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5章 神秘玉牒 - 天骄战纪

第2495章 神秘玉牒

铛! 一声惊天哀鸣。 随着那祖境邪灵彻底被击毙后,其留下的那一杆血色大旗也彻底被镇压。 与此同时,一颗鸽蛋大小的珠子落入林寻掌中。 这是“蕴道珠”,是那祖境邪灵所留,乃是其一身的道行精华。 事实上,分布在大道遗迹中的帝阶邪灵,在被击杀后,皆会留下这样一颗珠子。 对修道者而言,此珠内蕴积着属于上个纪元的神妙大道之力,无比神妙,将其炼化,能够提升自身的大道造诣。 此珠价值也极其惊人,不逊色于黄泉珠。 而林寻手中这祖境蕴道珠,自然更为稀罕和宝贵,远非那些帝阶邪灵的蕴道珠可比。 随手将这蕴道珠收起,林寻目光落在那一杆血色大旗上。 仔细端详后,林寻不禁动容,这竟是属于上个纪元的宝物,名唤大日月旗。 旗帜内开辟一方星辰世界,战斗时,旗幡翻滚,就如挥动一方星辰世界,能够将对手卷住,镇压其中,彻底炼化掉。 炼化的敌人越多,这件宝物的力量就越强,堪称妖异! 只可惜,此宝残损,旗幡也千疮百孔,威能锐减,唯一值得称道的或许就是炼制此宝的神料中,蕴含着丝丝缕缕的不朽物质。 林寻直接将此宝丢进了无渊剑鼎。 如今,他已清楚,无渊剑鼎和一般意义上的帝道极兵完全不同,能够承受和汲取不朽物质的力量,从而实现一种微妙的蜕变。 对此,林寻自然乐见其成。 “林兄,你真的是来自幽冥世界?”这时候,岳独秋踏着一个巨大的黄皮葫芦飞驰而来,一脸的惊诧。 “你觉得呢?”林寻反问。 “像,太像了!还是专门拘捕邪灵亡魂的克星。”岳独秋抚摸着下巴,神色深沉。 向小园不禁笑起来,“行了,我们该走了。” 她也看出,林寻身上有很多神秘的地方,但很自觉地没有多问。 谁人身上还没有一些秘密? 三人继续行动,很快就在那祖境邪灵蛰伏的巨大山岭中,找到了一个隐藏在雾霭中的虚空门户。 “就是这里了,进入其中后,就等于进入了那一片机缘埋藏之地所在的禁区,按照我父亲当年的经历,这一路上可不会太平了。” 向小园说着,翻手取出一枚纤细如柳叶的青碧飞刀,嗡的一声,悬浮其身前,飘洒出一缕缕锋利可怖的青色雷芒,慑人之极。 青乙雷刃! 属于向小园的本命帝兵。 “起。” 岳独秋一挥手,脚下的黄皮葫芦掠起,滴溜溜一转,倏尔化作巴掌大小,悬浮在了掌心,葫芦嘴里弥漫出混沌气息,颇为神异。 林寻也将无渊剑鼎祭出。 而后,三者一起走进了那虚空门户内。 …… 在他们刚离开没多久。 嗖! 一条通体猩红,只有筷子粗细的小蛇出现在这巨大的山岭中。 “咝咝……” 小蛇猩红的瞳泛起一抹惊色,而后瞬间就凭空消失。 片刻后。 一片禁区深处。 一口古井蒸腾着神秘的雾霭,隐约间,有神魔般的嘶吼声从古井深处传出,令人心悸。 古井一侧,斜插着一柄剑,剑身浸染血腥,每当那神魔般的嘶吼响起时,剑身就会微微一颤,产生肃杀之极的剑鸣,犹如在对那古井深处的某种恐怖存在进行震慑。 唰! 那一条筷子粗细的血色小蛇出现了。 它先是忌惮无比地看了一眼斜插在那古井一侧的血腥之剑,这才飞快发出一阵晦涩的传音: “吾皇,非陀王的躯体和灵识被人击杀了。” 古井内,猛地蒸腾一阵骇人的黑色雾霭,隐约间传出一道冰冷的声音:“非陀看守着进入‘太乙仙土’的入口,这无数岁月中,一直不曾发生意外,怎会被击杀?” 那声音简直如刺骨的神剑,隆隆作响。 血色小蛇吓得瑟瑟发抖。 “太乙仙土内,藏有机缘覆灭所留下的一股‘印记’,断不能让其他人夺走,否则,我们就是脱困,也无法从这人不人鬼不鬼的状态中彻底涅槃!” 那古井中,冰冷刺骨的声音再度响起。 血色小蛇不禁道:“吾皇,属下这就去召集其他神将,前往那太乙仙土,将那害死非陀王的凶手杀了!” “慢!” 古井中,冰冷的声音道,“你带五位神将前往,驻守太乙仙土入口,若那杀死非陀的修道者真有能耐将‘纪元印记’取出,你们就将此物夺过来!” 血色小蛇先是一呆,旋即匍匐在地,赞美道:“吾皇圣明!” 锵! 