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26章 疯癫的乞丐 - 天骄战纪

第2526章 疯癫的乞丐

大殿灯火通明,气氛却有些沉闷。 “只是对付一个林寻而已,各位前辈不必再多虑,待诸神战场出现,就是他的死期。” 一名青年懒洋洋斜靠在椅子中,吊儿郎当,一头灰发飘散,唇角挂着一抹玩世不恭般的弧度。 南天征! 一个在第七天域绝巅帝境中极其有名的绝代人物。 在林寻不曾抵达朝天城时,他就向外界发出声音,只要林寻敢出现在诸神遗迹中,定斩不饶! “贤侄,此子在玄榜上跻身前百,岂是那般容易对付的?别忘了,在他手底下,一道之祖都死了不知多少个。” 一个温文尔雅的男子轻笑,他叫云澜风,来自不朽帝族云氏,按照辈分,是那云幕遮的叔伯辈。 “若动用底牌,我也可以办到这一步。” 南天征笑起来,眼神中透着一丝冷厉如刃的锋芒。 “就这么办吧,当诸神战场出世,我们四家各自派遣出一支力量,无论如何,也要将此子击杀,决不能让其身上机缘,被其他人得到了。” 南永锵做出决断。 顾半妆、云澜风等人皆点头。 …… “拒绝了?” 与此同时,在城中另一座恢弘古雅的庭院中。 一名白发苍苍的老人不禁有些意外。 “是的,我本以为这林寻来自星空古道,不了解我们符家在永恒真界的力量,可后来才发现,他是心知肚明,可依旧还是拒绝了。” 之前曾出现在界域战碑前,对林寻发出邀请的那名符家锦袍男子,在一侧皱眉说道,“我怀疑,他这是想待价而沽,看一看是否还有其他不朽巨头会对他进行招揽。” 白发老人笑了笑,道:“待价而沽?这等能够留名玄榜前一百的人物可不是货物,不能以价值来衡量。” 锦衣男子道:“长老,城中皆在传,东皇四族皆已起了杀心,要将此子扼杀于诸神战场之上,依我看,此子身上麻烦可不少,我们若强行去招揽,反倒极可能得罪东皇氏。” 白发老人皱眉,脸上的笑意消失,道:“你是觉得,我们符家连东皇氏麾下的四条狗都得罪不起?” 锦衣男子顿时直冒冷汗,连忙道:“不敢,我只是觉得,为了一个林寻,就付出这些代价,未免有些不划算。” 白发老人想了想,道:“罢了,此事你不必再插手,若此子有能耐从诸神战场中活着返回,我会亲自去见他一面。” …… 翌日一早。 林寻从打坐中醒来,神清气爽。 这些年的征战和杀戮,令他已很久没有像现在这般放松过了。 “林寻,你究竟排名第几?说出来,或许我可以帮你化解一些麻烦。”青雀忽然开口。 它憋了一夜没问,现在实在忍不住了。 林寻一怔,眼神古怪道:“排名的高低就这么重要?” 青雀没好气道:“连符家都主动招揽你了,你以为能够在玄榜前一百留名,岂是寻常之事?别废话,快说出来,我元家在这朝天城中,同样设立有据点,或许可以帮到你。” 显然,青雀是打算借助元家的力量,来帮林寻化解麻烦。 “青雀,若你真要帮我,就不要去惊扰元家。” 却见林寻认真道,“尤其是我身上的一些秘密,你都看在眼中,但我不想让除你之外的其他人知道。” 这些年来,有青雀的指引,为他节省了许多时间和精力,也让他避开许多凶险之地,在心中早已将青雀视作朋友。 青雀明显很意外,沉默片刻,道:“我只是想帮你,若你不乐意,那就算了。” 林寻笑道:“你有此心就足够了。” 说着,他将自己排名告之青雀。 一下子,青雀简直如遭雷击,直接傻眼,愣在那,一副难以置信,又震撼莫名的模样,懵掉了。 许久,它才扑棱着翅膀,大叫道:“变态,我怎么就遇到你这样一个大变态,老天啊,这排名若是被永恒神族知道,怕也得坐不住吧?” 青雀显得很失态,让林寻看得一阵无语,一个排名而已,真有这么大魔力? 若自己告诉它,这个排名还是抛开了天赋力量之后,测验出的结果,它……又该是什么表情? 笑着摇了摇头,林寻径直朝客栈外走去,“我要去城中转一转,你去不去?” 青雀失魂落魄似的喃喃道:“你去吧,我需要冷静冷静,压压惊……要不心脏会承受不住……” 林寻愕然,摸了摸鼻子,抬脚独自离开。 “到底要不要去请求宗族的帮助呢……” 目送林寻离开,青雀一下子纠结到了极致,眼神明灭不定。 