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3章 澹台之威 - 天骄战纪

第2443章 澹台之威

死亡,在一瞬擦肩而过。 可那种濒临死亡的刺激,却让文少恒魂儿都差点飞出来。 近乎本能般,他冲出了大殿之外,一边疯狂般朝城主府的方向全力挪移,一边嘶声大叫:“杀人了!灵玄子杀人了——” 那惊恐的尖叫犹如一道雷霆,划破起始城的夜色。 殿宇中。 伴随轰鸣声,雪婆婆被无渊剑鼎压迫得口鼻喷血,躯体肌肤炸开,骨骼都不知断裂多少。 她疯狂般狰狞大叫:“灵玄子,你竟敢在城中杀人,你必死无疑!” “你呢,为了这家伙不惜丢命,值得?” 林寻皱眉,望着文少恒逃跑的地方。 之前,他本来再次下狠手,有着绝对把握将文少恒留下,谁曾想,刚遭受到重击的雪婆婆,却再度挡在了前边,让得文少恒抓住一线机会,逃之夭夭。 当林寻此刻再想去追杀时,已来不及了。 “我的命就是少主给的,为他而死,我何惧之?” 雪婆婆嘶声大叫。 她并未放弃抵抗,疯狂挣扎,宛如要和林寻拼命,玉石俱焚。 搁在寻常,若正面厮杀,林寻也不敢保证能短时间内击杀掉这个比九境祖还强大一大截的角色。 可现在…… 已重伤垂死的雪婆婆,早已再无威胁可言。 噗! 一口道剑从无渊剑鼎中掠出,将雪婆婆斩杀当场,那浩瀚剑气将彻底淹没,化作灰烬飘洒。 抬手抓起雪婆婆所留的遗物,林寻转身而去。 …… 这一晚,起始城无法平静。 文少恒一路的嘶声大叫,引起城中轰动,令不知多少帝境人物被惊到,纷纷进行关注。 而没多久,就见坐镇城中的横天朔率领一众麾下,在文少恒的指引下,来到了天宇楼。 可此时,林寻早已人去楼空。 “世伯,那灵玄子敢在城中行凶,已违逆了城中规矩,连雪婆婆也因他而死,似这般孽障,必须早早除掉!” 文少恒脸色铁青,神色狰狞得可怕。 就在刚刚,他差点就被刺杀! 那突如其来的死亡一幕,让他至今都无法平静,而雪婆婆的死,更让他陷入一种暴怒中,快要疯狂。 横天朔脸色也颇为阴沉。 今夜发生的事情,无疑证明,那灵玄子根本就没有把他这个城主放在眼中! “走,去这灵玄子落脚之地看看。” 横天朔一挥手,带着众人挪移虚空而去。 夜色已深。 客栈一层却依旧很热闹。 林寻和澹台锋正在拼酒,两人已喝光了十九坛神酿烈酒,附近一群修道者皆在围观,为两人助威。 虽然两者修为皆极其高深,可这客栈所卖的神酿,可都是由各种神材酿制而成,酒劲十足。 喝到现在,两者浑身都是酒意,可兀自没有人认怂。 当横天朔、文少恒一行人抵达时,就看到了这样一番景象,都不禁一怔。 什么情况? 同一时间,客栈中那喧嚣热闹的气氛一寂,犹如寒潮灌入,所有人感受到一股刺骨的杀意。 他们齐齐抬头,皆被突然而至的横天朔一行人惊到,心中也不可抑制地冒出一个念头,什么情况? 林寻自然也看到了横天朔、文少恒等人,神色不动,从容自若。 “来来来,继续喝!” 澹台锋斜睨了横天朔他们一眼,就端起酒杯,嚷嚷着要跟林寻继续拼酒。 砰! 文少恒一巴掌拍碎身边的一张桌子,厉声道:“除了灵玄子,无关人等,给我滚!” 一下子,大殿气氛死寂。 澹台锋也似被惊到,酒意醒了大半,他皱眉起身,扫了横天朔一眼,又看了看文少恒,神色冰冷道:“你让谁滚?有种再说一遍?” 在他附近,一众帝境人物也神色不善。 文少恒早已暴怒欲狂,眼见澹台锋还敢顶嘴,顿时怒不可遏,一巴掌就要抡出去。 他的手腕,却被横天朔按住。 文少恒一愣,就见横天朔已经开口说道:“刚才,你们一直在饮酒?” 面对横天朔时,澹台锋倒是郑重不少,但依旧不减那种自负,颔首道,“不错,不知前辈有何指教?” 横天朔眸光如电,扫视在场众人,最终目光落在林寻身上,道:“之前,天宇楼发生了一桩命案,文家的一位九境祖老仆被人击杀,连文少恒小友也差点遭殃,而文少恒小友直言,此事就是这灵玄子干的。” 澹台锋顿时像听到了天大的笑话,噗嗤笑出来:“灵玄子和我一直在此饮酒,焉可能有机会去杀人?” 他附近众人也都笑起来。 这件事,他们可都能证明! “这么说,澹台小友是打算替此人作保了?”横天朔深深看了澹台锋一眼,显然,他已识破澹台锋身份。 