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53章 分而划之 坐收渔利 - 天骄战纪

第2453章 分而划之 坐收渔利

这一幕,也是深深震撼了璇星绝帝一行人。 半响,璇星绝帝才低声道:“灵兄,这次多谢了。” 林寻随口道:“上次在古魇战场,我欠你一个人情,现在就当还给你了。” 璇星绝帝一怔,苦笑道:“灵兄说笑了,上次那件事,无非是我想趁机夺取一些君王级魇魔的本命珠罢了。” 林寻道:“我也一样,这次也是为了夺取埋藏在此地的这一块星源。” 此话一出,璇星绝帝附近众人皆露出怒色,脸色难看。 “灵玄子,没想到你竟是这种人!” 有人愤然。 “呵,真是让人失望啊……” 有人长叹。 之前,他们浴血奋战,就是为了保住此地所埋藏的星源,本以为林寻的到来,是为了帮他们,可哪曾想,事实完全相反。 这让他们都无比愤怒,感觉自己受骗了。 林寻黑眸如电,扫了这些愤怒的家伙一眼,道:“怎么,我偿还了一个人情,你们还觉得不够?” 言辞随意,可璇星绝帝却脸色一变,勉强笑道:“灵兄不要误会,我等这就离去。” 说罢,不管不顾,带着那些人就离开。 直至他们消失,林寻这才收回目光,心中冷笑,这些家伙还真当自己不计前嫌,助人为乐? 可笑! 事实上,从行牧天、狂儒帝、宁道致、以及璇星绝帝这些“同路人”当初在起始城中,有意地疏远自己,担心引火上身那一刻起,林寻根本就不曾再把对方当做“同路人”! 林寻不怪对方这么做,毕竟,彼此并无实质交情。 而现在,林寻所作所为,也建立在这个基础上,没有交情,还怨愤自己抢夺星源? 不怕自己一怒之下,大开杀戒? 若不是璇星绝帝最后一刻果断地带着这些人离开,林寻早不客气地将那些混账教训一顿了。 摇了摇头,林寻袖袍一挥。 轰! 不远处,那一座弥漫着生机波动的黑色大山塌陷,一块流光溢彩的星源飞掠而出,被林寻一把抓在了手中。 略一打量,林寻就收起星源,飘然而去。 同一时间。 “小姐,那星源是我们最先发现的,可最后却被那灵玄子夺走,这家伙简直太可恶!” 极远处的虚空中,一人愤然出声。 “是啊,我等本以为他是好心相助,谁曾想,嘴脸也那般丑陋和难看!” 其他人也纷纷开口。 “闭嘴!” 璇星绝帝再控制不住内心怒火,冷冷道,“第一,是我们自己划清了和他灵玄子之间的界限。” “第二,刚才若不是灵玄子插手,不止会被抢走星源,我们也注定不可能全身而退。” “第三,在这种情况下,灵玄子主动出现,帮我们化解一场冲突,已经等于在帮我们。” 说到这,众人已是噤若寒蝉。 璇星绝帝一字一顿道:“不知感恩,起码也要拎得清是非好坏,你们……有什么资格愤怒和不甘心?” 众人神色一阵青一阵白。 璇星绝帝心中则长叹一声,涌出一股说不出的悔意。 …… 在第六区搜寻星源的第二天。 林寻在夺取一股星源时,遭受到了一场阵容浩大的围攻。 足有三批势力一起出手。 一批是以一位白发少年为首,这是一个战力极其强劲的绝巅七重大帝,名唤午天辰。 身边拥簇着三位九境祖和一众帝境。 一批是以一个赤袍老道为首,这老道并非绝巅大帝,但一身九境祖的修为也已臻至极尽圆满地步,且掌握着诸般可怖秘法,比之文少恒身边的雪婆婆都要强横一些。 第三批…… 则是一群熟悉面孔,乃是狂儒帝一行人! 动手时,无论是狂儒帝,还是他身边之人,皆毫无情绪波澜,视林寻为对手,全力攻伐,一点都不客气。 林寻谈不上愤怒,也没有半点异常。 最终,林寻选择退避。 但并未离开,立在远处,冷眼旁观。 这让那三批势力皆浑然不自在,局势陷入诡异的对峙中。 林寻的存在,是一个威胁,而对那三批势力而言,谁也不肯将那一块埋藏于附近的星源拱手相让。 可若他们三批势力之间彼此厮杀,反倒会让林寻趁机捡便宜。 一时间,局势也是僵持在那。 林寻泰然自若,那三批势力的脸色就有些不好看了。 谁都清楚,时间拖得越久,就会有越来越多的竞争者从四面八方而来,到那时,局势只会更混乱。 “灵兄,我们乃是一路人,这次你若帮我们夺得这块星源,下次我等也必会帮你。” 狂儒帝忽然开口,神色真诚。 