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3章 运筹帷幄横天朔 - 天骄战纪

第2463章 运筹帷幄横天朔

横战被镇压! 场中死寂,鸦雀无声。 即便是岳独秋、向小园、风君临他们,也别这一幕惊到。 他们可很清楚横战的可怕,甚至换做是他们出手,若不动用底牌,根本不可能拿下横战。 可林寻,却仅凭自身道行,就霸道无比地将对方镇压! 如此对比,他们心中焉能平静? 而在场其他人,都已惊呆在那。 林寻活着从试炼世界第九区走出,就已堪称奇迹,而此刻,他更是直接出手,将守护此城的二十余位士兵斩了个干净,将来自横家的横战都擒下! 喀嚓! 林寻震碎横战的膝盖,将其禁锢,跪倒在地,而后目光看向在场所有人。 但凡被他目光扫中的,皆浑身发僵,一阵不自在,这家伙想做什么? 便在这寂静中,林寻微微一笑,露出雪白的牙齿,道: “诸位,我有一种预感,起始城怕是要发生大乱,若诸位希望尽早从城中离开,我倒是可以帮诸位一个忙。” 众人皆是一呆,有些凌乱,什么情况?刚才还在血腥杀人,现在就要助人为乐不成? “帮什么忙?”岳独秋饶有兴趣。 “问得好。” 林寻笑容灿烂,掌心一翻,密密麻麻的星源浮现而出,足有三十多块。 “相信在场道友中,有不少都没能凑齐十块星源,恰好,我这里有些许多余,可以跟诸位进行交换。” 林寻笑吟吟说道,“按照市场价,一块星源要五十万一等宙虚源晶,我可以便宜一些,只要四十万,当然,也可以拿黄泉珠来兑换。” 岳独秋:“……” 其他人:“……” 全都一脸发懵的表情。 这还是刚才那杀伐冷酷,铁血无情的狠人? 转眼间就要谈生意,这反差简直就是猝不及防啊…… “没人需要要吗?” 林寻问。 终于,有人鼓足勇气,道:“我需要三块星源。” 林寻痛快答应,顺利完成了交易。 有人领头,不少人都心动不已,星源关乎到能否离开起始城,继续走向永恒真界,那些没能搜集到足够星源的帝境人物,焉可能扛得住这等诱惑了。 更何况,现在可以用四十万一等宙虚源晶买下一块星源,哪怕用不上,倒手也能卖出五十万的好价钱! 一时间,林寻所搜集到的星源,竟是成了抢手货,有的用宙虚源晶换,有的用黄泉珠换。 “灵兄很缺钱?”岳独秋忍不住问,他感觉林寻此举,未免有些自损风范。 “缺。”林寻不假思索。 岳独秋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好了。 “你杀了这么多护卫,又擒下横战,就不担心返回起始城后,遭受到横天朔报复?”向小园开口,声音清澈,叮咚如玉佩交鸣。 “该担心的是横天朔。”林寻道。 向小园忍不住盯着林寻看了许久,实在看不出,究竟是谁给林寻的底气,让他敢于向一城之主宣战。 半响,林寻手中多余的星源全部售出,换到十多颗黄泉珠和数百万之数的一等宙虚源晶。 做完这一切,林寻没有耽搁,带着横战,就朝起始城的方向掠去。 其他人见此,也纷纷跟上。 所有人都有预感,随着林寻返回,一场风暴就将在第一不朽天关起始城中掀开! …… 起始城。 城主府。 一座大殿内,文少恒负手于背,来回踱步,神色明灭不定,心情无法平静。 今天,试炼就将落幕。 虽然文少恒很确定,进入第九区的林寻注定无法返回,可在没有确定林寻的死讯前,他却无法彻底放心。 不远处主座上,横天朔随意而坐,将一块莹白如雪的兽骨放在手中摩挲把玩。 气定神闲。 “贤侄,每逢大事有静气,更何况,铲除一个从星空古道而来的绝巅大帝而已,也谈不上什么大事,无须为之患得患失。” 瞥了一眼文少恒,横天朔不禁哂笑摇头。 不朽人物进入第九区,也有去无回。 更何况,那灵玄子手中的身份凭证还被做了手脚,早已注定,再无活着返回的可能! “世伯,非是我心浮气躁,而是这灵玄子诡计多端,谲诈无比,我已经在他手中吃了两次大亏,实在不敢再小觑他了。” 文少恒脸色阴沉道。 第一次,在亡灵魂域,他差点就被杀死,最终凭借保命底牌才侥幸捡回一命。 第二次,则是在天宇楼上,若不是雪婆婆以命相救,他文少恒同样没有活下来的可能。 