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3章 玉牒之威(3更) - 天骄战纪

第2503章 玉牒之威(3更)

林寻! 这个名字就宛如有魔力,让银袍男子等人皆如遭雷击般,心头发冷,脸色大变。 哪怕没有见过林寻的真面目,可谁又不知这名字所代表的,是怎样一个凶横无匹的存在? 银袍男子等人嘴里发苦,也根本没想到,运气居然这么差劲,随便走进一座禁区,就会碰到这样一位狠人。 “林寻,如今这大道遗迹中,文、横、洛三家的力量正在全力搜捕你,在这等时候,你应该不想再惹出一些麻烦吧?” 银袍男子深吸一口气,镇定道,“这样吧,我们各退让一步,你现在就可以离开,不必留下身上的宝物。” 回答他的,是林寻霸道无匹的一拳。 轰! 一声天崩地裂的声响传来。 银袍男子顿时大怒,他也来历非凡,自有依仗,虽不愿得罪林寻,可这并不代表就怕了。 “去!” 银袍男子大喝,一柄雪亮的飞剑掠出,闪耀着令人心悸的凌厉锋芒,撕裂长空。 铛! 却见这飞剑直接被那拳劲摧垮,狠狠倒飞出去,而拳劲余势不减,狠狠冲撞在银袍男子身上。 后者只觉如被神山撞在身上,口鼻喷血,躯体都一个踉跄,差点被一拳镇压! 旁边的抱剑老者见势不妙,第一时间出动,将怀中的一柄古剑斩出,无匹的剑气涌现出可怖的异象,似要将乾坤劈开。 却见林寻踏步上前,看也不看,又是一拳砸出。 铛! 古剑嗡鸣,剧烈颤抖。 老者气血也一阵翻滚,眼神闪过骇然之色,真正和林寻交手,他才发现,后者简直就是一个逆天怪物,怪不得可以去硬撼和压制文韬略,的确太强横了! “走!” 几乎是第一时间,老者探手抓住银袍男子,就朝远处遁去。 林寻实力之强大,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其他人见此,哪还敢逗留,第一时间就选择逃遁。 林寻哪可能就这般轻易地让他们离开,第一时间就祭出无渊剑鼎,亿万道光垂落,犹如一道道星河似的,灿灿流转。 他笔直暴冲而出,施展自身道行。 轰! 仅仅一瞬,数个刚逃跑的身影就被镇杀,躯体一个个炸开,元神崩灭,魂飞魄散。 这一幕刺激得其他人都头皮发麻,彻底胆寒,终于知道踢到了铁板,全都拼了命似的逃窜。 林寻那无敌般的一击,粉碎了他们的战下去的意志! 这些个强者,一个个战力也无比强横,且来历不凡,否则,断不可能敢进入大道遗迹中试炼,可是今日却一路大败。 噗! 噗! 噗! 随着林寻追杀,一个又一个身影倒下,如若草芥似的被收割,完全就没有抵抗之力。 不是他们不够强大,而是他们的对手过于强横了一些。 在那一块青石上悟道的数天,让林寻彻底融尽一身所肩负的诸般无上传承,一身道行也是得到一种惊人的升华。 这时候的他,连一道之祖都敢正面硬撼,哪可能在意其他的角色了。 一路追杀,很快就只剩下银袍男子等五六人,一行人直接冲出了这片禁区的入口。 可林寻并未放弃。 当他刚从入口中走出,来到之前那由一头祖阶邪灵坐镇的巨大山岭中时,却有始料不及的异变发生。 轰! 一阵恐怖的威能从四面八方扩散而出,遮天蔽日,直接将那刚逃出来的银袍男子一行人笼罩。 仅仅瞬间,便有数人遭难,瞬间被抹杀当场。 只剩下那银袍男子和拥有着帝祖修为的老者在负隅顽抗,只是脸色都已变得难看无比,目眦欲裂。 这突然而至的袭击,显然打了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林寻放眼望去。 就见巨大山岭附近区域中,足足埋伏了六位祖境邪灵! 有的三头六臂,青面獠牙,躯体高大如千丈山岳,肌体覆盖着诡异如繁花般的刺青图腾。 有的眼瞳猩红,一袭血袍,枯瘦如竹,执掌血色战戟,挥动之间,泼洒出无尽猩红雷电。 有的则是凶禽的形态,漆黑如铁的羽翼若垂天之云,一对利爪缠绕着诡异的毁灭洪流。 有的…… 每一个皆焕发出属于祖境的恐怖气息,且宛如有灵智般,一起围杀银袍男子二人。 须臾间,银袍男子和老者皆负伤累累,完全就招架不住,哪怕动用杀手锏宝物,竟都难以杀出重围。 “铁锋,墨姆,你们去击杀那人!” 蓦地,一条纤细若筷子,通体鲜红如血的小蛇察觉到林寻出现,当即发出命令。 当即,就有两个祖境邪灵朝林寻杀来。 一个身躯修长的男子,浑身覆盖着玄色火焰,执掌一柄黑色巨剑。 一个则是一头白骨凶兽,躯体如若山岭似的,形似一头暴龙,却生着一对巨大的骨翼,一对眼眶中燃烧着碧油油的神焰。 轰! 手持巨剑的男子横空杀来,剑光如怒,划破长空,漫天皆是凛冽可怖的黑色剑气洪流,隆隆覆盖而下。 那白骨凶兽则探出一只巨爪,燃烧着汹汹的绿色火焰,狠狠拍击。 这片天地都动荡,彻底混乱,附近山岭都倾塌崩碎,大地龟裂开一道道如蛛网般的沟壑。 面对这等夹击,林寻第一时间就运转幽冥大道,硬撼而上。 铛! 一道爆鸣,巨剑被震得剧颤,男子身影都一阵摇晃,浑身玄色火焰翻滚,差点被砸落虚空。 喀嚓! 白骨凶兽的一只巨爪,都被硬生生砸得断裂,疼得它发出惊天般的嘶吼。 “幽冥!该死!这等大道怎还会存在?”巨剑男子发出惊怒的大叫。 白骨凶兽那碧绿的火焰瞳孔也露出惊疑之色。 “幽冥之道?一定是他杀了镇守此地的非陀王!”远处,血色小蛇发出冰冷的声音。 而此时,那负伤累累的老者猛地发出一道咆哮:“少主,老夫送你离开!” 轰! 他躯体骤然爆绽出恐怖的大道光雨,犹如燃烧般,竟不管自身之安危,猛地前冲,将一个三头六臂的祖境邪灵震退。 而他袖袍一挥,虚空骤然间被撕裂开一道缝隙,老者抓住银袍男子,直接将其送了出去。 噗! 一杆血色大戟呼啸而至,将老者头颅劈飞。 而旁边那三头六臂的祖境邪灵,则用六只大手攥住老者躯体,猛地发力,竟是活生生将这老者躯体撕开,四分五裂,血雨如瀑飞洒。 当他们要去追银袍男子时,那血色小蛇冰冷开口:“先杀了此人!我怀疑,纪元之印就在他身上!” 说着,它已化作一抹妖异无比的血色闪电,凭空消失,下一刻,就诡异地出现林寻身前,朝他眉心之地狠狠去。 快得不可思议。 铛!! 无渊剑鼎第一时间涌现,虽挡住这血色小蛇的一击,却震得林寻身影也是一滞,不禁吃惊。 这血色小蛇看起来不起眼,可力量却极其之恐怖。 “杀!” 此时,那三头六臂的高大身影、以及血袍身影也都已杀来,威势一个比一个恐怖。 足足六头祖境邪灵! 这等阵容,让林寻都心中一跳,神色凝重起来,将一身道行施展而开,不敢有丝毫怠慢。 轰! 这片天宇犹如要塌陷般,恐怖的威能如汪洋般席卷扩散,到处都呈现出毁灭的景象。 深陷围攻中的林寻,一时竟都无法杀出重围! 事实上,哪怕就是一道之祖在此,也根本就扛不住这等杀劫,力量太过悬殊,根本就毫无胜算。 林寻虽然无比自负,可也不认为在正面硬撼中,自己就能抗住这等围攻了。 哪怕就是幽冥大道天生克制这些邪灵,可面对六位祖境凶物,也有些力有不逮。 眼见越战压力越大,林寻不敢再迟疑,不过就在他打算动用寂灭秩序火时。 忽然心中一动。 想起了造化玉碟,它曾镇压一个枯藤般的祖境邪灵,将其一身的力量都汲取和吞噬,显得无比强横。 下一刻,林寻掌心一翻,就将造化玉碟拿出,掌控在手,雪白的玉牒弥漫出晦涩神妙的大道光雨。 “纪元之印!”血色小蛇大叫,似乎无比激动,“吾皇所要的宝物,果然被他得到了!” 其他祖境邪灵也都跟着激动起来。 林寻都不禁意外,纪元之印?莫非这造化玉碟还另有玄机? 可这时候,造化玉牒却一点动静也没有,远不像林寻之前所见时那般通灵,能够去主动杀敌。 可林寻已来不及多想。 轰! 三头六臂的身影,猛地杀来,六条胳膊挥动,六只大手就如遮天般的囚笼般,朝林寻狠狠抓下。 林寻一边运转无渊剑鼎,一边猛地拎着造化玉碟,犹如抡起一块板砖似的,砸了出去。 惊天动地的碰撞声中,蓦地响起那三头六臂身影惊恐的大叫声。 就见造化玉碟一击之下,竟释放出恐怖的吞噬之力,将他整整一条胳膊都吞掉,瞬间炼化! 三头六臂,变成了三头五臂,这一幕,令其他祖境邪灵也都是一惊,似出乎他们的意料。 而林寻则精神一振,虽然造化玉碟没有那般通灵了,可很显然,它所拥有的力量,对这些祖境邪灵有着致命的威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