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5章 暴虐 - 天骄战纪

第2545章 暴虐

玄衣男子一只脚还牢牢地踏在向小园身上,只是,那温和的神色已变得凝重起来。 尤其被林寻目光盯着,那无声的不屑和冷意,让玄衣男子内心的尊严,感受到了最直接的挑衅。 旁边手握泛黄如卷,淡雅从容的长裙女子道:“依我看,还是退让一步,息事宁人吧。” 玄衣男子唇角微微抽搐,苦笑道:“大小姐,能否不要在这时候来动摇军心?” 他以双手揉了揉脸庞,而后长吐一口气,看向林寻时,眸子已变得犀利如冷厉刀锋,有可怖的杀意如漩涡般涌动在瞳孔中。 长裙女子无奈摇头,没有再多说,已看出若不让玄衣男子过了这个坎,心境怕会出问题不可。 修道之心,一向很微妙。 尤其对一些“杀伐果断,勇猛精进”的修道者而言,看似是一场息事宁人般的退后。 可这极可能意味着畏惧,会损伤其打磨无数岁月的一腔锐气。 尤其是,在没有真正动手时就退让,在以后修行时,每当想起此事,怕是会耿耿于怀,成为一道心障。 所以,长裙女子没有多劝,随心所欲不逾矩也好,心坚如铁,锐不可摧也罢,不同人的大道心境,终究是不一样的。 “这一关,你必须得过。”玄衣男子开口,朝林寻露出一个温和如春风的笑容。 他整个人的气势都发生变化,岿然如山,锐意如刃,连那如春风般的笑容,也藏不住其一身的锋芒。 林寻看在眼底,神色波澜不惊,只指着被玄衣男子踩在脚下的向小园,道:“她若出事,我保证,你不会死的很容易。” 很平淡的一句话,可话中意味,却令玄衣男子不禁失笑,道:“放心,我水长靖修行至今,从不屑于在战斗时,以其他手段威胁对手。” 言辞间,是一种对自身道行极致的自负。 他脚尖一挑,向小园就被踢飞起来,朝林寻掠去。 林寻探手就要将向小园接住,也在此时,水长靖身影突兀地消失原地,下一刻就出现林寻身前,掌指捏拳,猛地打出。 轰! 这一拳,绚烂夺目,夺尽造化,极尽大道之妙,诸般大道奥义熔炼其中,一拳打出,如一方天道压迫而下。 林寻神色不动,左手第一时间将向小园揽住,右手虚化如圆,似抱太极,却涌现出晦暗无名般的大渊之象。 惊天动地的碰撞声骤然响彻,附近虚空轰隆隆塌陷,大地龟裂泥土飞溅,紧跟着附近茫茫山河都猛地倾塌,碎石无数,草木成灰。 林寻身影倒退出一步。 可不等站稳,玄衣男子第二拳已杀来,快如惊雷动九天,澎湃的大道法则犹如瀑布般宣泄于拳劲中,隐然间似有诸神虚影一起从那拳劲内冲出,欲要灭世。 这一拳,盖世无匹! 即便是远处的长裙女子都不禁暗暗点头。 震耳欲聋的碰撞声中,林寻再度被震得退出一步,在第一拳中陷入被动的他,被玄衣男子抢占先机,再加上左手还要庇护向小园,无形中变得被动许多。 可即便如此,当林寻挡住这盖世一拳后,还是让玄衣男子有些意外,在他的预料中,这一拳之威足哪怕无法杀死林寻,但将其震伤也是不在话下。 然而,这种情况并未出现。 这让玄衣男子愈发意识到林寻的强大,根本没有迟疑,抢占先机的他,毫不犹豫地打出第三拳、第四拳、第五拳…… 每一拳,皆有撼动天宇,破灭山河之威能,足以令世间那些绝巅八重大帝都绝望,招架不住。 而随着玄衣男子持续攻伐,每一拳的威能不等被彻底化解,下一拳就再度杀来,就如不断叠加的海浪,一层层堆积,不断推高,威能也不断攀升! 在这等迅猛可怖的杀伐下,林寻的身影不断被撼动,不断倒退,那附近天地山河,皆都随之沉沦和爆碎,化作毁世般的可怖景象。 无匹的拳劲横扫扩散,甚至给人一种天翻地覆的错觉。 直至打出第九拳,那不断叠加攀升的威势,已达到惊世骇俗的地步,令九天皆惊,令万象皆崩! 叠浪九重劲! 这是玄衣男子所掌握的至强之法,之前那每一拳,皆是为这第九拳蓄势,累积最后爆发的力量,九重拳劲的奥义汇聚,将释放出前所未有的恐怖致命打击! “败!”也在此时,玄衣男子眸子中锋芒一闪,露出一个灿烂耀眼的笑容。 轰! 堆积到极尽的拳劲,于此刻骤然爆发。 