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4章 掀起你的头盖骨 - 天骄战纪

第2464章 掀起你的头盖骨

古传送阵波动,泛着晦涩的空间气息。 林寻、风君临、向小园、岳独秋等一众帝境人物的身影几乎是同一时间就显现而出。 搁在以往,每当试炼结束,必会引发全场关注,场面壮观,活着归来的强者,更会被万众瞩目,受人敬仰和追捧。 可今日,却格外不同。 这片街区肃杀压抑,身披黑色甲胄的士卒成群结队,将这附近重重封锁。 几乎第一时间,所有的目光、杀机全都如潮水般锁定在林寻一个人身上。 那等如有实质的恐怖威压,令得那和林寻一起返回的强者也不禁色变,心中紧绷。 果然,今日将有大风暴引发! “我等奉命前来擒拿灵玄子,其他无关人等还请离开!” 一个为首的统领人物冰冷出声,他掌握银色战戟,身影雄峻威猛,浑身煞气翻滚,惊扰风云。 顿时间,林寻身边之人匆匆而去,谁都不想掺合到这等事情中,唯恐被祸及性命。 “灵玄子,自求多福吧,若你死在此城,我可会有些失望的!”风君临瞥了林寻一眼,也带人离开。 话中意味很耐人寻味。 林寻淡然自若,扫视全场,没有吭声。 “灵道兄,是否需要帮忙,只要你点头,我倒是可以为你争取一线生机。” 向小园忽然传音,这位美丽清艳,风姿脱俗,背负着紫青双刀的女子,竟是出人意料地,在这时候伸出援手。 她身份清贵,虽来自大千世界,可其母亲乃是永恒真界某大势力的大人物,自有底气说出这等话。 “不必,多谢了。”林寻笑着拒绝。 向小园没有强求,只深深看了林寻一眼,便和岳独秋一起,转身而去。 很快,就只剩下林寻一人。 他孑然一人伫足传送古阵前,四周皆被重重士兵围困,那等一幕,让不知多少观望者都心寒和绝望。 可他神色波澜不惊,淡然如旧。 天地间肃杀之气蒸腾,压迫得虚空如凝滞,十方俱寂,气氛紧张到了极致。 “灵玄子,你可知罪?” 为首的统领冰冷出声,声如雷霆轰鸣,打破寂静。 轰! 所有士卒皆将手中兵刃举起,指向林寻一人,无匹狂暴的杀机汇聚在一起,令这片天地都如塌陷似的,发出哀鸣之音。 这让人心惊肉跳。 却见林寻仿似浑然不觉,目光不断扫视,皱眉问道:“横天朔呢,都已到了这时候,为何不见他现身,反倒派遣你们这些奴才送死?” 轻飘飘一句话,让暗中关注这一幕的人们皆倒吸凉气,心头震荡,这灵玄子…… 竟直接向城主宣战! 他哪里来的底气,敢在这重重包围中说出这等话来? “好你个冥顽不灵的孽障!现在即便你忏悔赎罪也没用,跪下来求饶也杀无赦!” 统领脸色一沉,杀机沸腾。 其他士卒也都是杀气腾腾,蓄势以待。 也是这时候,林寻才将目光看向那位统领,以及这在场的一众士卒,唇角泛起一抹不屑。 砰! 下一刻,林寻一抬手,被他擒下的横战,就跪倒在了虚空中,躯体浴血,披头散发,狼狈凄惨。 “横战大人!” 全场瞳孔一凝,脸色大变。 横战的身份很特殊,来自横家,在城主府,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乃是横天朔的左膀右臂。 可现在,却沦为阶下囚,遭受大辱! “灵玄子,你简直是不想活了,快放下……”一名士卒愤怒叫嚣。 噗! 血光迸溅,谁也没有想到,这士卒话还没说完,林寻就已出手。 他屈指一弹,一抹剑气掠出,直接将那人眉心刺穿,鲜血飞洒,喷涌的到处都是。 在这一刻,所有人都头皮发炸,这一切太突然了,谁敢在城中当街杀人? 这违反了城规,需要以命偿还! 谁又敢想象,林寻行事竟无所顾忌,这般干脆与果断?尤其是他这一剑绝世犀利,强如帝境都被瞬间抹杀! 场中躁动。 暗中观望之人,皆血脉喷张,头皮发麻,无疑,这灵玄子是打算彻底决裂,掀起血雨腥风! “啊……” 一众城主府士卒当场被刺激到了,不少人大叫、怒吼,这一切太突然了,林寻暴起发难,当众杀人,谁也没有料到。 “一句话,挡我者死。” 而此时,林寻一巴掌拍在横战头颅上,轰的一声,血雨迸溅,横战灰飞烟灭。 这一幕,彻底让那位统领眼睛发红,嘶吼道:“上,诛了此獠!” “杀!” “杀!” 那些士卒大叫,咆哮如雷,各种光飞舞,一起向前打去。 林寻眼神幽冷,不闪不避,他就是要如此,当众击杀,以血报复,杀个彻底。 