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70章 虎踞 - 天骄战纪

第2470章 虎踞

一座客栈中。 林寻跟弥无涯和烟雨柔辞别。 从文少恒的遗物中,林寻找到了解决万绝禁咒的办法,帮弥无涯和烟雨柔解除掉了命魂中的枷锁,彻底让两人恢复自由身。 对此,两人皆感激之极,甚至不顾一切要和林寻一起行走,一副要为其鞍前马后,赴汤蹈火的架势。 可林寻拒绝了。 他不想因为自己的关系,让两人再受到牵累。 并且,他也不敢保证,在接下来的征途上,能否庇护两人不遭难。 最终,林寻独自一人离开了。 城主府一片冷清,满地狼藉,随着横天朔的陨落,驻守其中的士卒早已逃窜一空。 在城主府中央区域,有着一个巨大的古老道场。 按照青雀的指引,林寻来到了这里。 这古老道场中,有着一个传送通道,只需将十块星源嵌入其中,就能从这传送通道离开起始城,前往一个名叫“万星滩”的古老遗迹世界。 而穿过万星滩、再跋涉十多个不同的战场位面,就能够抵达下一个不朽天关。 对林寻而言,当务之急是立刻离开。 毕竟,横天朔一死,必引发无法预料的大动荡,甚至极可能已惊动属于横家的势力力量。 同样,文少恒的死,也必然会传出去。 这也就意味着,在起始城拖延的时间越久,就注定越危险! “灵兄。” 只是,当林寻刚踏上那古老的道场,一道清悦叮咚的声音响起,就见向小园和岳独秋已联袂而来。 “两位还打算邀请我一起行动?”林寻不禁意外。 “正是。” 向小园点头,看向林寻的目光充满异彩。 “我刚杀了横天朔,又灭了文少恒,等于将文、横两家彻底得罪,你们就不担心引火上身?”林寻饶有兴趣道。 “若瞻前顾后,畏手畏脚,怕是根本不可能活着从这大千战域中杀到永恒真界。” 向小园眸光盈盈,浅浅笑道。 岳独秋也点了点头。 林寻想了想,就答应下来:“行,若我们有机会在第九不朽天关相见,必不会拒绝两位的盛情相邀。” 说罢,他袖袍一挥,十颗星源呼啸而出,嵌入那古老道场的不同位置中。 嗡~ 晦涩神妙的空间波动翻滚,裹挟着林寻的身影,消失不见。 “我们也走吧。”岳独秋道。 在林寻离开之前,城中但凡搜集到十块星源的强者,早已提前离开,踏上征程。 而那些不曾搜集到足够星源的强者,只能滞留在城中,等待下一次试炼的机会。 向小园点了点头,和岳独秋一起上路。 大道征途,帝路争渡,强者永在路上! 当林寻这一批大帝人物离开,起始城中明显冷清许多。 但有关林寻的议论,依旧是街头巷尾最热门的话题。 或许在以后无数岁月中,今日发生的事情将不断流传下去。 那些走进这第一不朽天关的修道者,也注定将听闻灵玄子这个宛如传奇般的名字。 万星滩。 这是一片遗迹世界,就如一片沙滩,只不过分布的皆是一颗颗巨大荒芜的星骸。 半个时辰后,林寻来到了这里。 随意寻觅了一块巨大的星骸,林寻盘膝而坐,开始清点战利品。 这一次杀伐,从离开试炼世界就展开,先灭横战等一众护卫,而后进入起始城,击溃近百个城主府护卫,将七大罪徒一一抹除。 直至杀到城主府,横天朔、文少恒陆续被击杀。 虽历经血腥,可收获也堪称巨大。 仅仅搜集到的黄泉珠,就有五十余颗! 除此,一等宙虚源晶的数目也堪称壮观,累积起来已有两千八百万之众。 这其中,横天朔的战利品贡献最大。 这老家伙身为一城之主,坐镇起始城期间,搜刮了不知多少财富,仅仅一等宙虚源晶,就有一千一百多万颗! 而抛开黄泉珠、宙虚源晶,其他诸如帝兵、神料、灵材、丹药、修炼典籍、功法秘图等等宝物加起来,都能堆积成一座小山了。 须知,这些可都是帝境人物所搜集,无一不是寻常之物,连林寻自己,一时都很难去估算出这些宝物的具体价值。 但不管如何,现在的林寻,短时间内已不必为财富所困! 清点完战利品,林寻又取出无渊剑鼎,将搜集到的黄泉珠一一炼化。 那九条幽冥道纹中,再度凝聚出三条完整的大道,皆属于上个纪元幽冥地府的大道奥义。 分别是“裁决之道”“禁厄之道”“焚邪之道”。 