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1章 战果 - 天骄战纪

第2561章 战果

泛黄的一页页经书飞舞,却已无法挡住林寻。 而当那化作“祁”字的最后一件杀手锏也被镇压之后,祁灵昀都不禁感到一丝绝望。 但她并未就此气馁。 锵! 一柄纤细雪白的神剑如若夭矫闪电,从她手中爆射而出,锋芒之盛,足以贯穿日月星辰。 可这一道神剑,却被林寻两根手指夹住,嗡嗡剧颤,无法挣脱。 砰! 随着林寻指间发力,这雪白纤细的神剑都被夹断掉,一分为二。 “在太虚仙境时,我就在想,有朝一日,倒要看一看究竟谁对谁俯首称臣,没曾想,这一天竟来的如此之快。” 林寻黑眸如电,牢牢锁定祁灵昀,没有进一步逼迫。 这女人很可怕,从这一场战斗开始至今,分别动用了多次杀手锏,有烙印着不朽气息的飞梭,有染血的降魔杵,也有这防御力堪称变态的泛黄经文…… 甚至,那玉坠中由秩序力量所凝聚的“祁”字,对任何人而言,更有着足以致命的威胁力量。 不夸张地说,换做其他任何绝巅帝祖,若是遭遇这一系列杀手锏的袭击,怕早已一命呜呼了。 即便是不朽人物,怕也很难说不中招。 故而,哪怕此刻已稳占上风,林寻依旧没有答应,没有人知道,这祁灵昀身上是否还有其他杀手锏。 “让我俯首称臣?” 祁灵昀眼神泛起冷意,更带着一丝不屑,“我祁灵昀活到现在,除了父母,还从不曾向任何人低头,你觉得你够资格吗?” 都已处境凶险,可她却依旧有一种烙印在骨子里的傲意。 “那我就帮你俯首称臣。” 林寻蓦地上前,一把朝祁灵昀咽喉抓去。 祁灵昀掌指翻动,那一页页泛黄经文倏尔化作一部书卷,当空一拂。 轰! 晦涩莫名的道光激射,恐怖的杀伐力朝林寻碾压而去。 紧跟着,她身影幻化,化作无数道金色的水滴,朝四面八方掠去,每一道水滴在虚空中拉长,化作濛濛金色丝线,每一道皆如出一辙,根本就分不清楚哪一滴水珠是她的真身。 这无疑是一门不可思议的神通! 却见林寻神色淡漠,以无渊剑鼎硬撼,将那从泛黄书卷中涌现的晦涩道光碾碎。 而他周身,则倏尔涌现出一口大渊,遮天蔽日,将这座大殿都完全覆盖其中,释放出恐怖之极的吞噬之力。 轰隆! 那漫天激射的金色丝线,顿时皆坠入茫茫深渊中,就像被大手攥住狠狠揉碎似的,不断炸开,在隆隆轰鸣声中被碾灭。 砰的一声,其中一条金色丝线一颤,显化做祁灵昀的身影,只是显得无比狼狈,披头散发,衣裙凌乱,俏脸雪白透明,唇角更是有着汩汩血水流淌而下。 “开!” 她发出愤怒的尖叫,修行白皙的手指间,凝聚出一道银色神焰,轻轻一挥,随着银色神焰掠出,那覆盖四周的大渊,竟是被焚烧出一个窟窿! 眼见祁灵昀的身影就要脱困,林寻身影突兀地冲来,一把从后方攥住了其雪白的鹅颈! 这一刹,祁灵昀躯体僵住,再不敢动弹一丝,变幻不定的眼神中,有愕然,也有说不出的羞愤。 她堂堂第八天域祁氏族长之女,而今却像一只猎物般,被人从后方拎住脖子提起来了! “你要做什么?”祁灵昀彻底慌了,掐住她脖颈的那只大手,简直就如世间最肮脏之物,令她肌体直冒疙瘩,快受不了了。 “低头。”林寻回答的很随意,掌指发力,就见祁灵昀那雪白的鹅颈被压迫得弯了下去。 她一张俏脸涨红,目眦欲裂,被以这种强迫粗暴的方式压迫低头,这让她简直羞愤欲死,快要疯掉。 纵然拼命挣扎也徒劳,她一身道行都已被压制,头颅也是不受控制地被一点点压了下去。 当俯首那一刻,祁灵昀内心的骄傲和尊严就如被彻底击碎般,整个人彻底失控,发出尖叫: “啊——”那声音,透着的尽是怒和恨,响彻殿宇,传到中央仙庭之外,足以令鬼神惊。 从没有一次,她如此恨一个人。 从没有! 看到她这般模样,林寻毫无怜香惜玉的心思,反倒涌出一种说不出的痛快之感。 “现在,你就是叫破喉咙也没用。” 林寻将祁灵昀拎到面前,一巴掌抽在了她那如花似玉的绝美脸上,打得她口鼻溅血,眼前直冒金星,整个人都懵掉了。 而后,她浑身剧烈颤抖,明显是被气到了极致,眼神中写满怨毒,此生此世,这是她第一次被抽耳光,那滋味简直让她整个人都要抓狂。 “林寻,有种你杀了我,杀了我!” 祁灵昀牙齿快咬碎,神色铁青,让人很难想象,这是当初那个淡雅如兰,从容自若的女子。 “我说过,要让你俯首称臣,哪可能就这么便宜的杀了你?” 林寻一句话,让祁灵昀如被浇了一盆冷水,浑身发寒,她已隐约猜到了自己将要面临的结局,禁不住心生绝望…… 这世上最可怕的,或许不是死亡,而是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祁灵昀眼睛死死盯着林寻,嘶声道:“你等着,我不会放过你的,祁氏一族也决不会让你这恶魔活下去!” 却见林寻微微一笑,道:“相信钟离潇、蚩破军、牧易他们临死时,也是如你这般想的。可惜啊,我林某人行走天下至今,但凡如此威胁过我的,无论是谁,无论是哪个势力,皆没有什么好下场,若祁氏与我为敌,注定也不会例外了。” 说罢,他手中发力,直接将祁灵昀震得晕厥,丢进了无渊剑鼎内,活生生镇压了起来。 而后,林寻径直来到中央仙庭外。 巍峨的山巅之上,他孤身一人立着,俯瞰下方。 那崖坪之上,早没有了修道者的踪迹,只有一道漩涡通道浮沉在崖坪上空,那是离开的出口。 显然,之前逃走的那些人,皆是从漩涡通道中离开。 “还好,他们没有留下来……”林寻想起了向小园和柳相缺,如释重负般松了口气。 之前在战斗爆发之前,他就已传音,叮嘱两者立刻离开,莫要掺合到这一场杀劫中。 最开始时,向小园和柳相缺皆拒绝,坚持要留下来,原因是担心林寻不敌,宁可选择留下帮他,也不想离去。 可随着林寻大发神威,横扫群雄,两者在震撼之余,也终于改变主意,提前离开。 沉默片刻,林寻转身返回中央仙庭。 仙殿内,一片狼藉,浓稠的血腥在白色仙雾中弥漫,敌人的尸骸几乎都已不存,只有一些遗物零散地掉落在不同的区域。 紫金葫芦、翻天印、大戟、宝瓶、古灯…… 更远处,九丈高的鸿蒙万道树静静垂落下亿万青翠光雨,祥和而静谧。 林寻袖袍挥动,将满地的战利品一一收起来,而后随意盘坐在了鸿蒙万道树之下。 这一战,终于落幕了。 第一关守擂中,他强势登临诸神战场,斩南天霸、灭南天征、杀南永锵,造成莫大轰动。 第二关大狩中,郦恨水等一众郦氏修道者,皆被林寻一锅端掉,以血淋淋的彪炳战绩, 成为大狩第一人。 而在这第三关问鼎中,他也是唯一一个获得“天选之子”称号,入主中央仙庭之人。 在这里,他在鸿蒙树下悟道,无心插柳之下引来亘古未有之大劫,在自身道与法极尽融合和突破的同时,也是渡过绝巅成祖之劫,一举令修为迈入返祖之境。 世间帝境,以帝祖为尊。 绝巅之路,以绝巅帝祖为王。 而林寻,则足以在绝巅帝祖境称无敌! 原因就在于,他所执掌的完整祖境之道,并非一条,而是可以将大道皆凝练为祖境之道。 这和一般的一道之祖有着本质区别。 故而,可称作是绝巅万道祖! 这等境界有何等可怕? 之前的一场旷世血战,就已淋漓尽致地显现出此境的变态。 强大如牧易、钟离潇、蚩破军这等来自第八天域的绝巅帝祖,在正面硬撼中,也被轻易镇压! 祁灵昀何等可怕,执掌诸般逆天杀手锏,拥有不可思议的秘法神通,可也难以对抗林寻的杀伐。 仅仅是在此战中,被林寻所杀掉的修道者,便有近百人规模,其中不乏帝祖、绝巅八重帝等霸主级存在。 不夸张地说,这一场大战,早已在无形中奠定了林寻在此境无敌,于帝道之上称尊的资质! 鸿蒙树飘洒亿万青翠光雨,将林寻的身影沐浴其中。 之前一战,就如一场难得的磨炼,为他巩固了刚突破的祖境修为,而今静心体悟,则别有一番感受。 返祖境! 意味着修为开始进入一种求索大道原始本源的地步。 祖,就是最初之意。 在此境,修道者所参悟的,就是那世界万象,宙虚万物所诞生之事,所呈现出的最原始的大道奥秘。 而在祖境之上,便是不朽道途! 不朽之境,就是在窥破世界万物形成之初的原始奥秘后,进行蜕变的更高一个层次的大道。 就如此境的名字般,踏足此境者,可与天同寿,万古不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