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1章 你作弊! - 天骄战纪

第2551章 你作弊!

此时,所有人都有一种错觉,仿佛林寻此刻所走之路,和他们之前所走的是完全不同的两条路! 否则,他林寻焉可能走得那般轻松,那般惬意,那般潇洒自如? 须知,这天选之路上,遗留着属于上个纪元众多至强者的斗战烙印,每一个至强者,皆是在十万年一次的天选之战中历经杀伐,最终脱颖而出的那唯一的一位天选之子。 这也就意味着,想要抵达山巅,就宛如回到上个纪元,在岁月长河之上将那一个个至强者击败。 这绝对称得上是困难重重,否则,不可能只有钟离潇等四位绝巅帝祖成功抵达山巅。 像牧易这等绝巅帝祖……都功亏一篑! 如此对比,此时林寻在天选之路上的表现,绝对可以用惊世骇俗,甚至是反常来形容。 太快了,也太飘逸和轻松,犹如闲庭信步,乘风扶摇。 这让谁能接受得了? “这不可能!他一个绝巅八重大帝,难道还能比绝巅帝祖更强?”牧易是第一个受不了的。 他已遭受到不止一次的打击,从钟离潇开始到现在,每一次皆给予他尊严以重击。 但好歹钟离潇他们都是绝巅帝祖,勉强还能说得过去。 可现在,林寻一个绝巅八重大帝都有登顶之势,这让牧易简直是急怒攻心,感到极大的落差和不平衡。 凭什么? 祁灵昀也开口,眸子中透着坚定,“若说凭他的实力能够办到这一步,我是断不会相信的,这其中,必另有玄机。” 事出反常必有妖。 而在她看来,此刻发生在林寻身上的一切,就太反常了,完全超出了人们的想象。 “你也这般认为吗?” 牧易振奋,如找到知音般。 在场其他人都沉默,心绪难平。 他们当然也不愿相信,可这是天选之战,覆盖着属于中央仙庭所遗留的无上规则之力。 再反常,也无法改变林寻将要登顶的事实! 而这时候,再试图用其他的原因证明,这不是林寻靠自身实力能够办到的,未免……就显得有些失态了。 在人们眼中,此刻的牧易和祁灵昀,就明显有些失态了。 柳相缺和向小园对视一眼,皆看到对方眼中闪过的一丝不屑,显然,他们对牧易、祁灵昀此刻的表现,颇有些瞧不上。 便在此时,场中轰动,彻底沸腾。 因为林寻已飘然如仙般,轻轻松松地出现在了那山巅之上! “前后似乎不到三十个呼吸……” 有人震颤。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林狠人是如何办到的?” 场中如炸锅,议论不断,皆被林寻此刻所创造的成绩惊到。 “这绝对又问题!” 牧易咬牙,神色铁青。 祁灵昀已恢复冷静,她也意识到刚才的自己有些失态,可此时当看到林寻就这般轻易登顶,她那握着书卷的白皙玉手也是情不自禁攥紧起来。 “舅舅,你之前能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么?”向小园眼神飘忽。 “打破脑袋也想不到。”柳相缺感慨,内心也是翻腾不已,越是和林寻接触,他越是发现,这来自星空古道的年轻人,实在是太出人意料了,仿似这世上就没有他做不到的事情。 “这个纪元的……天选之人……” 向小园忽然无声地笑了笑。 反倒是她觉得,这一切才是正常的。 因为, 那个人名叫林寻! 山巅之上,仙雾蒸腾,不远处就是那恢弘巍峨,煌煌无量般的中央仙庭,宛如诸神栖居之地。 只是,当抵达这里后,林寻第一时间感受到,一身的力量被重新压制起来,伫足原地,根本无法动弹。 也是此时,林寻才明白为何钟离潇他们不曾第一时间前往那中央仙庭,分明还不能算作是天选之子。 “你……”此时,钟离潇脸色很阴沉,犹如憋了一腔的话,却说不出来。 蚩破军也一脸的阴霾,一副吃了苍蝇般的难受表情。 蔺峰沉默如旧,只是看向林寻时,那目光中也带着不可抑制的惊疑,以及一丝冷意。 至于负刀人,虽头戴斗笠无法看清神色,可想来心中也注定不可能平静了。 显然,对于林寻如此快就轻松抵达山巅,对他们这些早已登顶的成功者而言,也是一个不小的打击。 “我怎么了?” 林寻禁不住好心相询,他担心钟离潇憋得太久会憋出毛病来。 