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32章 太嚣张了 - 天骄战纪

第2532章 太嚣张了

南天霸懵了。 这一巴掌,简直将他的自尊、颜面和傲骨统统打碎,感受到一种前所未有的耻辱。 修行至今,他还从不曾遭遇过这种羞辱。 并且,还是在刚开始交手,就被一巴掌抽飞! 道场上,数百之众的修道者都感到肉疼,肝胆俱颤,难以置信。 同样是留名玄榜之上的盖世人物,同样是绝巅八重大帝,可南天霸……却似乎有些太不堪了!? 南永锵脸色难看,惊疑不定。 南天征攥紧双拳,眼神冷厉冰冷。 这一巴掌,充斥着莫大的羞辱味道,令他们也感到颜面无光,也感到一种说不出的寒意。 这林寻…… 怎会如此强!? 诚然,这林寻名列通缉榜第一,可在他们这些来自第七天域的不朽帝族眼中,这所谓的通缉榜,是针对大千世界的修道者发布。 自古至今,谁见过不朽帝族的强者被通缉过? 诚然,林寻曾击杀过不止一位帝祖。 可所有的推断和传闻中,都说过林寻是凭借一些杀手锏才办到这一步。 而现在,在这诸神战场上的规则力量,可根本不允许杀手锏这种“外力”的出现! 这也就意味着,在诸神战场上发生的战斗,是最公平的厮杀,比拼的是双方的道行和战力。 可现在,林寻那一巴掌所展现出的力量,分明就已具备了碾压南天霸的力量! 这完全超出了南永锵他们的预估。 “我要杀了你!”南天霸发出嘶吼,长发狂舞,犹如暴走,朝林寻冲去。 轰! 在其身上,紫色雷电衍化出一道奇异的符诏,诸般雷道法则交织成日月山河,甫一出现,就弥漫出毁灭万世般的气息。 大日月雷符! 这是南天霸的天赋力量所凝聚,在永恒真界第七天域,此天赋被点评为八星上品,极其可怖。 一经施展,如执掌天罚雷霆,镇杀万邪! 虚空动荡,被炽盛的雷霆覆盖,大日月雷符就如一场天劫般,朝林寻笼罩而去。 却见林寻掌握那一杆紫色战矛,随手一击刺出。 轰! 符诏在林寻头顶上空炸开,雷霆光雨迸溅席卷,竟是完全不堪一击。 “天霸,快退!”南永锵发出大喝,一张老脸都变了,哪会看不出,南天霸根本不可能是林寻对手。 只是,这提醒已经晚了。 就见林寻身影一闪,猛地前冲,掌中紫色战矛如一抹凌厉无匹的流光,将长空撕裂,产生震耳欲聋的爆鸣。 刺骨般的极度危险气息刺激得南天霸躯体发僵,他脸色大变,从狂怒中清醒,可已经来不及退避。 “凝!” 他发出嘶吼,眼睛发红,身前爆绽出无尽玄光,凝结为一面光盾,一头玄武神兽虚影在其中若隐若现,呈现出坚不可摧的气息。 玄武霸盾! 一种传承自南氏一族的无上法门,防御之力强横无比,有玄武一出,鬼神难开的盛誉。 轰! 紫色战矛暴击而至,肉眼可见,那玄武霸盾猛地剧烈动荡起来,紧跟着产生无数裂痕,轰然炸开。 那无匹般的锋锐之力势如破竹般,将南天霸的护体战力都一层层凿开,光雨如瀑般迸溅爆鸣。 而后—— 噗的一声,战矛贯穿南天霸的躯体,带起一捧猩红滚烫的鲜血,飞洒虚空。 一击之威,破玄武霸盾,将南天霸击穿! 那霸道绝伦的血腥的一幕,让道场所有人心中狠狠一震,头皮发麻,呼吸都快要停顿。 “怎会这样?” “该死!” 南永锵等一众南氏一族强者目眦欲裂,发出难以置信的声音。 诸神战场上。 南天霸脸色凝固,眼睛滚圆,看着刺入体内的紫色战矛,忽然感到一种莫大的讽刺。 这战矛本是他的本命帝兵,可现在,却成了击溃他的致命武器…… “原本你不会第一个死的,为何要这般心急呢?” 林寻轻叹。 话音还未落下,随着他将紫色战矛举起,南天霸的身体也被挑到了半空。 砰! 南天霸躯体炸开,血雨如瀑洒落。 堂堂第七天域南氏一族的一尊绝巅八重大帝,却被自己的战矛击毙,血洒长空! 这一幕,衬托得林寻那峻拔的身影犹如一尊魔神,也让道场中鸦雀无声,群雄皆惊。 所有人都愣在那,眼神恍惚。 太强了! 这一场战斗中,从一开始林寻就展现出绝对碾压的力量,无论是一巴掌抽飞南天霸,还是此刻以战矛将对方击杀,皆干脆利落、摧枯拉朽,让得南天霸毫无挣扎之力。 别说反抗,就是拼命,也徒劳! 