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5章 兵锋直指城主府 - 天骄战纪

第2465章 兵锋直指城主府

一剑! 被视作“七罪徒”之一的墨战被击杀。 头盖骨碎裂,躯体在无匹剑气的覆盖之下直接爆开,血雨横飞,身陨道消。 谁也没有想到,林寻的攻击会如此绝世犀利! “好强!” 不知多少人心颤,被这血腥的一幕震慑到。 墨战是老牌九境祖,道行极其凶横,却在一剑之间殒命! 短暂的死寂后。 忽然一阵冰冷的交谈声响起。 “此子棘手,不如一起动手?” “可。” “谁杀了他,功劳就算谁的!” 伴随声音,那虚空中,陆续浮现出六道身影,有男有女,气息滔天,甫一出现,就第一时间朝林寻杀去。 轰! 各种道光飞起,这让此地成为了一个炼狱场,他们围着林寻攻伐,神光无尽,淹没了长街。 若非城中有远古禁忌大阵,不要说是这条街道,就是城池都得四分五裂,化成一片劫灰。 “红河老祖、千叟客、龙鹤帝……除了已死的墨战,起始城七罪徒一起出动了!” “只是奇怪,闹出这么大动静,城主却怎会不现身?” “那就要看一看灵玄子能否闯过这一关了。” ……暗中观战者,认出了那一起出手的六位恐怖人物,皆屏息凝神,紧紧关注。 唰! 林寻具有极速,身影如一道浮光在移动,穿行在各种法器间,抗衡各种妙术,攻伐强势。 “去!” 一声冷哼,一个血袍老者诡异地一闪,手中一杆方天画戟,也不知重多少万斤,狠狠斩下。 这是一件名副其实的绝世凶兵,血色的戟杆,雪亮的戟刃,撕裂苍穹,发出可怕的啸声,像是有一群神魔嘶吼,跟随在大戟畔,劈穿乾坤,洞碎一切阻挡,恐怖无边! 同一时间,其他五人一起长啸,竭尽所能,全力出手,妙术与帝兵如陨石群般,强大而恐怖,都冲向林寻一个人。 喀嚓! 街道上传来碎裂声,覆盖城中的无上禁制都破损了一部分,让每一个人变色。 这杆大戟到底多么恐怖? 在这一刻,六位凶横罪徒一起出手,围攻而上,让林寻陷入生死险地! 在所有人看来,随着这一戟落下,林寻无论如何也防不住了,然而就在这一瞬,林寻挥拳砸出,如渊如鼎。 铛! 一道颤音响彻九天十地,许多人双耳刺痛,灵魂悸动,口中溢血,这一击的杀伤力可见一斑。 “什么,不可能,他怎么以手格挡了一击,绝巅七重帝境怎会有如此逆天之力?” 许多人都呆住了,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 林寻自始至终都赤手空拳,没有动用宝物,而现在,他更是以拳头砸在了那雪亮的戟刃上,将大戟震得嗡鸣弹开! 轰隆! 与此同是,他周身发光,将一切攻伐力量震得溃散,光雨轰鸣飞溅,而他毫发无损。 在这一刻的林寻,简直像是一个盖世魔神,黑发披散,虽孤身一人征战,威势却不减丝毫。 “死!” 猛地,林寻身影腾天而起,又是一拳打出,通天动地,盖世无双。 轰! 耀眼无匹的拳头在长空中碾碎出一条狭长无比的裂缝。 裂缝尽头,一个披着苍青色甲胄的男子,躯体就像一朵烟花,于此刻骤然爆绽,血腥染长空! 这绝对是霸绝天地的一拳,谁也不能阻挡,快而凌厉,血气如海,强盛到了极致! “好强!” 不知多少人骇然,被这一拳震慑,心神摇晃。 被围攻之下,犹有杀伐之威,林寻所展现出的战力之强,已完全颠覆了所有人的认知。 即便是那正在围攻林寻的其他人,心头也一阵发冷,神色间愈发凝重,动起手来,近若拼命般,根本不敢有任何保留。 锵! 一杆紫色战矛,猛地从一个白袍中年手中刺出。 简直像是天崩地裂了一般,这一矛的威力实在太大了,紫矛刺出,若一轮紫太阳爆炸,光火滔天,到处都是紫色。 这是诛神灭魔般的一矛!光辉万丈天穹都似乎在颤抖,将要塌陷,整座古城都要解体一般,剧烈抖动。 “杀!” 其他人都大吼,全都跟随白袍中年一起攻伐。 便在此时,林寻眸子中闪过一抹异色,似感应到什么。 而后,他不再迟疑。 嗡! 早已在绝世大劫中蜕变,如今变得焕然一新的无渊剑鼎,在此刻横空出世。 轰隆! 天崩地裂,无渊剑鼎流转亿万道光,鼎身浮现出一片宇宙星海似的世界,天经地纬、日月星辰、花鸟虫鱼……诸般妙相涌现,煌煌无量。 