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39章 空隐之界 刺客之鹤 - 天骄战纪

第2439章 空隐之界 刺客之鹤

雪婆婆立在一侧,看着凭栏而立,默然不语的文少恒,心中不禁一阵怜惜。 历经上次惨败后,文少恒就如变了一个人般,变得沉默寡言,没有人知道他心中在想着什么。 而在雪婆婆看来,这场惨败对文少恒的打击太大,已成为了文少恒的一块心病。 若不除掉,道心必受此影响! 一个护卫匆匆而来,站在远处,低头拱手,恭敬道:“大人,城门传来消息,那灵玄子进城了。” 雪婆婆霍然扭头,眸若雷芒惊电,挥手道:“退下吧。” 护卫转身而去。 雪婆婆则拿出一个泛着晦涩波动的玉册,轻轻翻开,略一感应,顿时就察觉到,弥无涯、烟雨柔的命魂气息,就在城中某个区域内! 她神色一喜,精神抖擞,将目光看向文少恒,道:“少主,那孽障的确进城了!” 可让雪婆婆错愕的是,文少恒仿若没有一点反应,神色显得平静而淡漠,目光一直望着远方。 “少主?”她禁不住道。 “我知道了。” 文少恒终于开口,他转身看向雪婆婆,那眸子深处,尽是彻骨的仇恨和冰冷,“我已联络了‘空隐界’,他们将派出一个刺客,去对付此子,这是空隐令。” 说着,他随手抛出一个令牌,巴掌大小,猩红如血,令牌表面浮现出一只妖异的银色竖瞳。 雪婆婆吃惊道:“少主,您答应了空隐界的条件?” 文少恒面无表情道:“你也知道,寻常的九境祖根本不是那灵玄子的对手,而想要在这起源城中,神不知鬼不觉地将此人击毙,唯有来自空隐界的刺客能办到。” “只是……这付出的代价未免太大,那可是三百万颗一等宙虚源晶啊……”雪婆婆似无法平静,情绪动荡。 三百万一等宙虚源晶! 搁在永恒真界,都是一笔足以让一道之祖动容的巨富! 而现在,仅仅只为了杀死灵玄子,就付出这样的代价,这让雪婆婆总感觉太不划算。 “只要能杀死灵玄子,付出这些代价也值得。” 文少恒一字一顿,眸子中尽是冷酷,“横天朔这老家伙也已答应,在这件事上,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我倒要看看,灵玄子能否活着走出这起源城!” 横天朔! 不朽帝祖横家的一位大人物,真正的一道之祖,如今代表横家,坐镇于起源城,执掌城主权柄。 雪婆婆深呼吸一口气,知道已无法再劝,当即点头答应下来。 她将神识探入空隐令,顿时间,就浮现出一个刺客的信息。 鹤。 在空隐界帝阶刺客中,排名第六。 自执行任务至今,无一失手。 近千年来,执行十八次帝阶九重任务,击毙十八位九境祖! ……接下来的内容,详细罗列着一些有关“鹤”的各种战绩,皆堪称耀眼,让雪婆婆也看得心惊不已。 “帝阶第六……怪不得收费这么高……”雪婆婆心中感慨。 空隐界,一个在永恒真界中也堪称神秘的刺客势力,令一些不朽帝族都忌惮三分! …… 城主府。 一座简雅清幽的庭院中,横天朔握着一块骨纹玉简,正在端详。 他一袭素袍,面如冠玉,唯有双鬓霜白,平添沧桑之气,随意坐在那,自有一股儒雅恬淡之气。 仅从外表,很难看出这是一位活了数万年的祖境老古董,一尊真正的一道之祖。 “三个月后,就要开启‘试炼秘境’了,就是不知道,这次有多少帝境人物能够从中活下来。” 半响,横天朔轻语,若有所思。 远处一阵窸窣脚步声响起,横天朔顿时收拢思绪,问道:“何事来见?” “大人,刚刚传来消息,那被文少恒盯上的目标已经进入城中。”一个眉清目秀的童子轻声道。 “那个灵玄子?”横天朔问。 “正是。” 横天朔笑起来,挥手道,“去吧,此事无须理会,嗯,若是闹出什么动静,记住将这些影响压下去,不能惊扰到城中秩序。” “是。” 童子领命而去。 “能够把文少恒这个文家‘五绝帝’之一逼迫得如此狼狈,甚至不得不借助空寂界的刺客来动手,这灵玄子倒是一个不寻常的狠角色……” 横天朔思忖半响,摇了摇头,“罢了,既然和文家产生恩怨,这件事就由文少恒来解决便是。” 他不再理会此事,继续把玩着手中的骨纹玉简,想着和“试炼秘境”有关的事情。 …… 夜色如墨。 林寻施施然走出了客栈,负手走向了那灯火通明的繁华街道。 “收购星霜九蕊花,有多少要多少!” “热腾腾的金鳞肉包子,汁鲜皮薄,堪称一绝。” “客人,要不要买一些神料?