也是这时候,人们才深刻意识到,什么叫盛名之下无虚士,林寻能够名震大千战域,一路横行无忌抵达朝天城,所凭借的,决不是一些杀手锏那般简单! 唰! 诸神战场上,涌现出一道金灿灿的仙光,掠入林寻体内。 这是一种神秘的凭证,击败一名对手,就能获得一道仙光凭证。 当连胜九场,这些仙光就会化作一枚信符,成为进入第二关“大狩”的凭证。 林寻浑然不理会南氏一族那几欲杀人般的愤怒目光,自顾自开始清理战利品。 南天霸的储物戒指、孕养在本命帝界中的诸般帝兵,皆被林寻收集了起来。 “堂堂绝巅八重大帝,南氏一族的贵胄人物,身上却只这点宝物,也太寒碜了吧?” 清点完毕,林寻不禁皱眉出声。 场中寂静,群雄眼神古怪,南天霸死了,遗物被搜刮到也罢了,还被这般点评,这就太欺负人了。 而南永锵等南氏族人已气得肺都快炸开,一个个暴跳如雷。 “小!杂!碎!老子这就去灭了你!” 南永锵须发怒张,就要前往诸神战场,却被南天征拦住。 “让我来。” 一字一顿,像从牙缝中挤出,透着彻骨的寒意和杀机,再看南天征的神色,更是冷酷得可怕。 “天征,天霸已经死了,你可不能再有任何闪失,还是让我来吧。”南永锵道。 别看他愤怒欲狂,实则心中很清楚,一般人根本不可能是林寻对手。 “不,让我来!” 南天征眼神冷厉如刀,“我修行至今一万零三百载,只差一步,便可冲击绝巅九重帝祖之境,若我现在退了,心境必会动摇,缺少了这等无敌之意,焉可能去铸就绝巅帝祖之道?” 南永锵神色阴晴不定,无比犹豫。 诸神战场上,林寻哂笑:“废话可真够多的,之前你不是叫嚣的最厉害?别耽搁时间了,上来领死。” 声音带着讥嘲,让南氏一族的族人气得七窍生烟,这该死的林寻,未免也太嚣张! “你也看到了,他的气焰何等跋扈和不可一世,若不杀他,必成我的心魔!” 说着,南天征就径直踏上那一道金色甬道,身影瞬间出现在那诸神战场之上。 “天征,小心一些!”南永锵禁不住提醒,有些担忧。 轰! 南天征灰袍鼓荡,瘦削的身影一下子变得伟岸而耀眼,无尽玄青色法则交织而出,在其头顶凝结为一轮青色大日,光照九天十地。 仔细看,那青色大日给人以圆满、辉煌、无量之感,这代表着他在此境的道行,已臻至真正的圆满地步。 正如他所说,距离绝巅帝祖境,他只差一个契机! 林寻挑了挑眉,道:“希望你可以坚持久一些,否则,杀起来未免太无趣。” 南天征神色冷酷,道:“放心,在我的道途上,你注定只是一块踏脚石。” 锵! 一阵激昂高亢的杀伐之音,从南天征头顶青色大日中传出,震得那片虚空乱颤。 紧跟着,一柄弥散着恐怖道光的战矛,从青色大日中缓缓涌现出来,每显露出一寸,那恐怖的道光就炽盛一分。 当那战矛完整地呈现于世界,道场上的众人只觉眼前刺痛,心神都像遭受到震慑,产生莫名的惊悸之感。 “万化矛!?”有人惊叫。 仔细看,那战矛丈八,弥漫滔天道光,矛身如撑开天宇的脊梁,那矛锋,则像大道铡刀,雪亮耀眼,绝世犀利。 隐约可见,那战矛上浮现出一个模糊的原始道文,在道光中浮沉闪烁,气息恐怖无边。 “不,这并非是真正的万化矛,但已隐隐有了一些属于万化矛的神韵。” 有人低语。 万化矛,那可是第七天域南氏的镇族至宝,传闻乃是诞生于天阶秩序的本源力量中,威能莫测,唯有踏足不朽道途的无上人物,才有能耐御用这等宝物。 “好,天征并未被愤怒冲昏理智!”南永锵心中松了口气。 “族兄,杀了他,为天霸报仇!” 那些南氏族人更是嚷嚷起来,为南天征助威,杀气腾腾。 “这把战矛不俗,大概能卖不少宙虚源晶。” 却见诸神战场中,林寻眼神打量着南天征的战矛,随口道,“待会动手时,我会小心一些,免得损伤了此宝,那样可就卖不出好价钱了。” 众人一副懵掉的表情:“……??” 南氏那些族人脸都黑下来,这该死的林寻,太嚣张了! 唯独南天征情绪波澜不惊,淡漠道:“你想要我的战矛,而我,则要你的命!” —— PS:思路有些卡,第二更稍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