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六章 万众瞩目 巅峰之决【二】 - 天骄战纪

第二百四十六章 万众瞩目 巅峰之决【二】

呜呜~ 五丈长鞭若一道黑色魅影,出呜呜咽咽宛如鬼哭狼嚎般的声音,摄魂夺魄。 鞭名“阴灵”,一件传承于黄氏宗族的古老灵器,虽只是人级上阶灵器,威力却诡秘莫测,非市面上的灵器可比。 啪! 空气爆碎,阴灵鞭荡空而起,映衬得黄剑尘浑身凶气愈炽盛,森然若杀神,令全场观众皆都倒吸凉气。 甫一出手,黄剑尘所展现出的力量,就显得如此骇人,根本就不像一个人罡境少年! 和他一比,这世间大多数人罡境修者都显得暗淡起来。 林寻眼瞳一眯,意识到此次对手颇为不同,所展现的战斗力甚至比一些地罡境修者都要慑人。 锵! 几乎在黄剑尘出手的刹那,也不见林寻动作,长二尺七寸,宽四指,通体漆黑若永夜的流光战刀出现掌中,而后轻轻一划。 唰~ 那刀芒犹如一抹流光,倏然撕裂黑暗,映现世间。 “咦!” 角斗场不同的地方,同时响起一些惊疑声,似从林寻这一刀中看出了一些什么玄机。 但对场中大多数观众而言,林寻这一刀或许很厉害,可是论及气势,似无法和黄剑尘这一击相媲美。 砰! 刹那间,阴灵鞭和流光战刀碰撞,产生出可怖的轰鸣,劲风席卷四周,震得擂台四周的防御灵阵泛起一阵涟漪。 却见黄剑尘身影不动,一如刚才。 而在对面,林寻持刀而立,同样毫无损。 这一击,竟是平分秋色。 “还不错。” 黄剑尘唇角泛起一抹森然弧度,眼眸中隐隐有着嗜血般的光泽在流转。 呜呜~~ 他挥动阴灵鞭,身影若鬼魅般,暴杀而去,气势若凶兽睥睨世间,要碾压一切身前敌。 刹那间,林寻的身影就被万千鞭影所笼罩,像快要被淹没般,擂台上尽是鞭影破空出的尖锐啸音,令人头皮麻。 “这黄剑尘气势如虎,凶性毕露,战斗力之强已足可以位列人罡境中的巅峰之列。” 许多人惊叹,被黄剑尘的表现所震撼。 “林寻也不差,身陷重围,兀自进退自如,并未露出任何一丝破绽。” 也有人现,虽说林寻身影被铺天盖地的鞭影笼罩,但并没有被立刻镇压,相反,他整个人宛如一座岩石般,任凭八方袭击,兀自岿然不动。 “好!同等修行境界中,你能挡住我的进攻,简直太让我兴奋,也只有你这样的对手,才值得我动真格!” 擂台上,黄剑尘一反常态,神色间显露出嗜血疯狂之色,似乎对林寻的表现很满意。 这让许多人感到悚然。 不战斗的时候,黄剑尘沉默的像一块石头,普普通通,毫不起眼,可一旦战斗,他就彻底变了,浑身煞气冲霄,凶光毕露,神态之间尽是嗜血疯狂之意。 就连话语也变多了,透着无尽的睥睨狂傲。 这种强烈的反差,让人都搞不懂,究竟那一副模样才是真正的黄剑尘。 “被你如此夸奖,我是不是该感到高兴?” 林寻唇角露出一抹晒笑。 “高兴倒不至于,不过你可千万别败的太快,这样我可真的会不高兴的!” 黄剑尘仰天大笑,长飞扬,眉宇间尽是狂色,他身影连连闪烁,战斗气势愈可怖,铺天盖地的杀机,悉数汇聚于掌中阴灵鞭,和林寻厮杀在一起。 刹那间,就见擂台上鞭影如潮,层层叠叠,若无穷尽般,轰隆隆全部压迫向林寻。 每一击,都蕴含着开山裂石,摧枯拉朽的威能,显得可怖之极。 而就在这等攻击下,林寻的动作同样不慢,就见流光战刀若闪电飞舞,划出一道道简单、精准、迅猛的刀芒,将一道道杀来的鞭影一一击破,或许气势无法和黄剑尘相比,但却显得并不费力。 这让不少身为人罡境的修者骇然,扪心自问,若是他们在擂台上,根本就挡不住林寻和黄剑尘两人中的任意一个的攻击! 由此就能看出,这一战何其之旷世,绝对是一场人罡境中的巅峰对决! 而这一切,让得场中气氛一下子被点燃,变得愈火爆起来,许多人都已站起身来,大声呐喊。 “战!” “战!” “战!” 呐喊声如潮水汹涌,震荡角斗场天地间。 “杀!杀!快把林寻这家伙杀了,让他彻底身败名裂,再无抬头之日!” 包厢中,齐云霄、袁术等一众豪门子弟也呐喊起来,一个个神色亢奋无比。 黄剑尘所展现的力量让他们震撼,也让他们看到了镇压林寻的希望,心中自然痛快兴奋无比。 “若真有这般容易,林寻也不是林寻了。” 温明秀唇角泛起一抹冷笑,这一刻的黄剑尘看似凶威滔天,气势不可阻挡,可她同样清楚,林寻那温煦清俊的外表下,同样藏着何等可怕的力量。 否则,林寻也不绝不可能从那变态残酷无比的弑血营中坚持到最后,顺利走出。 否则,前些天那晚上的雨夜杀戮,十多个豪门势力派出的修者,也不会被杀的溃不成军,屁滚尿流。 温明秀隐约有一种感觉,林寻直至此时,也没有动用真正的力量,他似乎一直在试探黄剑尘的力量和底牌。 若这种推测是真的,那就证明此时黄剑尘的攻击,并没有让林寻感到威胁! 会是真的吗? 温明秀有些不确定。 …… “哈哈哈,这林寻被逼的只能防御,而无还手的机会,败局已定!” “可惜,黄七少被废之后,一直在养伤,无法前来,若他能够看到这一幕,必然会很开心吧?” “若有可能,我真希望黄剑尘把这林寻的修为也废了,省得以后再留下什么隐患。” 另一座包厢中,那些来自紫禁城世家门阀的子弟也都神色兴奋,眉飞色舞。 唯独谢玉堂微微有些皱眉,他目光何其毒辣,根本不是在场其他人可比,一眼就看出,直至此时黄剑尘也没能压制林寻,本身就有些不对劲。 不过谢玉堂倒是不担心林寻还有翻盘的可能,据他所知,黄剑尘可是修炼了一门传承久远的神秘功法,至今还没施展出来! …… “婆婆,你看战况如何?林寻公子有获胜的希望么?” 柳清嫣星眸凝视着战场,心中萦绕着一丝挥之不去的忧色。 “小姐,您都已经问了很多遍了。” 风婆婆有些无奈道,“目前来看,那黄剑尘的赢面更大一些,不过想要短时间内镇压林寻这小子,只怕也很难办到。” “婆婆,以您的眼力也看不出最终谁会赢?” 柳清嫣显然对风婆婆这个分析有些不满意。 风婆婆思忖道:“不好说,这俩小家伙皆都是人罡境中的巅峰人物,不到最后,谁也不敢妄自评断胜负,原因其实很简单,两人直至现在,都并没有动用真正的底牌。” 柳清嫣皱了皱眉,心中莫名有些烦躁,不过她也知道,这就是战斗,充满了变数,谁都不可能给出一个明确答案。 …… “才一年多没见面,这小子不但成了名闻烟霞城的‘寻大师’,连战斗力也已变得如此卓绝……” 幕晚苏怔怔,心绪复杂,相较于完全陌生的黄剑尘,她自然更希望林寻取胜。 只是目前来看,林寻虽表现不俗,可比之那黄剑尘,似乎终究差了一些气势。 …… 相似的议论,此时在每个包厢中都在生着,对于坐临包厢中的那些大人物而言,自然能够一眼看出战场中的一切玄妙。 有人惊诧于黄剑尘的滔天凶威,也有人注意到林寻的顽强和从容。 但所得出的结论都一样,放眼整个烟霞城,能够在人罡境中和林寻、黄剑尘并驾齐驱的,似乎已经很难找出几个。 甚至放眼整个帝国,林寻和黄剑尘两人已堪称是人罡境中的巅峰人物,说其为少年天骄也不为过。 毕竟,两人都仅仅才十多岁而已!在这般年龄就在修行之路上拥有这等造诣,本身就显得极其罕见。 当然,对林寻心怀排斥和恨意的那些大人物,自然不可能会认同林寻,相反,他们巴不得黄剑尘此次可以一举将林寻挫败,让他从此一蹶不振,彻底废掉! 像大修士姚拓海、以及当初曾对林寻展开一场雨夜杀戮的十多个豪门势力,皆都有这种想法。 就在不同的人物揣着不同的心思议论纷纷的时候,忽然之间,场中猛地爆出一阵惊天动地的哗然声,一下子将所有人的目光全部汇聚到那战场中。 就见黄剑尘此刻宛如一尊魔神,身影漂浮半空,浑身汹涌出一道道碧油油的森然火焰。 那火焰若鬼磷火,诡秘、森然,映照半空,将那片区域染成一片渗人的幽绿之色。 恍惚之间,众人只觉黄剑尘气势又变了,宛如驾驭地狱恶鬼的王者,让人心中毛,毛骨悚然。 “没想到,你比我预想的还要强大一些,不过越是这样,就让我越开心,知道吗,同辈之中能够碰到一个像样的对手实在太不容易了,而你能够办到这一步,已经足可以自傲。” 黄剑尘语气森然,眼眸中尽是碧幽幽的火焰,像嗜血的鬼神,“不过从现在开始,你的失败,已不可逆转!” —— ps:感谢兄弟败笔的打赏和各位朋友的月票支持!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