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九章 声名鹊起 - 天骄战纪

第二百四十九章 声名鹊起

最终,林寻心中一叹,压制住心中的杀机,这终究是一场无法分出生死的对决,而非现实血战。 更何况,在这等场合下,也根本不可能有机会杀了黄剑尘。 战斗结束之后,林寻直接离开了擂台,从角斗场中走出,走在烟霞城繁华的街道上,忽然想起了谢玉堂。 这一场由谢玉堂亲自安排的对决已落幕,这个结果只怕是他没有想到的吧? 当亲眼目睹黄剑尘主动认输时,他又会是什么表情? 但旋即,林寻就晒然摇头。 不管谢玉堂如何作想,这一场战斗终究已结束,当黄剑尘认输的那一刻起,他和黄剑雄之间的恩怨同样也落下帷幕。 这是战斗前,早已确定好的。 不过林寻同样很确定,想要凭借一场战斗,就让那些世家门阀子弟不再招惹自己,明显是不可能的。 谁相信谁就是白痴! 但起码在这烟霞城中,谢玉堂他们必然不会再找自己麻烦,否则单是风婆婆那一关,他们就过不了。 对林寻而言,这就足够了。 当返家时,雪金正自饮酒,看见林寻,随口道:“结束了?” 林寻嗯了一声。 根本就不用问结果,雪金就看出林寻肯定是赢了,否则断不可能会如此气定神闲。 雪金咧嘴一笑:“既然麻烦暂时解决了,就陪我喝一会酒如何?” 林寻坐在雪金对面,也笑了:“幸甚至极。” 夜风习习,头顶星空璀璨,小院中显得格外静谧。 两人一边饮酒,一边闲聊,都没有讨论角斗场的对决,显得很惬意。 啾啾趴在一边,眼巴巴看着两人一大碗一大碗的喝酒,一副垂涎欲滴的可怜模样。 但林寻可不会心软,直接无视了啾啾的可怜模样,他是断不能让啾啾染上酒瘾的。 没多久,庭院的静谧气氛被一阵敲门声打断,一脸亢奋的楚风一阵旋风似的冲进来,眉飞色舞叫道:“痛快!太痛快了!今日之战,老弟你简直如同战神重生,端的是威势无量!” 说着,他拿起酒碗就一饮而尽。 只是让楚风愕然的是,无论是雪金,还是林寻,都一副事不关己的淡然模样,一点都没有获得胜利之后的喜悦模样。 “你们怎么这么淡定?” 楚风有些看不懂了。 “就这点破事,也值得如此大惊小怪?来,吃酒。” 雪金说着,拿起酒碗跟林寻碰了一下。 林寻也奇怪地看着楚风,道:“真值得这么高兴?” 楚风突然感觉心中有些憋的慌,忍不住道:“这难道不值得高兴?老弟,这一场对决可是受到了整个烟霞城关注!你都不知道,角斗场中来了多少大人物!当你获胜那一刻,我敢保证,他们肯定也被惊得目瞪口呆” 说着说着,楚风就又兴奋起来,滔滔不绝道,“这等被万众瞩目,扬名立威的时刻,可是属于老弟你一个人的!” “我甚至可以拍胸脯保证,从今晚开始,整个烟霞城就会被这一场对决轰动,而老弟你的名字,也将成为无数修者关注的焦点!” “想一想吧,这是何等大的荣耀?” “喂喂,你们俩到底听了没有?我说,你们给点反应好不好?” 见自己都说到这般地步,林寻和雪金依旧一副无动于衷的模样,顿时让楚风心中挫败不已。 他甚至都开始产生怀疑,究竟是自己太亢奋了,还是他们太不当事了? 其实,不是林寻太淡定,而是他最忌讳的就是出名这件事,所谓木秀于林,风必摧之,他可不想被许多目光给盯上了。 对于林寻而言,所谓的荣耀和名气,就是一场麻烦,能躲开就尽量躲开。 否则他也不会一直用一个“寻大师”的名号来掩盖自己的真实身份了。 而对雪金而言,这种人罡境年轻人之间的对决,和小打小闹的游戏也没什么区别,否则他也不可能一直留在这里,而不去角斗场观看。 所谓追求不同,对一件事所产生的反应自然也不一样。 不过,不管林寻如何忌讳,也不管雪金如何不在意,这一场对决所产生的影响,是根本无法掩盖和抹灭的。 正如楚风所预测那般,就在当天晚上,有关这一场发生在角斗场中的巅峰之决,已经犹如一场风暴般席卷全场,在夜色中的大街小巷上引起了不知多少的哗然声音。 而林寻的名字,恰似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点缀在烟霞城中的夜空中,成为了家喻户晓的少年强者。 