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2章 祸乱和机缘 - 天骄战纪

第2492章 祸乱和机缘

城主府。 小桥流水,风景如画。 湖泊一侧的一座亭子中,白发如雪,宛如俊美少年般的白剑辰捻起一颗棋子,轻轻敲落棋盘上。 而后,他笑着抬头,看向对弈的女子,道:“乖侄女,该你了。” 女子一袭青袍,女扮男装,唇红齿白,眉目如画,此刻捻起一枚白子,却久久无法落子。 赫然正是独孤悠然! “棋局内外,皆在你掌控中,我只能……” 说着,她袖袍挥动,就打散棋局,棋子如雨散乱。 而后,她这才轻松起来似的,笑吟吟道:“掀翻这盘棋。” 白剑辰摸了摸鼻子,苦笑道:“多年不见,你还是如当年那般,风采如旧。” 独孤悠然浅浅一笑,眨巴着水灵灵的眼睛:“承蒙夸奖。” 白剑辰探手斟满一杯茶,递了过去,道:“说说吧,为何如此在意这个林寻?若让你父亲知道,这小子可死定了,第七天域中,谁不知道,你父亲最大的心病,就是你这丫头。” 言辞中,透着调侃。 “他是我救命恩人。”独孤悠然想了想,认真说道,“这个理由够不够?” 白剑辰嗤地笑起来:“在这大千战域,就是一道之祖亲自出手,也根本伤不到你一根汗毛,还救命恩人,你这是要把我笑死,好继承我的城主之位么?” 独孤悠然嘻嘻一笑,道:“可他终究是救我了,我帮他一个忙也不算过分吧?” 白剑辰揉了揉眉宇,轻叹道:“可帮你这个忙,却让横、文、洛三大不朽帝族怕是把我恨死了,甚至为了打消那空隐界刺客霜的念头,我还亲自去见了她一面,空隐界若知道,万一派人刺杀我可怎么办?” 他如同在抱怨,大吐苦水。 独孤悠然笑眯眯听着,看着,半响才说道:“白叔叔,我父亲说的果然没错,你看起来孤峭冷傲,睥睨傲岸,其实就是个老不正经,都多大年龄了,还一副少年皮囊,不觉得羞耻?” 白剑辰干咳一声,连忙转移话题:“行了,忙也帮了,你啊还是赶紧离开这太乙城为好。” 独孤悠然挑眉:“为何?” 白剑辰指了指天穹之上,“大道遗迹中,将有不可知的异变爆发,我若推测不错,这注定是一场大祸,极可能席卷太乙城,到那时……这座不朽天关能否保存下来都是一个问题。” 说到最后,他眉宇间已泛起凝重之色。 身为城主,从大道遗迹产生异变那一刻开始,就被他一直关注,直到如今,随着那大道遗迹中的异变出现得越来越频繁,连他也感到一股从未有过的压力。 那大道遗迹中的异变太过诡异,充满不详! “那你为何不让城中所有人提前撤离?”独孤悠然问道。 “没法走了。” 白剑辰轻叹,说出一个秘辛,“此城通往第十不朽天关的路径,已被大道遗迹中溢散出的神秘力量笼罩,只有帝祖层次的角色,才有能耐安然脱身。” 独孤悠然瞳孔微眯,意识到问题的严重。 半响,她才问道:“你呢,是否已打算在祸乱爆发之前离开?” 白剑辰没好气道:“我可是此城之主,焉能就这般不战而退?这太乙城中,仅仅是原住民就有近三百万,除此,还有诸多来自大千世界的修道者,我若离开了……” 说到最后,白剑辰不禁一声长叹:“他们怎么办?” 独孤悠然怔怔道:“可万一到最后,连你也挡不住这一场祸乱呢?” 白剑辰笑了笑,云淡风轻:“尽力而为吧。” 尽力而为! 这让独孤悠然也意识到,面对这一场不可知的异变,白剑辰心中也并无多少把握能抗下。 “要不要我帮忙?”独孤悠然问,神色罕见的认真。 白剑辰却哈哈笑起来:“可以,你现在就离开太乙城,就是帮我最大的忙。” 独孤悠然翻了个白眼:“我认真的!” 白剑辰笑容收敛:“我也认真的。” 独孤悠然沉默片刻,忽然嫣然一笑,道:“等那一场祸乱爆发时,我再走。” …… 林寻新换了一家客栈。 刚经历一场血腥厮杀,对他而言并没有太大影响,只是却有些吃不透城主白剑辰的心思。 只是,还不等他思忖太久,就有人来访。 “林兄,你骗得我好苦啊!” 来人是彭天翔,一见面就抱怨道,“我还当你是金独一,谁知道你却是灵玄子,不对,是林寻。” 林寻讶然,请他入座,道:“身份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怎会找到我的?” 