爆鸣声中,劈斩而至的紫色战矛直接被震碎,轰然炸开。 而无渊剑鼎轻轻一震,而后倒转,鼎口冲下,一口道剑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掠出。 噗! 白袍中年刹那间被斩,身影化作灰烬飘洒。 再诛一人! 而这仅仅只是开始。 随着无渊剑鼎浮沉,道光垂落,万灵浮现,星河流转,将林寻护在下方。 他腾空而起,在这一刻真真正正地展开绝世攻伐 ! 轰! 无渊剑鼎隆隆作响,撞向前方,虚空大崩溃。 有两人躲闪不及,不止是宝物被无渊剑鼎碾碎,连躯体也被砸得血肉模糊,垂落下的亿万道光,更是压的他们的筋骨寸断,血肉迸溅。 “不!” “怎可能……” 他们发出凄厉惊恐的大叫,化为两团血雾。 暗中观战者,无不心惊肉跳,这口炉鼎的威力太大了,光是垂落下的一缕缕道光,就碾碎了两位凶横无边的九境祖,那等威能简直是匪夷所思,无法想象的可怕! “这难道是一件帝道极兵?一道之祖都极难炼制和拥有的无上宝物,近若传说!” “定然是帝道极兵,唯有这般传说中的无上帝宝,才能够拥有这等不世之威,能压塌一方世界,震开日月星辰!” 无渊剑鼎实在太耀眼,上面有日月星河,有飞禽走兽,有山河万象,有万灵皆存,混沌气弥漫,神异莫测。 让人远远看着,就感到无比的压抑,悸动不已。 “走!” 七罪徒中,仅剩下两人,看到这样一幕,无不肝胆欲裂,亡魂大冒,第一时间就要逃窜。 可林寻岂会让他们如愿,他身影不动,无渊剑鼎则横空而去,鼎炉嗡鸣,释放煌煌无量光,冲向其中一人。 而炉鼎内,古拙无华的道剑掠出,于虚空中一闪,斩向另外一人。 轰! 噗! 两道完全不同的声音接连响起。 一人被剑鼎镇杀,躯体都被滚滚道光焚化一空。 另一人则被道剑斩首,身陨道消。 一切,都快得不可思议,让人甚至都来不及反应。 即便是那些暗中观战的强者,都不禁瞠目结舌,直冒冷汗,这也太可怕,摧枯拉朽也不过如此! 此时,七罪徒已全部被扫除。 满目狼藉的场中,唯林寻一人独立,身影峻拔,一如他最初刚从传送古阵中走出时那般淡然和从容。 而当人们从震惊中醒来时,却发现林寻早已不知何时离开,那血腥而混乱的场中,再无一人。 “他定然是去了城主府!” 许多人不约而同冒出同一个念头。 顿时间,那暗中不知有多少人第一时间朝城主府的方向掠去。 太可怕! 灵玄子一人杀横战、杀一众城主府护卫、杀七大罪徒……一路掀起腥风血雨。 而现在,他明显已杀向城主府! 不知多少人口干舌燥,多少年都没有发生过这般血腥动荡的事情了,谁能想到,今日能够得见? 城主府! 那代表着的可是永恒真界不朽帝族的威严! 古来至今,哪一个敢去挑衅? 可今日,则出了灵玄子这般一个狠人! “我怎么感觉之前的战斗有些蹊跷,在动用那一尊炉鼎之前,灵玄子似乎一直在保留,在故意拖延时间。” 岳独秋皱眉,之前他和向小园一起,在暗中目睹了完整的战斗,心中也无法平静。 可现在冷静思忖,却发现了一些蹊跷。 “不错,若是第一时间动用宝物,以他所展现出的战力,根本用不了这么久。” 向小园也有些疑惑,故意拖延时间?他这是要做什么? “走,去城主府看看。” 岳独秋说着,就已转身而去。 向小园也随之跟上。 若从天穹俯瞰,就能发现这一刻的起始城,不知有多少帝境气息,在朝城主府的方向汇聚而去。 显然,之前那一场惊天动地的大战,让他们都彻底无法镇定,心神完全被吸引。 而此时。 城主府内,横天朔已陷入一种极度的震惊和愤怒中。 派出去擒杀灵玄子的力量,竟全都死了! 那七个老东西,也陆续陨落! 这一系列的死亡消息,根本不必别人禀报,横天朔就从那不断崩碎的玉牌中了解到。 “此子,难道还真想翻了天不成?”横天朔神色森然,眼神冰冷的可怕。 “世伯,这……这可怎么办?” 文少恒情绪彻底失控了,神色如丧考妣,难看到了极致。 他甚至产生一种说不出的寒意,第一次感受到了一种说不出的惊慌和惧意。 “怎么办?当然是灭了此子!” 横天朔脸色铁青,长身而起,浑身气息犹如即将爆发的火山,令得这片殿宇都剧烈摇晃起来。 —— PS:加更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