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48章 一人之威 无可匹敌 - 天骄战纪

第2448章 一人之威 无可匹敌

眼见林寻被困,许多人神色异动,催动各种帝兵,第一时间朝林寻斩去。 这的确是一个机会! “催动禁器杀了他!” 有人厉声咆哮,眼神狰狞,对林寻恨到了极点。 “诸位,我们没有退路了,在这试炼世界,谁也走不掉,唯有将他屠掉,不然即便现在能逃走,以后只要被他遇到,也得死!” 一个黑袍男子眼神阴沉,张嘴吐出一口一口猩红淌血的妖异符箓,祭了出去。 哗啦~ 符箓倏尔间变大,化作万丈范围的血色图案,震碎了大地,湮灭了天穹,映现出诡异的群魔乱世之象。 它与青铜古伞一起落下,将林寻困在当中,想要把他炼成脓血,血气蒙蒙,鬼哭神嚎。 “快,机会难得,杀了他,大家万不可退缩,诛灭此獠,就在这一刻!” 其他人见状,一个个大叫起来。原本惊恐的心都在此刻化作了一种难言的狂喜。 林寻皱眉,这青铜古伞很特别,除却是一件可怕的帝兵外,还蕴含着一股诡异的意志力量,疑似是属于一道之祖的气息。 而那血色妖异符箓也不简单,内蕴繁密的禁咒,有无数精魄神魂的虚影在其中厉声嘶吼,渗人之极。 “杀,一定杀了他!” 大叫声中,诸多帝兵呼啸而起,穿梭天地间,流转滔天神辉,杀伐气震断九霄。 这是一场浩劫,各种光爆鸣,全都冲了起来,让天地千疮百孔,破败的不成样子。 “这次,总该死了吧?”一人颤声说道。 “不对,他……他……没死!” 下一刻,全场所有人都惊到。 远处,道光滔天,一把青铜古伞竟被林寻抢夺在手,挪移到了另外一处区域。 刚才那一轮恐怖之极的毁灭围攻,竟依然未能打中他,只是毁掉了一片区域而已。 “不——!”蓦地,那个文士男子发出惊怒的尖叫。 就见林寻随手就将青铜古伞镇压进了无渊剑鼎,而被切断联系的文士男子,哇的一声喷出一口血来,脸色煞白如纸。 这一幕,刺激一些人惊悚到头皮发麻。 徒手夺古帝兵! “大家别慌,他还没有摆脱禁锢,还在我那‘大血魔符箓’的笼罩镇压中!” 那黑袍男子发出长啸,“诸位速出手,杀他个形神俱灭。” 众人抬眼,果然就看见,林寻所在之地,血色符箓翻滚,形成一种可怖的血色涟漪,将林寻周身压制。 “杀!” 众人再度出手,纷纷不计代价的催动各种秘宝,流光溢彩,将那里淹没。 嗡! 林寻无渊剑鼎内,浮现出一口古拙道剑,流转潋滟的紫色神辉,斩向那血色符箓。 剑光如虹,铮铮作响,那血色符箓虽是一种非常诡异的秘宝,但是却被劈的不断出现裂痕。 最终,在一片刺目的光芒中,血色符箓骤然爆碎,化成漫天的血色光雨席卷十方。 林寻心中一叹,原本他是打算将此宝降服的,可惜,事态紧迫,不得不用蛮力毁掉。 “我的宝物!”黑袍男子惊得大叫,如被毁掉了心头肉般。 而此时,林寻早已展开反击。 他如神临尘,所向披靡,接连出手,以无渊剑鼎横击,将数件兵器打碎在天地中,劈山断海,法力无量。 到了现在,战斗一面倒了,再没有什么悬念,仅剩下的那些帝境人物再不敢有一丝侥幸,带着惊恐的情绪再度逃窜。 之前,围困和袭击,杀不死。 秘宝加持一起镇压,也杀不死。 这等情况下,谁还不清楚,林寻根本不是他们可以敌对的? “道友,我们可以坐下来谈一谈,暂且收手,我愿付出足以让你满意的代价,只求换我一命。” 有人被追上了,吓到亡魂皆冒,苦苦哀求。 话音刚落,就被林寻一巴掌打成了血泥,暴毙当场。 林寻没有停留,继续追杀。 仅剩下的帝境人物,不过十余人而已,虽朝四面八方逃去,可他们的气息和模样,早已被林寻牢牢记住。 轰! 无谛灵弓挽起,风雷音激荡中,碧落箭爆射长空而去。 数百里之外,一道仓惶逃窜的身影骤然炸开,被一箭暴杀,身陨道消。 再杀一人! 林寻身影极快,朝另一个方向冲去。 被他追杀的,是一名蓝裳女子,她似察觉到不妙,逃亡时,蓦地一咬牙,祭出一串赤色铃铛,张嘴喷出数十口精血,顿时,那赤色铃铛犹如吃饱了似的,产生一阵妖异渗人的铃音。 而那蓝裳女子则像是丢掉了大半条命,变得非常虚弱,显然付出了惨痛的代价,她猛地将赤色铃铛捏碎。 砰! 瑰丽的赤色光雨飘洒,消失在虚空。 