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4章 不朽来犯 - 天骄战纪

第2564章 不朽来犯

看着莫名其妙就亢奋起来的灵玄子,林寻想起了当初第一次见到对方时的情景。 那时候,灵玄子刚从方寸遗迹脱困,一袭青衫,样貌若清秀少年,一头黑发随意束缚脑后,丰神如玉。 他长长伸了个懒腰,双手伸张,眯着眼望向天穹。 仿似无数年的镇压,无数年的黑暗和压抑,皆在那一刹得到了一种宣泄和释放。 他曾说:“只有凌驾大道之上,证得永恒不朽之身,才能真正的成为那上苍的主宰,诸天的至尊!” 遗憾的是,在被镇压之前,灵玄子还不曾走出方寸山,还不曾在世间扬名,世人皆不知其灵玄子,被方寸之主称作“万古一绝”。 而在从镇压中走出后,则在和林寻的对赌中认输,主动进入无终塔,也不曾真正地向世间显露过属于自己的风采。 直至此刻…… 灵玄子宛如等到了一个机会! 林寻无法理解四师兄这种心情,这世上也从没有真正的感同身受。 他只知道,压抑了太久的灵玄子,迫切渴望一战! 或者是为了宣泄,或者是为了扬威,或许,是为了证明他所执着的大道…… “酒,我还要喝酒。”旁边,瘫坐在地的空绝,将喝光的酒坛举起,可怜兮兮地朝林寻嚷嚷。 却见灵玄子笑眯眯蹲下身子,盯着空绝说道:“师叔,不管你是真疯癫,还是装模作样,这次我和小师弟若万一发生一些意外,你啊,可就再喝不到这般美酒喽。” 空绝眼神惘然,道:“不让我喝酒,还不如让我死……” 灵玄子眼神深沉,道:“你在朝天城混迹多年,说是要等一个人接你回家,可你自己应该最清楚,在‘昊天’秩序覆盖之下,你若不想离开,根本没有人能奈何你。” 空绝愤怒叫道:“为何不给我酒喝?” 灵玄子却自顾自道:“若我猜测不错,你所等的,就是小师弟,因为只有小师弟身上的涅槃秩序,才能对抗昊天秩序,也才能将师叔你从那朝天城带走。” 林寻原本有些不忍心,欲打断灵玄子的话,可却忽然想起一件事。 当年在涅槃自在天时,空绝曾横渡星空而至,欲夺涅槃造化,结果被方寸之主的意志力量阻止。 林寻清楚记得,空绝曾对自己说:“你要不要考虑跟我走,无论在哪个时空位面,能够教授你踏上不朽之巅,蜕化为尊的,绝对是寥寥无几,而我,便是其中之一。” 当时,林寻根本不知道何谓“不朽之巅,蜕化为尊”。 可现在想来,却让他猛地意识到,这位师叔的心境若不是出现了问题,极可能就是一尊在不朽道途上都堪称恐怖的存在! 想到这,林寻心中不禁泛起异样的情绪。 道心出了大问题的空绝师叔,这些年等候在朝天城中,该不会真的就是在等自己吧? 因为只有自己,掌握了涅槃造化,而按照当年师尊所言,空绝正因为偏执于不朽至尊之道,才导致了道心出现问题。 而自己,可是拥有涅槃秩序,等若已拥有成为不朽至尊的潜能! 不朽至尊路,涅槃自在天,万古沉沦劫,独开一朵莲…… 这个道偈,简直蕴含了太多非比寻常的意义,让林寻这些年每次有所体悟,皆会产生全新的认知。 就如那一句“不朽至尊路”,不就正和他所获得涅槃秩序有关? 而他则被视作是那一朵独开的莲! “酒,我要喝酒……”空绝声音都带上一丝哭腔了。 林寻从沉思中清醒,看到被视作“空前绝后,只此一人”的师叔,却如疯癫痴傻般,禁不住心中一叹,将一坛曲水流觞取出,递了过去。 后者顿时狂喜,仰头痛饮。 “师弟,其实我也不敢肯定师叔是否真的疯癫了,但在我看来,他既甘心在朝天城内等待这么多年,必是在清醒时就已经做了某种决断,我甚至敢肯定,他所等的人就是你,因为只有你,才能帮他重塑道心。” 灵玄子站起身,传音道,“不过我可提醒你,千万别拿涅槃秩序去测试,师叔心境出问题,根本不能正常对待,否则,万一被他夺走了,那可就彻底完蛋了。” 林寻怔了一下,便点了点头。 “哟,对手来了,终于要开始了吗……” 灵玄子忽然将目光望向了中央仙庭之外,那一对澄澈的眼神深处,闪过一抹如若饥渴般的寒芒。 …… 中央仙庭外。 