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19章 十八年后 朝天城前 - 天骄战纪

第2519章 十八年后 朝天城前

在林寻离开太乙城的第二年。 大道遗迹中,一场从上个纪元就遗留下来的祸患彻底爆发。 古井一侧,太乙剑寸寸崩断,哀鸣之音响彻宙宇,激荡星空中。 古井内,爬出一个头发潦草,浑身覆盖着黑色秩序枷锁的伟岸身影,甫一出世,其威压就席卷整个太古遗迹。 无数的邪灵、尸骸、血水……皆化作潮水般的力量洪流,被那一道伟岸身影吞没一空。 到最后,堪比一方大界的大道遗迹,也都龟裂爆碎,彻底化作灰尘,消失于世界。 这一天, 帝什邪神从无尽岁月的镇压中横空出世! 也在当天,第九不朽天关,陷入血腥的动荡祸乱中,那片星空都被染红,不知多少星辰炸开。 谁也没想到,帝什邪神出世后,凶威竟如此之盛,抬手之间,焚灭星辰,压断天宇。 这是一场浩劫,致使生灵涂炭。 有人推测,早在上个纪元就被封印的这尊邪神,早已超脱祖境之上,至于究竟有多强大,没有人知道。 太乙城遭难,岌岌可危。 白剑辰即便启动覆盖全城的禁制力量,也仅仅只支撑了不到一个时辰,就被帝什邪神一巴掌打碎了一切屏障。 偌大太乙城,彻底没有了防御! 眼见这第九天关就将被打沉,一众来自永恒真界的恐怖人物联袂而来,和帝什邪神征战于星空之上。 这是白剑辰请来的援军。 早在一年前林寻他们参加试炼回来时,他就为此在做准备。 而从这一日开始,飞沙走石,阴风怒号,血色横空,星空之上大战激烈,时不时有崩碎的星辰染着血水坠落。 这种状况整整持续了三年,没有人可以接近,一位帝祖试图搜集邪神之血,贸然闯入战斗区域的边缘地带,结果在须臾间就灰飞烟灭。 因为这一场大战,早已超脱祖境层次,乃是不朽道途之上的旷世较量,即便是白剑辰,也都没有参与的资格。 三年后,血流成河,染红了宇宙,太乙城四分五裂,化作一块块废墟,漂浮在虚空。 一直参与在战斗厮杀中的不朽人物,在这一役中损失甚巨,接连陨落了五尊,尸血飞洒,星域被击穿。 一件件不朽道兵,或不可思议的秘宝,在战斗中剧烈碰撞碎裂,令那片星空也沉沦…… 三年! 这一场堪称恐怖的大战的结果,不可而知。 传闻说,帝什邪神被分尸成十多块,被一众不朽人物封印带走。 也有传闻说,帝什邪神没有陨落,只是在最后时刻,遭受到重创,其本尊早已逃离,蛰伏了起来。 但可以肯定的是,太乙城覆灭了,这座第九不朽天关,也彻底从大千战域中消失。 三年的征战,令从第八不朽天关抵达第九不朽天关的道途,彻底断了,一片凄凉。 事情传出,轰动了整个大千战域。 当得知消息时,林寻心中不免一阵翻滚。 太乙城覆灭,帝什邪神生死不知,第九不朽天关就此化作历史中的尘埃…… 而在当时,该有多少生灵遭受到波及,丧命于这一场祸乱中? 没有什么感慨,林寻继续前行,跋涉在前往永恒真界的道途之上。 …… 时间流逝,一年又一年过去。 茫茫大千战域中,林寻孤身一人行走,闯过一个又一个凶险的战场,进入一座又一座不朽天关…… 穿过尸山血海,爬过无尽的死人堆,一路伴随腥风血雨,在生与死之间历经磨炼,像是一柄绝世天剑,灿灿生辉,锋锐无比,隐在剑鞘内。 这些年来,他在第十八不朽天关外,曾迎来一场破境大劫,引发迥异于常的天地异象。 最终,历经七日七夜的抗争,一举迈入帝境八重“合道”境! 合道。 融合诸般大道于一身。 若说林寻所掌握的五千多种大道法则,是一颗颗灿然剔透的宝珠,那么合道,就是用自身的道行为一条“线”,将这些宝珠串了起来,形成了一串宝珠项链,圆满如一。 而在之后,经历各种血雨杀伐,林寻又耗费一年之久,将这一境界彻底巩固。 这些年来,林寻征战不断,路途上也成了不少人谈而色变的绝世狠人,因为他杀的对手太多了。 到如今,只要他一出现,不用报姓名,当看到他头顶悬浮的无渊剑鼎,就会被识破身份,令敌人仓惶而逃。 而在他一路所走过的不朽天关中,每一个城门前,皆悬挂着有关他的通缉,无论是排名,还是悬赏,皆冠绝第一之位! 