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04章 吾皇是谁(4更) - 天骄战纪

第2504章 吾皇是谁(4更)

意识到这点,林寻第一时间展开攻击。 轰! 他躯体发光,无渊剑鼎呈现出坚不可摧的防御形态,将他整个人笼罩在亿万道光中。 而在其掌中,则抡着造化玉碟展开迅猛无匹的攻势。 砰砰砰! 一阵密集的激战爆鸣之音响彻,场中顿时响起一阵惊怒嘶吼,还伴随着吃痛的叫声。 就见六头祖境凶灵,或多或少皆被造化玉牒砸中,缺胳膊断腿,有的胸膛被砸中,直接被吞噬出一个窟窿。 那白骨凶兽更惨,被砸断一截脊梁骨,差点从虚空中栽倒。 果然可行! 林寻眸子愈发明亮。 他所施展的幽冥之道,本就天生克制这些邪灵,再加上造化玉碟的力量,简直就如执掌一个大杀器,有攻无不克,所向披靡之势。 “快!杀了他,杀了他——!”血色小蛇发出愤怒的嘶鸣,浑身都蒸腾出恐怖的血色光环,气势之盛,搅乱乾坤。 砰! 林寻抡起造化玉碟,就狠狠砸在血色小蛇身上,后者发出尖叫,纵然第一时间逃窜,依旧被造化玉牒炼化掉一截尾巴,疼得它躯体扭曲,连连大叫。 这些祖境邪灵皆意识到不妙,催动全部力量,宛如拼命般,似要将林寻一鼓作气击毙。 然而—— 随着一阵砰砰砰的剧烈碰撞轰砸之音,一个又一个祖境邪灵被砸飞出去,根本就挡不住造化玉碟的攻伐。 搁在寻常时候,若无造化玉碟,若无幽冥之力,仅凭自身战力的话,林寻断不可能拥有这般威势。 可此刻显然和寻常不一样。 仅仅须臾。 轰! 那白骨凶兽被造化玉碟击碎,整个躯体都被一片白茫茫的晦涩光雨覆盖,瞬间炼化,宛如化作一股养料,被造化玉碟吞噬。 而林寻则得到了一颗蕴道珠。 他精神抖擞,愈战愈勇,俨然有一种横扫八荒,席卷六合的气势。 其他祖境邪灵见此,皆胆寒了,再不敢恋战,第一时间就选择逃遁。 血色小蛇惊怒:“若得不到纪元之印,被吾皇知道,也断不可能有你们的活路!” 砰! 林寻手持造化玉牒杀来,直接将这血色小蛇砸得稀巴烂,随着光雨飞洒,它的尸骸都被炼化掉。 前后不过片刻。 六头祖境邪灵被击毙两个! 一切皆拜造化玉碟所赐。 当林寻再要去追击那逃走的祖境邪灵时,已来不及了。 “可惜了。” 他拎着血色小蛇所留的蕴道珠,有些意犹未尽。 向小园和岳独秋还在造化大殿参悟大道,不能没有人护法。 这也是林寻没有选择去追杀的原因所在。 林寻打扫了一遍战场,倒是意外发现,那之前追随在银袍男子身边的祖境老者身上,携带着三十多颗蕴道珠,明显是击杀帝阶邪灵得来。 除此,尚有各种神料和宝物,林林总总加起来,价值也颇为惊人。 这毕竟是一道之祖的家底,哪可能是寻常可比。 这老者是被那些凶物所杀,但战利品倒是便宜了林寻。 做完这些,林寻折身走进了那通往太乙遗迹的入口。 之前在追杀那银袍男子一行人时,还有许多战利品没有清理,这返回的路上,林寻也是搜集到了十多个储物宝贝。 每一个储物宝贝内,皆储藏颇丰,加在一起,那等价值已无法估量。 “怪不得那些凶横之辈嗜好战斗和厮杀,仅仅是夺得的战利品之丰厚,就是一个无法让人抗拒的诱惑……” 直至抵达那九十九层台阶前,林寻盘点着这次的收获,心中也不禁惊叹。 不说那些帝兵和神料,也不说那些丹药和珍宝,仅仅是一等宙虚源晶的数量,都已达到九千万之数! 这绝对是一笔横财! 并且,这次的收获中,有着许多蕴道珠,用来通过试炼已绰绰有余,也不必林寻再去搜集。 这无疑为他节省了一大笔时间。 “吾皇……”林寻盘膝坐地,想起之前那血色小蛇临死前的怒吼。 这“吾皇”又是谁? 该不会是那被封印在封魔井中的“帝什老儿”吧? 林寻想起之前所见的那一幕幕幻象。 他还记得,那是一口弥漫混沌气的诡秘古井,太乙剑斜插一侧,对此井进行镇压。 而那古井深处,则有一个在上个纪元就已被封印了百万年之久的恐怖存在。 被卫明子唤作帝什,甚至当年卫明子试图打算将帝什收揽为手下。 可却被这帝什讥讽,嘲笑卫明子不自量力,可想而知,这帝什应当是一个无法想象的恐怖人物。 而血色小蛇是拥有着祖境威能的邪灵。 