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49章 天选之路 - 天骄战纪

第2549章 天选之路

声音很平静,如陈述一个事实。 可其中的不屑,已表露无遗,无非是说,你林寻算什么东西,也配参与这一场对赌? 钟离潇、牧易、蚩破军笑起来。 祁灵昀所展露出的态度,恰是他们最熟悉和了解的,因为如他们这般人,的确不屑于和不够资格的人对赌。 林寻没有动怒,只是笑了笑,没有再多说。 因为说什么,都会被对方视作不够资格,而言辞的力量,往往在这时候也最苍白无力。 既然多说无益,就无须再废话! 什么第八天域、不朽巨头,当有朝一日凌驾其上时,再问一问他们,什么叫资格,相信就会有和现在完全不同的答案。 一阵缥缈若天籁般的仙音在这时忽然响起,紧跟着一条金灿灿的大道,从那山巅中央仙庭所在地方铺展而下,垂落在这半山腰的崖坪之上。 仙光氤氲,金辉蒸腾,这一条大道,直通山巅中央仙庭! 这就是问鼎之路。 也叫天选之路。 唯有至强者,才有能耐踏足其上,从而入住中央仙庭! 崖坪上三百余修道者皆躁动起来,眼神发亮,蠢蠢欲动。 在上个纪元,第三关问鼎之战,就是去闯这一条天选之路,无论是谁,皆只有一次机会。 一旦无法通过此路,抵达那最高处的中央仙庭,就将被淘汰出局! 传闻中。 这天选之路上,留下了每一届天选之战中最强者的斗战烙印,踏足其上,所面临的,就是那一个个属于仙道至强者所留的战斗力量! 而要知道,上个纪元的天选之战,每隔十万年进行一次,每一次进行,最终只有一位至强者能够脱颖而出,成为“天选之子”,这等至强人物所留的斗战烙印,可想而知何等恐怖。 “我先来!” 蓦地,一位绝世人物冲出,当踏上那天选之路的一瞬,那被压制的修为顿时恢复过来,显现出属于绝巅八重大帝的可怖威能。 可他仅仅走出数百丈距离,躯体就如遭山洪冲击,砰的一声倒飞下来,跌落在崖坪之上。 其神色间,带着浓浓的不甘和惊骇。 仿似刚才那数百丈的距离,让他历经了什么可怖的事情。 “那天选之路上,充盈着神妙的时空气息,行走其上,如置身上个纪元的岁月长河之中,将会遇到一个又一个至强者所化的对手。” 有人低声道,“看似刚才那人才走出数百丈距离,可对他而言,怕是历经了一场岁月轮回,一瞬千秋也不过如此。” 场中许多人的神色皆变得凝重起来。 一位从守擂、大狩两大关的层层筛选中杀出来的绝巅八重大帝,战力何等强大。 可现在,才仅仅走出数百丈距离就被淘汰了,而要到达那山巅中央仙庭前,可足有三千丈! “天选之人只有一个,诸位可不要太高估自己了。” 钟离潇轻笑起来。 “让我试试。” 一名帝祖走出,在踏上那天选之路时,爆发出令全场侧目的恐怖威能,强横无匹。 可最终,他仅仅走到千丈之地,就踉跄倒飞出来,跌落在崖坪之上,唇中更是咳血不已,眼神黯然。 竟是负伤了! 这一幕,令场中一些修道者都不禁紧张起来,哪怕再自负之辈,都不免心生压力。 帝祖都只能前行千丈!这属于上个纪元的天选之路无疑太变态了! 接下来的时间里,一个又一个修道者前往,可几乎无一例外,皆在那天选之路千丈之内的地方止步,被淘汰出局。 仿佛,那千丈之地就是一道坎,极难逾越。 场中的气氛,也都随之变得愈发压抑,一些修道者的心境都不免有些动摇了。 诚然,这问鼎一关,不存在什么凶险,也不虞担心陨落的事情发生。 可这等残酷无比的淘汰率,还是太可怖了,让这些个历经一重重杀戮好不容易抵达的强横人物心中,皆蒙上一层阴影。 须知,如他们这般角色,都几乎已代表着帝境中一流巅峰般的水准了,可却竟无法攻克那天选之路上所留的一个个斗战烙印! 林寻一直在旁观,神色平静。 只是心中,也不免吃惊,这天选之路的选拔之残酷,也出乎了他的意料。 随着时间推移。 终于,有人闯过了那千丈之地,是来自云氏一族的云落弘,一位强大之极的帝祖。 这让不少人振奋,终于看到了一些希望。 可很快,云落弘也落败了,在一千六百丈之地时,被一片金光冲刷,狠狠跌落,脸色都煞白难看,眸子中尽是惊疑。 