许多人都感慨,西南行省又多出了一个耀眼的天才人物,崛起之势已不可阻挡。 也有人羡慕嫉妒,说林寻经此一战,或许名声大振,但他得罪了世家门阀子弟,注定以后会碰到许多打压和麻烦。 甚至一些即将参加今年省试考核的一些修者,当得知林寻也已报名参与进来时,皆都感到压力山大,担忧不已。 连来自紫禁城的世家门阀子弟都败在这家伙手中,在省试考核时,谁又能是这家伙的对手? 总之,各种议论都有,不一而足。 但影响远远没有就此结束,因为这一场对决太具有视觉冲击力,并且对战双方都是十多岁的年轻一代顶尖人物,堪称是一场罕见的巅峰之争。 故而没过多久,有关这一场对决的消息,很快就传出了烟霞城,朝帝国其他地方扩散。 就连那遍布帝国不同行省的传灵光幕上,都开始传播这一场对决的消息,并找来一些战斗方面阅历丰富的强者,专门对这一战进行了长篇大幅的详细分析,最终一致称赞这是一场人罡境巅峰之战中的经典战斗,足可以当做教科来让人罡境修者揣摩学习。 传灵光幕面对的可是整个帝国三十四个行省,当这一则消息传播出来之后,顿时在帝国其他地方引起了不小轰动,虽没有烟霞城这般声势惊人,但无形之中,倒是让林寻的名字在帝国中传播的更广了。 帝国西疆,铁血军驻扎营地。 一座风格粗犷的营帐中,猛地发出一声大笑:“妈的,林寻这小子也太阴险,憋到最后太使大招,不愧是我宁蒙的兄弟!” 宁蒙吊儿郎当坐在一张兽皮椅中,对面摆着一张衍灵盘,映现出一道光幕,光幕上正映现着林寻击败黄剑尘的场景。 此时,宁蒙神色兴奋,眉飞色舞,不断大口饮酒,仿佛比获胜的林寻还要高兴。 没多久,一名侍卫匆匆来报:“少爷,查清楚了,原因是那位林寻公子废了黄剑尘族弟的修为,故而才招致了这一场对决。” 宁蒙眼瞳一眯,嘿然冷笑:“原还当我这兄弟什么时候变得如此高调了,原来是被人欺负了!” 侍卫提醒道:“少爷,是这位林寻公子废了人家族弟的修为,不是被欺负了。” 宁蒙眼睛一翻,骂道:“少他娘扯淡,那些世家门阀子弟什么德性,老子还不知道?若不是他们先招惹我兄弟,哪可能发生这种事?” 说到这,他忽然又是一阵冷笑:“更何况,哪怕退一万步说,就是我兄弟欺负人怎么了?” 侍卫顿时苦笑,这种蛮不讲理的话,也只有眼前这位少爷敢说的如此气势十足了。 “等着吧,明年老子返紫禁城时,先堵住那黄氏宗族的大门,不把那黄剑尘打得哭爹喊娘,老子就不姓宁!” 宁蒙杀气腾腾说道。 侍卫又是一阵头疼,这位爷自打从弑血营来之后,就愈发无法无天了,真不知道他明年返紫禁城时,会闹出多少麻烦事出来。 紫禁城,石鼎斋总部,一座奢华到足可以让世人瞠目结舌的殿宇中,十多个妙龄少女围绕在石禹身边,捏肩的,捶脚的,按头的,端茶的,倒水的伺候得无微不至。 这种**无比的生活,也只有帝国“石财神”的子嗣才能够享受到起了。 石禹此时舒服的枕在一条**上,喃喃道:“黄剑尘倒算不上什么,一个下等门阀的子弟而已,掀不起什么风浪,这是安排此次对决的谢玉堂有些棘手,若是林寻得罪了他,可就麻烦了” “少爷,这林寻是谁呀。”一名妙龄少女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好奇问道。 “一个有趣的家伙。” 石禹唇角泛起一抹笑意,悠悠说道,“等以后他来紫禁城了,你们可得给我好好招待他,唔,我想想,这家伙好像还是个处男,这可不行,不懂女人的男人,算得上男人吗?” 旁边的一众妙龄少女都不禁吃吃笑起来,妍态各异,各具风情, 石禹这时候却忽然认真起来,道:“我记得再过些日子,烟霞城中的石鼎斋就要召开百年庆典了吧?” 当即就有一名少女飞快道:“不错,就在一个多月之后了。” 石禹思忖道:“去安排一下,告诉烟霞城石鼎斋掌柜,到时候,邀请林寻也去参加,嗯,就按照首席贵宾的待遇去安排,不得有一丝怠慢!” 一众妙龄少女一怔,这才意识到,这位林寻公子只怕和自家少爷关系不同寻常。 ps:大家很给力,金鱼今晚也不能掉链子,凌晨前,会送出第三更!请大家继续,明天若破900,继续3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