就有这黄剑尘。 此人看起来极其普通,也很不起眼,坐在那一直闷声喝酒,完全就不惹人注意。 只是后来生一件事,却让柳清嫣印象极为深刻。 当时宴席上一些门阀子弟为了助兴,就选了一些人出来切磋武道,让得现场气氛空前火爆。 可就在那时,黄剑尘却摇了摇头,直接起身告辞,他这个举动顿时引起了许多人不满。 可黄剑尘却根本不在乎,扭头就走,这一下就彻底激怒了场中一位名头极大的门阀子弟。 那人名叫卢冠星,来自中层门阀卢氏宗族,本身更是一名天资群的天才人物,在门阀子弟的圈子里颇有名气。 见到黄剑尘如此不给面子,卢冠星立刻拦上去兴师问罪,没曾想,他这位战斗力极其出色优秀的天才,却在一招之内,就被黄剑尘击成重伤,顿时令得满座皆惊,气氛一下子死寂无比。 而当时黄剑尘只是冷笑摇头,撂下一句“花拳绣腿,中看不中用”的评价,就扬长而去。 因为这件事太过丢人,场中一众门阀子弟为了不得罪卢冠星,皆都不再提起,故而并没有多少人知道。 但身为当事人,柳清嫣对此事却是了如指掌,很清楚那黄剑尘战斗力有多可怕,根本不是一般的门阀子弟可比。 他看似普通的外表下,实则藏着一颗宛如凶兽般的心脏,一旦战斗,整个人如同嗜血的凶兽般,气息异常恐怖渗人。 如今,听说此次要和林寻对决的居然就是黄剑尘,并且还被谢玉堂搞得满城皆知,明显是要彻底挫败林寻,让其身败名裂! 这让柳清嫣心中自然有些不舒服,若没有林寻,她可还不知道去哪里找人帮她修复古律灵埙呢! 如今,林寻却被追随在自己身边的这些门阀子弟视作敌人打压,这让柳清嫣如何作想? 旁边的风婆婆见此,不禁皱眉道:“确实,虽说是一战决恩怨,可如今却闹得沸沸扬扬,的确有些过了。” “婆婆,据我所知,虽说黄剑尘是黄剑雄的族兄,不过以黄剑雄的面子,只怕还请不动他吧?” 柳清嫣忽然问道。 “是谢玉堂出面邀请的。” 风婆婆道,“黄剑尘可以不给一个废人面子,却不得不给谢玉堂的面子。” 柳清嫣凝眉思忖许久,最终无奈叹息道:“事情都已经生了,想挽回都已来不及,只希望那黄剑尘做的不要太过分,否则……” 风婆婆立刻说道:“小姐放心,有老身在,不会眼睁睁看着林寻这小子被杀死。” 柳清嫣嗯了一声,心绪有些沉闷,她只希望林寻可以赢,这样就不会再生什么不好的事情了。 …… “老金,你知道黄剑尘这个人吗?” 甫一返回家,林寻就直接问雪金。 “你怎么提起了这小子?” 雪金诧异问道。 林寻顿时讶然,他刚才只是随口一问,没曾想雪金这等人物,居然也听说过黄剑尘。 当下,林寻就把有感三天后的这一场对决的事情说出。 “你的对手是他?” 雪金登时一皱眉,“看来,这谢玉堂是打算要彻底让你陷入必败之地啊。” 林寻道:“此人很厉害?” 雪金沉吟道:“三年前,十三岁的黄剑尘破境晋级人罡境界,于体内凝聚出了一个罕见的二品灵力池‘黑狱之链’,比之一品灵力池虽略逊,可在某些时候,拥有这等灵力池,却能够修炼一些特殊的战斗秘法。” “我之所以知道此子,是因为他所凝聚的灵力池,恰好可以修炼黑曜圣堂中的的一种传承秘法,所以当年黑曜圣堂也曾向此子抛出橄榄枝,欲要将其收入黑曜圣堂修行。” 林寻点了点头:“后来呢?” 雪金眸子中闪过一抹异色:“后来他拒绝了。” “拒绝?” 这一下,林寻不禁讶然,黑曜圣堂可是一个极其神秘强大的势力,可黄剑尘却拒绝了加入黑曜圣堂的机会,这就显得让人费解了。 “不错,此子拒绝的理由很简单,他要靠自己,走出一条和世间修者完全不同的道途,口吻很狂,但是此子的心志的确很不俗,并非夸夸其谈之辈。” 雪金说到这,已经让林寻对这个未曾谋面的黄剑尘大致有了一些模糊印象。 也很清楚,能够被黑曜圣堂注意到的人物,绝对没有一个简单的! “看来,这次谢玉堂倒是给我找了一个劲敌啊……” 林寻若有所思。 “你怕了?” 雪金问道。 “你觉得我会怕吗?” 林寻笑着起身,转身走进自己房间。 “你这小子心眼太多,鬼知道你怕不怕。” 