没有人知道,他这等帝祖历经了怎样的战斗,可看到如他这般存在,也都败在半路上,也都不禁心有戚戚然。 观察良久,林寻决定不再等下去。 成败与否,终归要试一试。 和他抱有相似想法的,并不在少数,起码直至现在,也没有人选择放弃不前。 然而,就在林寻刚迈步,就见一道身影已抢先前往,高冠古服,大袖翩翩,一对眸涌现“乂”字符号,摄魂夺魄,正是牧易。 “既无资格对赌,何须这般着急去证明自己的不堪?”他笑着瞥了林寻一眼,便径直踏上那天选之路。 林寻挑眉,伫足原地,他倒要看看,这牧易能走到哪里。 这时候,所有的目光也都是齐刷刷落在牧易身上,皆想看一看,这位来自第八天域的贵胄人物,究竟能否一举登顶。 牧易的表现,的确和之前其他人不一样,极其超凡,几个眨眼时间,就抵达那千丈之地,引来场中不少惊呼声。 可也是抵达这里后,他前行的速度变慢,但依旧显得很从容,几乎是在所有目光的注视之下,一步步抵达两千丈之地,并朝最后一千丈距离迈进! 这让许多修道者震撼,眼神复杂,不得不承认,来自第八天域的牧易的确强大得让人不得不服。 而此时,钟离潇不禁问道:“祁灵昀,若我和牧易、蚩破军皆登顶,你手中的不朽精金怕是不够分吧?” 祁灵昀淡然道:“放心,哪怕你们一个个都登顶,最终也只有一个人能成为天选之子,到那时,就看谁登顶时耗费的时间更短了。” 钟离潇一想,笑道:“看来,想要赢了你,只能成为这唯一一个天选之子了。” 祁灵昀道:“你以为不朽精金是那般好拿的?” 然而,预料到登顶的情况并没有发生,在牧易抵达第两千九百丈时,早已显得步履艰难的身影猛地一阵抖动,而后直接被震飞出来,化作一道抛弧线,坠落崖坪之上。 砰! 他身影踉跄,好不容易站稳,可已经是披头散发,脸色铁青,一对眸写满愤怒和不甘,显得很失态。 这一幕,令全场死寂。 强大如牧易这样的绝巅帝祖,竟也都被淘汰了!? 原本还踌躇满志的的钟离潇,神色也不禁变得凝重起来,牧易的强大,他可是心知肚明,可却在最后的一百丈之地被无情击退,这让他也感受到扑面而至的压力。 祁灵昀、蚩破军等人也都如此。 牧易的落败,令原本拥有绝对自信的他们,感受到了这问鼎一关的可怖! “都参与对赌了,何须这般着急去证明自己的不堪?” 就在这一片寂静中,林寻忽然笑出声,将刚才牧易所说的话还回去,那种讥讽根本就是毫不掩饰。 牧易那俊朗的脸颊一下子阴沉下来,眸子充满愤怒的杀机,道:“有种你再说一次?” 众人心颤,感到难以理解,牧易落败,本就雷霆震怒,林寻偏偏这时候去讽刺和挖苦,这简直就是在伤口上撒盐,趁机补刀啊! 而此时,面对愤怒无比的牧易,林寻显得很听话,认认真真一字一顿道:“都参与对赌了,何须这般着急去证明自己的不堪?” “你……”牧易气得嘴皮子都哆嗦,可他修为被重新压制,根本无法动手,否则,恐怕会第一时间就出手了。 林寻笑吟吟道:“不必多言,你已经在你们所谓的对赌中失败了,而我林寻,也不需要你这种失败者劝说,因为你……不够资格。” 场中鸦雀无声。 众人瞠目结舌,完全被林寻这一番话惊到,这家伙……胆子竟达到了这等地步? 是真不怕死,还是彻底豁出去了? 牧易差点气得咳血,哆嗦着手指着林寻,道:“林寻,我记住你了!你给我等着!” 林寻笑起来,都懒得理会对方。 而当他打算行动时,却发现钟离潇竟也开始行动了。 “怎么,你也想重蹈他的覆辙,着急抢先一步去证明自己的不堪?”林寻挑眉道。 钟离潇身影一滞,扭头瞪着林寻,“林寻,我对你可是很有好感的,别让我对你心生厌憎。” 林寻哦了一声道:“拿我当赌注也叫很有好感?抱歉,我可承受不起这种好感,还请你高抬贵手,收回你这所谓的好感吧。” “你!” 钟离潇气恼,眸子中锋芒涌动,杀机涌动,“你若真想死,等离开诸神遗迹时,我成全你!” —— PS:今晚会继续加更!无比渴望地求月票鼓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