一阵肃杀无边的剑吟响彻,那古井深处顿时响起一阵痛苦的闷哼。 与此同时,血色小蛇发出惊恐的尖叫,仿似被一道无形的剑气劈中般,狠狠倒飞出去。 “这该死的太乙剑,待本座脱困时,定将其寸寸碾碎!”古井深处,传出愤怒无边的嘶吼,隐隐还夹杂着一阵痛苦的声音。 古井一侧,斜插在地的那柄剑微微摇晃,剑身泛起凶厉无匹的杀意。 …… 这是一片奇异之地。 看起来很荒凉,寸草不生,地势广袤,死气沉沉。 无论是白天还是黑夜,它始终都灰蒙蒙一片,有雾霭弥漫,景物暗淡,处在昏沉中。 林寻他们踏上了这片区域,一片萧索,像是数十万年没有人进入过了,寂静无声。 按照向小园所言,昔日这片禁区绝非如此,当年他父亲进入时,曾遇到许多凶恶可怖的邪灵,飞禽、凶兽、古族、灵体……甚至是由兵刃和宝物蜕化成的邪灵! 当初,他父亲一行十多人,皆是当世一等一的绝巅大帝,可进入此地后,一路上却陆续有人折损和陨落,直至抵达那机缘埋藏之地时,最终才只剩下三人! 得知这些,林寻不禁皱眉。 显然,在向小园的父亲他们离开后的这些年里,这片禁区产生了极大的变化。 他们都已前行了一炷香时间,也没见到任何的凶险,甚至连一头邪灵都没有遇到。 沿途,只有一根根雪白的骨头,一具具腐朽的尸骸,不时出现在地上,在雾霭缭绕若隐若现,静悄悄的,渗人之极。 咻! 一道神光在远方一闪而没。 即便隔着重重迷雾,也没能逃过林寻他们的法眼,皆都警惕起来。 数千里之外,有一缕雪白耀眼的光影,划过了寂静的天地。 三人第一时间跟了上去。 前方,雾霭更浓了灰蒙蒙如铅云笼罩,地上的骨头有很多,早已腐朽,踩上去会发出咔咔声,瞬间烂掉。 “是一枚玉牒!” 林寻他们睁大眼睛,皆露出异色。 在他们神识中,那一缕雪白的光影再度出现,赫然是一枚巴掌大的玉牒。 玉牒如有灵性,穿梭在茫茫雾霭中,仿似在寻觅什么。 好宝贝! 林寻他们对视一眼,皆继续追了过去。 前行了片刻后,笼罩天地间的灰色雾霭反而淡了一些,寸草不生的地平线上的的一些景物可见了。 蓦地,那雪白的玉牒落在一个坍塌废墟上。 轰! 一株枯藤邪灵从那废墟中冲出,释放出恐怖无比的祖境气息,这是,这枯藤此时却发出惊恐的尖叫,刚一出现,就要逃窜。 而此时,雪白玉牒流转如梦似幻的圣洁光辉,隐约间,仿似有无数的大道秘文浮现,将那枯藤邪灵笼罩其中。 一阵密集的爆鸣声中,那枯藤邪灵就如被抽空了一切力量,扑簌簌化作了灰烬飘洒。 而汲取了这枯藤邪灵的力量后,雪白玉牒摇摇晃晃,犹如喝醉酒似的,释放出如雨光辉。 半响,雪白玉牒才恢复如初,朝远处继续掠去。 “这宝贝竟在吞噬祖境邪灵的力量!?”岳独秋倒吸凉气,眼神都一阵发直。 这太不可思议了! “看来,这些年来,分布在这片禁区中的那些邪灵,怕都是被这玉牒给当做食物啃噬了。” 林寻黑眸涌动异色,这该是怎样一件宝物,竟能以邪灵的力量为食物,补充自身? “你们注意到了么,这宝贝飞遁的方向,正是我们要寻觅的机缘所埋藏的地方。” 向小园道。 三者对视一眼,皆继续追上去。 渐渐地,那灰濛濛的天穹上,涌现出丝丝缕缕猩红的血色,到后来,血色越来越浓郁,天地都晕染成一种诡秘的血色。 也是这时候,林寻他们心中一震,看到那天穹上,浮现出九轮猩红色的月亮,洒出妖异的红光。 “果然如此,我父亲当年的推断没错,当有九轮血月当空时,埋藏于此地的机缘,就会出现!” 向小园眸泛异彩。 “神殿……竟有一座神殿!” 岳独秋发出一道惊呼。 那是一座宏伟的殿宇,屹立在大地上,镌刻满了岁月的痕迹,透发着一股磅礴与威严的气息。 九轮血月,浮现在殿宇上空,飘洒下的猩红血光,将这古老的殿宇沐浴其中,呈现出一种渗人的血腥味道。 向小园也不禁怔住,她父亲所留的线索中,并未提起任何一句和这座神殿有关的事情。 显然,这神殿是后来出现的! “难道,这就是当年那一场不曾出世的机缘之地?”向小园想到了一种可能,心境激荡。

上一篇   第2494章 幽冥之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