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6章 长裙女子的来历 - 天骄战纪

第2546章 长裙女子的来历

那峻拔的身影如若谪仙,空灵出尘,凭虚而立时,给人一种仿似可以镇压一切的神韵。 长裙女子握紧手中泛黄书卷,星眸中泛起思忖之色。 这也是她自林寻抵达到此时,第一次流露出认真之色。 而远处,青艋彻底呆住。 在他眼中,布衣男子就如无敌般的一位存在,搁在永恒真界,都是一个帝境中的大猛人,强横到不讲理的地步。 很多次,青艋都不禁怀疑,对方随手一击,或许都能将自己拍成稀巴烂。 可现在,布衣男子主动出手的一击,却被挡住了! 并且,那林寻毫发无损! 这个事实,就如一记沉重无比的打击,令青艋彻底被震住。 而死里逃生的玄衣男子,原本被林寻拎着暴虐时,还憋了一腔的不甘和愤怒。 可此时,也都瞪大眼睛,失魂落魄。 “绝巅八重,就能撼动我一击,看来传言是真。” 寂静的氛围中,布衣男子盯着林寻开口,这也是他在这一段时间中,第一次开口说话,声音沉凝如铁。 在其眸子中,有惊讶,也有一丝被激起般的斗战之意。 “被你这么一说,我是否还得感到荣幸?”林寻挑眉,眼神中也带着一抹凝色。 之前那一击,已让他判断出,眼前这模样看起来略显平庸的布衣男子,必然是一尊绝巅帝祖! 而这也是林寻见到的第二个绝巅帝祖,另一个则是来自第七天域的云幕遮。 但严格而言,这是林寻第一次和绝巅帝祖对战,那等强横无匹的力量,的确极其变态,无比危险。 比之寻常意义上的一道之祖,完全就是天壤之别。 “在永恒真界,我只听闻,永恒神族中才有如你这般可以逾越祖境天堑的角色,可这毕竟是传闻,没有人敢确定是真是假。” 布衣男子道,“可你的出现,无疑证明,传闻也绝非是空穴来风,给你一个机会,只要你能在我手下坚持一刻钟,我便请求小姐,放你们一条生路。” 一刻钟! 这是来自一尊绝巅帝祖的宣战! 林寻黑眸微眯,旋即就笑了,只是那笑容毫无情绪波动,道:“我只担心,这会是你最后的遗言。” 布衣男子不为所动,道:“我从不畏死。” 他眸子中尽是平静。 “蔺峰,回来吧,这一战已无必要再继续。”极远处,长裙女子开口,神色已恬静如初。 被叫做蔺峰的布衣男子略一沉默,便折身返回。 如此绝巅帝祖,竟是对长裙女子言听计从! 林寻不禁有些意外。 “此事到此为止,你觉得如何?”长裙女子一对眸望向林寻,声音婉转清澈。 林寻笑起来,道:“你们先惹出的事情,你觉得能这般结束?换而言之,这次我林寻若不来,我的朋友和那位长辈,怕是就被你们折磨而死了!” 若是真拼了一切厮杀,他有把握杀死那名叫蔺峰的布衣男子,可也必然会付出严重的代价。 这毕竟是一尊绝巅帝祖,远不是帝祖可比,更何况,似这等人物身上,身上断不可能会没有一些威胁极大的杀手锏。 但,林寻已懒得考虑这些。 他只知道,柳相缺和向小园的遭遇,是因他而起,这个仇,自当由他来报! “不知死活!”青艋禁不住开口,他简直不敢相信,林寻哪里来的自信,竟敢这般追究。 “青艋,你过来。”长裙女子道。 青艋一怔,但还是走了过去,道:“小姐,莫非是我又说错话了?” 长裙女子摇头:“我救你一命,是因为你是我选中的人,但你之前的表现,却让我有些失望。” 青艋心中一颤,道:“小姐,只要给我抓住一线契机,绝对有机会去证道绝巅帝祖!” 喀嚓! 话音刚落,他脖颈就被扭断。 一下子,青艋瞳孔瞪得滚圆,露出难以置信之色,在这临死的那一刹,他才看清楚,动手杀死自己的,是布衣男子蔺峰! 只是,他却根本想不到,为何对方要杀死自己…… 砰! 下一刻,青艋就化作一片灰烬飘洒。 “这……”重伤垂死的玄衣男子浑身一哆嗦,被这残酷的一幕惊到,同样感到惘然,以及一种说不出的惊恐。 这是为何!? 他不敢问,唯恐问出时,也会遭难。 “这样如何?” 手握书卷的长裙女子目光看着林寻,青艋这样一位凶悍无比的绝巅八重大帝的死,仿似根本无法让她产生任何一丝情绪波动。 目睹这一切,再看着那淡雅如兰,气度自若的长裙女子,林寻心中都泛起一丝寒意。 