原本清寂的天地间,忽然被一股无形的恐怖气息弥漫,虚空如若被冻结凝固。 紧跟着,四道身影无声无息地浮现而出。 柳须飘然、仪态如神的南飞渡负手于背,凭虚而立,一缕缕银色的不朽法则像神环般,将他周身缭绕。 美艳绝伦,一袭金袍的顾灵真立在一侧,白皙修长的掌指间,有雪白的飞剑飞舞清吟。 骑乘青兕,执掌紫玉尺的郦商君一派仙风道骨的模样,甫一出现,眸子遥遥望向了山巅的中央仙庭。 脚踏染血剑鞘、头发灰白的云九微,浑身覆盖着一重晦涩的杀机中,眸子开阖间,凌厉如剑,仿似能撕裂天宇。 这来自东皇四族的四位不朽人物,在这一刻齐齐驾临! 虽然不曾显露神威,可随着他们出现,这片天地都显得暗淡,沦为陪衬。 “中央仙庭,被视作上个纪元的至高之地,不曾毁灭在纪元覆灭中,真乃一桩神迹。”南飞渡感慨。 他显得很轻松,犹如一个凭吊古迹的游客。 “可惜了,那般一桩至高造化,却竟被一个方寸传人所得,简直是暴殄天物,等擒下此子后,我定要将让他乖乖将鸿蒙万道树吐出来。” 顾灵真美眸中一片淡漠,言辞之间,尽是毫不掩饰的冷意。 “除了鸿蒙万道树,此子身上可有不少好东西,我对他手中那一件剑鼎倒是极感兴趣,据说,连不朽意志的力量都能被化解掉,这可不是一般宝物可比。” 骑坐青兕上的郦商君悠悠开口。 这次能提前进入诸神遗迹,令他们格外感到轻松,因为可以在那些第八天域不朽巨头中的大人物抵达前,就将林寻擒下,这无疑等于给他们解决了一个棘手问题。 至于林寻…… 再逆天的绝巅帝祖,又哪可能和他们这等踏足不朽道途的人掰手腕? 对付他,恰似杀鸡宰猴,手到擒来! “我要他身上的分身传承,据说和符家的镇族传承‘四象九灵身’有着异曲同工之妙。” 云九微也开口,字字铿锵如剑。 就在此时,一道嗤笑从中央仙庭内响起: “你们想得可真美啊,只是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真以为就那点道行,便可为所欲为?” 声音中透着浓浓的不屑。 南飞渡皱眉,一股庞大的意志力量从其身上冲出,朝中央仙庭席卷而去,附近虚空都塌陷,似承受不住那等意志力量的恐怖气息。 可仅仅一瞬,南飞渡就发出闷哼,其释放出的意志力量更是如遭重击般,飞快地退缩回来。 他的脸上已是泛起一抹惊疑。 与此同时,郦商君、顾灵真、云九微眼眸皆是一眯,遥遥看向那中央仙庭。 一道俊秀的身影出现,青衣飘曳,黑发束缚脑后,露出一张丰神如玉、宛如少年般的脸庞。 他负手站在山巅,俯瞰而下,眼神深处,闪动着莫名的光泽,“就你们四个?” 轻飘飘一句话,似是失望,可话中那不加掩饰的轻蔑,任谁都能一清二楚地感受到。 “你是何人?” 南飞渡皱眉,并未动怒,反倒很意外,因为认出那青衣少年,绝不是他们此行要擒杀的林寻。 灵玄子微微一笑,朗声道:“听好了,本座行不改名坐不改姓,方寸山第四传人灵玄子!” 南飞渡等人面面相觑,灵玄子?没听说过啊…… 他们远比其他人更清楚方寸山,也知道一些方寸传人,如第一传人斗战帝、第三传人若素等等。 唯独没听说过有灵玄子这么一号人物。 以至于,他们神色间都带上一丝怔然。 将这一切看在眼底的灵玄子,唇角微微抽搐了一下,而后就微笑道: “以前不曾听说,现在知道也无妨,因为从今天开始,这诸天万地,皆将传扬本座之名,见吾如见天!” 最后一句话,被他豪情万丈地说出。 只是,场面很冷,南飞渡等人都在冷笑,眼神中带着冷意和不屑,就如在听一个天大的笑话。 这让灵玄子感觉很不好,感觉尊严都遭受到无声的诋毁和打击,心中暗叹,师尊啊师尊,若不是你镇压我这么多年,这些混账东西焉可能不知我名讳,不畏惧我威严? “不管你是谁,也不管你是方寸山第几传人,既然敢掺合到此事中,就只有死路一条。” 南飞渡眼神淡漠,充满威严。 “何须跟一个大放厥词之辈废话,斩了便是。” 云九微似有些不耐烦了,说话时就抬手一指。 锵! 在其脚下所踏的染血剑鞘中,掠出一道红艳艳的血色剑气,倏尔间就划破长空,斩向山巅位置的灵玄子。