林寻在玄榜的排名之高,简直让它头皮发麻,甚至都不敢相信,它很清楚,若让元家将林寻招揽进族中,那绝对和捡到旷世之宝没什么区别! 以后他若是踏上不朽道途……有他辅佐和效力,甚至足以让元家的地位和威望提升一大截! 这绝非夸张。 君不见,排名在玄榜前一百,就引来第八天域不朽巨头符家的招揽。 若是排名前十呢? 那意义就完全不一样了,别说是符家,恐怕第八天域那些不朽巨头都会被惊动,争相抢夺! 即便是那传闻中一直盘踞第九天域中的永恒神族,若知道此事,恐怕都会动心! 而林寻,排名第九! 一想到这个排名,青雀内心就彻底无法淡定,这若传出去,整个朝天城恐怕都得掀起滔天轰动! “若小姐在这里,那该多好啊……” 许久,青雀不禁哀叹,那滋味就好像发现了一座绝世宝藏,可却拿不定主意是否要将其占据,太纠结了。 …… 在青雀纠结的时候,林寻正心情闲适地在城中走走看看,无比放松。 朝天城热闹和繁华。 到处可见来自永恒真界的生灵,各种奇形怪状的族群皆有,无论修为高低,皆相安无事。 有秩序之灵“昊天”的威慑,哪怕就是帝祖,也不敢擅自动武,这让城中的气氛也颇为祥和,一派太平盛世的景象。 这让林寻不禁感触良多。 当世间生灵无论修为高低,无论出身尊卑,皆遵从着某一种规矩和秩序,岂会发生那么多动荡和血腥? 就如这朝天城,有了“昊天”存在,谁人敢擅自闹事? 渐渐地,林寻心中生出许多想法。 他身怀不少秩序力量,可对这等力量的理解,却几乎为零。 可如今见了“昊天”的存在,则让他意识到,秩序力量的存在,绝非是一种可御用的战斗手段那般简单。 其中还牵扯到维系一方世界运转的本质奥秘! 忽然,远处一座酒楼前,传来一阵怒骂声。 “赶紧滚!臭要饭的,这若不是朝天城,老子早将你活劈千百次了!”一名侍者愤怒喝斥。 在他身边,一个衣衫邋遢,蓬头垢面的身影躺在地上,嚷嚷道:“酒,酒,给我酒喝,我就走!” 附近许多人凑在那看热闹。 “据说,此人原本是一位修为高深的存在,可却不知经历了怎样的劫难,以至于心境出了大问题,一身道行都消褪,彻底成了一个废人,疯疯癫癫的。” “唉,大道之路,何其艰险,看他这般模样,我也不禁心有戚戚然啊。” “你可别可怜他,这家伙虽疯了,但要求可不少,一般的酒酿,可根本入不了他的法眼,必须喝这‘宝丰楼’的珍藏神酿‘曲水流觞’,你可知道一杯曲水流觞多少钱?足足三千颗一等宙虚源晶!一壶的话,起码也要十万颗一等宙虚源晶!” “乖乖,这乞丐胃口可不小啊。” 人们议论,对这蓬头垢面的乞丐指指点点,有怜悯,也有调侃和揶揄。 “你再不走,我可就将你轰走了!” 酒楼前,侍者脸色难看,很头痛。 在这朝天城,根本不能动手,让他对这死乞白赖的疯子也无可奈何。 “我只喝一杯,就一杯。”乞丐嚷嚷,透着哀求。 “一杯?那也是三千一等宙虚源晶,你有钱吗?”侍者没好气道,一阵火大。 这疯子,每隔一段时间就会出现在酒楼前,这些年来,简直就成了城中一景,令人头痛。 “你跟我走,我给你酒喝。” 蓦地,一道峻拔的身影走过来,蹲下身子,温声开口,眼神带着一丝难掩的复杂。 “林寻!?” 附近响起惊叫声,顿时引起轰动,所有目光都不禁看向了那一道蹲在乞丐身前的峻拔身影上,写满好奇和吃惊。 昨天发生的事情,至今还在城中发酵,轰动之极,谁还能认不出这峻拔身影,就是那留名于玄榜前百之列的那位绝世狠人? 原本打算轰走乞丐的侍者,也顿时闭嘴,惊疑不定。 场面一时寂静下来。 地上,那蓬头垢面的乞丐叫道:“我只喝曲水流觞。” 林寻点头:“好。” “我要喝一壶,不,十壶!”乞丐继续道,一副仿似抓到冤大头,要狠狠敲诈一笔的架势。 连附近众人都有些看不下去了,这吃相也太难看了吧? 他怕是根本不知道,身前这位可是名满大千战域的绝世狠人! 连侍者都不禁恼道:“老东西,你这就叫不识好歹了,你……” 不等说完,就被林寻挥手打断。 却见,林寻低头,神色认真地看着那疯疯癫癫的乞丐,道: “只要你跟我走,别说十壶,就是一百壶,一千壶,我也让你喝个够。”

上一篇   第2525章 伏脉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