雪金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心中却在思忖,据他这些日子观察,林寻所拥有的战斗力足可以去和黄剑尘对抗。 唯一让雪金担心的是,这黄剑尘可是出身门阀世家,若掌握一些威力奇大的秘法,凭借他体内的“黑狱之链”灵力池,完全可以爆出乎想象的威力! “小子,这次可只能靠你自己了,若是赢了,那自然更好,若是败了,就当一个教训也好……” 雪金心中喃喃。 …… 一座紧闭的密室中,传出一阵又一阵凶兽嘶吼声,那声音狰狞凶残,摄魂夺魄,听到守卫在密室前的两名下人浑身哆嗦,脸色煞白。 但没多久,这些凶兽嘶吼声就化作凄厉的哀鸣,最终沉寂下来。 砰! 密室紧闭的大门打开,走出一个少年,他**的上身上染着一大片猩红血水,浑身散出一股剽悍凶狠无匹的气势,让人恍惚之间,仿似看见一尊杀神从地狱中走出来一样。 看见少年,两名下人脸色变得更加惶恐,眼神中流露出深深的恐惧,仿佛面对这个少年,比听到刚才的凶兽嘶吼声更可怖。 少年面无表情从下人手中拿过一条雪白毛巾,随手擦拭掉肌肤上的血渍,这才漠然说道:“去处理一下。” 说着,他已披上衣服,踱步朝外走去。 两名下人顿时都长吐了一口浊气,彼此对视,都能看到对方眼中的恐惧之色。 旋即,两人走进密室,一眼就看见满地的血腥,以及三具凶兽尸体,一头风刃雪狼,一头寒甲巨蟒,一头巨岩暴熊! 整整三头实力堪比地罡境修者的凶兽,却在短短不足盏茶时间,就在这狭小的密室中被镇杀! 看它们临死时的恐惧眼神,让得那两名下人情不自禁想起那位浴血而出的少年,浑身又是一阵哆嗦。 少年走出房门时,浑身上下所流溢的滔天凶气已经入潮水般散去,消失不见。 阳光照射下,少年稿子不高不矮,不胖不瘦,模样不好看也不难看,很普通不起眼,和刚才简直判若两人。 他沉默走进一座大厅,那里早已有人等候着。 “剑尘,你来了。”那人一袭青衣玉袍,头盘道髻,正是小剑君谢玉堂。 毋庸置疑,这模样普通的少年就是黄剑尘! 黄剑尘点了点头,就默不作声地坐在一侧,显得很沉闷,这就是他的性格,不战斗时,惜字如金,沉默寡言。 谢玉堂显然很了解黄剑尘性格,随口道:“事情已经安排好,三天后的午时三刻,林寻将会在角斗场和你一决胜负。” 黄剑尘沉默片刻,道:“杀了他,才是解决问题最有效的手段。” 谢玉堂摇头:“不行,此子不能死,嫣儿姑娘还需要借助他师尊的手段来修复一件乐器。” 声音平淡,却不容拒绝。 黄剑尘又沉默许久,最终点了点头,道:“我尽量。” 谢玉堂皱眉,似对这个答复有些不满,凝视黄剑尘许久,方说道:“三天后,我来接你。” 说罢,他起身离开。 “等等。” 黄剑尘叫住了他。 谢玉堂脚步一顿,道:“还有何事?” 黄剑尘道:“你送来的凶兽实力不够看,明天记得送来一些厉害的。” 谢玉堂挑了挑眉,道:“如你所愿。” …… 三天的时间很快来临,这一天是个大晴天,一大早,林寻就和往常一样从打坐中醒来。 洗漱、吃饭、磨练武道,一切都和往常没什么区别。 “哟,看不出你倒是很镇定嘛。” 雪金调侃了一句。 林寻收拾妥当,这才笑道:“只是去战斗一场而已,还需要提心吊胆瞻前顾后吗?” 雪金哈哈大笑:“少扯淡了,赶紧去吧。” “你不去?这次听说会很热闹的。” 林寻问道。 “哼,老子才懒得去看两个小家伙对决,一点意思也没有,还不如呆在家里喝酒睡觉。” 雪金满不在乎道。 林寻哦了一声,就洒然一笑,大步出门。 当走到烟霞城那繁华的街道上,到处都是有关这一场对决的议论,许多身影都在朝角斗场的方向汇聚。 就连城中央的传灵光幕上,都在播报今日角斗场对决的消息。 这一切,都让林寻心中感慨,这一次若自己真的败了,谢玉堂心中肯定会很开心吧?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