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7章 黄泉尽头 - 天骄战纪

第2437章 黄泉尽头

黄泉路上。 林寻跌坐在地上,气喘吁吁。 清俊脸庞上煞白透明,唇角兀自残留着一丝血渍,一对深邃的瞳孔中,尽是惊悸和庆幸。 之前,为了杀出重围,他连续两次动用禁逝神通,才好不容易逃脱了那寂灭秩序火的追杀。 而为此换来的代价则是,身受重伤,一身的道行濒临干涸。 深呼吸一口气,林寻取出一些珍藏的疗伤神药,一股脑塞进了嘴里,一边咀嚼一边炼化。 “叶子、勿缺……你们来帮我护法。” 林寻传音,这黄泉路上依旧不安全,充斥凶险,随时会有冥兵冥王冲出。 叶子、勿缺出来后,就警惕起来。 这些年里,林寻将搜集到的用不上的帝兵,大半都留给了叶子、勿缺、断刃之灵充当“食物”。 时至如今,他们的道行早已产生突飞猛进的变化,单对单的情况下,每一个皆能够给帝境七重的强者造成致命威胁。 若一起联袂出手,甚至能够和九境祖对抗! 须知,当年在仙凰界时,叶子他们就曾一起出手,和一尊来自白虎一脉的九境祖对抗过! “原来,你还豢养两个器灵……”青雀一呆,刚劫后余生的它,这才意识到,林寻身上的底牌竟有不少。 林寻没有说什么,开始静心打坐。 从进入大千战域到现在,他还是第一次沦落到这等窘迫地步,连续动用两次禁逝神通,才侥幸捡回一条命。 这在以前,都很少遇到过。 一想到之前所经历的一幕幕,林寻兀自心有余悸,那寂灭秩序火的力量,着实太可怕了,怪不得连一道之祖都能够被轻易杀死,那等威力的确足以令任何修道者绝望。 接下来的时间中,出奇的平静,并未发生什么不测和意外,别说冥兵冥王了,连一个修道者也没有碰到。 足足一天时间后。 林寻才从打坐中醒来。 一身的伤势已彻底愈合,连那消耗殆尽的力量也已恢复了八成左右,用不了多久,便可彻底恢复至巅峰状态。 但林寻不打算再逗留。 时间越久,就越不安全。 叶子和勿缺各自返回了往生剑匣和无谛灵弓,林寻当即决定,继续前行。 而在他体内,青木道体和赤火道体则各自在参悟“拘魂道”和“十方阎罗道”。 事实上,以林寻如今的道行和境界,即便参悟的是属于上个纪元阴间地府的幽冥大道,也并不费劲。 像现在,拘魂道的奥秘已被他参悟到小成地步。 只是,想要将这这等幽冥大道凝练到帝境法则的地步,则还需要一段时间。 “你……是否收取到寂灭秩序火了?”路上,青雀忍不住问。 林寻笑起来,他就知道青雀会好奇。 “收到了。” 他点了点头,在之前逃亡时,他以无渊剑鼎一举将十多道纤细若剑气般的秩序火镇压。 当这些秩序火要挣扎时,已是引起秩序凰炎和涅槃秩序的一起压制,顿时就再无法动弹,被困在了剑鼎内。 “真的!?” 青雀发出惊呼,变得激动之极,“这可是能够威胁到不朽人物的恐怖火焰,居然……居然真的能被镇压和降服?” 它可太清楚寂灭秩序之火的底细了,上个纪元覆灭后,秩序力量崩碎沉沦,化作了不朽不灭的黑色火焰,被称作寂灭秩序火。 以往岁月中,曾有一道之祖被此火活生生的烧死! 以至于,那阎罗残碑附近的神秘禁区,也被视作大凶之地,无数年来,无人敢越雷池一步。 连青雀也没想到,之前逃窜得那般狼狈的林寻,非但活下来,并且还收集到了此火,这让它如何不惊? “能否让我瞧瞧?”青雀满怀期待道。 “可以,不过你确定不怕被烤熟了?”林寻道。 青雀顿时翻了个大大的白眼,熄灭了这个想法。 “接下来,还要走多久才能抵达那第一座不朽天关?”林寻问道。 青雀思忖道,“不出一个月!” 旋即,它指点道:“看得出来,你距离破境已不远,但我建议你在抵达不朽天关后,再进行破境,因为在那里无疑是最安全的,没有人敢在其中肆意动手。” 林寻讶然,道:“和引渡城的规矩一样?” “差不多如此。” 林寻点了点头。 没多久,前方道路上,一尊冥王率领数百个冥兵冲出,气势汹汹,朝林寻呼啸而来。 林寻见怪不怪,只是这一次动手时,他悄然运转上刚刚领悟不久的拘魂道力量,以此御用无渊剑鼎。 轰隆~ 随着无渊剑鼎砸下,十多个冥兵的身影顿时爆碎,化作滚滚黑雾。 