这两次经历,就如梦魇般成为文少恒的心病,让他焉还敢小觑林寻? “还是太年轻啊。”横天朔不禁感慨。 哪怕文少恒修道数千年,可在横天朔这等活了不知多少万年的老古董眼中,依旧还欠缺火候,可称作年轻。 文少恒刚要说什么。 就见横天朔脸袖袍翻飞,一个个碎裂的玉牌浮现而出。 看到这些龟裂暗淡,毫无气息波动的玉牌,之前还气定神闲,谈笑自若的横天朔,一张老脸都阴沉下来,难看之极。 文少恒一眼就看出那些玉牌的来历,知道那是掌控城主府护卫的禁制宝贝,一旦碎裂,就意味着有护卫遭难! “世伯,这是怎么了?”文少恒声音透着古怪,说好的每逢大事有静气呢,你这老家伙……不也气急败坏了? “试炼发生意外了,那些跟随横战一起前往试炼世界的士卒,皆已毙命,无一活口。” 横天朔深呼吸一口气,眸子中神芒激射,骇人无比,“若我猜测不错,此事怕是和灵玄子此人有关!” 文少恒心中剧震,顿时顾不得嘲笑,脸色变幻,道:“这不可能啊,那可是第九区!他怎可能活着走出?” 横天朔眼神冰冷的可怕,浑身弥漫着可怖的威势,让文少恒呼吸都是一窒,意识到横天朔这老匹夫,已是被彻底激怒。 “意外已经发生,现在可不是考虑这些的时候。” 横天朔说着,目光望向大殿外,“来人。” “大人。”一名童子出现在大殿外。 横天朔声音阴冷:“告诉那七个老东西,谁能杀了灵玄子,我就为谁解除命魂禁制,还他自由身!” “是。” 童子领命而去。 “世伯,都已这等时候,您还不打算亲自出手?”文少恒不禁问,无法理解。 横天朔眼神深沉,面无表情道:“千金之子,坐不垂堂,没有摸清楚这灵玄子底牌之前,我不会轻易去冒险。” “可那七个老家伙是谁?能行吗?”文少恒心中大急。 横天朔瞥了文少恒一眼,道:“古来至今的无数岁月中,曾有不少不可一世的狠角色,不顾城中秩序,肆无忌惮在城中闹事,最终无一例外,皆被镇压。” “那些没有多少价值的,皆早已在第一时间被处死。” “而那些有价值的,则被种下命魂禁制,沦为城中士卒,只能苟延残喘,听从我们这些不朽帝族势力的掌控。” “我说的那七个老家伙,就是这无数岁月中,最有价值的一批狠角色,他们若联手出击,就连我也得施展全力,才能将他们镇压。” 听完,文少恒不禁倒吸凉气。 他了解横天朔的强大,身为一道之祖,翻手之间就能轻易抹杀九境祖,端的是恐怖无边。 可对付那七个老家伙,却竟需要横天朔全力出手,可想而知,这七人何等强大! 一想到这,文少恒心中大定。 “你我在此等候消息便是,如此一来,进可攻,退可守,也不虞担心出现什么意外和危险。” 横天朔此刻已冷静下来,沉稳如山。 文少恒下意识地点头。 …… 今天是试炼结束的日子。 起始城中也是无比热闹,许多人翘首以盼,等待着看一看,这一次有多少强横人物,从那凶险血腥的试炼世界中活下来。 城池中央区域,一座传送古阵屹立。 这里早已是人山人海,水泄不通。 “通通散开!” “城主府今日将缉拿凶徒灵玄子,谁敢干扰了此事,必杀无赦!” “都滚开!” 蓦地,一阵大喝如若天雷般响彻,轰隆隆响彻天地间。 紧跟着,一队又一队身披甲胄,杀气腾腾的护卫横空飞驰而来,那身上释放出的煞气,简直像肆虐的风暴。 这传送古阵附近区域,混乱无比,所有人都骇然色变,仓惶离开。 没多久,场中就已冷冷清清,除了上百位气息恐怖的士卒,再没有其他人。 这些士卒驻守一侧,严阵以待,身上杀机汇聚在一起,搅乱八方风云,让一些帝境人物都胆寒。 没有人敢靠近! “那灵玄子还未从试炼世界走出,就被通缉,肯定是干出了什么大事,引发城主府震怒!” “看来,今日这起始城,将有血雨腥风掀起啊……” 在城中其他区域,注意到这一幕后,许多人揣测,议论纷纷,皆惊疑不定。 多少年了,这起始城就再没发生过像今日这般的震动。 那灵玄子究竟做了什么? 时间一点一滴推移。 一片压抑、肃杀的氛围中,那沉寂的传送古阵陡然间泛起一阵奇异的波动。 犹如风暴来袭的序幕,在这一刻徐徐拉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