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0章 落花有意 - 天骄战纪

第2480章 落花有意

还未睁开眼睛,林寻就嗅到一丝丝淡雅如兰的体香,沁人心脾。 只是,林寻浑然没有一丝愉悦,心境反倒愈发糟糕了。 他闭着眼睛,故作充耳不闻。 可下一刻,就察觉到那让他感到头大的女人,已经很不客气地坐在了自己身边。 “我以前只听说过掩耳盗铃之辈,可还没见过闭着眼睛,就可以故作不知的家伙。” 悦耳叮咚的声音响起,透着揶揄的味道。 林寻禁不住一声轻叹,睁开了眸子,扭头看着身旁那一张精致、美丽、绝俗、白皙的盈盈笑脸,道:“这叫眼不见心不烦。” 这一袭青袍,女扮男装的美丽俏佳人,自然就是独孤悠然了。 她抿嘴一笑,露出一排晶莹洁白的贝齿,两眼弯弯,道:“可你现在睁开眼睛了。” “所以我现在心烦了。”林寻没好气道。 独孤悠然挑了挑黛眉,道:“没关系,我开心就好。” 林寻语塞,干脆又闭上了眼睛。 他之所以这么早就匆匆离开,本就是为了避开独孤悠然这个麻烦精,谁曾想,还是被一路粘上来了! 这时候已经是在日月梭舟上,已注定不可能再离开了。 眼见林寻一副抵触的样子,独孤悠然却一点也不在意,自顾自说道: “昨天晚上,我已借助一些力量,向祝氏一族表明了我的态度,所以,你已不必担心祝家再派人对付你。” 林寻一怔,却依旧闭着眼睛。 他不怕麻烦,却怕不断有麻烦找上门。 而独孤悠然……俨然就是个大祸水,麻烦的源泉! “灵玄子,你若再不睁开眼睛,我可就大声叫出你的身份了。”独孤悠然道。 林寻果然睁开了眼睛,只是脸色很不好看,盯着身侧那宛如天上明月般皎洁的美丽女子,道:“你就不担心我一气之下,将你镇压了?” 独孤悠然一缩脑袋,咂舌道:“好厉害啊,还要镇压我,我现在是不是该惊恐尖叫?” 林寻额头都直冒黑线。 “好了,逗你玩呢,看把你气的,至于吗?”独孤悠然笑得很灿烂,眼眸都笑弯了。 就在此时,一道惊喜的声音响起:“悠然,你竟也在这里。” 独孤悠然脸上的笑容顿时凝固。 纤柔修长的娇躯都发僵, 之前那神采飞扬,笑语盈然的模样也不翼而飞。 林寻则差点笑出来,你也有今天? 来人正是对独孤悠然痴心之极的彭天翔。 林寻当即长身而起,朝刚走进日月梭舟的彭天翔热情邀请道:“彭兄,来来来,坐这里。” 他将座位直接让出。 独孤悠然刚要起身,就被林寻按着肩膀坐回去,“你们可是老相识,大家既然这么巧地碰到了一起,自然得好好聊聊。” 彭天翔感激地看了林寻一眼,就坐在了林寻原先所在的位置,笑道:“哈,的确很巧啊,金兄也在,这就更好了,大家一起行动,这路途上就不寂寞了。” 林寻也哈哈笑起来,连连点头,坐在了对面的席位上,在看着犹如霜打茄子般蔫儿了的独孤悠然,心中别提多痛快了。 独孤悠然神色明灭不定,半响才冷哼道:“真的是巧合吗?鬼才信。” 彭天翔神色虽有些尴尬,但却还是热忱说道:“悠然,我将那一对三寸莲鱼也带来了,你快瞧瞧。” 说着,就将一个玉葫芦拿出,递给独孤悠然。 独孤悠然眼睛直接闭上,道:“接下来还要赶路,我得好好休息一番,没有什么事,就不要打扰我了。” 彭天翔收起玉葫芦,眼神温柔,轻声道:“那就好好休息吧,有我在,绝对不会让别人惊扰到你。” 林寻明显看到,独孤悠然似乎在磨牙…… 这让他差点笑出来,不着痕迹地朝彭天翔挑起大拇指。 彭天翔微微一笑,如若受到鼓舞般,意气风发。 “金兄,我已打过招呼,这次乘坐日月梭舟,可以直接载着我们抵达不朽第三关。” 彭天翔目光看向林寻,笑道,“如此一来,就可以避开这一路上的许多凶险和麻烦了。” 林寻一怔,道:“大概要多久能抵达第三不朽天关?” “少则一个月,多则两个月。”彭天翔斟酌道。 林寻心中一阵无语,这岂不是意味着,还要跟独孤悠然这个麻烦精同舟共处起码一个月的时间? 而此时,宝船上已是彻底沸腾了,此次称作日月梭舟的一众大帝人物,皆喜笑颜开。 能避开这一路上的凶险和杀劫,对他们而言,自然再好不过了! 而彭天翔这位贵胄人物,也是收到了不知多少赞美和奉承,尤其是心爱的姑娘还坐在是身旁,整个人容光焕发。 只是,无论是独孤悠然,还是林寻,都显得有些心不在焉,各有各的烦恼。 嗖! 没多久,日月梭舟化作一道流光,载着众人破空而去,一路果然如彭天翔所说,波澜不惊,没有遇到任何凶险。 