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0章 明暗之决 - 天骄战纪

第2440章 明暗之决

一系列景象,皆在一刹那发生。 快到不可思议。 也诡秘凌厉到了极致! 若不是林寻及时闪避,极可能会被击中! 房间重归寂静。 林寻周身道光流转,黑眸冷冽得可怕。 这座客栈,开辟着折叠空间,层层叠叠,每一座房间,就是一个独立的空间,且除了林寻布置的禁制力量,客栈四周同样笼罩着禁制之力。 可那刺客却能无声无息地突然袭击,可想而知,来历非同小可。 唰! 猛地,林寻挥袖。 就见虚空仅仅泛起一阵涟漪,就无声无息地归于平静。 而要知道,林寻挥袖之力,便可轻易焚山煮海,逆乱乾坤,可现在,却似被某种奇异的力量抵消了。 这让他皱眉,瞳孔中悄然运转玄奥道光,施展天眼通手段。 眼前景象顿时就变了。 一片黑暗,寂静无声,不知其大,如坠永夜中,根本感受不到一丝光影。 “有意思,竟让我无声息间落入了一座秘境结界中。” 林寻放眼四顾,神色波澜不惊。 这里隔绝神识查探,也就意味着,感知受阻,并且眼前所见景象,也极可能并非真实。 虚虚实实,诡秘而莫测。 最渗人的是,直到现在,林寻也不曾察觉到那刺客的踪迹。 悄无声息地,一缕锋芒出现,融入这片黑暗中,气息内敛到极致,没有泄露出一丝力量波动,倏尔朝林寻刺去。 就见林寻身影一弓,那一抹诡异无声的锋芒从其脸颊一侧掠过,而后无声无息地消失。 这险之又险的一幕,足以令任何帝境色变。 而自始至终,林寻神色不动,连眼睛都没眨一下,沉静如水。 并且在弓身的同时。 锵的一声,无渊剑鼎骤然大放光明,掠出一口道剑,刺向前方的一处虚空。 那原本黑暗虚无的地方,骤然产生轰鸣,被道剑震得翻滚激荡,紧跟着一道身影猛地闪出。 趁此机会,林寻身影暴掠,猛地上前,一掌拍出。 轰隆! 黑暗般的世界产生剧烈轰鸣,虚空如汹涌起伏的海面。 可却不见了那一道黑色身影。 林寻不禁挑眉,道:“能够掌控这般刺杀之道,看来你也不是一般人可比。” 无人回应。 林寻黑眸幽邃,屹立原地不动,同样显得很沉静,一点都不慌。 这就如同一场暗战,一明一暗,彼此皆在寻觅一击必杀的破绽,稍有一丝不留意,极可能就会分出生死! 这些年来,林寻还是头一次碰到如此诡异莫测的刺杀。 不过,他并无什么紧张,修行至今他历经不知多少生死搏杀,早已磨炼出一种极其可怕的战斗本能。 哪怕神识被阻,感知不存,凭借战斗本能,也让他不惧和这暗中的刺客一战。 蓦地,林寻身影一闪。 在其脚下的黑暗中,倏尔乍现一道锋芒,一闪即逝,忽如其来,诡秘无声。 换做是其他帝境人物,怕是早已糊里糊涂地被杀死不知多少次了。 可林寻却仿似未卜先知,每一次皆险之又险地提前一步避开,同样显得很不可思议。 而在接下来时间中,这种诡异的刺杀和袭击不断上演,每一次皆宛如凭空出现,捉摸不定,防不胜防。 那等刺杀的力量,也堪称可怕。 有一次林寻以无渊道剑横击,和那锋芒碰撞时,所产生的力量无比惊人。 这也让林寻判断出,这个刺客的力量,已堪比九境祖那等级别。 不过,比九境祖更可怕的,是这刺客所掌握的刺杀之术,这才是最具威胁的。 只可惜,林寻已经熟悉了这种暗战,在闪避时愈发得心应手,从容自若。 很快,这黑暗般的世界陷入沉寂。 来自那刺客的袭击,也随之没有再出现。 可林寻却皱了皱眉,心中生出预感,那家伙怕是也已察觉到,再用这种突袭,已很难再威胁到自己。 而这家伙却不曾离开,显然是打算动用新的手段。 刚想到这—— 轰! 一道耀眼璀璨无比的光,倏尔乍现,这黑暗世界一下子变得白茫茫一片,那刺目的光,简直比太阳更炽亮。 人一旦习惯于黑暗,当突然出现一道光时,反倒会感到极不适应,甚至是慌乱。 更何况,此刻乍现而出的光,还透着恐怖的杀伐气,简直如山崩海啸,烈日爆碎。 锋芒如光,无所不至! 砰砰砰! 一连串密集可怖的碰撞声响彻,那一道道的璀璨光影,就如倾泻而至的锋芒洪流,从四面八方对林寻杀伐,无渊剑鼎都被震得我嗡嗡作响,迸溅出火花似的光雨。 