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54章 符诏 - 天骄战纪

第2554章 符诏

鸿蒙万道树下,神光沸腾! 即便是站在中央仙庭下方的崖坪上,也可以清晰的看到,那恢弘的仙殿中,一条条神魔呼啸天地,无穷的道光横天,万经共鸣,隆隆作响! 即便是汹涌狂暴的雷劫汪洋,都遮掩不住那个地方传出的大道之音,太过宏大和无量! 林寻身影若执掌诸天的主宰,在鸿蒙树下演武,每一次挥动都有万经共鸣,漫天星辰浮现,无尽异象涌生。 轰隆! 一杆战矛从天外暴掠而来,划破长空,缠绕天罚之力,如若来自上苍主宰的审判之矛,那等劫难气息比之前更可怕了。 林寻心神空灵,陷入悟道衍法中,浑然忘我。 但他周身气机却第一时间产生反应,随之一拳打出,火焰滔天,一只朱雀鸣叫,在烈焰腾腾的拳头中飞出,烧塌了半边天空。 暴杀而至宛如审判般的天罚战矛,顿时被这一拳所阻,在虚空产生剧烈的嗡鸣,而后被震得寸寸炸开,迸溅的雷芒光雨瀑布席卷。 那等恐怖一击,在此刻的林寻身前,依旧不堪! 天穹深处的劫难力量犹如被激怒,紧跟着,便有一道道如若天罚般的璀璨神链蔓延而下,成千上万,铺天盖地,宛如疯狂舞动的乱世之鞭,抽打乾坤。 那一幕,恐怖得让崖坪上的修道者门呼吸一窒,骇然失色。 冲远远一望,万千神链直似天降牢笼,要将渡劫之人拘囿镇压,灭除于世间! 仙殿中,林寻神色如旧,古井不波。 他双拳齐震,左手摘日,右手捏月,像是远古的天神降临,到处都是光华,神威盖世。 无匹的威能横扫,将那一道道神链震碎,如若被打碎的死蛇般,在虚空中不断坠落,光雨如潮。 他气吞万里,大开大合,将一身所汇的至高道法演化到淋漓尽致,密匝匝的神链,根本就碰触不到他的身影,就被外放的威能席卷碾碎,景象骇人之极。 这是一种大气象,千般大道,万众道法,鸣响个不停,铿锵不绝于耳,各种道法异象齐现,化成世间最可怕的光,不断在虚空中交织和共鸣,隐然有融合于一,极尽蜕变的迹象。 在其体内,也传出了隆隆雷鸣,血液如大河奔腾,又若瀚海起伏,震耳欲聋。 在其体表,开始出现各种经文,刻上神妙的烙印,一呼一吸之间,便有气卷九重天的大威势。 那天穹之上,堪称亘古未见的恐怖大劫不断倾泻灭世般的力量,衍化作各种惊世骇俗的景象。 崖坪上那一众修道者,强大如祁灵昀、钟离潇等绝巅帝祖,都时不时地被震撼到,神色变幻不定。 因为那等灭世大劫的威能,明显变得也来越变态,越来越可怕,完全超出了他们的认知! 搁在永恒真界第八天域,都不曾出现过如此之劫! 可无论天劫变得何等强大,每当降临世间后,皆被悟道中的林寻在不知觉中就一一轰碎。 他就像一头传说中的大鲲,拥有扶摇直上九万里之潜能,吞天没日之威! “怎么还没死!?”崖坪上,钟离潇无法淡定。 那天劫何等恐怖,让他看得都心惊肉跳,震骇连连,可竟一直没有消失的迹象,这必然意味着,林寻还不曾遭难,还在抗衡大劫。 蚩破军等人也是难以置信。 换做是当年的他们,所面临的大劫威力,要远远逊色于眼前所见,可即便是那样,还是让他们熬尽苦难,屡次被重创,甚至在生死边缘挣扎过多次,才好不容易渡劫成功。 可现在,林寻的大劫那般强盛,却竟依然没结束,这岂不是意味着,若林寻渡劫成功,所得证的祖境道业,也将远远超出他们这些人? 这又让谁能接受得了? “一定不能让其活着!”蚩破军一字一顿出声。 “此地规则力量破裂了,走!”蓦地,祁灵昀开口,眸子中涌现出一抹骇人的金色光束。 这一刻,她淡雅如兰般的气质不见,一身被压制的修为在此刻恢复过来,释放出无边的威能,那绰约曼妙的身影都被一缕缕金灿灿的祖境法则缭绕,如仙似神。 她第一时间迈步而出,朝那天选之路上掠去。 几乎同时,在场所有修道者都都察觉到,被压制的修为恢复过来,这片天地间的规则力量,彻底紊乱破碎! “走!” 早已按捺不住的钟离潇、蚩破军等人,皆是杀机贯冲云霄,焕发出恐怖的威能,犹如一个个神祇般,掠向那山巅的中央仙庭。 