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0章 青石著经 - 天骄战纪

第2500章 青石著经

通天之主! 林寻心中震动。 当年在下界绯云村第一次开启通天秘境时,林寻就见识过一幕和通天之主有关的景象。 他伫足天地,挥拳破青冥,开天路,硬生生打开众星之门,强横如主宰! 而在推开青云大道九重之后的那一扇通天之门后,林寻更见到过通天之主所留的一股意志力量。 眼下,当看到通天之主那伟岸睥睨的身影出现在废墟之上,林寻焉可能认不出? “宗门覆灭,却幸灾乐祸,你这从上个纪元侥幸活下来的余孽,简直是丧心病狂!” 废墟上,通天之主刚一出现,就发出不屑的声音,他须发如墨,浑身映现出属于不朽般的恐怖威能。 仅仅声音,就如雷霆般响彻天宇。 卫明子冷哼,面无表情:“能认出我的来历,看来你也是此纪元中一个了不得的角色,劝你一句,赶紧滚,莫要自误!” 回答他的,是通天之主霸道无匹的一拳。 轰! 就如一口大渊横亘天地,大而无量,深不可测,席卷长空而去,沿途所过,天宇之外的星辰都被一颗颗拖拽下来,碾成粉末,涌入那恐怖的拳劲之中。 那片天地,都如纸糊般,猛地扭曲崩坏起来。 战斗爆发,卫明子竟强横之极,和通天之主激战成一团,展露出远超帝祖的无上威能! 在这场战斗持续到半刻钟后,就见—— 通天之主猛地发出一声长啸,身前倏尔释放出无尽瑰丽的时空光雨,尽数融入其一身威势中。 而后,他一拳打出。 就如搅乱时空,令岁月长河狂暴,天地间一切景象皆呈现出一种飞速衰竭和崩坏。 林寻眼前都一阵刺痛,心中动荡。 当视野恢复清晰时,就见卫明子一下子化作了少年模样,雄姿英发,仿佛年轻了无数岁。 恐怖的是,他一身的道行则宛如被斩落,一下子衰落到极致! “逆流时光!剥夺道行!不可能,你怎可能掌控这等禁忌之力,这不可能!” 卫明子发出惊恐的大叫。 通天之主这一拳,让他的年龄和道行,皆齐齐回溯到了少年时,唯有记忆和智慧不变。 可这一幕,已足够渗人,令人毛骨悚然! 想象一下,一位好不容易踏上帝境的修道者,却在转瞬间丢失一切道行,回到了刚踏上修行之路的少年时,那该是何等恐怖的场景? 林寻都倒吸凉气,心中震颤,生出强烈的预感,通天之主所打出的那一拳,极可能蕴含着大渊吞穹第三阶段的天赋之力! 可当林寻仔细看去时,所见的景象又一次崩碎和消失,再也见不到了。 但很快,另一种幻化的景象就出现。 仙雾弥漫,九十九层石阶尽头,通天之主伫足殿宇前。 在其掌中,紧紧攥着卫明子的元神。 “死也不交出那一枚钥匙吗,好,那本座便将你彻底镇压,永生永世不得脱困!” 说着,通天之主掌心浮现一座奇异神秘的门户,将卫明子的元神镇压了进去。 “可惜了,那造化玉碟寻不到,否则,定可以看一看,那属于上个纪元的仙道秩序,是怎样一番光景……” 伫足在那太乙大殿门前,通天之主发出一声长叹。 而后,一切景象皆消失不见。 林寻心头翻滚。 他这才终于明白,卫明子是如何被镇压的,心中的一些谜团也因此而得到了答案。 “只是,通天之主所寻觅的钥匙又是什么?” 林寻皱眉,通天之主镇压卫明子的原因,就是为了一把钥匙,这让他也无比好奇。 思忖片刻,林寻摇头,摒弃杂念,继续朝前行走,仙雾弥漫,这座大殿就如没有尽头,无比广袤。 嗯? 忽然,林寻眸光瞥见,一道雪白的光影在极远处的仙雾中一闪而逝。 他第一时间就追了过去。 一块青石出现在视野中,形似道台。 当林寻目光看过去,恍惚间仿佛看到,在以往岁月中,有着一道道身影盘膝坐在那青石之上感悟大道,熔炼道途。 很快,他看到了通天之主的身影,端坐青石之上,犹如大渊般,在琢磨和锤炼己身之道。 只是,当林寻定眼凝视,却发现刚才所见皆是幻想,是由那青石上残留的气息所化,无比神妙。 林寻目光一扫四周,不禁挑眉,那神秘的玉牒明显是有意将自己引来到这里,它这是想要做什么? 让自己也像以往岁月中那些身影一样,于此青石之上感悟和锤炼大道之力? 亦或者说,唯有这般做了,才能……得到它的认可? 林寻沉默片刻,直接走上前。 