轰隆! 无数明晃晃的剑气从他周身穴窍中呼啸而出,衍化为密匝匝的剑之风暴,上冲天宇,下扩十方。 这虚空就如被锋利的刃撕碎,产生密集爆鸣,漫天的剑光激射,令天地都暗淡。 那等一幕,刺得人都睁不开眼睛。 仅仅刹那。 那冲上前的十多个士卒,皆被剑气碾碎,宝物碎裂,甲胄炸开,躯体化作浓稠的血浆飞溅。 而这仅仅只是第一批。 随着林寻迈步,剑气呼啸三千里,纵横贯穿九重天,在场中掀起一场一片又一片血雨。 他仪态从容,躯体发光,如若神祇漫步人世间,所过之处,血雨和死亡化作最为残酷的炼狱之景! 震耳欲聋的爆鸣不断响彻,不知多少兵刃被击碎,不知多少道法溃散成光雨。 惨叫声、怒吼声、尖叫声更是不绝于耳地响起。 暗中观望者,皆躯体发寒,心中骇然。 城主府这些士卒,可都不是寻常人物,以前是横行一方的大帝,犯错才被镇压为奴。 然而此时,纵然是一起围攻,却像扑火飞蛾、撼树蚍蜉,被轻而易举地镇杀! 天地动荡,虚空都混乱崩溃,附近区域的建筑如同纸糊般,在恐怖的战斗洪流中化作齑粉。 仅仅片刻。 林寻探手一拍,那率领一众护卫而来的统领,天灵盖直接被拍碎,躯体都寸寸炸开,当场横死,鲜血淋淋! 从林寻出现,到此刻肆意杀伐,所有这一切都是在极短时间内完成的,林寻堪比一道人形闪电般迅捷,没有人能阻止。 当这名护卫统领被一巴掌拍死,场中竟是出现短暂的寂静! 但紧接着是冲天的喧嚣声,城内彻底沸腾了,从未见过如此胆大包天者,让人震撼。 “这灵玄子战力未免也太可怕!那可是上百位城主府士卒,堪比上百位帝者,却竟如此不堪?” “横战死了,那一众护卫也不是对手,莫非真的只有城主横天朔亲自出手,才能压制他?” 没有人会想到发生这样的事,当街大杀城主府之人,肆无忌惮,可以说是无法无天! 更没有人想到,在这般围困之下,林寻却所向披靡,强大如斯! 一个人,横推全场! 这让暗中观战的绝巅大帝和九境祖都心惊肉跳,无法平静。 轰! 蓦地,一个须发潦草,枯瘦如柴的老者凭空显现,犹如古铜色的肌肤泛起恐怖的威能,一拳打出。 天崩地裂,日月摇晃。 这一拳之威,竟是强横到极致。 林寻瞳孔微眯,屈指如剑,横扫而出。 拳剑相交,迸溅万重光。 那枯瘦老者身影一晃,不禁发出冷哼,再度上前,挥拳杀伐。 他迅猛霸道,拳势若神山巍峨厚重,压迫得这片天地隆隆作响,诸般异象和光雨如瀑似的飞洒。 这枯瘦老者很可怕! “是他,那被视作起始城‘七罪徒’之一的墨战,那个早在万年前,曾因为击杀城主府一位九境祖统领而被镇压的绝世狂人!” 有人吃惊叫出,认出那枯瘦老者的身份。 七罪徒! 代表着这无数年来,被镇压在起始城的七位最强的凶横人物,每个皆有不世之力,曾在城中兴风作浪,犯下大错,哪怕是最终皆被镇压了起来,也无法让人忽略其存在。 此刻,当得知是墨战出击,顿时也是引起轰动,令不知多少帝境人物咂舌。 “年轻人,当年我亦如你这般,在城中横行无忌,掀起血腥,可最终……还是被困于此,命不由己,我劝你还是莫要再挣扎,最终只会是被镇压的结局。” 枯瘦老者一边出手,一边开口。 回答他的,是林寻充斥不屑的两个字: “废物!” 真正横行无忌,傲岸睥睨的绝世人物,焉可能会选择臣服为奴,以此换取苟延残喘的机会? 这不是废物又是什么? 枯瘦老者脸都黑下来,暴怒如狂,杀伐愈猛。 轰! 他拳劲捭阖,刚猛霸烈,宛如有一颗颗星辰在其拳劲中炸开,爆发出无与伦比的毁灭气息。 “恼羞成怒?废物就是废物,不信?这便斩你!” 就见—— 随着林寻运转周身气息,令得整片天地都在抖动,宛如干预到了大道法则,令其威势愈发强盛。 同一时间,林寻掌指在空中一切,划出一道诡异的弧线,若羚羊挂角无迹可寻。 轰! 一道剑气乍现,贯穿天宇,漫天星辰都在摇动,无匹凌厉。 这是融尽诸般无上剑经之妙的一剑,只有一个字:快! 犹如打破空间束缚,击穿岁月枷锁,无拘无束,无坚不摧,无所不至。 噗! 一剑贯脑! 凌厉的剑气,刺破重重拳劲,击碎墨战周身防御之力,以不可思议的速度从他眉心刺入,从后脑穿出,带出一串迸射的血花。 头盖骨都被掀飞起来! —— PS:今晚会继续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