在其后方,也是有着许多修道者参与进来,之前祁灵昀他们都已答应,只要一起去对付林寻,就会带他们前往第八天域修行,故而这一刻,都是毫不犹豫地跟着行动了。 “舅舅,我们怎么办?”向小园焦急传音。 “我们的命是林寻小友给的,此刻他将遭难,我们就是将这条命还回去又何妨?”柳相缺深呼吸一口气,做出决断。 “好。” 当即两者也展开行动。 “走,我们也去瞧瞧。” 顾半妆和云落弘对视一眼,也都是带着身边一种族人展开了行动。 一时间,这崖坪声竟仅剩下十多人,绝大多数都跟着前往了那中央仙庭! …… 劫云翻滚,雷霆激荡,劫难气息愈发可怖了。 只是,这些劫难是针对林寻一人,对修为恢复过来的一众修道者而言,虽也有极大的威胁,但并不影响行动。 中央仙庭内。 一道天罚铡刀斩下,炫亮无匹的刀芒,仿似能将天地都劈开。 铛!! 林寻身前飞出无数剑气,化作玄奥莫测的剑阵,将这足以致命般的一击挡住,天罚铡刀仅仅僵持不到片刻,就被无边剑气捏碎。 而林寻,对此仿若不觉,依旧在演武。 身边那一株鸿蒙万道树,洒下亿万青碧霞光,诵经声不断,映衬得林寻如若上个纪元的仙尊,于属下创法! 当祁灵昀他们闯入中央仙庭时,就看到了这样一幕,都不禁倒吸凉气,心神颤动。 在他们预想中,遭遇这等旷古未有的大劫之下,哪怕林寻还活着,怕也早已重伤垂死。 可现实却是,林寻根本就是毫发无损! “他这哪里是渡劫,分明就是在悟道!衍法!” 有人失声叫出,被震撼到了。 这等大劫之下,还能悟道,这一切显得太不可思议了。 人们心中无法平静,也都注意到了林寻此刻的状态,都不禁感到匪夷所思,犹如目睹一场神迹。 他们可都是阅历世事沧桑,遍观诸天兴替辈,什么大风大浪大诡异没见过? 可眼前这一幕,却完全超出他们想象,甚至无法理解! “是鸿蒙万道树的力量!这传闻中的仙界之根,竟居然从纪元覆灭中延存了下来!” 牧易眼睛都发红了,心神滚烫,情绪都亢奋得有些失控。 哪怕是搁在永恒真界,鸿蒙万道树也是当之无愧的至高神物,几乎是不可得见! “不可思议,太不可思议!怪不得他林寻能够引来绝巅祖劫,这鸿蒙树本就是秉承上个纪元的气运而生,号称仙道之起源,足以令任何人抓住一线证道的契机……” 钟离潇也呆住,眼神狂热,脑海中只有一个想法,无论如何,必须将此宝夺在手中! 蚩破军虽不曾开口,可眼神中的决然已表露他也对鸿蒙万道树志在必得! 林寻此时演法,所造成的波动太大了,万经共鸣,三千大道呈现,还引发亘古未有之大劫。 就是平常,其他人都还想杀他呢,更遑论是这样的关键时刻,没有人希望他活下去。 更何况,在其身旁,被誉为上个纪元至宝的鸿蒙树散发碧光,叶片翻动,如诵经文,震撼人心,让所有人觊觎。 只是,那天劫还在持续,让得他们内心杀机再盛,也没有一个敢靠近过去,唯恐被波及了。 “在其渡劫后,就是能活下来,也必是最虚弱之势,到时候第一时间将其毁了!”祁灵昀当机立断,下达命令。 其他人皆点头。 他们分布四周,呈重重围困之势,蓄势以待,让得这中央仙庭的氛围,也愈发的肃杀可怖了。 所有看向林寻的目光,都恨不得他马上就被天劫劈杀,可让人失望的是,滚滚天劫杀伐而至,皆被林寻周身释放出的威能破开,无法伤到其丝毫…… 越是这样,越令那些修道者忌惮,对他的杀机也是越发炽盛,都不敢想象,若让这样一个逆天人物活下来,所拥有的祖境道行又该是何等恐怖。 到那时,放眼世间同辈,谁堪与敌? 绚烂的电光,映照得这些人神色明灭不定,而一直陷入悟道衍法中的林寻,仿似对这一切依旧浑然不觉。 没有等待太久。 这一场天劫最后一重杀劫来临,那天穹深处无尽紫金色的雷暴洪流,全都凝聚收缩成一团,化作一道奇异的符诏。 那符诏呈现出如墨般的混沌色泽,流淌亿万劫难气息,其上涌现出无数道晦涩莫名的毁灭道痕。 隐约间,似有诸神哀伤叹息的声音从符诏内传达出来。 —— PS:状态不佳,今晚没有加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