而听到澹台二字,文少恒一怔,眸子中芒光一闪,眉头皱起。 “不是作保,而是在场所有人都知道,灵玄子一直在和我对饮,这客栈的老板和小厮也都可以证明。” 澹台锋不假思索道。 文少恒冷哼:“这位朋友,你大概根本不清楚,这灵玄子修炼有分身之法,你就敢确定,眼前和你对饮的家伙,没有利用你?” 澹台锋嗤笑:“自打我走进这家客栈,是我主动跟灵玄子对饮的,你觉得这是利用?脑子进水了吧?” 文少恒顿时怒了,神色森然盯着澹台锋,“真以为姓澹台,就敢去包庇那孽障了?” 澹台锋脸色也是一沉,针锋相对,“文少恒是吧,别以为来自不朽帝族就能无法无天,据我所知,在永恒真界,你们文家还没强大到可以让你横行无忌的地步!” 将这一幕幕看在眼底,林寻不禁讶然,这才意识到,这澹台锋的来历明显远比自己想象中更强大。 敢于无惧文少恒,已充分证明了这一点。 “好了。” 横天朔站出,制止住场中剑拔弩张的两人,道:“凶手不管是谁,我身为城主,必会严惩不贷,绝不姑息,这件事到此为止。” “世伯。”文少恒明显不甘。 横天朔拍了拍他肩膀,道:“杀人者必会为此付出代价的,慌什么。” 说罢,带着众人转身而去。 文少恒眼神怨毒地看了林寻一眼,也紧跟着离开。 直至走进夜色中,横天朔皱眉问道:“你可知道,这灵玄子和那澹台锋是什么关系?” 文少恒摇头:“我和这灵玄子一路从地坤界门进入大千战域,可根本不知道,他会和那姓澹台的走到一块。” 横天朔沉吟道:“看来,在试炼开启之前,得先查清楚他们两人之间的关系了……” “世伯,在永恒真界,澹台家只是一个新建立的不朽势力而已,且人丁稀少,为何要这般在意?” 文少恒不解。 “你不懂,澹台锋的祖父,也就是现在名扬永恒真界的澹台长空,可不是一般的不朽人物,此人以无上毅力,耗费万年岁月,一举降服一条完整的天阶三品秩序力量,岂是寻常可比?” 横天朔眼眸深沉,“当时为了争夺这条秩序力量,足足有八个不朽帝族的不朽级老古董一起出手,可最终,也根本没能从澹台锋手中夺走这条天阶秩序,这一战之后,澹台长空也一举成为不朽人物中首屈一指的巨擘存在。” “虽说现如今,由澹台长空一手建立的澹台氏,才不过延存三千年而已,可按照这种态势持续下去,以后……极可能会成为一方执掌天阶秩序的顶尖大势力。” 说到这,横天朔也不禁喟叹,仅凭一人之力,就在永恒真界那等地方扎根立足,打下一方偌大基业,这简直就是个传奇,而澹台长空……无疑太可怖! “哼,一个外来户而已。”文少恒明显很不服。 “古往今来,进入永恒真界的强横人物不知凡几,可能够如澹台长风那般,硬生生为自己宗族打下一座江山的,又有几人?” 横天朔瞥了文少恒一眼,“这种人,能不招惹最好。” 文少恒默然。 “当然,今夜是个意外,依我看,这灵玄子应该和澹台锋关系不大,等试炼开始后,你的仇……自然有解决的时候。” 横天朔说着,已经带着一行人消失在茫茫夜色中。 …… 客栈。 气氛冷清,不复之前热闹。 “澹台兄,刚才多谢了。” 林寻拱手道,场中只剩下他和澹台锋两人,其他人都已被驱散。 “谢什么,要说谢,也应该我谢你在森罗冥土中‘助人为乐’才对。” 说着,澹台锋不禁笑起来。 “其实,文少恒说的不错。” 林寻想了想,道,“之前杀死他身边老仆的,就是我的本尊。” 澹台锋一怔,看了林寻半响,神色古怪道:“这么说,我倒是真的误打误撞,被你利用了?” 林寻点头:“可以这么说。” 澹台锋苦笑:“你都这么坦诚了,还让我能怎样?” 实则,他心中也是轻松不少,之前他心中实则也有些狐疑, 毕竟,文少恒这等人,断不可能无缘无故就寻仇的。而此时,林寻的坦诚,也是将他心中的狐疑彻底驱散。 他拎起一坛酒,笑眯眯道:“来来来,咱们继续喝酒,若你能把我喝趴下,这件小事就算了,否则,我立马去城主府告发你!” 林寻也笑起来,“那就试试谁先趴下。” 澹台锋性情不错,是个可结交的朋友,这也是林寻坦诚以待的原因,同时,这也算是一个试探。 还好,澹台锋的反应,并未让他失望。

下一篇   第2444章 暗流汹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