原本的第一名苍浮生已成为第二名…… 同时,这也造成了极大的轰动,在每一次林寻进入不朽天关时,皆不得不潜行匿踪,改换身份,否则,必会被城主府全力对付。 也有一些自诩强横之辈出手,想击毙他,成就一段神话,可几乎无一例外,皆以失败告终。 反倒是让林寻的威名愈发强盛,铸就了近乎不败般的血腥战绩。 若非这大千战域中,极少会有不朽人物出现,恐怕早有人来擒杀他了。 即便如此,林寻也遇到过多次危险,并非是人祸,而是在一些凶险无比的战场赶路时,遇到了许多诡异和不详的劫难,几乎都和上个纪元所遗留的事物有关。 好多次,甚至不得不用禁逝神通、寂灭秩序火等杀手锏来化解危险! 但与之对应的是,每一场经历,皆是一种难得的磨炼和洗礼,不止锤炼了道行,更坚固了林寻的心境。 并且,他这一路也斩获诸多机缘和宝物,一身的财富加起来,早已不可估量。 在离开太乙城的第九年。 林寻在一片冰冷的宇宙中前行,不时可见到一具具尸骸在星域中漂浮,鲜血早已凝固。 经过这么多年的磨砺,他脚下尸骨无数,以血筑就前路,让得他整个人的气质,得到一种千锤百炼般的沉淀。 不动时,如渊停无息,道不可测。 动作时,则如主宰临世,锋芒贯冲九天十地! 前不久,他曾遇到一尊道祖的偷袭,仅凭自身战力和无渊剑鼎,就将彻底轰杀! 这是一种极大的转变,更是一种打破天堑般的壮举。 帝祖如天堑,压盖帝境,不可逾越。 而如今,林寻已不必凭借杀手锏,就可逾越,不止是对抗,而是镇压和击杀! 这等事情若传出,势必要惊动天下,令无数老怪物胆寒。 可对林寻而言,这一切皆如水到渠成,顺理成章。 毕竟,如今的他,早已是绝巅帝境八重中期修为,而历经多年的杀伐和征战,令他所掌握的战力,也早已产生了不知多少次蜕变。 甚至就连无渊剑鼎,都在这些年的战斗中,沐浴帝血,产生了一次次的微妙变化。 “九年了……” 林寻孤身一人,出现在一颗古星上,盘膝而坐,茫茫风沙席卷,吹乱他的发丝。 他很放松,拎出酒葫芦畅饮,一个人,品味着难得的一丝安宁。 大道求索之路,挥之不去的是孤独和寂寞。 这些年,他一个人行走,一个人战斗,一个人对抗所有的血腥和杀戮,一个人独自静坐,一个人饮酒…… 若仔细算,从进入大千战域起始城开始,至今已经过去了整整十三年! 看似弹指即逝的岁月里,绝大部分时间都被杀戮和战斗占据。 除此,就只剩下赶路。 “三杯通大道,一斗合自然,此行此路,唯壶中美酒不可辜负。” 许久,林寻笑了笑,将葫芦中的酒一饮而尽,而后长身而起,孑然孤独的身影,消失在茫茫风沙中。 他再次踏上了征程。 这是一条盛烈而辉煌的路,也是一条孤独而凶险的路。 古往今来,无数来自大千战域的群雄逐鹿于此,可真正能够活着抵达永恒真界的,却千中无一。 这一路上,林寻无惧无畏,战尽诸敌,遍观世间法,默默独行,褪尽繁华,回归质朴。 累了倦了,便静坐周虚中,而后再起身,继续前行。 …… 十八年后。 一片弥漫着神圣气息的宙宇中。 一条由无数星辰铺陈而成的道路,像一挂神虹,蔓延向尽头。 “这条路,被称作十万星路!其尽头,便是第四十九不朽天关!” 一群耀眼璀璨的身影出现,当看到这一条散发着绚烂星辉的道路时,皆露出激动之色。 这是一群赶路者,闯荡大千战域多年,历经无数风霜和血腥,终于活着抵达。 “十万星路,朝天而行,而今,我等终于有机会前往那永恒真界了……” “弹指多年,饮尽沧桑,他日必当证道于不朽之上!” 这些身影感慨,一个个气息恐怖,径直走上那十万行路,神色间皆难掩期待和激动。 不知不觉间,十万星路上响起了阵阵天澜般的道音,震耳欲聋,如经文自鸣,似古神讲道,醍醐灌顶,让人自醒。 就在那前方,星辉若水,灿烂而通明,且伴随神秘而朦胧云雾,宛若来到了一座仙城。 当看到这座城的轮廓,所有人都痴了。 因为此城,名唤朝天。 是大千战域第四十九天关,是通往永恒真界的最后一道关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