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66章 过来,领死 - 天骄战纪

第2466章 过来,领死

起始城陷入动荡。 那栖居于城中的原住民皆躲藏起来,瑟瑟发抖。 冷清的街道上,只有自持修为高深的帝境人物,在朝城主府的方向掠去。 暗流涌动,风云激荡! 不知有多少年了,再没有发生过像今日这般的流血冲突,所掀起的轰动可想而知有多大。 城主府。 这是一片巨大古老的建筑群,从很久以前就屹立于此,恢弘的门庭,淡金色的瓦片,如一座城池横亘在前。 这里是起始城的核心重地,覆盖着无法想象的禁制力量,亘古以来,但凡在城中行凶之人,哪怕战力再逆天,皆不曾能够撼动城主府! 而此刻,林寻的身影出现在这里。 或许,是因为他来的太快,让得那驻守在城主府外的一众士卒皆是一怔,旋即脸色一变,脑袋都有些发懵。 “这家伙竟没死!” “他……他这是要杀入城主府?” 这些士卒尽管吃惊,可还是第一时间站出,挥动兵刃,一起指向林寻,杀机暴涌。 却见林寻根本就没看他们一眼,直接发声: “横天朔,文少恒,若你们再不出来,这城主府今日可就将因你们而毁!” 一字一顿,犹如九天惊雷,响彻这片天地,震得虚空嗡鸣颤抖。 那看守城主府的士卒耳膜刺痛,眼前直冒金星,一道声音而已,却震得他们差点咳血。 从四面八方汇聚而来的强者,听到这声音后,心中都是一阵动荡。 这灵玄子…… 竟真的向城主宣战! “年轻人,不得不说,你的战力堪称同辈中的霸主,只是……你真以为仅凭一身道行,就能在城中活下来?” 一道淡漠平静的声音,从城主府内响起,这是横天朔的声音,透着莫大的威严。 只是,横天朔并未显现身影,仿似是不屑。 林寻眼神幽邃,淡然道:“一城之主,却龟缩在此地,不敢出来一见,看来,只能由我亲自杀进去,将你这老东西揪出来了。” 唰! 他站在原地,掌中虚握,一道剑气凝聚而出,猛力朝前劈去。 剑气如海,茫茫一片,当中有星辰落下,有诸天浮沉,景象匪夷所思。 在此过程中,有雾霭扩散,有电闪雷鸣,这种壮阔的场面仿佛是开天辟地般,令人心悸。 “不好!” 守护城主府的那一众士卒迅速倒退,心中大惧,他们感应到了这一剑之威,不可硬撼,难以力敌。 所有人都冲向两旁,快速逃命。 轰隆一声,粗大的剑芒直冲云霄,璀璨无比,宛若一挂星河垂落,可以清晰的见到,那日月星辰坠落,剑气通天,将城主府那巍峨古老的建筑都劈为两半,出现一条巨大的毁灭裂缝,不断朝四面八方蔓延。 仅仅这一剑所蕴含的威势和奥义,竟让不知多少观战者惊艳到,震颤不已。 只是,就见城主府中,那鳞次栉比的建筑四周,陡然间浮现出无数繁密的禁制波动,光霞万丈,符号流转。 宛如有生命般,仅仅眨眼间,林寻那一剑所造成的破坏,就恢复到最初的模样。 完好无损! 也就在此时,横天朔那充满讥嘲的威严声音响起: “灵玄子,你不是很厉害,要杀入城主府吗?为何这一剑却连一片瓦砾都击不碎?” 远处,观战者皆面面相觑。 “古来至今,这城主府由不同的不朽帝族轮番掌控和坐镇,经过无数年的经营,这城主府内外被布置了不知多少可怕禁制,岂是随随便便都能破坏的?” 有人低语,带着感慨,“这灵玄子怕是要就此止步了。” “哼,都被杀上门了,城主还不出现,哪怕灵玄子就此止步,丢脸的也终究是城主府!” 有人冷哼。 却见此时,林寻忽然发出一道冷笑:“横天朔,真以为这城主府就是坚不可摧吗?” 话音刚落,他袖袍一挥。 轰! 无数道光化作奇异玄奥的道纹符号,犹如激射的万千神虹般,冲入那城主府内。 而后—— 那城主府内,骤然产生一阵又一阵爆鸣塌陷之声,覆盖其中的无数禁制力量,仿似遭受到严重的破坏,在此刻产生分崩离析般的景象。 挥袖之间,摧枯拉朽! “这……”不知多少人傻眼,难以置信。 “据我所知,城主府覆盖的禁制,都能灭杀真正的一道之祖,怎可能会被这般轻易破解?” 向小园露出惊色,也感到无比的意外。 “的确无法想象。”