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1章 绿是一道光 - 天骄战纪

第2511章 绿是一道光

古井弥漫雾霭,一个犹如虚幻般的老道人盘膝打坐,正在诵经。 太乙剑斜插古井一侧,剑身染着血色。 这是一幅极其诡异的画面,寻常修道者根本无法得见,因为以往岁月中,但凡靠近这片禁区,几乎有死无生。 可此时。 方寸山第四传人,灵玄子来了。 轰! 大地在震荡,虚空在塌陷,灵玄子眸子如一对火炬般,燃烧着慑人的光,看向老道人。 “刚才……就是你鬼叫连天的?”他面无表情问道。 老道人浑身光雨流转,模样模糊,面对灵玄子质问,不禁淡然道: “已经很久没人敢跟本座这般说话了,年轻人,你最好注意一下言辞,若真以为拥有超脱祖境的力量,就可以无法无天,只会贻笑大方。” 早在上个纪元,他就被镇压于此百万年之久,在这漫长无比的岁月中,也曾见过不少超脱祖境的巨擘人物前来。 可结果呢。 要么如丧家之犬般仓惶而逃。 要么直接就殒命于此。 还从没有一个能够被他放在眼中的! “贻笑大方?” 闻言,却见灵玄子清秀如少年般的脸庞上浮现一抹灿烂笑容,而后—— 他撸起袖子, 伸出右手, 以一种极其无比粗鲁的方式,一巴掌抡了过去。 嘭! 古井涌起晦涩的道光,可却被掌风直接拍碎,那盘膝坐在井口上的老道人,直接被抽得像个泡沫般炸开。 可诡异的是,仅仅一瞬,老道人的身影就重新凝聚,宛如被这粗鲁无比的一巴掌激怒,发出厉斥: “年轻人,你真要找死?” 嘭! 话音刚落,灵玄子又是一巴掌抽下去,打得老道人再次炸开,“老杂毛,我就是找死,你怼我啊?” 透着不屑的怒骂声响起,灵玄子神色间尽是肆无忌惮的轻蔑之色。 老道人身影又凝聚过来,声音已冰冷无比:“年轻人……” 嘭! 刚说三个字,就又被灵玄子一巴掌抽碎。 “来啊,干翻我,毁了我!” 灵玄子眼神泛起一抹暴戾之色,嬉皮笑脸道,“老杂毛,祖宗我若不是当年被我师尊镇压,就你这种货色,都不够资格入我法眼的,知道吗?” 声音森然。 眼见老道人身影又凝聚过来,他随手挥动三千浮沉。 唰! 灿然若星辉,明亮如冰雪般的拂尘丝掀起,犹如一挂岁月长河,呈现出青史浮沉,世事幻灭的宏大景象。 刹那间,老道人的身影炸开,纷飞的光雨还不等再次凝聚,就被卷入那浮沉幻灭的拂尘中。 寸寸磨灭,消散一空! “哈哈哈,你这年轻人,未免太幼稚,你所打碎的,无非是本座的一缕气息而已。” 古井深处,响起老道人的大笑,“你若真有能耐,可敢进来一战?” “真当我不敢?” 灵玄子冷哼,抬脚就要迈上古井。 可下一刻,他就嗤地笑起来,又收回了脚步,道:“老杂毛,真以为我会上当?” “上不上当不重要,重要的是你不敢,你害怕,你再嚣张,也没有十足的把握击败本座,这是事实,无论你是否承认。” 古井中,老道人的声音淡然。 灵玄子哦了一声,神色忽然变得怅然起来,长叹道:“你说的不错,真不错……” 他似想起了什么伤心事,立在那,清秀的脸庞上尽是落寞。 这反常的一幕,明显让古井下的老道人有些始料不及,沉默片刻,才嘿然冷笑道: “你不是很狂吗?为何就这般怂了?” 灵玄子又发出一声叹息,道:“我只是忽然想起,眼下的你,和以前的我……也没什么区别。” “你也被镇压过?”老道人明显讶然。 “对,被我师尊亲手镇压的,若非如此,我如今的大道成就,断不会就仅仅如此了。” 灵玄子说到这,问道,“你呢,又是如何被镇压的?” 话题明显被带偏了,原本剑拔弩张的气氛也变得微妙起来。 可老道人似乎并未感觉不妥,沉默片刻就说道:“你真想听?” “反正此时此刻,我奈何不得你,你奈何不得我,不妨说来听听。”灵玄子随口道。 又是一阵沉默,老道人这才说道:“我最心爱的女人,被太乙道宗的祖师抢走了。” 声音透着说不出的愤怒和恨意,哪怕过去无数岁月,都无法冲淡。 灵玄子:“……??” “当时,我沦为了天下笑柄,无地自容,为了报复,我单枪匹马杀到太乙道宗。” 