钟离潇近乎是宣泄内心的情绪般,一字一顿道: “你!作!弊!” 声传九天。 全场皆错愕,不少人都强忍着快喷出来的笑意,唇角都狠狠抽搐起来。 这等荒谬理由,居然是出自钟离潇这等绝巅帝祖口中,这带给人的反差实在太大了。 蚩破军和蔺峰都不禁扭过头,明显也被钟离潇这气急败坏的三个字给冲击到了。 林寻则怔了一下,心中悄悄给钟离潇竖起大拇指,这哥们,慧眼如炬! 事实上,林寻此刻心情也很微妙。 在踏上天选之路的那一瞬,他就感觉到了异常,因为一直沉寂的造化玉碟,竟是在此刻从沉寂中产生奇特的波动,犹如无形的涟漪般。 每当出现一个属于上个纪元至强者所留的斗战烙印,还不等他动手,就会被造化玉碟的力量给收取。 就如摘果子似的,一路走一路摘……那一个又一个至强者的斗战烙印,就这般被造化玉碟给一路收割了…… 完全就不给他动手的机会! 林寻也没办法,他可早决定以自身道行试一试,那一众天选之子的战力究竟又多强的,哪曾想…… 造化玉碟却帮着不着痕迹地作了一场大弊…… 造化玉牒,造化弄人啊…… 虽然心中有些怪怪的,可这一路扶摇而上,轻松登顶的感觉,的确让林寻感觉……很爽! 此时,造化玉碟已归于沉寂,就如吃饱了的兽陷入沉睡中,所搜集到的至强者斗战烙印,和完整的仙道秩序、起源道典传承一起,成为了它的一部分。 林寻依稀记得,当初在太乙遗迹中,造化玉碟内似乎沉寂了一个秩序之灵,只是刚出现一瞬就化作光雨消散,重归沉寂。 当时他就怀疑,这造化玉碟内的秩序之灵,极可能就是上个纪元仙界秩序的灵体! 而现在,随着收集到起源道典、以及这些属于上个纪元至强者的斗战烙印,让林寻愈发感觉,这造化玉碟之内,极可能真的有一道秩序之灵,只是一直在沉寂中罢了。 “林寻,你肯定动用了和作弊类似的手段,否则,就是你拥有镇压帝祖的力量,也断不可能走得如此轻松。” 钟离潇也意识到了自己失态,脸色很差劲,可好歹也恢复了冷静。 这个判断和祁灵昀一样。 而这,也正是蚩破军、蔺峰所狐疑的。 林寻可不会承认,不动声色道:“这就是失败者的借口吗,或者说,你钟离潇输不起?” 钟离潇顿时咬牙,道:“你不承认也罢,等离开此地,我自有手段试一试你真正的战力,到那时,必可真相大白!” 林寻笑了,不再多言。 咚! 一阵神鼓之音响彻。 就见那中央仙庭一侧的柱子上,篆刻着“敲玉鼓万神来朝”的地方,涌现出一口仙光缭绕的大鼓,那鼓音正是从中发出。 而后,一道仙光从中央仙庭那紧闭的大门内倏尔冲出,晶莹璀璨,虚幻空灵,甫一出现,就将林寻的身影笼罩。 紧跟着,他身影就消失原地不见。 而钟离潇、蚩破军、蔺峰、负刀人这四个登顶之人,则被一股无形的力量裹挟,飘落那崖坪之上。 登顶是登顶了,就是到最后却没有得到任何奖励…… 这让钟离潇他们的心简直是大起大落,生出一股其他人根本体会不到的闷气,憋得很难受。 “竟是林狠人成了天选之子……” 崖坪上,一众修道者神色复杂,有震撼,有艳羡,也有难以置信。 之前,他们都以为这一场至高般的造化,将会被第八天域的那些贵胄人物得到手中。 可最终的结果,却反倒是一个谁都没想到的人! “诸神遗迹被视作大千战域第一禁区,而这一场造化,绝对堪称是属于上个纪元最为至高的秘藏!” “林狠人战力本就无比逆天,得此造化之后,何愁无法绝巅成祖?何愁他日无法证道不朽?” 各种喟叹声响起。 想一想,以前的林寻都能镇压帝祖,能玄榜留名,能一锅端掉南氏、郦氏这等第七天域的大势力强者,能…… 如今再得到这等至高造化,以后之成就,该有何等可怕? “得到造化,可不见得就能保住造化!” 有人神色阴沉冷冷开口,“诸位难道以为,林寻得到造化之后,还能活着离开大千战域?” 一句话,令许多人眼神变得微妙起来,神色各异。 那诸神遗迹之外,可有不少不朽人物坐镇! 若让他们得知这一场至高造化是被林寻得到,焉可能会让他从眼皮底下活着离开? 看一看那东皇四族。 再看看那些不朽巨头势力中的贵胄人物。 谁,会容忍他挟带造化离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