这些可都是大千战域中独有的宝贝,外界难遇。” ……各种吆喝声,叫卖声此起彼伏地响起。 林寻一路闲逛,倒也大开眼界,和其他地方不同,这起源城内所贩卖的宝物,五花八门,形形色色,皆是外界极少能见到的奇珍。 只是那价格,却是高得离谱! 没多久。 林寻走进了规模颇大的珍宝行,当即就有一名侍者迎上来。 “我需要购买一些黄泉珠。”林寻道。 侍者一怔,道:“前辈,这宝贝可稀罕之极,极少能搜罗到,即便有人能搜集到,也极少会贩卖出手。” “你们这里有没有黄泉珠?”林寻直接问。 “有。” 回答林寻的,是一名相貌清癯的男子,含笑拱手道,“鄙人横云通,是此店掌事者。” 姓横! 林寻顿时就知道,眼前这位必然是不朽帝族横家的族人。 “道友需要几颗黄泉珠?”横云通笑吟吟问。 “有多少要多少。”林寻不假思索。 横云通挑眉,道:“道友可知道,这一颗黄泉珠价值几何?” 说着,他伸出四根手指:“四十万一等宙虚源晶。” 林寻讶然:“搁在永恒真界的话,也就价值三十万颗吧?” 横云通笑起来:“这里可不是永恒真界,黄泉珠的价格自然不一样。” 林寻想了想,道:“那不知道友手中有多少黄泉珠?” “三颗。”横云通报出一个数目。 想了想,林寻道:“能否以物换物?” 恒运通笑道:“当然可以。” 当即,他便将林寻带入一座隔绝外界的静室中。 一刻钟后。 林寻从静室中走出时,身上的宙虚源晶已是清洁溜溜,连同一路上所搜集到的战利品,也都近乎荡然无存。 而换来的,则仅仅是三颗黄泉珠。 实在是这宝贝的价格太贵了,堪称天价。 而要知道,当初他在引渡城“四尊斋”将各种不需要的宝物一起卖掉,才兑换了九千一等宙虚源晶。 若不是进入大千战域这一路上,林寻一路杀伐,收获了大量的战利品,甚至都买不起一颗黄泉珠…… 最后,横云通笑容满面地将林寻这位“贵客”送出了门,直至目送林寻的身影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唇角泛起一抹弧度。 这灵玄子,果然就是让文少恒惨败的那家伙! 刚才在清点和兑换林寻身上宝物时,大多数战利品,皆来自文少恒身边的帝境人物身上,不少宝物皆有着独属于文家的烙印。 也正是凭这一点,让横云通判断出了林寻的身份。 “等你死了,或许我会去为你收尸,至于你身上的宝物……就当是为你收尸的报酬了……” 横云通浮想联翩。 …… 返回客栈后,林寻随手布下禁制力量,便将无渊剑鼎祭出。 “加上今日所购买的,我手中已经有十五颗黄泉珠,就是不知道,能否再让一条幽冥道纹蜕变……” 林寻思忖时,随手将一颗黄泉珠拿出,猛地捏碎。 顿时间。 一缕缕昏黄的光雨如琼浆玉液似的,垂落无渊剑鼎内。 肉眼可见,这些昏黄光雨被其中一条幽冥道纹贪婪地汲取,炼化为了幽冥之力。 这条幽冥道纹也随之产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 之前,按照青雀的说法,黄泉珠对锤炼宝物有着不可思议的妙用,故而在永恒真界,此宝的价值也是贵得离谱。 而在林寻试探后,才发现黄泉珠内蕴含的力量,对凝练那九条幽冥道纹也有着极其惊人的妙用! 之前他前往收购黄泉珠,也是打算多蓄积一些,争取一鼓作气,再凝练出一条完整的幽冥大道。 林寻总感觉,这九条幽冥道纹,绝非仅仅只是各自烙印一条大道那般简单。 当自己将这九条完整道纹彻底凝练到完整地步时,极可能会产生进一步的蜕变! 深夜中,林寻将一颗又一颗黄泉珠捏碎,其内蕴含的力量也随之被无渊剑鼎内的幽冥道纹一一汲取…… 夜色越来越深了。 忽然间,林寻心中毫无征兆地生出一丝悸动,多年磨炼出的战斗本能,让他下意识地猛地一闪身。 无声无息地,脚下的地面裂开一道缝隙,一抹暗哑无光的锋芒倏尔一闪。 那笼罩在房间四周的禁制力量,如同虚设般,被轻而易举地撕裂,化作光雨纷纷溃散。 林寻原先所坐的椅子,也随之倏尔化作粉末飘洒。 —— PS:有童鞋说月末最后一天,怎能不加更? 金鱼想了想,居然无法反驳,那今晚继续加更! 不过第三更会有点晚哈~

下一篇   第2440章 明暗之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