岳独秋眸子闪烁,愈发看不懂林寻了,感觉这人身上就如充满了秘密,每每出人意料,令人难以揣度。 轰隆~ 城主府所在的天地,光雨爆绽,神辉轰鸣,覆盖其中的禁制力量犹如雪崩般,不断溃灭和消散。 那匪夷所思的一幕,不止让观战者被惊到,连城主府中的强者,在这一刻也都无法淡定,为之色变。 “怎可能,这怎可能!”文少恒那充满惊骇的声音也都随之传出。 显然,他也根本没有预料到,固若金汤般的城主府,在此刻竟会显得那般脆弱不堪。 而此时,林寻再度一剑斩出。 轰! 茫茫剑气暴涨三千丈,横亘天宇,如若灭世之光降临,朝城主府中斩下。 这一瞬,不知多少惊呼和尖叫声响起。 “哼!” 陡然间,一道冷哼响彻,就见那一道茫茫剑气,竟是被震得寸寸断裂,消散无踪。 紧跟着,一道伟岸的身影从城主府中冲霄而起,像是一尊来自地狱的神魔,整个人散发着滔天的威势。 “灵玄子,今日若不诛你,我横天朔颜面何存?” 话语隆隆,震的这片天地都陷入震动,像是要崩碎了。 横天朔一袭白袍,须发飘扬,身姿伟岸,像是天界下凡的神魔,他周身萦绕着一缕缕犹如神链般的金色法则,通体都被笼罩,神秘而充满压迫感。 在他的手中,持有一杆鲜红如血的古老战矛,散发着滔天的杀意,像是痛饮过亿万生灵的鲜血,冷冽气息让帝境都胆寒。 在附近观望的修道者心中一颤,感受了这种强大与寒意,浑身都发冷,近乎要颤抖。 这是真正的一道之祖的威能! 只是,横天朔到底有多么强?恐怕没有人知晓! 这等层次的恐怖存在,战力难以揣度,因为这么多年来,从来都没有人能逼他出手,像是一尊不可战胜的神灵,其威名沉重的压在人们的心中。 之前,横天朔不出现时,还让人感觉他龟缩隐忍,完全没有一道之祖的威势。 可现在,当他出现,随意立在那,这片天地都在颤栗,整座起始城都在发光,守护城池的法阵被激活,自主防御! 那等威势,太过恐怖! 敢于前来观战的强者,哪个不是横行一方的帝境狠人,可此时,也都是不由自主倒退。 因为那种绝世杀意越发的强大,席卷而过,让许多人毛骨悚然,简直不敢相信这一切。 相隔这么远,竟然都无法承受一尊道祖的杀意! 每一个人都在心中自问,换作是他们去决战,这还怎么斗? 恐怕还没有动手,就会被横天朔的气息震裂,都到不了近前。 也是此时,人们才深深地意识到了横天朔的可怕,能够坐镇大千战域第一不朽天关者,果然非一般意义的通天巨擘可比! 轰! 但很快,一股澎湃的威势如撑天支柱般冲起,贯穿了青冥,铺天盖地,汹涌澎湃,震的十方虚空塌陷。 就见原本伫足在城主府前的林寻,此刻也是凭空而起,黑发披散,眸子深邃,道光洒落,千道万缕,若银瀑垂下,将他衬托的如同从域外降临的神祇。 和之前完全不一样了。此刻的林寻,浑身弥漫出一种绝世战意,有一股气吞山河威势! 他眸光深邃,直视横天朔,内心涌动无匹杀机。 严格而言,这是他修行至今第一次,去和一位真正的一道之祖对峙,谈不上紧张,更谈不上畏惧。 有的是一种沸腾而决绝的战意。 若说一道之祖是一道无可跨越的天堑,那么今日,林寻就要去撼动,去打破这个固有的枷锁! 对面,横天朔上下打量了林寻一眼,唇中轻吐几个字: “过来,领死。” 只有冰冷的四个字,但是却让人惊悚,宛若来自上苍主宰的意旨,宣判了一个人的命运! 林寻哂笑:“你以为你是谁,一道之祖而已,算什么?” 一道之祖而已…… 这种话谁能说的出口?要知道这等存在,就是帝境之上的最高峰,足以轻松镇压帝境一切人! 暗中,诸多修道者一震,倒吸凉气,感受到了林寻那种自信与内敛的锋芒,以及一种远超群伦的胆魄和霸气。 在场哪一个不是大帝?更不乏绝巅存在,在各自的星空世界皆是巨头般的存在。 可而今,在这一场对峙中,却显得无法淡定了,甚至连在暗中观望都要加倍小心! “哈哈哈,灵玄子,我实在很难想象,你会是一个从星空古道那等破败地方走出的角色,口吻可真够大的。” 横天朔大笑,眸子像是两道魔光般,透过重重虚空,锁定林寻,压迫人的灵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