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1章 横天朔的意图 - 天骄战纪

第2441章 横天朔的意图

听完,林寻也不禁皱眉。 空隐界,水云间,两个以“刺杀”“杀生”而成名于永恒真界的刺客势力。 其底蕴可追随到亘古以前,刺杀过不知多少古今大帝,这样神秘的势力谁能不忌惮? 且,按照青雀的说法,这两大势力中的角色,自踏上道途就浸淫在杀戮中,是从尸山血海中成长起来的变态,刺杀之道冠绝天下,举世无双。 若想刺杀谁,几乎等于判了那人的死刑! 很久以前,因为水云间频频刺杀不朽帝族的大人物,以至于犯下众怒,于是一众不朽帝族一起出手,对水云间动手。 那是一场极度血腥的大战,持续多年,水云间的刺客神出鬼没,宛如无孔不入,进行最激烈的反击。 那一段岁月称得上是黑暗和动荡,不知有多少盖世巨擘陨落。 最终经此一战,水云间虽被铲除,但并没有绝灭,据说是有残余的势力藏匿起来。 不过在那之后,世间已经极少再听说水云间的消息,许多世人都早已忘却了那一段黑暗血腥的岁月。 反倒是这空隐界,虽和水云间齐名,可无数年来,极少会招惹不朽帝族,故而并未引起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 可毋庸置疑,空隐界的底蕴注定不可能弱于水云间! 哪怕是不朽帝族,轻易也不愿招惹。 “这文少恒能够请动鹤出手,必然是付出了极大代价,而你这次能够从鹤手中捡回一条命,不得不说,连我也很意外。” 青雀说着,看向林寻的目光带上一丝异样。 鹤的存在,在永恒真界也将有名气,排名第六的帝阶刺客,焉可能会让人忽略? 可就在今晚,鹤却差点折在林寻手底下! “意外吗,一个刺客而已,其最大的依仗就是敛息和潜形,当窥破这一切时,对方的战力充其量也仅仅只比九境祖强一些。” 林寻随口道,“不过这件事,不能就这般算了,哪怕他是拿钱办事,哪怕就是来自什么空隐界,既然敢来刺杀我林寻,就得为此付出代价!” 话语随意,可其中的意味令青雀都一阵侧目,旋即嗤笑道:“等你真正了解空隐界的可怕后,或许就不敢说出这等话了。” 林寻笑了笑,懒得辩解。 不过经历此事,则让林寻警惕起来,鹤的出现,无疑证明,就是在这不朽天关,也不可能绝对安全。 “鹤铩羽而归,文少恒恐怕不会善罢甘休,你就打算这般算了?”青雀问。 “当然不可能。” 林寻毫不犹豫道,“来而不往非礼也,抓不到那个刺客,起码也要让文少恒为此付出代价!” 说罢,他眸子中冷芒一闪。 既然对方敢在城中肆无忌惮出手,他林寻自不会受制于城中规矩而忍气吞声。 “你打算怎么做?”青雀兴致勃勃问道。 “等一个机会。” 林寻说着,将无渊剑鼎重新祭出,继续以黄泉珠祭炼那九条幽冥道纹。 仿似刚才发生的事情,浑然没有影响到他的心境。 青雀都不得不暗叹,这家伙的心境未免也太强横和坚韧,突遭这等变故,换做其他人怕是早已愤怒交加,忧心忡忡,坐卧不宁了。 可他倒好,竟还有闲心炼器…… 这一夜,注定不平静。 天宇楼。 文少恒凭栏而立,手握一个玉瓷酒壶,显得很悠然惬意。 他喜欢俯瞰的感觉,将天地景象尽收眼底,一览众生之相,让人油然而生君临天下之感。 虚空忽然泛起一阵涟漪,雪婆婆的身影浮现而出,脸色奇差无比,“少主,鹤失败了。” 啪! 文少恒手中的玉瓷酒壶坠地,碎屑迸溅,他怔了一下,似以为耳朵听错,忍不住道:“败了?” 雪婆婆老脸铁青,低声道:“刚接到消息,鹤身负严重伤势,差点被杀死……” 文少恒只觉眼前发黑,身影一阵摇晃,一张俊俏的脸庞一小子变得狰狞起来,青筋爆绽,气得胸腔起伏。 “我那三百万一等宙虚源晶,就这么打水漂了?什么他妈的空隐界,一个灵玄子都杀不了,简直就是废物!” 他情绪明显失控,暴跳如雷,犹如在宣泄似的。 “少主,鹤的强大,无可置疑,之所以落败,或许是因为我们之前依旧小觑了那灵玄子。” 雪婆婆神色阴晴不定,道:“不过,空隐界的接头人已经说了,既然已经领了我们的任务,这件事,自然会给我们一个圆满的交代,不过……” “不过什么?”文少恒问。 “他们说之前那些酬金不够,要想让那灵玄子死,必须再付出两百万一等宙虚源晶,原因是我们之前提供的有关灵玄子的消息有偏差,以至于让他们在刺杀时,出现了纰漏……” 说到最后,雪婆婆声音都变小了,她也感到胸腔有一团火似的,快要炸开。 却见文少恒呆了片刻,气得肺都差点炸开,怒极而笑:“这空隐界把我当做什么了?任凭敲诈的冤大头?简直欺人太甚!” 直至许久,稍稍冷静下来之后,文少恒这才阴沉着脸说道,“告诉空隐界,这两百万宙虚源晶我一颗都不给,他们要么去把灵玄子杀了,要么就把我那三百万宙宇源晶还回来!” 说到最后,他不禁又气得骂了一声,“这操蛋的东西,任务失败了,还跟我讨价还价,简直丧心病狂!” 雪婆婆担忧道:“少主,若无必要,还是不要得罪空隐界,这个势力延存至今,底蕴甚至比我们文家都要可怕一些……与其和他们计较这些,不如就再费一些财帛,让他们继续去对付那灵玄子便是。” 顿了顿,她迟疑道:“毕竟,连鹤出手,都没能杀死灵玄子,起码已足够证明,在此城中,除非请动横天朔这个一道之祖亲自出手,否则,凭我们的力量,怕是根本奈何不了此人。” 文少恒怔了怔,一股说不出的挫败感油然而生。 身为文家“五绝帝”之一,他已经很久不曾体会过这种滋味了。 许久,他才深呼吸一口气,道,“告诉空隐界,什么时候杀死灵玄子,什么时候就能再得到两百万颗一等宙虚源晶。” 雪婆婆这才暗松一口气,领命而去。 …… “空隐界的刺客……败了?” 城主府,当得知这个消息,正在静修的横天朔都不禁被惊动,感到很意外。 “大人,此事已被证实,幸好没有风波传出,一切皆是在暗中发生和结束。” 一名童子清声道。 横天朔嗯了一声,道:“待会文少恒可能要来,你将他请过来便是。” 童子一怔,便领命而去。 果然,没多久文少恒就匆匆而来,拱手道:“世伯,又来叨扰了。” 横天朔露出一个笑容,起身说道:“别客气,快请坐。” 文少恒摇头,道:“我此来,只是想求世伯一个明确的答复,我该付出怎样的代价,世伯才会亲自动手,除掉那灵玄子?” 横天朔瞳孔一眯,半响才说道:“怎么,空隐界的人不行吗?” 文少恒唇角不易察觉抽搐了一下,道:“以世伯的手段,想必早已知道了这一场刺杀的结果,说实话,我对这空隐界真的很失望。” 横天朔摇头,指点道:“贤侄此言差矣,鹤的刺杀之道,我倒是了解一二,如你这般绝巅七重帝境,怕也不可能是他的对手,这并非证明空隐界不行,而是这灵玄子……很棘手!” 文少恒心中一震,脸色微变。 却见横天朔笑了笑,继续道:“贤侄你应该也已推测到这一点,才会亲自来请老夫出手吧?” 文少恒神色一阵明灭不定,半响才低声道:“还请世伯帮我一次。” 横天朔想了想,说道:“三个月后,试炼秘境就要开启了。” 文少恒一怔,旋即似明白什么,道:“世伯的意思是?” 横天朔笑容温煦,“我的意思是,或许……可以让灵玄子永远消失在其中。” 文少恒眸子中爆绽神芒,精神一振,道:“世伯您是说,将这家伙派往试炼秘境的‘第九区’?” 横天朔笑而不语。 文少恒则仿似彻底明白了,道:“第九区……第九区……我怎么就没想到,只要世伯点头,就能乖乖地让那些参加试炼的人送死?” 横天朔皱眉,道:“贤侄,这是试炼,唯有从试炼秘境走出者,才能继续踏上前往永恒真界的征程,怎能叫送死?当然,既然是试炼,伤亡……也是难免的……” 文少恒心中暗骂一声虚伪,嘴上则恭顺笑道:“这件事就有劳世伯了,他日,侄儿必有厚报。” 横天朔爽朗大笑:“什么厚报不厚报,这些老夫可不在乎,等什么时候有空,让你父亲来见见我这个老朋友就是了。” 文少恒一呆,笑得有些勉强,但还是点了点头。 他哪会不明白,在横天朔眼中,根本就不稀罕他文少恒的回报。 横天朔真正想要的,是来自他父亲,也就是文家当今族长的报答! “这老东西,也太奸诈和贪婪!” 当离开城主府,文少恒心中又是一阵痛骂。 可无奈的是,他已经无法不答应。 仇恨已结下。 只能…… 不死不休!

上一篇   第2440章 明暗之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