可见,彭天翔这位来自不朽帝族的贵胄人物,定然是动用了家族的力量,才能够办到这一步。 …… 一个月后。 第三不朽天关。 风吉城。 甫一抵达,从日月梭舟中走出的林寻和独孤悠然皆不由自主地长松了口气。 “终于到了。” 林寻感慨。 这一路上虽无比顺利,可是和独孤悠然相处在一起,总让林寻时不时感到一阵头大。 “是啊,终于到了。” 独孤悠然也一阵唏嘘。 彭天翔的存在,令她这一路上也不好过,最让她烦恼的是,任凭她如何提醒、敲打、挖苦、讽刺…… 可彭天翔竟一点都不着恼,反倒愈发热情,嘘寒问暖,深情款款,让她也一阵头大。 “哈哈,这风吉城之主,乃是贺家的一位前辈,和我彭家关系要好,等进城后,我来为两位安顿落脚之地。” 彭天翔热情说道。 “别。” 林寻和独孤悠然异口同声。 彭天翔一怔,豪气万丈道:“两位莫要推辞,些许小事而已,交给我来办就好了。” 林寻可真不想再跟独孤悠然一起行走了,直接道:“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彭兄把悠然姑娘安置妥当就行。” 说罢,他匆匆而去。 彭天翔不禁动容,内心感激,金兄啊金兄,我焉能不知道,你这是在为我和悠然创造独处的条件? 你这个兄弟,我交定了! 而此时,独孤悠然也加快脚步,匆匆朝城门中行去。 “悠然,你等等。”彭天翔顿时不敢多想,追了上去。 “你怎么还要跟着我?你知不知道我忍了你一路了?”独孤悠然终于受不了了,眼神带着不耐。 彭天翔怔然,道:“悠然,我只是想为你做一些事情,我的用心日月可鉴,天地可表,断无任何一丝其他念头。” 独孤悠然一阵长叹,这家伙……简直就是牛皮膏药,分明是打算一直纠缠在自己身边了。 “悠然小姐!简直太巧了,我还打算前往虎踞城见你,没曾想,竟在这里见到你了。” 城门中,忽然走出一个银袍青年,玉树临风,剑眉星目,惊喜地看着独孤悠然,笑容满面。 彭天翔脸色微变,露出警惕之色。 独孤悠然揉了揉眉尖,她忽然有些明白为何林寻视自己为洪水猛兽了。 无论走到哪,都有一些明显是有备而来,却又故作“巧合”的家伙找上门。 简直是让人防不胜防,不胜其烦! 就像这银袍青年,焉可能是那般巧合地出现的? 鬼才相信这等说辞! 银袍青年刚出现没多久,一道爽朗的大笑就响彻云霄: “原来真的是悠然,我听容相离说,那祝霖竟敢对你不敬,当着你的面去得罪你的救命恩人,简直是猖獗,以后我若再遇到他们祝家之人,一定要为你讨要一个说法!” 虚空中,一道挺秀伟岸的身影,凭空而至,一袭白袍,头戴高冠,雄姿英发,犹如人中龙凤。 那等风采,引起城门附近的轰动。 彭天翔脸色一沉。 那刚刚抵达的银袍青年也露出一抹敌视之色。 可白袍男子却浑不在意,飘然落地,就朝独孤悠然走来,道:“悠然,以后这一路上,就让我来保护你吧,省得再让祝霖这种货色打扰到你的心情。” 一句话,霸气无比,都不将那祝霖放在眼中! 显然,这白袍男子的来头更大! 只是,这一切远远没有结束。 很快,就又有人前来,乘坐紫色的战车,身披金色甲胄,犹如帝王巡弋人间般,隆隆划破长空,降临场中。 紧跟着,一道清亮的鹤鸣,一个俊秀非凡的玄衣男子,骑乘着一只神骏无比的青鹤飘然而至。 一时间,这风吉城外,竟是热闹无比。 只是,彭天翔脸色已难看之极,像吃了苍蝇般难受。 “看到了吗,跟在我身边,是要遭受到很多麻烦的。”独孤悠然轻叹,有些怜悯彭天翔了。 彭天翔挤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脸,道:“我不在意这些的。” 一句话,引来一众敌视的目光,让他浑身发僵,可还是咬着牙忍着,站在独孤悠然身边,没有退缩一步。 “跟我走吧。” 独孤悠然有些于心不忍了。 好歹,彭天翔也陪伴了一路,虽然令人心烦,可独孤悠然可不能不领情。 说罢,独孤悠然朝前行去。 自始至终,都没有看那些赶来的耀眼人物。 彭天翔欣喜若狂,嘴都笑咧开了,亦步亦趋跟上去,浑然不在意那些几欲杀人的目光。 反倒有一种说不出的激动,悠然小姐还是在意我的! —— PS:第三更大概在9点半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