能够被它视作“皇”的,恐怕也只有那被封印在古井深处的帝什了。 想到这,林寻黑眸微眯。 一个在上个纪元就被封印,并在纪元覆灭中存活下来的老怪物,一旦脱困,那该是何等可怕? “独孤悠然所说的那一场足以波及太乙城的祸乱,会否就和这帝什有关?” 林寻想起刚进入太乙城时,曾见过那天宇之外的宙宇中,显现出一道足有万丈高,宛如神魔般的恐怖身影。 仅仅是一股意志力量而已,就已超脱出属于祖境的范畴,一吼震星空,释放出的威能,令覆盖在太乙城上空的禁制力量都被启动,这才将那等毁灭力量抵消和化解。 当时林寻就察觉到,这宛如神魔般的身影,明显是在挣扎,试图挣脱什么封印力量。 眼下想来,这一股投射在宙宇中的意志力量,极可能就是来自那被封印在古井深处的帝什身上! 并且,林寻想起一些在太乙城所听说的传闻。 以往岁月中,曾有许多进入大道遗迹的强者,聆听到过凶厉无比的剑吟声,仅仅是一缕剑意,就幻化出尸山血海,镇杀诸神般的恐怖景象,可怕之极。 这让林寻无比怀疑,这剑吟和剑意,就是来自那斜插在古井之侧的太乙剑! 一想到这,林寻愈发有一种不妙的感觉。 若按照独孤悠然的说法,岂不是意味着,从上个纪元就被封印的帝什,极可能将要打破封印,脱困于世了? 若那样的话,后果绝对无法想象的严重! “怪不得独孤悠然提醒要让我尽早离开,她恐怕已经提前得知了一些秘辛……” 这一刻,林寻愈发坚定了尽早离开这大道遗迹的心思,就只等向小园和岳独秋了。 …… 一片禁区深处。 寂静无声,烟雾弥漫,一口古井喷薄混沌般晦涩的雾霭。 在一侧,一柄剑斜插在地,剑身染尽血腥。 “吾皇,纪元之印出现了,可……” 一群身影出现,赫然正是之前被林寻杀得逃之夭夭的四头祖境邪灵。 在抵达此地后,他们一个个匍匐在地,谦卑如奴,也根本不敢有任何隐瞒,将之前发生的事情一一说出。 许久,古井中骤然翻滚涌现出滚滚雾霭,紧跟着,一道充斥着莫大威严的冰冷声音响起: “桀牙死了?” 桀牙,正是那血色小蛇的名字。 “正是。”一个血袍枯瘦身影低声道,浑身都颤抖起来,似是因为过于惊恐和不安了。 谁曾想,古井中的声音并未怪罪,反倒长生一叹: “不怪它,是我没有告诉他,造化玉牒的力量,对我们这些在上个纪元就被镇压于此的家伙而言,有着致命的威胁……” “那获得造化玉碟的人是谁?如今又在何处?”古井中的声音问道。 砰! 血袍身影抬手一抛,将一个银袍男子丢在地上,这赫然是之前曾进入太乙遗迹,试图对林寻打劫的那个家伙。 当时在那巨大山岭前的战斗中,正是他身边的一尊帝祖拼命,才为他开出一条生路。 可很显然,他依旧没能彻底逃走,被这些祖境邪灵给擒住了,并且已陷入昏迷中,人事不省。 “吾皇,此人和那手持造化玉碟的家伙是一伙的!他肯定知道那家伙的底细和来历。” 血袍身影说着,猛地想起一件事,“还有,那家伙还掌握幽冥地府的大道力量,天生克制我等!” “幽冥地府?” 古井中的声音透着一抹惊疑,“纪元都已覆灭,连仙界都被毁掉,幽冥地府的大道力量怎可能延存下来?你将此人投入井中,我来吞噬其神魂,提取其记忆。” “是!” 血袍身影起身,将银袍男子拎起来,远远投向那古井。 嗤! 斜插古井一侧的太乙剑骤然掠出一道无匹可怖的剑气,瞬间将这银袍男子躯体齑粉。 眼见此人元神都将被抹除,一只惨白的大手猛地从那古井岩壁中探出,将这银袍男子的元神狠狠攥住。 砰! 剑气斩在惨白大手上,撕裂出一道深可见骨的血痕,可下一刻,惨白大手就消失不见。 古井深处,发出一道震怒无比的闷哼:“太乙剑!本座脱困时,绝对将你寸寸碾碎!” 紧跟着,就是一阵寂静。 似乎,古井深处那位恐怖存在,正在炼化和搜寻那银袍男子元神中的记忆。 许久。 那古井中才传出一阵低沉的声音:“林寻?一个绝巅七重大帝而已,大概也就相当于上个纪元先天圣仙境的力量,却拥有着能够对抗帝祖的力量。” “这岂不是说,若他活在上个纪元,都拥有着可以和仙王对抗的威能?” “有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