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4章 天地玄榜 - 天骄战纪

第2484章 天地玄榜

事不宜迟,林寻立刻出发。 只是,刚走出客栈。 “吼!” 突然,一道巨大的嘶吼从天外宙宇中传来,整座太乙城都猛地摇动了起来,城墙隆隆作响。 轰! 很快,城体发出一道道禁制神光,撑起一片绚烂的光幕,遮住了整座古老的城池。 林寻不免吃惊。 他第一时间捕捉到,在那天外宙宇深处,一片黑暗中,有着一道巨大伟岸之极的虚影浮现。 就宛如传说中的神魔,身影足有万丈高,脚踏星斗,傲啸宙虚。 此刻,这宛如神魔般的虚影疯狂般晃动躯体,犹如要挣脱什么束缚,令得天宇暴动,那片宙宇都裂开了,巨大的缝隙到处蔓延,产生可怖的毁灭力量。 那等气息,绝对比一道之祖都恐怖! 而在林寻眼中,这神魔虚影……其实仅仅只是一股意志力量,是从那宛如夜幕般的黑色世界中投射出来! 简而言之,此刻在那宙宇中出现的,仅仅只是一道虚幻的意志。 可那等威势,就已远超帝祖! 林寻都不免倒吸凉气,这是什么恐怖生灵,怎会那般强大? “又发生了,那大道遗迹变得越来越动荡和反常了,最近一段时间,经常发生这等诡异的事情,还好,到现在也没有波及太乙城……” 街道上的行人相对来说还算镇定,显然并不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事了。 “听说,是因为那道之遗迹中,有一处神秘的禁忌封印似乎松动了,那被封印其中的,极可能是上个纪元的恐怖生灵。” 有人低语。 “这仅仅只是传闻,我倒是得到消息,说在那大道遗迹中,将有旷世造化出土,疑似是和上个纪元的一柄凶剑有关。” 有人言之凿凿。 “不错,我也听说了,那凶剑虽不曾出土,可逸散出的剑意,就化作一幅尸山血海般的血色异象,有无数神魔的尸骸堆积,无边诡异和可怕。” 通过交谈,林寻这才知道。 最近一段时间,大道遗迹中频频出现反常的异动,有凶剑之吟响彻,幻化血色异象,埋葬诸神。 这一幕,被许多强横人物看到过,认为这异象极可能和一柄埋葬于大道遗迹中的凶剑有关。 除此,还有像刚才那般的嘶吼响彻,有神魔意志疯狂挣扎,疑似要打破某种封印之力,冲出世间。 这一系列的异变,也是给太乙城笼罩上一层阴影。 因为太乙城距离那大道遗迹太近了,若一旦有什么泼天大祸爆发,太乙城注定将第一个遭受波及。 可对一些强横人物而言,大道遗迹的异变,则让他们意识到了另外一种可能—— 有旷世造化将出现! 一时间,在太乙城中,关于大道遗迹的事情,很快就能成为最热门的话题。 了解了这些,林寻不禁皱眉。 这一切异常若真的都和上个纪元有关,那一旦爆发……绝对是凶险莫测! 天穹之外,宙宇深处,那足有万丈高的神魔虚影足足折腾了大半个时辰,才发出一声不甘的嘶吼,骤然间溃散,消失不见。 “看到了吧,大道遗迹非常危险,一般的大帝根本就不敢越雷池一步,也只有那些绝世狠人,才敢进入闯荡,寻觅造化。” 有人感慨,那大道遗迹中,不止变得反常,并且还有许多难以想象的帝阶邪灵分布其中,充满了危机。 当然,对于一些狠茬子而言,也有难以想象的机遇。 林寻没有想太多,径直朝城东方向行去。 太乙城巍峨壮阔,气势宏伟,城墙如山岭一般,高大厚沉,透发着一股大气。 而在城东之地,则被化作禁区,只允许帝境之上的人物靠近。 从上个纪元延存下来的九座“界域战碑”之一,就屹立在其中。 当林寻抵达,就看到一片广阔之极的区域中,一座通体弥漫在混沌气息中的石碑屹立。 足有三千丈高,恢宏而磅礴,散发混沌气息,犹如撑开天宇的脊梁般,有一种独特的法则波动。 界域战碑! 传闻此碑共有九块,散落在不同的不朽天关中,是从上个纪元的覆灭中延存下来。 此碑材质极其神秘特别,能够沟通整个大千战域所覆盖的规则力量,神妙之极。 在以往岁月中,曾有不知多少不朽人物眼热,试图将界域战碑收走。 可出乎所有人意料,纵然是不朽人物出手,也根本无法撼动此碑丝毫! 此时的界域战碑附近,一些人或静默而立,或盘膝而坐,浑身道光流转,明显都在感应和体悟界域战碑上的力量。 事实上,林寻也第一时间感受到,界域战碑弥散出无形的波动,犹如涟漪般,覆盖在这片区域。 