只是和以往不同,随着无渊剑鼎涌现出拘魂之力,一道道近乎虚幻般的身影,被从那黑色雾霭中剥离抽出,镇进了无渊剑鼎。 顿时,林寻就注意到,那些虚幻的身影,赫然是一道道碎裂模糊的魂力,经由拘魂道力量的冲洗后,这些魂力凝聚在一起,化作了一颗蚕豆大小的晶莹珠子。 “果然如此,拘魂道的力量天然克制这些冥兵,可以轻而易举将其镇杀,剥离出魂力,收集起来……” 林寻精神一振。 拘魂道分作引渡和拘魂两部分,能够搜集到各种各样的魂体,经由淬炼后,就能化作纯净的魂力,对修道者修炼神魂力量有着极大的妙用。 而这些冥兵被轰杀后,那滚滚黑色雾霭则化作了幽冥之力,被无渊剑鼎收取一空。 虽说对凝练那九条幽冥道纹而言,这些冥兵所化的幽冥之力,已经远远不够看。 可因为能够搜集到魂力,林寻这次不打算再放过这些冥兵了。 轰! 战斗爆发,林寻一人在数百冥兵大军中纵横驰骋,一路如横推,所向披靡。 即便是那一尊冥王,也被林寻以绝对碾压的力量镇杀! 仅仅片刻。 场中敌人被横扫一空! 林寻清点了一下,无渊剑鼎内,那蚕豆大小的魂珠,已变成了三颗拳头大小的魂珠。 其中一颗,乃是由那一尊冥王的魂力凝聚而成! 同时,还有一颗黄泉珠,再加上所搜集到的幽冥之力,让得幽冥道纹中剩余的七条有了一些细微的变化。 这等收获,让林寻也不禁颇为满意。 又能搜集魂力、又能搜集幽冥之力、还能搜集到黄泉珠……这在之前,林寻都不敢想象。 青雀对此,已无力吐槽,只剩下满腔的羡慕和嫉妒。 这等缕缕斩获战利品的方式,搁在以前,青雀连听说都没听说过,更别说见过了! 青雀敢确定,古往今来但凡进入森罗冥土的修道者中,怕是只有林寻一人才拥有这等匪夷所思的际遇。 青雀知道,这一切,都和林寻所掌控的那种神异莫测的秩序力量有关! 接下来的路上,已没有什么致命的凶险,也再没有遇到如同寂灭秩序火那般恐怖的杀劫。 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有成群结队的冥兵杀出,偶尔也会见到冥王率领一众冥兵杀出,规模庞大,阵容强盛。 可无一例外,皆被林寻视作了闪闪发光的肥美猎物,予以猎杀。 这也让得他身上所搜集到的魂珠数目飞快增长,黄泉珠的数量也在提升,九条幽冥道纹汲取到的幽冥之力越来越多…… 一路上,林寻大有春风得意马蹄疾的心态,怀着一种期待、昂扬的愉悦情绪,一路过关斩将。 而青雀都已经看不下去了,心中都不禁幽怨地想到,这些冥王冥兵简直就是蠢货,都不知道在这家伙眼中,他们就是一群送上门的肥猪吗? 时间一天又一天过去。 但凡进入森罗冥土,并走在林寻后方的修道者,无论距离远近,皆有些发懵,一头雾水。 这一路上,他们提心吊胆,心神紧绷,唯恐遭遇到可怕的杀劫,小心得不得了。 可哪曾想,竟是极少能够碰到传闻中可怖之极的冥王和冥兵,偶尔才勉强能遇到一些冥兵,可大多毫无威胁可言。 故而,这一路上他们虽走得小心翼翼,可却竟是几乎没怎么遇到什么凶险和威胁! “什么情况?” 许多人发懵。 “这难道是时来运转,上苍垂青,特意关照我等?” 有人禁不住嘀咕。 “或者说,已经有绝世狠人在前方开道,将这一路上的冥王冥兵都杀光了?” 也有人揣度和怀疑。 “肯定是那位好人兄!” 而对澹台锋一行人而言,他们已产生强烈的预感,这一切,肯定是灵玄子所为。 一时间,他们无不唏嘘感慨。 好人呐! 放眼当今世上,还能有几个如此不计得失,乐于助人的好人? 若让林寻知道这些,怕是啼笑皆非。 二十多天后。 黄泉路上覆盖的黑色烟雾渐渐变得稀疏起来,那压抑而阴冷的气息也消散不少。 一路跋涉的林寻,终于看见,在那黄泉路尽头,出现一座形似轮盘般的黑色道坛,道坛上涌动着晦涩的空间波动。 “踏上此道坛,便会被挪移到第一不朽天关前,那地方是一座亘古延存至今的巨城,无数年来,一直由不同的不朽帝族轮流掌控……” 青雀声音透着轻松,“只要进入其中,就可以好好歇息一番了。” —— 加更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