其中,裁决之道最可怕,一经施展,如若天罚降临,裁决生死,属于幽冥杀伐之道。 禁厄之道是一种镇压厄难灾祸的力量,可化解和封禁针对修道者的神魂大道之力。 而焚邪之道,则最是诡秘,锤炼到极致,可以凝聚出焚魂之火,专门灭杀一切邪祟和罪愆! 再加上之前被林寻所凝聚出的拘魂道、十方阎罗道、炼狱道,至此,九条幽冥道纹中,林寻已凝聚其六。 仅剩下三条还不曾凝聚出来。 按照林寻估算,还需要搜集四十颗左右的黄泉珠,才能彻底将这三条幽冥道纹凝聚。 而到那时,这幽冥九道,极可能会产生全新的蜕变! 许久,林寻从那一颗巨大的星骸上起身。 “接下来的路上就要小心了……” 青雀说过,杀死横天朔这等城主人物,就等于践踏了大千战域共有的规矩。 这也就意味着,在接下来的路上,他将会被每一个坐镇在不朽天关中的势力视作通缉犯! 这后果绝对很严重,是以往不曾发生过的事情,没有哪个不朽帝族势力能够容忍林寻这样一个践踏规矩的狠人存活。 但林寻并不担心什么。 即便被通缉,大不了他改变身份便是。 并且,林寻可不会相信,那些分布在各大不朽天关中的势力,真的会同心协力地去对付自己了。 总而言之,林寻有足够的底气走下去,而不可能因此就畏惧不前。 没有再耽搁时间,在青雀的指引下,他继续赶路,跋涉在不同的战场之地,历经磨练和厮杀。 一路披荆斩棘。 一路披星戴月。 在路途上,林寻巩固了自身境界,彻底夯实踏入七重帝境后的大道根基。 而正是这一路上的征伐和历练,让林寻对自身道行有了清醒而深刻的认知。 若极尽释放,辅助无渊剑鼎的威能,在正面硬撼中,足可以压制住像横天朔这般的一道之祖。 但若是不借助寂灭秩序之火的力量,想要杀死对方,却很难办到。 也就是击败容易,杀死难。 这算打破属于一道之祖所拥有的天堑之力了吗? 林寻思忖许久,认为这应该只能算是撼动了,还不曾真正地能够将对方击杀。 是的,在外人眼中,镇压横天朔这般一道之祖,就如打破古今未有的记录般,堪称不世壮举。 可在林寻自己看来,还谈不上真正地稳压对方。 既然不是稳压对方,就谈不上是打破了这一道天堑…… 当然,这是林寻个人见解。 他还不知道,能够如他这般击败横天朔,搁在永恒真界都堪称是一桩足以震烁万古的大事! 踏过一条条星河,闯过一座又一座凶险莫测的战场,林寻孤身一人行走,征伐不断。 以他如今之道行,一般的凶险,已极少能够再威胁到他。 可即便如此,这路途上的险恶和杀劫,已经是多不胜数。 有漂浮在星空中的魔窟,宛如密密麻麻的巢穴,陷入其中,就如陷入无数碎裂的炼狱世界,会遭到可怖的魔气侵袭。 有十万丈白骨山扎根血海中,释放诡秘的杀气,动辄就能无声无息杀死帝境人物。 后来林寻才知道,那极可能是一颗兽牙,属于上个纪元某种恐怖的神兽。 有狂暴之林,枝桠摇摆时,宛如十万剑气狂舞,华丽绚烂,足以令九境祖胆寒。 有…… 一些凶险可怖的地方,令林寻也不得不远远避开,不敢轻易涉入。 不过,虽历经凶险,这一路上也让林寻大开眼界,所见、所感、所悟,皆化作自身道行的一部分。 终于,在三个月后。 林寻闯过一方塌陷折叠的破损战场,进入一方浩瀚的天地中。 一座古老的城池屹立在这片世界,沐浴神辉,弥散出巍峨苍茫的气息。 从远处眺望,此城宛如太古猛虎盘踞! 第二不朽天关——虎踞城! 在大千战域四十九座不朽天关中,虎踞城属于很普通的一个地方,并非是大关卡,也远远无法和第一不朽天关起始城相比。 可远远望着,此城之规模依旧远非寻常可比,古老而雄浑,弥散着古老的岁月气息。 唰! 林寻神识扩散,顿时注意到,那高大足有千丈的城门前,驻守着一众气息肃杀的士卒,每一个皆有着帝境修为。 而在城门之上,则张贴着一道道弥散着沛然杀机的黑色符诏,虽隔着极远,依旧透发出令人心悸的血色光泽。 那每一道黑色符诏上,皆以血色笔迹撰写着不同的榜文。 仔细一看,那赫然是一张张悬赏通缉令! 林寻眼眸微眯,在起始城时,他可没见过有这等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