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88章 谁是洛家之人? - 天骄战纪

第2488章 谁是洛家之人?

“怎么回事,还没有引出那目标?” 一个锦衣青年负手于背,走进客栈,眉宇间透着一丝不耐。 旋即,他就愣住。 视野中,没有了他所熟悉的红袍男子一行人。 空荡荡的客栈中,只有一道峻拔身影立在那。 林寻! 锦衣青年脸色微变,可他明显有着极大底气,冷然道:“那些人……都被你杀了?” “你觉得呢?”林寻反问。 “猖狂!” 锦衣青年厉喝,可当他刚要说什么。 就见林寻已迈步走来,比他更快的,是一道平淡无奇的剑气,倏尔乍现,飙射而至。 快的不可思议! 砰! 锦衣青年身上披着的一层甲胄炸开,差点被开膛破肚,整个人被劈得飞出客栈,滚落在地,唇中发出凄厉的惨叫。 客栈外,一阵躁动。 在这附近区域中,被一道道气息恐怖的身影把控,密密麻麻。 有来自、文、横、洛三家的修道者,也有来历超凡,耀眼无比的绝世人物。 更远处,还有许许多多的身影在观望。 偌大的街区,竟是被围堵得水泄不通。 而敢于在此刻围困于此的强者,自然没有一个是寻常之辈,甚至为首的,还有数位一道之祖! 除此,绝巅大帝更是屡见不鲜,各自展露出滔天般的威势,令这片天地都陷入压抑中。 当看到那被一剑劈飞出来的锦衣青年时,不少人露出吃惊之色。 这锦衣青年,虽非绝巅大帝,却有着八重境道行,属于洛家麾下的强横人物。 可此时,却滚落在地,皮开肉绽! 场中气氛先是一寂,旋即许多目光都是齐齐看向了客栈大门处。 就见一道峻拔的身影走出。 一袭月白色衣衫,黑发披散,平淡无奇,犹如重剑无锋,浑然没有一丝威势显露出来。 可此时,场中却掀起一阵躁动,一阵惊讶的声音响起。 “他就是那个在玄榜留名的绝世凶徒?” 有人难以置信。 这威势一点也没有,太寻常了。 “气息无漏,返璞归真,这是个深不可测的狠人,千万不要被他外表的平淡蒙蔽了!” 有人吃惊,露出凝色。 无数的目光在打量林寻,神色各异,但无一例外,没有人敢小觑。 这是一个早已用血腥证明了自己实力的可怕存在,是一个在玄榜留名的绝世狠人! 哪怕是一道之祖,都不敢轻视。 因为和他们一个境界的横天朔,据说就是被这样一个狠人击杀。 “不错,很特别,远非一般意义上的绝巅大帝,搁在第七天域,如这般人物,也是万中无一。” 极远处一座楼阁建筑上,一袭金衣,俊美非凡的华若虚眸光湛然,产生一丝惊讶。 这就是那在玄榜上的排名极可能比自己更靠前的神秘人? 果然不一般。 “少主,莫非你想将此人招揽到麾下?若如此,妾身可要提醒您一句,这一场杀劫,我们最好莫掺合。” 旁边的紫衣美妇语声呖呖,“这附近千里街区,被文、横、洛三个不朽帝族布置了天罗地网,禁制重重。” “除此,仅仅是一道之祖,就出动了四位,再加上场中那些帝境人物……这等阵容几乎是无解。” 顿了顿,紫衣美妇水汪汪的美眸一扫四周,道,“更何况,这暗中还藏匿了不少老东西呢。” 一番话,将林寻的处境一针见血地剖解出来。 华若虚笑了笑,道:“我不关心这些,也断不会去招揽此人,因为我比你更清楚,如这种角色,根本不可能向任何势力投诚。” 紫衣美妇暗松一口气,拍了拍雪白饱满的双峰,道:“这样就好,我们旁观便可。” 与此同时。 客栈前,林寻眸光一扫四周,顿时清楚了自己的处境。 不得不说,这等阵容的确堪称恐怖。 方圆千里之地,敌人重重,禁制密布,到处皆杀机! 由此也可以看出,文、横、洛三家为了杀死自己,明显已不惜一切代价了。 而换做任何一个绝巅大帝面临这等处境,怕都只能叹一声回天乏术,心生绝望。 可林寻没有。 不止是因为他有着足够的底气。 更重要的是,自修行至今的无数年里,他历经了不知多少生死凶险,哪可能会被这样一幕动摇心境了。 只是,看到他孤身一人被围困,那些观战者则都不禁心生怜悯,喟叹不已。 能够留名于玄榜之上,震惊太乙城的人物,以后迟早是要超脱祖境之上的! 可现在,却要被诛灭,自然令人惋惜。 而那些视林寻为猎物的敌人,则眼神冰冷,杀机毕露,蠢蠢欲动。 “林寻,眼下的局势你已看清楚,你觉得,这次还能逃吗?” 一个骑乘在一头墨麒麟上的老者开口,隆隆作响,震碎八风云层,打破场中寂静。 这是文家的一位帝祖人物,名唤文韬略,一身道行深沉如海,成祖至今已有万载岁月,声威盖世。 他此时开口,眼神森然,透着凛冽寒意,以及一种毫不掩饰的讥嘲和不屑。 林寻浑然不在意,或者说根本就不理会这老家伙,自顾自道:“谁能告诉我,哪些是洛家之人?” 场中众人皆错愕,这都什么时候了,这家伙就一点不关心自己生死? 虽如此想着,许多目光还是看向了洛家势力所在的地方。 “我就是。” 几乎同时,洛灵站出来,仪态婀娜,风姿绝代,眉目如画。 她星眸平静,看着林寻,淡淡道:“我已得到文、横两家的同意,只要你束手就擒,我可以给你一个活命的机会,就看你自己是否争取了。” 场中躁动,许多人露出异色,洛家这是想做什么?该不会是想降服此人,为其效命吧? 林寻看了洛灵一眼,又看了看她身边众人,不禁笑起来,道:“你们洛家想要图谋什么,我一清二楚,他日等我抵达永恒真界后,会亲自前往洛家走一遭。” “可笑,你今日已必死无疑,还谈什么他日之事!” 一个黑袍男子冷喝。 “是吗,那就试试谁能活到最后。” 林寻声音刚响起。 轰! 一股无法形容的恐怖杀机从其身上扩散,犹如潮水般遮天蔽日,席卷而开。 附近虚空寸寸塌陷,哀鸣尖啸。 在场众人皆浑身一寒,肌体刺痛,恍惚间仿似看到尸山血海、诸天崩灭、诸神陨落般的血色景象浮现,令他们心境产生悸动。 而这,仅仅只是由林寻外放的杀机所引发。 “这……” “好可怕的杀意!” 场中躁动,无数惊呼响起,一些修为稍弱之辈,眼睛都刺痛,心神差点被撕碎,脸色都发白。 即便是那些盖世人物,都不禁眸绽冷芒,动容不已,这等杀意的确太可怖,动辄之间,甚至能轻易震碎人的心神! 而能够拥有这等杀意,可想而知这林寻在杀伐之道上的造诣,是何等强横。 再看场中。 林寻俨然如变了一个人,躯体发光,流转神辉,如若一口大渊横亘在那,威势之盛,贯冲九天十地! 仅仅被他眸子扫上一眼,就令人神魂刺痛,有窒息之感。 无形的杀机在他周身萦绕,映衬得他像刚从血腥炼狱中杀出的远古魔神,威能压盖这片天宇! 和之前那平淡无奇的模样相比,简直就是判若两人! 场中一片死寂。 许多人惊疑不定,之前蠢蠢欲动的敌人们也都露出凝重之色。 “这就是大渊吞穹天赋所拥有的威能吗……”洛灵星眸深处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嫉妒。 旋即,这一丝嫉妒就被冷冽杀机取代。 “诸位,此人冥顽不灵,当诛之!我还是那个条件,若能将其活擒,我洛家断不会让诸位失望。”洛灵冷冽道。 场中躁动。 骑乘在墨麒麟上的文韬略眸绽杀机,大笑一声,道:“好!” 轰! 骤然间,一座大阵涌现,无尽符文光雨席卷而起,将林寻以及他身后的客栈完全覆盖其中。 场中观战者心中凛然。 这明显是早已被布下的一座大阵,就等林寻出来,便将其困杀其中! 哗啦~ 光雨如潮,璀璨耀眼,这大阵无比神异,无数的禁制波动凝结为一朵足有千丈范围的莲花,层层叠叠,鲜红欲滴,有阵阵晦涩而神秘的道音从中传出,震慑人的神魂。 “这是文家的‘红莲界阵’,动辄之间,可灭掉一方世界,哪怕是帝祖人物被困,也根本无法脱困,会被活活炼化!” 有人轻语,认出此阵来历,引起场中惊呼。 “死在此阵中,也无愧他能够留名于玄榜之上的壮举了。”骑乘在墨麒麟之上的文韬略捻须而笑。 说着,他下达命令,“尔等进入大阵,操纵此阵之杀劫,将此子彻底诛了。” “是!” 足足三十六个来自文家的帝境人物走出,冲入那红莲界阵内,他们将分别操纵三十六个阵基,如此才能将此阵彻底发挥出来。 远处观战者皆心寒。 显然,这一次为了对付林寻,文、横、洛三大不朽帝族做足了准备,不止出动的阵容堪称恐怖,并且还动用绝世禁阵,以防不测! “最好不要灭掉,留他一命。”洛灵提醒。 文韬略大笑:“如你所愿。” —— PS:第二更送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