刹那间,就如十万火山一起喷发,释放出的力量,将这片天地都彻底淹没,恐怖的洪流肆虐席卷,所过之处,万物化作灰烬,一切都仿佛都挡不住这一拳的威能。 当光雨还在弥漫,动荡还在持续,一道淡然的声音忽然响起: “玩够了没有?” 玄衣男子脸上那灿若朝阳的笑容顿时凝固,瞳孔瞪得滚圆,心中不可抑制地狠狠一震。 “也该轮我出手了。” 那淡然的声音再度响起,就见那滚滚滔天的光雨中,一道峻拔的身影凭空走出,衣衫猎猎,毫发无损,浑身缭绕着一轮如若大渊般的光影,犹如万法不侵。 “这……”玄衣男子内心涌起强烈的惊悸,这怎可能啊! “快退!”极远处,响起那长裙女子的声音。 可已经晚了一步。 就见林寻踏步罡斗,于一瞬来到玄衣男子身前,就如一道光,划破万古,闪烁于世间,快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 他挥手打出。 轻描淡写的一掌而已,不带一丝烟火气,可玄衣男子却如临大敌,竭尽自身之潜能,与之硬撼。 砰! 下一刻,他就如蚍蜉撼树似的,被一掌抡飞,披头散发,身影踉跄,撞得虚空塌陷爆鸣。 不等站稳,林寻身影早已抵达,探手就攥住其脚踝,如拎起一根木桩似的,狠狠砸在地上。 砰! 大地都被砸出一个窟窿,轰然龟裂,烟尘弥漫中,玄衣男子已是鼻青脸肿,唇中咳血,他发出闷哼,眸子狠戾之色一闪,试图以秘法挣脱林寻的大手。 可让他骇然的是,根本就是无济于事,令他引以为傲的一身绝巅道行,在林寻面前,完全就没有对抗之力。 下一刻,他又被林寻抡起来,狠狠砸下去,一下子皮开肉绽,骨头都断裂不知多少根。 太凄惨了! 远处的长裙女子都眯了眯眼睛,似有些不忍目睹了。 “脚踩女人好玩吗?” 林寻问,眼神幽邃淡漠,说话时,手腕一抖,玄衣男子又以头抢地,脖颈都差点断掉,附近地面都被震得完全塌陷,可想而知那等力道是何等可怕。 而玄衣男子已是面目全非,浑身残破,鲜血止不住的流,眼前直冒金星,一副被打懵掉,奄奄一息的凄惨模样。 极远处,被林寻打碎一身骨头的青艋此刻都不禁倒吸凉气,那凶悍的眼神中,此刻已抑制不住地涌出惊惧之色。 他可很清楚那玄衣男子的强大,可却在林寻手中如若土鸡瓦狗般被暴虐,那等场景,看得他浑身直冒鸡皮疙瘩。 “要不要我将你衣服扒光,倒悬于朝天城前,大示天下?”林寻笑着问道。 向小园是他朋友,可却在之前,一直被此人践踏于脚下,那等耻辱无比的一幕,也令林寻彻底动了杀机。 眼见他抡起玄衣男子就要继续砸下去。 极远处,一直沉默立在长裙女子身边,略显平庸的男子似终于按捺不住,闪身冲来。 玄衣男子毕竟是他们这边的人,不能这般被杀死在他们面前。 林寻抬眼看向这冲来的布衣男子,一把甩掉快要一命呜呼的玄衣男子,而后猛地深呼吸一口气,踏步前冲。 早在抵达场中时,他就察觉到,身份最尊贵的或许是那长裙女子,但最危险的,当属那这布衣男子无疑。 唰! 布衣男子步伐平静,看似缓慢,实则快到极致,略显平庸的面庞古井不波,可当其动手时,却如沉寂匣中的神剑出世。 无法言喻的恐怖气息,从其身上冲起,撕裂天宇,贯冲十方,就如一尊帝中君王,巡弋人间。 他只抬起手,五指结印,在虚空按出。 轰! 这天地如易碎琉璃,轰然炸开,一道青色掌印掠出,晶莹剔透,呈现出大圆满、大智慧般的无懈可击之感。 一切的锋芒、一切的道法尽数内蕴于这掌印之内! 而林寻,也是将一身之道行在这一刹极尽释放,打出一道如渊似鼎,苍茫混沌般的一拳。 两者碰撞,简直就如两尊神祗在争锋,这片天地就如纸糊,被释放出的毁灭洪流彻底摧垮,一切景象都呈现出大崩灭、大混乱的态势。 若搁在外界,仅仅此击,怕都能毁掉一方界面! 直至烟尘弥散。 一道身影伫足虚空,如神山屹立,巍然波动,唯有一身衣袍和长发在风中飘荡,一对眸,在此刻不可抑制地露出一丝意外。 正是那布袍男子。 而在极远处,同样有一道身影屹立,只是,当看到这一道身影也完好无损时,手握书卷的长裙女子,罕见地露出动容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