林寻露出讥嘲之色:“之前在起始城中跟我划清界限,怎么现在又变了?” 顿了顿,林寻继续道:“之前厮杀争夺时,可没见你们是我为一路人了。” 狂儒帝神色僵硬了一下,轻叹道:“此一时彼一时也。” 却见林寻目光望向其他两批势力的为首者,道:“你们若联手将这卑劣家伙灭了,我立刻离开,保证绝对不再掺合此事。” 一句话,让那白发少年和赤袍老道大为心动。 狂儒帝则色变,道:“灵兄,你这是要借刀杀人啊!” “有问题?” 林寻笑起来,“记好了,我们不是朋友,也不是一路人,而是敌人,对待敌人,当然要无所不用其极。” 狂儒帝的脸色一下子阴沉下来,眸子中恨意迸发。 “灵玄子,你和我们一起联手,先杀了这些家伙,然后你再离开,岂不美哉?” 白发少年忽然提出一个建议。 “不错,不错。” 赤袍老道也点头认可。 “这当然是极好的。” 林寻笑得很灿烂。 而狂儒帝一行人的心都沉入谷底,惊怒交加。 之前,还是他们三批人一起围攻林寻一人的局势,这才须臾间而已,反倒是他们这批人,被视作了击杀目标! “两位,你们难道真的相信灵玄子的鬼话?”狂儒帝大喝,脸色铁青。 白发少年淡然道:“这些不重要,重要的是能少一批对手,对我等而言都是一桩好事。” “动手!” 赤袍老道大喝,带着一众帝境人物悍然出击。 而林寻也没有保留,第一时间配合着,杀向狂儒帝等人。 “走!” 狂儒帝发出愤怒的咆哮,带着一行人就逃,根本就不敢应战。 “两位,接下来的争夺就看你们双方了。” 而林寻也没有让人失望,大笑一声,就挪移虚空,朝狂儒帝一行人追去。 白发少年和赤袍老道心中皆暗松一口气。 眨眼间,林寻和狂儒帝一行人皆离开,等于让局势一下子变得明朗起来。 仿似有默契般,白发少年和赤袍老者对视一眼,而后齐齐动手,杀向对方…… 轰隆! 两人率领各自阵营的强者,在此地展开激烈的角逐。 极远处天穹下。 林寻正在追击狂儒帝一行人,速度奇快,且动手时毫不客气。 噗! 噗! 噗! 一朵又一朵血花炸开,猩红滚烫,就见狂儒帝身边,一个又一个帝境被击杀,如若草芥似的被抹掉性命,形神俱灭。 这刺激得狂儒帝快要发狂,发出嘶吼:“灵玄子,你真的要赶尽杀绝?” 他眼睛都发红。 “之前,你和那些家伙一起围攻我时,是否有留情?” 林寻神色不悲不喜。 “那无非是为了争夺星源罢了,而你呢,现在都已舍弃星源,为何还要做的如此绝?” 狂儒帝大吼时,身边又一个帝境人物被击毙,迸溅出的血水从他眼前掠过,刺激得他浑身哆嗦,眼睛都红了。 “你真以为,我舍弃了那一块星源?”林寻眼神泛起一抹怜悯。 狂儒帝一愣。 就在此时,林寻暴冲,无渊剑鼎裹挟亿万重道光镇压而下。 轰隆! 惊天动地的杀伐上演,这片区域都紊乱,狂儒帝虽强,但哪可能是林寻的对手了。 仅仅须臾,就被无渊剑横扫,躯体分成两截,被磨灭在滚滚剑气洪流之中,灰飞烟灭。 临死,都带着深深的不甘,很不明白,为何林寻会这般决绝和无情。 “凡视我为敌者,皆当除之。” 林寻黑眸深邃,不起一丝涟漪。 他转身,朝原路返回。 之所以费这么大劲,无非是争取一个各个击破的机会。 否则,以他一人之力,也很难对抗白发少年、赤袍老道和狂儒帝这三批势力的联手。 而现在,狂儒帝一行人已被除掉。 接下来,就该去解决那白发少年和赤袍老道了。 出乎林寻意料,当他返回时,白发少年一行人和赤袍老道一行人早已杀红了眼睛,彼此皆伤亡严重。 见此,林寻差点就笑出来。 鹬蚌相争,渔翁得利,古人诚不我欺! “灵玄子!” 战斗中,当看到林寻的身影重新出现,白发少年脸色骤变,“你怎么又回来了?” “该死!” 赤袍老道显然是明白了,脸色奇差无比,“我们上了这孽障的当!” 就见林寻凌空踏步,衣袍飘曳,犹如绝俗出尘的谪仙似的,清俊的脸庞上兀自挂着一抹灿烂的笑容: “两位继续,最好两败俱伤,玉石俱焚,这样我便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捡一个大便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