这女人看起来婉约淑静,可实则也是一个狠辣之极的角色。 这种狠辣,是一种高高在上,漠视世间生灵的无情,纵然是耀眼如绝巅八重大帝, 在她眼中,也是可以生杀予夺的角色! “我倒是好奇,你为何要这么做?”林寻道。 长裙女子微微笑道:“他让我丢脸了,这个理由如何?” 林寻挑眉,道:“那为何不将此人也杀了?” 他目光看向那玄衣男子,后者脸色一下子难看无比,内心气得恨不得将林寻生吞活剥。 长裙女子道:“他虽败,可以后还有变强的潜能,我可舍不得身边少了这样一位……朋友。” 玄衣男子顿时如释重负般,感觉之前就想在死亡边缘走了一遭! “朋友?” 林寻嗤地笑出来,“如你这般人,注定不可能有朋友。” “或许吧。” 长裙女子回答的很随意,“你的实力已经得到我的认可,若你愿意,我可以带你前往第八天域修行,也可以为你提供证道绝巅帝祖的资源。” 林寻一怔,反问道:“你觉得我会愿意?” 长裙女子认真看着林寻,道:“这世上的事情,可说不准,说句大言不惭的话,但凡我想得到的,从无失手。” 她继续道:“你可以好好考虑一下,等这诸神遗迹的事情落幕,若你还没有做出一个决断,那就只能由我来帮你做出决定了。” 说罢,她转身而去,一手握书卷,一手负背,一袭长裙飘曳,仪态从容。 布衣男子蔺峰紧随其后。 玄衣男子则走在最后边,只是临走时,眸子复杂地瞥了林寻一眼,有恨,也夹杂着一丝莫名的嫉妒。 林寻伫足原地,目送他们一行离开,最终还是没有去阻拦。 不提那布衣男子蔺峰,就是那长裙女子,就给他一种琢磨不透之感,甚至隐隐感受到一种危险的感觉。 林寻已很久不曾体会过这种感觉了,心中清楚,这女子身上极可能有着足以威胁到自己的力量! “第八天域……看来,她是来自某个不朽巨头势力了……”林寻思忖时,也转身离开。 …… 一片如若青碧玉鉴般的巨大湖泊之畔。 “多谢了,林兄。”向小园感激道,她太清楚,这一次若不是林寻相救,她和她九九柳相缺,绝对不可能有活下来的机会。 “说起来,也是因为我才让你和柳相前辈遭受牵累。”林寻轻声一叹。 他将身上一些珍贵的疗伤圣药拿出,递给向小园和柳相缺。 “小友,莫要再说这些话,今日之恩,我柳相缺必不会忘!”柳相缺盘膝坐地,正在养伤。 林寻摇了摇头,转移话题,道:“前辈,你可知道那些人的来历?” 柳相缺眸子中闪过一抹苦涩和忌惮,道:“若再认不出那女子的身份,我可就白活一场了……” 接下来,他就将那长裙女子的来历说出。 此女名祁灵昀,来自第八天域不朽巨头之一的祁氏,并且还是祁氏嫡系核心人物,其父更是一位在第八天域都堪称是通天巨擘的存在,拥有难以想象的滔天威势。 在第八天域十大不朽巨头中,祁氏也是能够列入前三的庞然大物,自古就有传闻,祁氏的祖先,乃是从第九天域永恒神族走出的一位神子! 而作为祁氏族长之女,祁灵昀的身份可想而知何等特殊和非凡了。 了解了这些,林寻才终于明白,为何柳相缺遭受到如此大辱,却只有一腔的苦涩和忌惮了。 哪怕他是第七天域柳相氏的老人,可面对第八天域一方不朽巨头掌权者的女儿,也注定只能忍气吞声,无法进行报复! 否则,怕是会牵累到整个柳相氏! 对此,林寻虽不认可,但也理解,毕竟,如柳相缺这等老人,做任何事情,必然要考虑宗族的安危。 至于那布衣男子蔺峰,则是从第五天域一个不朽帝族走出的传奇人物,在很久以前,此人还不曾绝巅成祖时,就展露出震烁一域的耀眼光芒,被祁氏一位大人物一眼看中,带进了第八天域祁氏中修行。 如今,这蔺峰可以算作是祁氏的一位供奉,跟随在祁灵昀身边效命。 看似是属下,可在其他人眼中,能够在祁氏中修行,蔺峰俨然就是鱼跃龙门,走上了人生巅峰! 甚至,原本位于第五天域,势力只能算寻常的不朽帝族蔺氏,都因为蔺峰一人,在这些年里势力不断扩张。 正所谓一人得道,鸡犬升天!

上一篇   第2545章 暴虐

下一篇   第2547章 有剑绝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