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99章 造化玉碟 - 天骄战纪

第2499章 造化玉碟

向小园和岳独秋空前紧张。 他们已经有很多年不曾再这般失态,只觉得心都悬在嗓子眼,大气不敢出,有窒息之感。 最初,两者根本没有对林寻抱任何希望。 因为那九十九层石阶之上,遍布恐怖尸骸,每一个在复活后皆强大得不可想象。 甚至,他们都已做好施展杀手锏,随时去营救林寻的准备。 可林寻的表现,却完全出乎他们预料,或者说,是一次又一次打破了他们的预估! 在林寻抵达第三十六层台阶前。 他们认为这是一场奇迹,被林寻所展现出的威能所惊艳。 直至林寻一骑绝尘般层层而上,他们的心神也随之被牵引,吃惊连连,难以平静。 这时候,他们皆替林寻捏了把汗,几乎好几次都生出施展杀手锏,去营救林寻的念头。 而当林寻一路杀到第九十层…… 带给他们的,是一种前所未有的冲击,是一种犹如被颠覆了预估,打破了想象般的震撼! 奇迹之所以奇迹,是因为不真实。 而当奇迹变作现实,一切就显得格外震撼人心。 直至林寻一路搏杀,一路沐浴血腥杀到那第九十九层,向小园和岳独秋只剩下一种感觉—— 懵! 看着林寻那一具又一具大道分身破损,看着他躯体染血,殊死搏杀,看着他从不曾有过一丝退缩的身影…… 一股莫名的情绪在两者心头激荡,犹如翻江倒海。 历经鲜血与生死磨难,誓死不回头! 那等意志、那等气魄、那等视生死如浮云般的姿态,就如一道雷霆穿过两者心境,留下不可磨灭的烙印。 可此时,两人还无法放松。 因为林寻遭遇到了一个最可怕的对手。 …… 白衣胜雪,气息如仙。 第九十九层,那男子虽孤身一人,可那等威势却恐怖到了一种无法揣度的地步! 宫殿前,雪白的玉牒流转晦涩神秘的道纹光雨,莹莹灿灿,仿似并不担心,或者说对这九十九层的白衣男子有着绝对自信。 林寻此刻已负伤严重,脸色煞白透明,浑身淌出的血都止不住。 看着这白衣男子,林寻第一时间就断定,哪怕就是自己拼命,也根本无法撼动对方丝毫。 太强了! 完全超脱了林寻对强大的认知,甚至都不敢确定,对方是否是不朽层次的存在。 因为根本就看不透深浅。 面对他时,就如蝼蚁面对一尊真正的神! 而面对杀上第九十九层的林寻,白衣男子仅仅只屈指一弹。 轻描淡写的一个动作, 就像是要将一只蝼蚁弹飞, 这无疑是最大的不屑! 可在向小园和岳独秋眼中,当白衣男子动手那一瞬,皆只觉心神刺痛,神魂像被撕裂,所有的感知,所有的景象全都不见了。 白茫茫一片。 而在这一瞬过后,两人根本没有看到,林寻的身影出现在了那九十九层台阶之上! 白衣男子怔住,疑惑地看着自己的指尖,而后转身,望向已经立在那白玉殿宇前的林寻。 似难以置信。 似震撼无声。 砰! 白衣男子一身的力量消褪,重归死寂,跌坐于地,保持着在上个纪元陨落时的姿态。 这一刻,林寻仿佛听到一道长叹响起,可却不敢确定是否是自己的错觉。 因为他此刻的伤势的确太严重了。 为了冲上这第九十九层石阶,他更是在负伤严重的情况下施展禁逝神通,令得他一身道行都有油尽灯枯之感。 嗡~ 不远处,雪白的玉牒发出嗡鸣,犹如受到惊吓,化作一道白光,倏尔冲入到了那白玉殿宇内。 “太乙仙宗……” 林寻目光望了一眼大殿之上的匾额,深呼吸一口气 取出数瓶稀罕珍贵的疗伤神药,一股脑朝嘴里吞去。 而后,径直走进了大殿。 …… 当向小园和岳独秋心神恢复清醒时,就发现那九十九层石阶之上,林寻的身影不见了。 只有那一道白衣男子尸骸跌坐在那,保持着原本的姿态。 整个九十九层台阶上,皆恢复了最初时的景象,横七竖八的尸骸堆积,仿似刚才的一切都不曾发生过般。 “林兄该不会……”岳独秋脸色大变。 向小园直接打断:“不可能,你没看到么,那神秘的玉牒也不见了,我怀疑,在最后的时刻,林兄极可能动用了某种压箱底的杀手锏,成功越过那第九十九层石阶,进入到那太乙大殿内!” 顿了顿,她说道:“我们就在此等候,若林兄活着,肯定会归来。” 岳独秋点头。 …… 太乙大殿。 仙雾弥漫,寂静无声。 