他已是重伤之躯,濒临油尽灯枯的边缘,虽吞服了诸多稀罕无比的疗伤神药,可一时半刻,根本无法将修为恢复如初。 这时候,若真有致命的危险发生,林寻只有一种办法,那就是将镇压在无渊剑鼎内的寂灭秩序之火放出来! 不过,不到生死攸关的时刻,林寻不会这么做。 “我倒要看看,这青石上有什么玄妙。” 思忖时,林寻已盘坐在那一块青石上。 瞬间,一股奇妙的大道气息弥散,涌遍他的全身,让他灵台和心神皆在第一时间就变得澄澈空灵,纤尘不染。 林寻心中涌起难以言说的奇妙感觉。 就仿佛回归到混沌本源中,周身皆沐浴在了大道中。 他保持灵台一点通明,不再多想,静心感悟。 这么多年来,他心中的道早有了方向,求一条古往今来独一无二之道,这不可能是一朝一夕之功。 早在很多年前,他就在思忖自己以后的道途,在成帝后的这些年里,有了更加深刻的认识。 而此时,随着林寻体悟大道,在青石上感悟,恍惚间,仿似有拨云见日,豁然明朗之感。 一篇篇堪称无上的大道传承,化作一个个古字涌现而出,围绕着他旋转,璀璨的光雨将这里淹没。 远远望去,一个又一个道字,密布虚空中,像是仙金铸成的,灿灿生辉,充满了繁复的奥义,将他衬托的超然如仙。 很多年前,他就身负诸般传承,可直至如今,才不过将太玄剑经、大扶摇剑经、有去无回等近一半的传承力量彻底参悟,在此基础上化作了自身“大道洪炉经”的一部分。 而此时,随着他参悟,身上所有的传承奥秘皆涌现而出,像活泼的鱼群般,被他一一窥见。 他的周身都在发光,传出阵阵道鸣,磅礴大气,璀璨夺目。 隐约间,仿似有一座洪炉出现在他头顶上空,诸般传承奥秘就如一条条道纹,在炉鼎中浮沉闪烁,和他一身道行进行共鸣。 林寻不愿走前人的路,要创自己的道,著属于自己的帝经! 而此时,洪炉蒸腾,犹如可容纳诸般无上大道之奥秘,经过林寻的不断锤炼和演绎,隐隐有彻底融合,化为一炉的迹象。 这是一种神妙的蜕变。 尤其是在这一块青石上进行悟道,就如来到了混沌中,能够轻而易举地窥伺到诸般传承的本质奥秘。 这么多年来,林寻一路求索道途之上,有许多时间都是征战和跋涉,并没有多少闭关的时间。 但林寻认为,这些历练皆是最为可贵的经验,是一个至关重要的积累和沉淀的历程! 欲容诸天道,欲衍天下法,就断不能闭门造车。 而如今,他的足迹已从星空古道开始,遍布在属于绝巅大帝境的道途之上。 所欠缺的,无非是一个蜕变和升华的过程! 滚滚诵经声在这仙雾弥漫的大殿中响彻,青石之上,林寻身影越发显得威严了,像是一尊主宰在盘坐,黑发披散,闭眸打坐,肌体璀璨如神金铸成。 在他的体内,像是有大道禅唱声响彻,又像是诸般大道经文在共鸣,围绕着他而转动,大道轰鸣不断。 这一刻,林寻所修过的一切传承,皆都在轰鸣,深奥莫测,融入到了他通体内外。 而起头顶,炉鼎灿灿,轰鸣不断,演绎诸般无上奥秘,将其所掌控的诸般传承力量不断的交融,不断的融汇,所有经文奥义糅合在一起,演化作一股沛然无比的大道养料,快要彻底化作洪炉的一部分。 这是属于他的路,属于他的道,属于他的帝经,将要现于世间! 不知过了多久。 这太乙大殿中,忽而间风雷大作,异象纷呈,时而有神魔咆哮之音激荡,有梵音禅唱流转。 时而有各种神秘莫测的经文字迹涌现,化作一朵朵大道之花,从林寻头顶的炉鼎内飘洒而出。 到了后来,他通体都焕发出一种磅礴的气象,仿似一口炉鼎,可以容纳诸天大道奥秘,可以镇压古今未来! 一股无法形容的莫大威严,也是随之从林寻身上弥漫而开,让其如若万道之主宰,万法之至尊! 那等匪夷所思的恐怖景象,若是在外界映现,怕是早已引起诸天轰动,令世间震颤。 这是在著经。 并且将要横空出世! 而此时,在那大殿白色仙雾中,一个神秘的玉牒若隐若现,静静悬浮,仿似在关注林寻身上的所有变化。 —— PS:昨天金鱼说发烧后,就有人开始讽刺和挖苦我了,说这是不打算爆发的借口…… 说实话,我真挺心寒的,我说我发烧了,可我没有说不爆发啊。 算了,不扯了。 明天会爆,中午时候会先来个2两更,就这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