而在同一时间,林寻浑身寒毛倒竖,肌体生疼,像是有一柄绝世凶器将刺进心脏般,产生极致的威胁。 这太突然了! 林寻心神震动,在这一刹那,他毫不犹豫将无渊剑鼎挡在周身。 铛! 震耳欲聋的报爆鸣响彻,一道细若牛毛,诡异无比的赤色针锋,被无渊剑鼎险之又险地挡住,而后爆碎,所产生的力量洪流,震得林寻身影都是一个踉跄。 而在远处。 噗! 蓝裳女子大口咳血,露出绝望之色。 这是她的杀手锏,付出了一半的道行为代价。 没曾想,还是被挡住了! “我与你拼了!”蓝裳女子发出尖叫,躯体燃烧似的,朝林寻扑来。 显然,她打算玉石俱焚。 林寻神色漠然,战力强到极致,一掌切出,蓝裳女子身影尚在半空,就轰然炸开。 接下来,林寻不曾收手,依旧在追杀。 “道兄,何苦如此相逼!?” 很快,一个须发灰白的男子被追上,不禁发出悲愤的大叫。 可林寻根本不理会,一步上前,一脚踢了出去,灰发男子头颅四分五裂,被镇杀当场。 只是,当林寻要再去追仅剩下的那六七个敌人时,他们早已消失在不同的方向上。 林寻终究只是一个人,并且并不打算在此刻暴露五大分身,故而无法前往不同的方向杀敌。 林寻当即止步,眼神冷冽,他并无不甘,只要在这试炼世界,他就有把握在接下来的时间中,将这些敌人一一击毙。 他转身朝原路返回。 而在同一时间,那仅剩下的人早已吓破了胆,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绝望过。 以前,他们纵横一域,神威无量,俯仰诸天众生,而今却被人像是撵狗一般追杀的上天无路入地无门。 两相对比,令人不胜唏嘘。 战场中,一派天塌地陷的毁灭景象。 林寻返回了,打算清理战利品,可刚准备动手,忽然察觉到什么,不禁冷哼: “趁火打劫?找死!” 话音刚响起,林寻如一尊不朽的神炉似的,散发出滔天的道光,整个人暴冲而出,比神明还恐怖。 一拳打出。 轰! 极远处的地方,虚空爆鸣,一道身影被狠狠震得倒退出来。 这是一名华袍青年,眼神间闪过慌乱之色,脸色阴沉道:“灵玄子,我与你无冤无仇,为何要动手?” “我的战利品,也是你这种东西能染指的?”林寻说着,无渊剑鼎早已呼啸而出。 转瞬间,将那华袍青年震碎成血沫。 林寻抬手一招,就将对方身上的储物宝贝收起。 做完这一切,林寻眸光如电,扫视四面八方,冷冷道,“在暗中观战可以,谁敢再心生一些妄念,别怪我不客气!” 声传四野。 说罢,他开始清理战场。 之前在厮杀时,林寻就已察觉到,那暗中藏匿着不少恐怖的气息,皆在观战。 但并未掺合进来,林寻也懒得理会。 谁曾想,刚才他返回时,那华袍青年竟趁着他不在,在抢夺战利品,这就让林寻无法容忍了。 暗中,许多修道者脸色难看,被林寻这般不客气的警告,令他们颇感到不悦。 但,却没人敢跳出来。 之前那一战,林寻展现出的杀伐力之可怕,令他们也早已被震慑到,哪还敢去跟林寻叫板了。 一时间,不少人都在暗中离去。 而在林寻清扫完战利品没多久,忽然间,远处响起一道低沉沙哑的声音: “灵玄子,你已大劫临头,自求多福吧!” 林寻眸子中闪过杀机,神识朝那声音传出的方向掠去,但却发现,那里早已人去楼空。 “自求多福?我倒要看看,这试炼世界中,究竟谁能活着离开!” 林寻心中杀机沸腾,之前的遭遇,让他察觉到了一股针对自己的危险暗流,已不打算再低调和保留。 唰! 没多久,林寻挪移虚空离开。 这里刚发生过大战,不宜久留。 半个时辰后。 一座连绵起伏的莽荒山峦深处。 林寻随手布下一道禁制,这才将一道元神从无渊剑鼎中放出。 这是刚才在战斗厮杀中,被他拘囿的一道元神,属于一个帝境八重的老者。 林寻眼神幽邃深沉,直言道:“你是打算让我搜魂,还是自己主动回答我的一些问题?” 老者仅剩元神,早已绝望,闻言不假思索道:“道兄请问,我保证知无不言言无不尽,只求道兄给一个痛快!” —— PS:嗯,今晚就有加更!大概晚上10点前,惊不惊喜? 求月票鼓励!争取杀进前20名!

上一篇   第2447章 魔神!

下一篇   第2449章 被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