彭天翔笑起来,意味深长道:“我掐指一算,你心中必有疑惑,而我就是来为你解惑的。” 林寻怔了一下,隐约猜出什么,道:“是独孤悠然请动的白剑辰?” 彭天翔一拍大腿,惊叹道:“林兄好敏锐的洞察力,我这才刚一开口而已,你就推测出来了。” 至此,林寻终于明白了,怪不得白剑辰会插手,原来竟是独孤悠然在使劲。 只是,这麻烦精为何要帮自己? “你是悠然的救命恩人嘛,不帮你帮谁?”彭天翔笑吟吟说道,“话说回来,我也是直到现在才知道,原来林兄你竟如此厉害,怪不得敢直接就将祝霖杀了。” 声音中带着钦佩。 在刚得知消息时,他也吓了一跳,差点不敢相信,哪怕是此时面对林寻时,犹自有一种不真实的感觉。 “你前来总不该就是为了夸赞我的吧?”林寻笑说道。 彭天翔道:“悠然让我告诉你,大道遗迹将产生不可知的惊变,极可能会引发一场祸乱,波及到整个太乙城,最好能尽早离开这里。” 林寻瞳孔一缩,无疑,这个消息必然来自白剑辰! 可惜,彭天翔也不清楚这一场祸乱究竟是什么,又聊了一阵,就匆匆而去。 “尽早离开,可……若不参加试炼,猎杀帝阶邪灵,焉可能有离开的机会?” 林寻想来想去,做出一个决断。 三天后,前往大道遗迹的试炼行动就将开启,到时候,争取第一时间完成任务,早早离开太乙城便是。 出乎林寻意外,彭天翔刚离开没多久,再度有人来访。 是向小园和岳独秋。 “两位已考虑清楚了?”林寻问。 眼下,他彻底开罪文、横、洛三大不朽帝族的事情早已传遍太乙城。 可就在这等情况下,两者选择前来见自己,怕是心中已做出了某种决断。 “斗胆说一句不客气的话,我虽来自大千世界,可也不惧惹出什么麻烦。” 向小园语声婉转,叮咚悦耳,透着一股自信。 林寻将目光看向岳独秋,后者笑道:“我和小园仙子的想法一样。” 林寻点了点头,道:“那就说说吧,两位找我要做什么事?” 向小园将一副秘图拿出,递给林寻:“这是我父亲当年前往大道遗迹时,绘制的一副秘图,和一桩神秘的机缘有关。” 林寻拿过秘图一看,上边标注着一些曲折复杂的路径,以及沿途所分布的一些凶险。 而在秘图尽头,则浮现着一对猩红血月。 “当年,我父亲抵达那里时,机缘还不曾出世,最终无奈,空手而归,按照他的分析,当那机缘之地涌现出九轮血月时,封印其中的机缘就会横空出世。” 向小园轻声解释。 她的父亲,是一位传奇般的存在,很久以前就曾横渡大千战域,留名玄榜之上。 抵达永恒真界后,更闯出偌大名头和威望。 也正如此,才娶了一位出身第七天域某个不朽帝族的女子,也就是向小园的母亲。 “你父亲可曾说过,这一桩机缘是什么?”林寻将秘图归还给向小园,问道。 向小园摇头:“这就不清楚了,但据我父亲推测,应当是和上个纪元的一种不朽传承有关,因为他曾聆听到了一阵诵经声,极其之晦涩和神妙,以他当年所拥有的绝巅八重帝境修为,在聆听这诵经声势,都只能坚持片刻,便不得不斩断感应,远远退避。” 不朽传承! 诵经声! 林寻心中一震,若真如此,那这一桩机缘可极其之了不得。 岳独秋在一侧说道:“大道遗迹中凶险莫测,而想要抵达那一处机缘之地,更是不容易,故而,我两人才打算和林兄一起合作,若能得到机缘,咱们三者平分。” 向小园也将目光看向林寻。 林寻揉了揉眉宇,沉吟片刻,这才说道:“两位可知道,大道遗迹中将有一场不可知的祸乱爆发,极可能将席卷整个太乙城?” 却见向小园点头道:“刚刚听说了,不过,按照推断,这一场异变的爆发,极可能就和大道遗迹中的机缘即将出世有关,祸乱虽不可避免,但机缘却是可以谋求的。” “好,若抵达大道遗迹后,并无什么致命威胁发生,我倒是很乐意和两位合作。” 林寻点头,话都说到这般地步,他焉可能再拒绝? 至于什么凶险和祸乱,想要得到机缘,注定是不可能那般一帆风顺的。 向小园和岳独秋顿时笑起来,有林寻加入,他们对此次行动的信心更足了。 —— ps:等金鱼休整几日,会继续爆的!

上一篇   第2491章 大笑而去

下一篇   第2493章 祖境邪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