仅仅瞬间,林寻就遭受到万千次攻击,如若陷入怒海狂涛中的一叶扁舟。 那等一幕,简直让人绝望。 可就在此时,林寻却发出一道长笑:“抓到你了!” 话毕。 轰! 他身影猛地一展,犹如一口大渊从沉寂中醒来,释放出吞天噬地般的恐怖力量。 那自四面八方而至的璀璨锋锐之气,尽数被碾碎吞没。 而在同时,无渊剑鼎早已呼啸而出,朝远方狠狠杀下。 铛—— 惊天动地的碰撞声中,无渊剑鼎被一道狭长纤细的黑色长剑挡住,两者之间力量碰撞扩散,搅乱这片世界。 紧跟着,一道瘦削的身影被震得从虚无中踉跄现身。 一袭蓑衣,头戴斗笠,整个人宛若一道阴影般,给人以虚幻缥缈之感。 噗! 甫一出现,他便咳出一口血来,显然,这一击让他直接被震伤。 “去!” 他发出沙哑低声的声音,掌中黑色长剑猛地一转。 顿时间,一片奇异繁密的道纹从黑色长剑上浮现,汹汹燃烧,爆发出恐怖的威能,竟是将无渊剑鼎的镇压化解。 唰! 他身影闪烁,就要再度潜入虚无黑暗中。 也就在此时,无渊剑鼎内,一口古朴的道剑呼啸而出,以开天辟地般的威势狠狠斩下。 那剑锋,直似裁天之刃! 喀嚓! 那瘦削身影拼尽全力抵挡,掌中的黑色长剑却别直接劈断,分成两截迸溅出去。 “该死!”瘦削身影似终于感到恐惧,可他已来不及闪避,整个身影瞬间被茫茫剑意淹没。 轰! 天崩地裂似的,那黑色身影直接被碾碎,消散于茫茫剑气之中。 半响,一切才归于平静。 林寻上前,却发现除了那被斩断成两截的黑色长剑,场中只残留这一道残留着焦痕的鹤羽。 将这一截鹤羽拿在手中,端详片刻,林寻不禁皱眉。 没死吗? 附近的黑暗就如剥落的墙皮,扑簌簌掉落消散,一阵奇异扭曲的空间涟漪起伏之后。 林寻身身影再度出现在自己房间中。 唯有那爆碎的木椅,裂开的地缝,溃散的禁制力量证明,刚才发生的一场诡秘刺杀是真的。 林寻眉头紧锁,凝视那裂开的地缝片刻,身影一闪,便掠入其中。 裂缝之下,是一条幽邃曲折的路径,当林寻身影刚落下,顿时就感受到一阵残留的力量波动。 “看来,这家伙并未彻底死去,但却身负极其严重的伤势,否则,以他的敛息隐匿手段,断不可能让自身的力量气息残留于此……” 林寻黑眸幽邃,当即沿着那残留的气息追了上去。 仅仅片刻。 林寻就已来到这地下路径的尽头,这里有一道豁口,通往地表之外。 冲出去后,林寻却发现,这是一座不起眼的庭院,荒草丛生,明显废弃已久。 也是到了这里,再捕捉不到那刺客的气息。 “此地应当是有人接应他,见其负伤,第一时间带他离去……” 林寻伫足在那,黑眸冷冽得可怕。 半响,他才沿着原路返回客栈。 “一截鹤羽……难道这刺客的本体乃是一头鹤形神禽?”林寻重新将那一截鹤羽拿出,以神识感应其中烙印的气息。 阴冷、黑暗、凌厉、晦涩…… 半响,林寻指尖一搓,这一截鹤羽化作灰烬飘洒。 而后,他将那被斩为两截的黑色长剑拿出,仔细审视,就见此剑狭窄细长,四尺有余,两侧剑锋暗哑无光,剑身上覆盖着繁密奇异的扭曲道纹图案。 “我知道了,此人是鹤!” 猛地,青雀发出声音,带着吃惊的味道,“没想到,那文少恒竟如此之狠,为了对付你,不惜去请空隐界的帝阶顶尖刺客出手。” 林寻挑眉:“空隐界?鹤?” “在永恒真界,有两大神秘的刺客势力,一个是空隐界,一个是云水间。” “前者执掌刺杀之道,后者执掌杀生大道,皆是万世不朽的神秘势力,追溯其底蕴,甚至比一些不朽帝族还要久远……” 青雀声音低沉,微微有些失神。 这两个神秘势力,至今无人知晓其来历,绝非一般的刺杀组织可比,因为他们所对付的,皆是帝境之上的人物! 在永恒真界,提起空隐界、云水间,就是一种可怕的震慑,令人忌惮和忌讳! 半响,青雀才说道:“若我猜测不错,之前那刺杀你的角色,便是来自空隐界的鹤,一个在空隐界帝阶刺客中排名第六的神秘人物。” “以往岁月中,不知有多少帝境人物被其袭杀,其中不乏一些修为强横之极的九境祖!” —— PS:加更送上,明天月初第一天,提前跟大家求一下保底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