地面铺着黑色的奇异秘石,历经岁月冲洗已变得斑驳不堪。 当经过一座石柱时,林寻注意到一幅幅神秘的道图篆刻其上,明显是修炼引导图,可都已残缺和模糊。 经过林寻仔细辨认,大概看出,这每一幅道图,皆代表着一种修行境界。 这是属于上个纪元的修行体系。 每个境界的名字,皆寓意深长,充盈着莫测玄妙。 如紫府、黄庭、两仪金丹、涅槃、冥化真人、破劫地仙…… 在往上,则是一种仙道体系,有天仙境、玄仙境、大罗金仙、圣仙…… 可惜,那些道图中记载的修炼引导图皆已残碎失传,令林寻只能望文生义,而不可能知道每一个境界具体的奥秘。 “上个纪元被称作仙武纪元,求索的自然是和仙道有关的大道奥秘,原来传说中的仙,真的是存在的,不过却是属于上个纪元……” 林寻略一打量,就继续朝前行去。 他一直在搜寻那神秘玉牒的踪迹,时刻防备着,不敢掉以轻心,谁知道这鬼地方是否还有其他凶险。 没多久,林寻忽然听到一阵交谈声从那仙雾深处传来。 走进过去,就见一个天地陡转,景象大变,各种霞光腾起,还有混沌在汹涌。 一下子,宛如来到了另一个世界! 这是一座恢弘古老的道场,仙霞弥漫,仙禽飞舞,瑞兽出没。 一众身披羽衣的修道者,盘膝坐在道场中。 而在道场最前方的一个席位上,则端坐一名相貌清奇的男子,身上弥漫亿万仙霞。 在其头顶,映照一柄仙剑图腾,有震慑诸天之势。 一段属于上个纪元残留的景象! 林寻心中一震,意识到自己进入到了一个匪夷所思的幻境,就如回溯万古岁月,来到了上个纪元中。 “大劫已临,我太乙仙宗也难以置身事外,自今日起,我将以太乙剑镇压封魔井,以我之性命,攫取劫难中的一线生机,只希望……可以让我太乙仙宗能够在纪元更迭中延存下来……” 相貌清奇的男子开口,眼神透着决然,犹如在安排后事。 “掌教!” 道场中的一众身影齐齐悲声大呼,神色凄然。 “这纪元更迭之数,无人能抗衡,也没有哪个大势力能够抵挡,这一世……已注定将彻底在纪元大劫中沉沦和消亡……” 被称作掌教的男子眼神带着伤感。 旋即,他出声召唤:“卫明子,你来掌控‘造化玉碟’。” 一名男子走出,器宇轩昂,卓尔不群,披着青霓羽衣,赤足而行,长发披散于肩膀。 林寻心中一震,居然真的是这家伙!那个在百战秘境中,曾差点将自己夺舍的家伙! “掌教。”卫明子露出悲戚之色。 “原本,以你的资质和道行,早已可以执掌太乙道统,可惜了,纪元之劫来的太过突兀和无常……” 太乙掌教长声一叹,而后袖袍一挥。 嗡! 一道雪白的玉牒浮现而出,莹莹灿灿,宛如世间最剔透纯净的美玉打磨而成,蒸腾出无尽仙光。 “这造化玉牒,乃我派祖师所传承下来,上边烙印至高莫测的仙道秩序奥秘,你且收好了,若我太乙仙宗能够在这纪元之劫中延存下来,我希望……在你手中的太乙仙宗,可以薪火相传,永世延存。” 太乙掌教进行叮嘱。 “是!” 卫明子神色肃然,上前接过那流转仙光的造化玉碟。 轰! 看到这时,林寻眼前视野骤然一变,所有的景象都消失不见。 可还不等他视野恢复,就又坠入另一个匪夷所思的幻境中。 这是一片废墟,万物凋零。 一道狂笑声如惊雷般响彻天地间—— “太乙仙宗没了!没了——” 卫明子的身影,立在废墟之上,神色扭曲,疯狂般大笑。 “掌教啊掌教,直至纪元之劫来临,你才将造化玉碟交给我,你……真以为我会领情吗?” “你们都死了……哈哈哈……死了也好!这世间只有我卫明子从纪元覆灭中活下来,也注定再无人可让我隐忍和低头!” “以后,我必将再建太乙仙宗,建一个只属于我一人掌控的无上大教!” 那疯狂的嘶吼中,透着的是无尽的快慰,犹如积攒多年的怨恨,在这一刻统统宣泄了出来。 林寻不禁惊诧,这卫明子竟如此丧心病狂,若让那位太乙掌教看到他这等模样,又该何等失望和愤怒? 就在此时,忽然间一道伟岸睥睨的身影出现在这废墟之上。 正自疯狂大笑的卫明子,声音戛然而止。 而当林寻看到这伟岸睥睨的身影时,眼睛都睁大,露出难以置信之色。

上一篇   第2498章 白衣挡道

下一篇   第2450章 青石著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