老道人说到这,声音已带着一抹疯狂狰狞的味道,“当时我发誓,若不把这一对狗男女彻底毁了,我帝什誓不为人!” 灵玄子不禁问:“然后呢。” “当然……是失败了……” 老道人语气透着憋闷和苦涩,“不止是失败,连我好不容易搜集到的一个烙印着‘纪元之印’的宝物,也被你一对狗男女夺走……我……” 老道人说不下去了,当年的往事明显给他带来了太大的伤害,恨得铭心刻骨。 灵玄子长叹:“这么说,你可比我惨多了,女人被夺,颜面丢光,好不容易去复仇,却被仇人镇压于此,连身上的宝物都被抢了,真是……太惨了!” 说到最后,一抹抑制不住的笑容出现在灵玄子唇角,他似拼命在强忍着,身体都微微颤抖起来。 “唉,你还年轻,根本不懂,这世间最惨的事情,绝非如此,而是你还活着,可你所仇恨的人,却都早已见不到了……什么报仇,什么宣泄仇恨,什么洗刷耻辱……都已无从谈起!” 老道人声音很沉闷。 闻言,灵玄子终究还是没忍住,噗地笑出声:“哈哈哈,哈哈哈哈……” 这声音,在这悲情沉闷的气氛中显得无比刺耳。 古井下,老道人震怒:“道友,你这是在笑话本座?” “不是,我……我只是忍不住了,哎,你说你……这顶绿帽岂不是永远摘不下了,确实太惨了……哈哈哈……” 说着,灵玄子又禁不住笑起来,笑得嘴巴都快咧到耳根了,到最后,更是捧着肚子,以手捶地,狂笑不止,眼泪都快流下来。 老道人终于意识到,自己是被戏耍了,顿时怒到快要癫狂,咆哮道:“小杂种!你竟敢这般辱我,本座出世时,定要将你挫骨扬灰!” 心中最深的痛,却被人无情耻笑,这简直就如一把尖刀般狠狠插在了老道人心头,让他怒到癫狂。 那口古井都猛烈摇晃起来,一股恐怖无边的煞气汹涌。 嗡~ 古井一侧,太乙剑嗡鸣,锵锵作响,迸射出无数剑气,斩向古井之下。 可依旧无法压制住那古井的剧烈动荡。 灵玄子止住笑容,眼神中透着渴望之色,心中喃喃,“祖宗我不这般刺激你,你焉可能不惜一切代价冲出来?不过,你这老家伙可真的太惨了……” 到最后,灵玄子又禁不住咧嘴笑起来。 然而,他等待半响,却见那古井虽剧烈摇晃,可老道人却迟迟没有冲出来,不禁皱眉。 “老绿,你行不行啊?”灵玄子嚷嚷起来,“快,拿出你的真本事,杀出来,毁了我!” 老绿! 听到这羞辱十足的称呼,古井之下,老道人气得都差点咳血,咆哮连天,“混账,本座发誓,此生若不杀你,本座誓不为人!” 灵玄子嘿地笑起来:“当年你也这般立誓,叫嚣着杀了给你戴绿帽的人,可结果呢,赔了夫人又折兵,依我看,老绿你还是老老实实呆在这里吧,省得出去,沦为天下人的笑柄,人们一说,堂堂上个纪元的大魔头帝什,却改姓为‘绿’了,这岂不是要把天下人的肚子都笑破?” “本!座!要!杀!了!你!” 古井下,老道人明显被气疯了,一字一顿,犹如恐怖的雷霆响彻,令这片禁区都陷入一种毁灭般的动荡中。 换做其他修道者在此,早被这声音轰碎心神,魂飞魄散了。 可灵玄子却仿似不觉,兀自大笑:“老绿你别这样,就是把我笑死了,被困古井中的你,也无法继承我的大道呀。” 可就是在这等刺激下,古井下的老道人却只怒吼连天,迟迟没有显现出身影。 这让灵玄子意识到,这从上个纪元活下来的家伙,明显还根本没有蓄积到足够破除此地封印的力量! 想了想,灵玄子决定不再逗留。 只不过临走前,灵玄子伸出手指,隔空连划,在那古井中篆刻下一座神妙莫测的阵图。 而后,他负手于背,大笑着扬长而去。 “老绿,下次若有缘再见,我定帮你立一个足以流传万世的墓志铭!哈哈哈……” 声音回荡天地,渐渐消失。 许久,那古井中,涌现出一缕光雨,化作一个老道人,他盯着灵玄子离开的方向,透着滔天的冰冷恨意,“脱困之日,本座必屠你满门!” 许久,他低头,看了一下外侧井壁。 顿时如遭雷击! 整个人浑身哆嗦着,发出愤怒无边的咆哮,响彻天宇,令整个大道遗迹都猛地动荡起来。 只见那井壁上,无数繁密的道纹涌动,勾勒出一个栩栩如生,活灵活现,光耀九天的大字: 绿。

下一篇   第2512章 归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