仔细感应,这波动无比独特,充盈着各种各样的大道意志力量,有的霸道冷酷,有的肆意张扬,有的桀骜不驯,有的淡然如云,有的…… 形形色色,不一而足。 林寻顿时明白,这些是无数岁月中,曾在界域战碑上留名的强者所留的大道意志气息。 并非是什么大道奥秘,仅仅是气息的显现,可即便如此,若用心去感悟和揣摩,也对修行有着不小的裨益。 “怪不得许多修道者抵达太乙城后,就不愿离开,且不提那大道遗迹中的机缘,就是在这界域战碑附近修行,也能让自身道行得到莫大裨益,获得进一步的锤炼……” 林寻若有所思。 在这片区域,除了那些参悟和体悟的身影,也有许多和林寻一样,刚刚抵达的修道者。 “此碑划分做了三个榜文,分别是地、天、玄。” 一名华袍老者正在侃侃而谈,为身边众人进行介绍。 “能够将名字留在地榜者,皆可称作人中龙凤,万中无一的修行资质,起码得拥有帝境六重道行。” “能够在天榜上留名的,则可称作旷世奇才,搁在大千战域每一个宙宇位面中,就是天生的修道胚子,得上苍垂青。” “也就是说,能够在天榜上留名的,几乎都是踏上绝巅帝路的绝世人物,每一个皆有通天盖地的威势。” 这一番话,引起了一阵惊叹。 帝境六重才有资格去留名在地榜上。 而那天榜,更是只有绝巅大帝才有资格去留名! 这条件无疑很苛刻,令人震撼。 却见华袍老者微微笑道:“有资格留名,可不见得就一定能够留名,一切皆需要自身的战力、天赋、潜能足够强大才行。” “那该如何留名在玄榜上?”有人忍不住问。 其他人也将目光看过去。 华袍老者深呼吸一口气,望着那界域战碑最高处,眼神灼热道: “自古至今,一直有一个说法,凡能够留名于玄榜者,必有当世无敌之姿,必有震烁万古之风采,必有超脱祖境之底蕴!” “此等强者,无一不堪称是一界之霸主,一境之巅峰!” 一番话,令场中寂静,一阵倒吸凉气的声音响起。 “这老家伙的说法虽有些夸张色彩,可倒也说的不错,地榜、天榜、玄榜,三大榜单代表着的是完全不一样的道途。” 青雀点评道,“就像你这家伙,很可能就能够在那玄榜上留名。” 这一路跟随林寻从起始城杀到太乙城,早让青雀见识到了林寻道行的恐怖和变态。 它根本不担心林寻无法留名玄榜,唯一不确定的就是,林寻在玄榜上的位置能够多靠前。 “让我先来!” 一个银袍男子向前走去,脚底发光,在地面上留下一圈又一圈的大道图案,莹莹灿灿,玄奥无比,并且浑身都燃烧了起来。 直至抵达那界域战碑前,他整个人的道行已攀升到极尽巅峰状态。 而后,他一掌按在石碑上。 嗡~~ 玄妙的光雨洒落,若花瓣飘舞,伴着一声轰鸣,整座界域战碑都泛起一阵晦涩的道光涟漪。 不少人都被惊艳到,认出这银袍男子是一位八重大帝,虽非绝巅,道行却强横之极。 片刻后。 就见一阵淡金色的光雨洒落,将银袍男子沐浴其中。 “留名地榜!” 华袍老者立刻做出判断,金色光雨,就代表着成功将自身意志力量,留在了地榜中。 顿时,场中躁动,许多人露出羡慕之色。 可那银袍男子却苦涩摇头,神色明显有些失落,“不曾踏足绝巅……果然差距太大了……” 说着,他独自离开,背影显得有些萧索。 “为何无法看到真实的排名?”有人不禁问。 华袍老者随口解释道:“唯留名者自身,才能得知自己所在的名次,他人是无法窥伺到的。” 顿了顿,他继续道:“像刚才那位道友,留名地榜之上,又拥有帝境八重修为,若我估计不错,其排名……恐怕会在地榜一万名之外了。” “一万?”有人惊叫。 连林寻都一怔。 一万名之外? 这岂不是意味着,在以往岁月中,起码有一万个起码拥有帝境六重修为的人物,在地榜上留名? 这个数目也太庞大! “很简单,这可是自一百八十万年轻的亘古最初时就积累下来的排名,哪怕能够留名的条件无比苛刻,然而,无数岁月过去,所留下的名字自然不可能少了。” 华袍老者进行点评,“事实上,能够在界域战碑上留名,已经是极其了不得的壮举了,没有资格留名的帝者的数量只会更多!” —— PS:第二更送上!第三更晚上9点前!求月票,距离前20名只差100多票了~~

上一篇   第2483章 有城太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